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嫡女归来之祸国妖妃 > 第二十五章 鱼龙混杂地

第二十五章 鱼龙混杂地

 热门推荐:
    万一瑞下葬那天,天色没有异常,一切都如往常一般,下着小学,深的地方,雪可盖住膝盖。

    树上枯枝败叶,唯那红梅傲放,称得更是一派白雪皑皑的好景色。

    这些日,万惊鸿作为万一瑞的妹妹,却不曾披麻戴孝,唯府中其他人,为那人之死而哀悼。

    连披麻戴孝,做做样子,万惊鸿都是不愿的。不过她也不能这样直白地说出来,只用了委婉的话语,找了些迫不得已的借口。

    不过出殡那天,她却是跟着的。

    人人道,万大小姐虽身子羸弱,但为了能够送自己的哥哥一程,托着病弱的身子随着出殡大队一路。

    万惊鸿对这些却是没在意的,无论是那一世,她对身边人的流言蜚语都是不屑的。原因无他,只他人之言语,与她无关,更不得伤她分毫。

    之所以跟着出殡送葬,不过就是想来。

    万一瑞死了,万惊鸿的那些仇,第一笔也到此了。不过这不过是个开始,还有那些明里暗里躲着藏着的人,没到最后的时候,谁都不知晓,究竟是何善恶心肠。

    万惊鸿站在人群中,看着立着墓碑的万一瑞的坟墓。

    心中却没有一丝满足感,这并不是她所愿,说到底,她不过是被这怨念借用的一把杀人刀。

    那墓碑修缮地很是精致,可是待这人鸟散尽之时,剩下的只有荒凉了。

    她没有同情,只不过有些嘘唏,上一世的万惊鸿,自杀而亡,最后身首异处。而这位哥哥,从小便针对与她,仗着万惊鸿的善良,与她为恶,而后更是伙同他人,陷害万府之人。而他或许不清楚,当他将万盛兰一家残害后,苏青青这种善于杀人灭口的人,加之对他的厌恶,又岂会留他?

    最后万一瑞一家也被苏青青送上了奈何桥。

    万惊鸿想,若是这一世对他多加劝阻,是否可以避免这样的结局,又能不重蹈上一世的覆辙?

    后来她很快打消了这个想法。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贪婪的人永远会被贪婪所吞噬。

    结局始终都不会变的。

    而她也不是一个好人,不曾想为这毫无关系的人浪费口舌。

    更何况,若她为别人着想,可这些人可曾为她着想?之前的万惊鸿也是,如今的万惊鸿也是,不过是一个可怜的小丫头,他们可曾同情过她?

    万惊鸿望着墓碑,面上冷若冰霜,心中也尽数是寒意。

    刘玉兰等人跪在墓碑前,撕着纸钱往火盆里放。她的双眼早已哭得失去了神色,已是好几日未曾好好梳洗与休息,脸已经瘦得凹了进去,蓬头垢面,此时机械地动作着,瞧上去像是疯了一般。

    而她身旁的万参亦是,只几日,便瘦得脱形,像是老了十几岁,像比万盛兰还大上几岁。

    万盛兰瞧她一动不动地瞧着墓碑,面无表情,以为她心中悲伤,便伸出手,揽着她的头靠在了胸前,以示安慰。

    万惊鸿一顿,却没有动,就这么静静地靠着万盛兰,垂下了双眼。

    身边的那些哭丧的人,敲锣打鼓,围在周围唱着悲伤的,不知名的东西。撒向空中的纸钱,和那雪花一同,相携着飘落下来。

    丫鬟们为她撑着伞,将那些应落在发丝与肩头的雪花,阻了去。

    离开的时候,万惊鸿走的很快,先一步上了马车回了府,不再去瞧那墓。那里面的人从前与他无关,今后,也不会有关系了。

    寒冬腊月,寒意更甚。

    又过了好几日,府上也冷清下来,恢复了常色。只是那二房的人,却鲜少出现在视线中,偶然瞧见一次,也是愁云惨淡,失魂落魄的模样。

    不过万惊鸿也没有放松警惕,毕竟,二房真正的聪明人,是那二小姐万银芸。

    这日,天色不再暗沉,倒出了些光亮,雪也停了下来。

    万惊鸿将蝉衣唤来,把桌上刚写好的纸张折了起来,放进了黄色的信封里,转身递给了蝉衣,说“你去外头,随便叫一个路人,不要告诉他来历姓名,让他将这封信交给柳府二小姐柳朝朝。”

    蝉衣接过,点头,将她说的话在脑海中重复一遍,又听万惊鸿嘱咐“切记,只能交给柳朝朝。”

    “好的,不过小姐,这是什么呀?”蝉衣看着手上这封信,没有署名,瞧着没什么特殊。而万惊鸿与那柳朝朝并非特别亲近,即使要送,也应送给柳大小姐啊,为何送给这二小姐?

    万惊鸿看她,却不说,蝉衣明白自己多嘴了,便立马住嘴,说了声错,便退了下去,去完成万惊鸿交给她的差事。

    见她离开,万惊鸿便坐了回来,看了会桌上的墨笔与宣纸,将其收起,望着窗外凝神屏息。

    片刻后又突然站起来,直直地走向门口,将房门打开。

    玉竹候在门口,突然听到房门被推开的声音,转头一看确是万惊鸿将房门打开,现下一惊慌,忙问“小姐,可是有何事?”

    “备车。”万惊鸿踏出房门,虽然今日天色放晴,却仍然寒冷,她停了下来,转身看向屋内,道“玉竹,替我将那件披风拿来。”

    “是,小姐。”玉竹叫了旁边的丫鬟去备车,自己小跑进去,取来了挂在屋内的那件黑色披风,抖开,为万惊鸿穿上,又犹豫疑惑,她道“这件披风有些过大,小姐,何时有的这件披风,为何玉竹却没有印象?可需要换一件合身的?”

    万惊鸿摇摇头,抬起手,自己系上了披风的带子,轻声道“不必。”穿上披风,便又抬起步子,往府外走去。

    “去德馨楼。”

    德馨楼是京城中一家名望甚高的酒楼,处城郊清雅之地,周围小桥流水,绿树环合,有淡泊名利之意。

    可这德馨楼却不似其外表,其内鱼龙混杂,流着江湖之气。其外的绿树雅致也不过虚设,周围经常会有抢劫杀戮案情发生,寻常人家是不会踏足与此处。

    此处之人,大多手头拮据,生活所迫,暴乱时常有,毕竟,天子脚下也不见得处处安生。

    玉竹心头一惊,拿着一把油纸伞,跟在她后头,忙问“小姐去德馨楼?可那里小姐万万不可啊。”

    万惊鸿却不理她,自顾自地往前走,丢下一句话“没有什么不可的,吩咐下去,爹娘问起,便说我出去游玩散心了。”

    玉竹欲再言,却被万惊鸿甩在了后头,她一时纠结万分,皱着一张小脸,最后经过脑海中一番挣扎,咬咬唇,跑过去跟上了万惊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