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嫡女归来之祸国妖妃 > 第三十四章 可怜必可恨

第三十四章 可怜必可恨

 热门推荐:
    冬季,空气微凉,从口中吐出去的气,凝成了雾,在空中仿佛要结成霜。

    万银芸的院子在深处僻静的地方,屋中两人,一个刘玉兰,一个万银芸。刘玉兰来时,便遣散了屋中侍奉的丫鬟,并让她们出去时阖上门。

    万银芸见她一副小心谨慎的模样,也没有在意,便点点头,让两位侍女下去了。

    刘玉兰走过来,看着万银芸,在她面前坐下,与她对望。万银芸却没瞧她,只用手拿起茶壶,动作优雅地斟茶。

    见她如此悠闲不紧张的模样,刘玉兰也不说什么。说起来,自己的这个小女儿,虽然也才过十四,但却老成的很,总是一副不紧不慢的性子。但是她却不得不服的,万银芸聪明过人,对于很多事情,其实背地里都是万银芸拿的主意,对于万银芸,她更多的是敬畏,作为母亲的那份情感完全被心中那些难以忽略的敬畏取代。

    她不像是一个母亲,更像是一个听她命令的下人。

    刘玉兰看她倒茶,眼中闪烁片刻,后道“银芸,娘已经按你说的做了,你说你爹他会如预想的那般吗?”完全不似对万参那般歇斯底里,更是难得的小心温柔,谨慎得很。

    万银芸将茶杯推到她面前,声音轻柔,道“娘放心,爹会的。”

    “可是,要是有了万一,该如何是好?”

    万银芸摇摇头,道“不会的,爹很在乎情谊,万老爷与他是兄弟之情,而一瑞哥哥与他是父子之情。若是让爹觉得万老爷于他不义,重情之人最在乎的便是此,爹会觉得自己被背叛了。同时,一瑞哥哥的死,更是给了爹一个打击,这会促使爹,按照我们给的路走。”

    她说的轻巧,像是没有一丝感情一样在议论他人的事,浑然没有在计算自己父亲的一丝一毫的不自在。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刘玉兰被她牵着走,听不出这其中的不对劲,若是叫旁人听了,定会被这女子的狠厉所惊吓。

    听她这么说,刘玉兰也不敢有二话,点点头。过了片刻,又犹犹豫豫地开口“那咱们接下来该怎么办?”

    “等。”至于等什么,她却不说。

    万银芸盈盈地笑着,望着刘玉兰,像是什么都不在意。

    刘玉兰想问等什么,但见她神情自若,胜券在握的模样,话一下子堵在了口中,心想知道那么多做什么,听女儿的便是。

    而那万参也不负她们所想,不出意料地去了苏府。

    苏相刚到府中没多久,便见管家来报,说是万大人前来府上。

    苏相偏头,疑惑,他与万盛兰可不是一路人,平日最多官场交际,怎么突然下了朝,便来找他。转念一想,觉得不对,便问“万大人?哪个万大人?”

    管家道“万参,万大人。”

    闻言,苏相看他,眼中意味不明,最后慢悠悠道“哦,请他进来吧。”他不知这万参为何突然来找他,又想起这些天上朝时的场景。

    以往万参都与万盛兰一路来往,可这最近许久,都不见他二人一路,偶尔瞧见万参,却见他满眼的幽怨,像是与万盛兰有了间隙。至于为何生了间隙,苏相对此却是没有兴趣的,但是若是能抓住他,未必不是个好棋子。

    府中家丁将万参领进来,苏相正在前厅之中,见他进来,便站起来,笑着道“万大人,万大人来我苏府,可是有何事?”

    万参抱拳欠身行礼,道“苏大人,万某此番前来是有要事向大人禀报。”说完左右看看身边的仆人。苏相领意,便摆摆手,让屋中的人都退了下去,只余他两人在此。

    两人坐下,苏相道“万大人,你说要禀报的,是何事?若苏某能帮上忙,定会鼎力相助。”他隐隐猜到了一些,便循循善诱地对万参说道。

    万参呆笨,对于官场之交际,本就是仗着万盛兰才能顺利应付,若叫他自己一人,可谓是时时都遭了别人的道,果不其然,此时便又被苏相牵着鼻子走,听苏相说的慷慨,还以为自己之前真是错了,跟着万盛兰一路,对着苏相总是退避三舍。

    他眼神坚定,道“万某此番前来,是大义灭亲的。”

    苏相听闻,顿时噤声,眼中目光深邃,盯着万参,仿佛要瞧出他这句话的真实性有几斤几两。

    万参腰背挺直,一副大义慷慨的模样,脸上尽是纠结与失落,还有绝望的神色,最后咬紧了牙关,坚定了神色。

    苏相看了个透彻,心中闹钟的想法来来往往,最后似个弯一样绕到了眼前,他收了目光,道“万大人此言何意?”

