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嫡女归来之祸国妖妃 > 第三十一章 前来报恩情

第三十一章 前来报恩情

 热门推荐:
    还真是来去自如。

    万惊鸿垂下手,转过身,不动声色地仰头看着他。

    而施丹虞却轻笑一声,翻身下了院墙,直直走了过来,周围的丫鬟都不在,相当的肆无忌惮,万惊鸿微微皱了眉头。

    施丹虞笑说“这是完全把我当坏人了吗?”

    “小王爷多虑了,惊鸿万万不敢。”万惊鸿面无表情地望着他,丝毫不惧与他对视,道“不知小王爷这大晚上的,翻别人家的院墙是为何事?”

    施丹虞垂下头,俯视她,带着天生的一股压迫感,说的话却牛头不对马嘴,问她“今日去宫中了?”

    万惊鸿不语,因为她知道她的所有行动,施丹虞都了如指掌,因为从那日遇险开始,自己就被监视了。

    她之前一直想着要避开,可还是没能避得开,毕竟施丹虞比她想象的,聪明谨慎得多。

    施丹虞见她不语,也不动怒,仍旧是衣服悠闲懒散的样子,直起身,双手抱胸,好似随意地道“与金十三见着了?”

    被人一再地猜透心思,仿佛随意地讲出来,就连万惊鸿也有些恼了,她既担心施丹虞会从中作梗,又被他如此说得乱了心神,声音也愈发冰冷,只道“施小王爷是何意?惊鸿实在是不懂。”

    “不懂?”施丹虞意味不明地轻笑两声,垂下双眼看着面无表情的万惊鸿,收起了调笑。万惊鸿不再看他,只低着头,他也不说话,就默默地瞧着她,如同之前那般的打量,最后扯起嘴角,纵身跃上了那院墙之上。

    万惊鸿还未反应,就见眼前闪来什么东西,她下意识伸出双手接下,一看,只见手中接住之物,是一个小匣子,打开一看,里头放着一对白玉兰耳坠。她当下一愣,猛地抬头,见那人正站在院墙之上,微风吹动他的衣摆,虽是夜晚,却如同星月般光芒璀璨。

    施丹虞见她一脸震惊的表情,笑着道“送你的,明天本王就回大礼了。”

    “万惊鸿,我想我们会有缘再见的。本王可是多次救你性命,想好,下次见面如何报恩吧。”

    说完话,身子往后飘,一下子没了踪影。万惊鸿站在原地看着他消失得地方,片刻,又低下头,望着手中的小匣子。

    看了一会儿,将手中方才不小心扯下的花瓣扔进去,阖上了匣子,松松地攥在手中,转身往回走。

    不想扯上的终究还是扯上了。施丹虞的话,很明显地告诉她,他已经盯上她了。目前只是观望状态,那句会有缘再见,说是在引导,倒不如说,是在向她抛出了橄榄枝。

    施丹虞或多或少已经知道了她的目的,而他那句话的一司机就是,未来的走向,他已经胜券在握了,万惊鸿是个聪明人,她知道该如何抉择,最终一定会走向他。

    万惊鸿的心沉了下来,紧闭了双眼,复而又猛地睁开。

    既然施丹虞已经说出,表明了他们的路是一样的。之前她看施丹虞,并没察觉到他的野心,也不知是隐藏的太深,还是在这京城中发现了什么。想来也是,像他这样的人,来京城就一定是有自己的目的。

    她的确是个不自负的聪明人,就如他所说,一定会再见一样。选择已经由别人给出,那她就该踏出那第一步。

    她会选择施丹虞,却绝不对与他一路走到底,毕竟他们的目的,从一开始就不一样,只是中途间有了这样的机缘,后来会怎么样,谁都不知道。而她万惊鸿,是带着复仇来到这里,除了复仇,其他的都与她无关。

    一晚上,万惊鸿都辗转反侧,将那些左思来右想去,最后实在难以入眠,便起身,披上了一件披风,便走出房间,来到院子中。

    她左顾右盼了一会儿,像是在找什么东西,环顾一周,却没有发现,只好停下脚步,站在原地,轻声试探“施小王爷的侍卫,可在?”

