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嫡女归来之祸国妖妃 > 第二十九章 每月初十五

第二十九章 每月初十五

 热门推荐:
    万惊鸿会到府中的时候,天上开始下起了小雪,玉竹扶着她,在中庭时看到了另一条廊道上的万参。万参也发现了她,两人对视上,万惊鸿微微抬眸,从她的眼中看不出情绪。万参没有停下来,边走边看着她,万惊鸿收回视线,直视着前方,并没招呼。

    两条廊道没有交叠,隔着一定的距离平行着,一人往东,一人往西。万参也收回视线,与万惊鸿错过,眼中流露出冷漠,就像是在看一个毫不相干的外人。

    在这座大宅院中,很多事情,已经开始发生了变化。

    万参经过儿子的死亡,心情一落千丈,再加上刘玉兰与万一瑞之前的耳旁风,让他一下子对大房的人厌恶起来。

    万惊鸿没有同情他,因为在上一世,他也是经过万一瑞与刘玉兰的唆使,对万盛兰一家使恶,也是为万盛兰一家的破灭推了一把。

    这一切不过都是报应,既然做了,就慢慢承受。

    回到房中,玉竹将万惊鸿抚上床做好,蝉衣见万惊鸿被扶着回来,走路的姿势颇为艰难,心下便想到脚受伤了。经玉竹一解释,也是匆忙惊慌不已,赶紧去取来了药膏,为万惊鸿抹上。

    看到万惊鸿手脚上的伤痕,蝉衣心疼,在心中将那贼人骂了个狗血淋头,脸上的表情也颇为狰狞。万惊鸿看着好笑,便故作沉下脸,对蝉衣说“不要对他人说起,若老爷夫人问起,便说我不小心被树枝划伤了,懂了吗?”

    蝉衣一向比玉竹机警,听她这么一说,便点点头应了下来,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这她是懂得的。

    嘴上不能说,但她心中却气愤,小姐从来都是被捧在手心疼的,竟叫那些上不得台面的贼人所伤。她轻轻为万惊鸿涂抹伤痕,那被勒出的血痕,瞧上去便触目惊心,当时万惊鸿得多疼啊。

    蝉衣暗骂自己,都怪她不陪在万惊鸿身边,若是在她身边,就算是拼了命,也要护她周全的。

    待两人为她抹好药膏,缠上了纱布。万惊鸿放下袖子,在床边坐定,她抬头看向蝉衣,问道“蝉衣,今日可有见到二夫人?”

    “未曾,不过今日听别的丫鬟说起,二夫人好像伤心过度,这几日在房中闭门不见。”蝉衣站在她面前,回答她,说完便顺嘴道“怎么了小姐?莫不是还担心二夫人在介怀?”

    万惊鸿却没回她,又问“那二小姐呢?”

    蝉衣没想到她会问道二小姐,愣了片刻,又思索了一会儿,才犹犹豫豫道“二小姐,倒没见着二小姐,也没听人提起,应也在房中罢。”说完叹了一口气“毕竟万少爷也难怪,小姐你也别太在意了。本就与小姐无关,她人却将怒气撒在小姐身上,本就是二夫人的不对。”

    听着蝉衣的抱怨,万惊鸿却没有在意,让她在意的,却是那万银芸。

    刘玉兰疼爱她这个儿子,突然面对万一瑞的死亡,心情低落是理所当然的。但是这几日闭门不出,却有些蹊跷,像她这种人,应该会频繁拿冷眼来看万盛兰一家,从中奚落憎恨。如此承受忍耐着,倒不像是她会做出来的。

    万惊鸿轻轻搓着手指头,不言不语,双眼眯了起来,眼神流露出狠厉与轻蔑。

    这万银芸倒真是深藏不辣,一个小姑娘,还能让那个高傲无比的刘玉兰听她的话。想来应是万一瑞从中牵线,否则又怎么会如此。

    万惊鸿在心中冷笑一声。

    玉竹见她脸色不太好,便出声询问“小姐,奴婢帮小姐把披风摘下来吧,小姐现在还是先多休息休息,府中的事情有老爷与夫人,小姐别太担心了。”

    说着便伸出手,万惊鸿听完,轻声道好,便由着她解开披风拿起。玉竹收起披风转身欲挂在房门口的架子上,走着走着突然灵机一动,低头看了一眼手中的黑色披风,手感还是如之前那件一样的好。但是,她将披风举在眼前,左右看看,总觉得不对劲。

    蝉衣听她去挂个衣服,却许久未过来,转过头一看,见她举着披风左看右看。便出言问她“玉竹,怎么了?”