    万参道“实不相瞒,说来惭愧,万某前段时间发现自家大哥的一些事,牟取暴利,残害平民百姓,百姓苦不堪言。以往我最敬仰大哥,却不曾他竟做出了如此丧尽天良之事,万某却不能忽略,装聋作哑。今日前来,便是希望苏大人能助我一臂之力,将此等罪人绳之以法。”

    他说得慷慨,到最后竟直呼万盛兰为罪人,嫉恶如仇地像是想立刻将万盛兰做了结。

    苏相听他说完,面上表现出被震惊的样子,其实心中也有些震惊,不过他震惊的却是,万参此番前来,竟真的是为了拉万盛兰下马。设想一下,之前的万参简直将万盛兰奉为心中的信仰,而如今却做出如此举动,想与他结盟。

    说不震惊,真的是假,苏相不知为何他会如此,对于万参说的话,他更是小心谨慎地听着。

    听他说完片刻,苏相许久未言,皱眉沉思,斟酌语句道“可,万大人一向清廉,美名在外,又怎么会做出那等事?”

    万参垂下眸子,一脸沉痛,道“之前我也不信,可事实摆在面前,我又如何能不信,骗的了他人,骗不了我自己。”

    苏相深吸一口气,眼中闪过思考,沉吟许久,最后飘向了对面坐着的万参,道“仅这一面之词,恕苏某实在难以相信。”

    “苏大人!”万参见他不相信自己的说辞,现下着急,道“若是万某带来证据,苏大人可否再考虑考虑?”

    苏相按住他的肩膀,叫他莫要激动,眼珠子转了一圈,最后像是思考了许久,沉沉道“若是万大人真能带来证据,那苏某一定会站在万大人这边,惩恶扬善,将恶人一网打尽。”

    “好!”万参猛地站起来,对着被他这一下惊得瞪大瞳孔的苏相弯腰抱拳道“万某一定会将证据带来的,届时还请苏大人能助万某一臂之力。”

    待到万参告辞后,苏相在屋中望着他离开的背影,直至消失彻底,眼中慢慢是沉思。

    他对于万参说辞的真实性有几分却是不在意的,若是他真能将万盛兰的罪证带来,倒是能将万盛兰拉下马。朝中的官员,没有人能孑然一身还能全身而退的,进了这朝堂,谁都有可能成为他人的眼中钉。

    就算是一身正气凛然的万盛兰也不行,苏相是不太相信万盛兰会贪污受贿的,作为十几年同朝的官员,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他对万盛兰这人亦是很了解的。但是无论他正义与否,都与他无关,既然是他万府的狗咬狗,他便坐山观虎斗罢。

    天上掉下来的馅饼,谁不喜欢?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想到这,苏相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

    而那万参果真是不负众人所托,完全成了他人的棋子,还浑然不知,前有妻子与亲生女儿算计,后有苏相守着。唯一对他真心实意的大哥,他却要背叛,将万盛兰推向火坑。

    盲人尚有颗透彻明亮的心,而他却是眼盲,心也盲,就如此简单地被别人欺骗诱导,若是有他知道真相的那一天,不知该如何作想。

    万惊鸿在听文流说万参进了苏府,也是替这愚蠢的人感到可悲。

    不过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离送走柳文欢已经是过了许久了,天色也晚了下来,冬日天黑得早,现下已经是被黑夜笼罩了。

    万惊鸿在蝉衣玉竹的侍奉下沐浴完毕,二人用布帛为万惊鸿擦干头发。整理收拾完一切,两人便告退了,万惊鸿却久久未能入眠。

    白日里柳文欢的态度让她难以释怀,倒不是她对与这个世界里的人和物产生了感情,而是自柳文欢离开以后,她的脑海中便不停浮现出上一世万惊鸿的记忆。从幼时到成年,又道遇到各种事故,最后都被奸人残害致死。

    一闭上眼,闹钟全是画面,让她不去想都难。

    万惊鸿睁开眼睛,放弃了睡眠,起身穿上了衣服,头发没有束上,长长的,乌黑亮丽的秀发,随意地披在背上,行走时被风带起几缕,配上她这长冷若冰霜的脸,瞧上去更是诱人几分。

    她推门而出,直直走向了书房,书房外有家丁仆人看守,见万惊鸿来,便凑上去行礼问道“小姐有何吩咐?”

    万惊鸿看他,道“睡不着,过来找几本书,解解闷。”

    家丁听闻,便要带她进去,却被万惊鸿打断阻止,道“不必了,我自己就行。”说罢就自行进去了。

    踏进书房后,环顾了书房四周,书房很大,里头藏书多得让人一眼难以望尽。

    万惊鸿环顾片刻,目光放在了里头的长桌上和后头的一整片柜子上。她走了过去,绕在长桌后,伸手拿出架子上的簿子,摊在手中,翻开查看,里头全是一笔笔的账目。

    万惊鸿翻了几页,看了片刻后阖上了书本,将簿子放在了右边的书架上。而后来来往往,如此反复地查看摆放,书架一共六层,最后将其中四层簿子都与右边书架上的交换。

    做完这些后,她不动声色地瞥了一眼书桌,像是什么都没发生又走到左边书架,拿起了其中一本兵书,便出了书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