    话毕,却没听到任何响动,鸦雀无声,片刻之后,突然一个黑色人影闪到了院中树干上。那人带着黑色的面纱,瞧不见他的模样,却能感受到,没有要对她有害的意思。

    万惊鸿暗松了口气,她猜到施丹虞派人跟在自己身旁,方才只是试探片刻,对这人的出现,并没有报多大希望。

    见他出现,便道“阁下应该就是施小王爷的侍卫吧。有一句话,还请阁下带给小王爷。”

    万惊鸿没有问他为何在此处,文流也不觉多讶异,毕竟主人会关注的人,一定非同一般,他道“还请小姐吩咐。”

    “请同小王爷说,惊鸿一定会来报恩。”

    她想了很多,金毓华那边,她已经挑明了自己的意思。金毓华也察觉到了她的敌对之意,按他如此一个利己之人,必定不会再从她身上下手。为了巩固自己的地位和权势,那他一定会拉拢苏相,只不过上一世他拿来买通要挟苏相之物,如今还不知去处,他也还不知晓其存在,那他一定会从苏青青手上寻求突破。

    这样的人,铁定是一个冷血之人,若是与苏相联合成,那第一个会收到威胁的,就是万府和柳府。万府与柳府,在朝堂之中,始终处于中立之位。万惊鸿也学过历史,深知古代朝廷分派夺权时,中立者都没有好结果。

    待金毓华与苏相合手,照金毓华的性子,一定最先除掉对自己最有危险的,第一个是万府,第二个就是柳府。

    万惊鸿虽已知道会是这样的状况,但是却也难以撼动整个朝廷,谋权夺位。她为此事筹划了许久,都难以找到可以伤敌自保的最好的办法。她不是没考虑过施丹虞,但是她不知道施丹虞到底在筹谋什么事情,贸然行动,是好是坏更是难以预料。

    而今晚他一出现,表明的态度,着实是给她吃了一剂定心丸,也给她指了条明路。

    文流已经离开,万惊鸿却迟迟没有回到屋子里,她静静地站在雪地中,眼中没有焦点。看似发呆,在脑海中却密密麻麻地全是全身而退的计划。

    过了片刻,身子被冻得有些僵了,像是才察觉到冷,抬起头,慢慢地环顾四周,天上仍旧是乌云密布,月亮藏在那厚厚的云层中。

    高高的屋顶院墙像是将人束缚在这一隅角落,最后拢了拢衣裳,转身回了屋子,闹中却冒出了一句话。

    看来这偌大的京城是不能待了。

    施府中,施丹虞还未入睡,说没睡,还不如说不准备睡,反倒是神采奕奕的模样。房中不止他一人,还有萧清秋。

    施丹虞换上了一套便服,瞧上去仍旧是风度翩翩,却没有平日里那股悠闲慵懒地感觉,更是气宇轩昂。

    萧清秋坐在桌前,看着他正整理腰带。突然房门被敲响,他将外头的人唤进来。此人正是文流。

    文流摘下了蒙着脸的面纱,走进来,抱拳行礼。

    施丹虞瞧他一眼,他吩咐文流跟在万惊鸿身旁,现在却突然过来,想必应是受了万惊鸿的吩咐。他未曾告知万惊鸿文流的存在,而文流也不可能主动出现在她面前,想到这他轻笑一声,心想果然是个聪明的丫头。

    他道“那丫头叫你传什么话?”

    文流回他“万小姐让属下告知主人,她会来找主人报恩的。”

    听完他的话,施丹虞嘴角扬起,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样。而一旁的萧清秋却是摸不着头脑,对他们这两句对话甚是不理解,左看右看,好奇心都抵在了他的喉咙上。

    施丹虞吩咐文流回去罢,房中又剩下他与萧清秋两人。萧清秋实在憋不住,便问“你们刚才在说什么?我好像听到说起万小姐了?”

    施丹虞挑眉,瞥他一眼,勾出一个邪气的笑“保密。”而后又恢复常色,他没有看萧清秋,而是目光沉沉地直视着前方,道“该查的已经查清楚,仇与怨既已明了,那就是时候报了。”

    说完便拿起桌上的佩剑,门外的暗影早已等候,施丹虞在萧清秋的目送下,快步出了门,与暗影一道轻巧越出了府中。

    正如施丹虞所说,他们此行的目的,已经达到。今日施丹虞先行带着一些暗影回大礼,而萧清秋会再过几日,德馨楼是他们伸到京城的手,将德馨楼的事安顿了,他再回。

    他回想了一下这些年的事情,如今所有事情都水落石出,他们被迫如流放般,去到离京城如此之远的地方,京城中那位坐在皇宫中的帝王,铁石心肠,为了自己的皇位,还真是不择手段。

    萧清秋走出房门,望着这片漆黑的夜空。

    这看似繁华的京城,却是如一个空壳般,凄冷得不像话。

    京城中人人都还在议论,据说那安平王的小王爷,俊美无比,才貌非凡。说起都是一副向往沉醉的模样,还有人说曾在某酒楼见过一面,或有人说曾有过一次对话。说起来都是一副自豪的模样,欣赏之意已溢出。

    有些人还在想说会不会又在哪遇上施小王爷,只是,大家却不知,这小王爷早已不在京城之中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