    万惊鸿也顺着望去。

    玉竹方皱着眉头思考哪里不对劲,听蝉衣唤她,突然醍醐灌顶般醒过来,转过头便对上了万惊鸿的视线,道“小姐,这件披风,和之前的是不是不太一样?”

    万惊鸿一听,没有回她,只是默默地看着她,一动不动。玉竹方才还有些激动,这下被盯得慢慢冷却下来,还有些不知所措得尴尬,只好挠挠头,赔笑着忙将披风挂上去,道“是玉竹多嘴了。”

    但是心中还是未平,上一次的披风,玉竹还未曾怀疑,只道或许是那绸缎庄的人弄错了尺寸,将披风做大了。可这次,她像是开窍了一般,将那少女的想象发挥到了极致。

    她脸上泛上羞涩红晕,她家小姐,莫不是有了中意的郎君?

    而这,玉竹是不敢当面对万惊鸿说的,若是之前的万惊鸿,她还能悄悄地关心一番,而现在的万惊鸿,却是她也觉怕的。

    只好将这个让人害羞的,她的细心发现,藏在心中,暗暗为万惊鸿祝福。

    万惊鸿却不知自己在小丫鬟心里被想成了什么样,只自己轻手轻脚地将身体挪下床,由玉竹扶着,勉强站好。让着蝉衣为她衣裳,她看着蝉衣一件一件为她脱下,直到剩下了突然打断了蝉衣,道“这些衣服是怎么穿?”

    蝉衣停下手,疑惑地看着她。

    万惊鸿道“有些复杂,我总是穿得不好。”

    蝉衣醒悟,露出了微笑,道“小姐若是想学,蝉衣可以教小姐。”说完便从旁边拿起了那些衣裳,一件一件重新为万惊鸿穿起,便穿还便详细地解释。

    到最后穿完又脱完,蝉衣与玉竹两人端来食物,服侍万惊鸿用完晚膳后离开。万惊鸿躺在床上的时候,心中有些感叹,古代女子穿衣真的是复杂,不免有些怀念起现代那些简单轻便的衣服了。

    突然一顿,将脑袋里的想法全部扑散,她已经决定在这里生存了,若再是想起以前的事情,是很不妙的。

    屋外已是黑夜笼罩,微微的光芒撒进屋中,从窗户里跳进来,点点微光尽数打在地面上,在漆黑的房中,营造出一条光路。

    万惊鸿翻身侧躺,闭上了眼睛。

    第二天醒来,天气却异常的好,虽是冬天,却出现了太阳,虽然不甚暖和,照在身上却是很柔和舒服。

    一阵洗漱完毕,用完早膳,万惊鸿坐在床边的桌子前,让蝉衣在一旁磨墨,拿起笔,在纸上书写。蝉衣是一介下人,自是不会做出偷看主子写的内容。

    万惊鸿写完后,将字迹拿起,晾干,折起,放进搁在旁边的信封中,封好。如此两次,做出了两个信封。

    然后直接递到蝉衣面前,蝉衣正在认真地垂眸磨着,突然眼前出现了一个信封,她赶紧停下来,看着万惊鸿,不知该接不该接,犹豫道“这”

    “这两封信,你先拿着。”万惊鸿动了动手,示意她接下,然后又道“接下来两个月的十五,都像昨日那般,在路上随意叫个人,把信送到柳府柳朝朝手上,只能她收。”

    万惊鸿凝神看着她,一字一句道“懂了吗?”

    蝉衣郑重地收下,看了看信封面没有丝毫笔记的信封,点点头,道“蝉衣明白。”

    万惊鸿点头,让她不用磨墨,下去将信收好。

    待蝉衣离开后,万惊鸿转过头,凝视着窗外。

    而另一头,施王府中,院中小亭顶被白雪覆盖,路上积雪埋过脚面。周围的下人正扫着院中的雪。

    亭中立着一人,负手而立,勾金黑色织锦披风,气宇轩昂,此人正是施丹虞。

    身后站着一身着黑色便服,一身肃杀,将手中的信封递给了施丹虞。

    施丹虞打开信封,将里头的信纸拿出展开,信中寥寥几句,最后署名写着申珺。读完信后,将信重新放进信封里,拿着信封轻轻摇晃,嘴角勾着意味不明的笑容,眼中却是琢磨与探究。

    摇了片刻,又将信封拿给文流,道“拿回去吧。”

    文流离开,施丹虞收回了方才嘴角扯出的笑,这封信是文流从万惊鸿那里拿回来的,来龙去脉也知晓了。

    他回想了方才信中的文字,眼中流露出精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