顶点小说 > 嫡女归来之祸国妖妃 > 第三十七章 求顺利成婚

第三十七章 求顺利成婚

 热门推荐:
    听到家丁的通报,柳文欢脸色复杂,不知他们现下来柳府是做什么。而柳朝朝听闻,却是惊喜万分,心中一股热流,想着莫不是来替她解围,向她求亲来的?

    这会柳朝朝没有想错,申家父子此番前来,当真是来求亲的,不过却与想象中不一样。

    申大将军从来重伤不下线,许久未在京城同家人一同过元旦,申珺也早到了说亲事的年纪,他一年拖一年,今年实在不能再脱了,便向皇帝告了个假,被申夫人揪着耳朵回来了。

    原本想着回来和和气气过一个年,没想到前脚刚回来,便收到了一封信,说是柳府二小姐与申大少爷两人情投意合,私定终身。此时柳二小姐已有了身孕,申将军如此通情达理之人,怎会让一娇滴滴女子被他家那顽劣的大儿子糟蹋。

    一打听,原来此时一早便传遍了京城,他一怒之下,立马冲到了申珺的院子,一脚把正在酣睡的申珺给踹醒。申将军恨铁不成钢,他半生都是名声赫赫的大将军,敌军闻名都吓得抖三抖,受人敬仰,竟生了如此一个不争气的儿子。

    他拧着申珺的耳朵一路直直出了府,申夫人不明所以,瞧此举动,也吓得不轻,忙劝他,说有话好好说。

    而申将军正在气头上,头也不回地直接吼道“夫人莫管,无话好说。”

    申珺被他爹踹醒,往脸上糊了一张洗面手帕,粗暴地随意给他擦了擦,便让下人快速给他换上衣服。申珺从头到尾都处于茫然中。昨日他爹回来时还和善得很,怎的还没醒来,就便了一个样了?

    被拧上马,他都没能从这火急火燎的兵荒马乱中回过神来,一路驭马,他试探地朝整张脸黑地铁青的他爹问“爹,这是去哪?”

    申将军瞪他一眼,立马把怒气往他天灵盖上砸,道“去柳府道歉,给你收拾你干的好事!”

    他出府的匆忙,还不知是发生了什么事,现下突然回想起方才下人们看他眼神的闪躲。这又听申将军说是去柳府,他心中一咯噔,暗叫不妙。

    申珺眼中全是慌乱,逃也不能逃,只有被他爹牵着,去公开处刑。

    他猜到发生了什么,可真正到柳府时,却是难以抬脚踏进去,申将军可没管那么多,直接就当着众人的面把他拧了过去。要不是为了急着过来,他势必要揍申珺一顿好的。

    申珺被申将军拖着进去,见到屋中的人时,一时双眼全是飘忽,不敢着落,怕瞧见柳朝朝的目光。

    申将军见他一副躲闪,直接一巴掌往他后脑勺招呼,做过的事,连承担的勇气都没有,真是不争气。

    屋中万惊鸿、柳文欢与柳朝朝,三件见他们的到来,皆站起来行礼“申将军。”

    申将军免了他们的礼数,直接抱拳拱手,道“申某今日前来,是为了申某这不争气的儿子。平日里总在战场上,对他疏于管教,造成顽劣的性子。”他面对着三个小辈,仍旧不卑不亢,没有一丝占着自己是功名赫赫的大将军的架子,反而诚恳。

    “许久未归家,昨日刚回,没想到今日就收到了这消息。以往只道他顽劣,没想到如今竟犯下如此大错,竟侮了女儿家的清白。做爹的实在是惭愧,虽想立即处罚他,但想到姑娘家家要被人因此事指指点点,申某也是气极,故将吾这无用小儿带来,任凭姑娘处置。”

    自他开始说话,徐宣留就收到了通报,也过来了,站在门口将他的话听了个全,现下便道“申将军此言差矣。”她气质端庄,抬脚进来,朝申将军微点头,算是尽了礼数,又道“女儿家的清白其实一句任凭处置便能随意揭过的?”

    她不是咄咄逼人之人,但今日涉及的是柳朝朝的清白,她怎样都要拿出气势来,给柳朝朝讨个公道。

    “柳夫人且听申某说完。”他将手放在申珺的肩膀上,一把将他按下去跪着,霸道又不容反抗。他看了一眼屋中正擦着泪水的女子,想必这就是那个姑娘。他在心中叹了口气,望着徐宣留道“方才说的是其一,其二是,若柳夫人能给申家一个机会,我申家希望能迎娶柳二小姐过门做正室。”

    听他说完,申珺不可置信地抬头,笑话,他一个大将军的嫡子,竟娶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庶女,说出去,可不是要让人笑掉大牙。他望着申将军,一脸震惊,唤他“爹!”

    申将军没有理他,只对着徐宣留抱拳拱手,诚心实意道“还望柳夫人成全。”

    徐宣留未答,并非犹豫,只是想再瞧几分他们的诚意。申珺不服,又唤他,申将军这次蹙眉瞪他,他两条如刀锋的眉毛拧在一起,仿佛要将人生吞活剥了般。申珺从小便怕他,此时也只好缩着脖子,按他爹的意思来,低着头,跪拜徐宣留,语气皆是妥协,道“还望柳夫人能够给申珺一个机会,成全我与朝朝妹妹。”

    “还是看朝朝的心意吧。”徐宣留却没有直接给他答案,而是将选择权利留给一旁一直未言的柳朝朝。并不是真想着让柳朝朝自行决定去留,而是要给柳朝朝一个面子,让别人知晓她是体面的自我决定,万不是迫不得已,遭人说了闲话。

    柳朝朝早就喜出望外了,眼角早就没了泪水,用手帕不过是做做样子,想叫人看出她的委屈,让人生怜。

    此时她看着地上跪着的申珺,慢慢走过去,直接蹲下,在众人面前讲申珺扶起。面上带着笑容地注视着他“朝朝愿意跟着申珺哥哥,白头偕老。”

    她脸上洋溢着幸福,而申珺却是表情复杂,听她这么一说,也是不尴不尬地扯着嘴角笑。

    徐宣留与柳文欢听柳朝朝这么一说,也是松了口气,方才还因为她的事气极,此时又顺利解决,还给柳朝朝找了个好归宿,也算是因祸得福了。

    不肖他人说,柳朝朝也是欣喜万分,她对着申将军盈盈巧巧行了个礼,转身又对徐宣留与柳文欢行礼,说道“朝朝以往若是有做了什么讨嫌的错事,还望夫人与姐姐见谅。”

    放下心中的单子,柳文欢与徐宣留也是陡然生出了要送亲人出嫁的心情,她们拉着柳朝朝的手,道“怎么会,朝朝从小就懂事。”

    当着申将军与申珺的面,也不好说太多贴己话,只简单说说,待随后准备再说也不迟,一看事已至此,申将军便道“那两位小辈的婚事就这么定下了,明日申某会寻媒人正式来下聘提亲。”

    两家人和商至此,便到此,待柳大人回来时,刚巧申将军与申珺刚走。

    柳大人没想到,他不过是上早朝时辰,自己的女儿不仅有了身孕,还定了亲事。他一下子没搞懂,待徐宣留与柳文欢将此事细细说来时,他才明白,可事已至此,方尘埃落定,再加上柳朝朝母亲早已过世,本就有愧,现下也不好说什么,只嘱托了她几句。

    “婚期明日待媒人过来商量,申家那边应是有主意。明日看着来办,若是可以,便与文欢同一天办了,也是热闹。”他叹了口气,望向自己的两个女儿,又幽幽道“想到一下子两个女儿都要嫁做他人,还真是,过得太快了。”

    柳朝朝认真点头,听下了柳大人的话。离开之际,她的目光有意无意落在了柳文欢身上,带着得意的神色。

    她一个庶女出生,平日里在那些官宦子女面前像是矮人一等,所有人都赞赏柳家大小姐,而鲜少有人言柳家的二三小姐。她与柳暮暮两人虽觉不公,却还是得每天装作与世无争的模样,早就厌烦透了。只有被压在低下的人,才能体会到抬起头来的感觉是怎样的。

    她如今嫁与了沈大将军的嫡子,莫说地位上的改变,就算是对着柳文欢也是高人一截的心情。想到柳文欢嫁的不过是个庶子,像她一样,不过是个小妾所生的孩子,柳朝朝心情就出奇的舒爽。

    她如今仿佛是一下子成为天人般,心中对什么都不屑一顾。

    万惊鸿看在眼里,她没说什么,全程如同一个场内看客。

    她在心中嘲笑,既然柳朝朝活在自己的梦中,那她就做个慷慨之人,多施舍给她几日梦境。

    不过到时打破她梦境的可就不是万惊鸿了,也或许那时候万惊鸿已经是个“死人”了。柳朝朝的事情得到解决,她也回了府。

    今日她匆匆忙忙地递了信给申将军,柳文欢她们当时因为过度关心柳朝朝,便也没有对此多加留意,听到申将军说有人送信,也没有注意到。

    而申将军以为是柳府人送的信,也没有多加猜疑。

    她昨日便知晓申将军刚回了京城,申将军与他那不成器的儿子截然相反,是个一腔热血,明辨是非世人。万惊鸿如此做,只是为了稳住柳家的局势,不要让柳朝朝的事情,耽误了柳文欢的亲事。

    她时日不多了,柳文欢与熊阳凡亲事一拖,若是没能赶上,让柳文欢及柳府一家子跟着遭殃,那才是难以想象的。

    她如今身份不高,手头能动用的甚少,没有人脉,难以保住两家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