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嫡女归来之祸国妖妃 > 第二十一章 我来探望你

第二十一章 我来探望你

 热门推荐:
    万府今日不甚太平,府中人心惶惶。

    这消息在京城中传开了,说那府中的万少爷,竟叫人分尸,用一床破草席卷了扔在了万府门口,那血流得浸过了草席,将府门口的地都沾上了。

    远远有人路过,皆交头接耳地指指点点。

    有人叫好,有人叫惨。

    万参下了朝,就见府中侍卫匆匆忙跑过来,脸色甚是难看,心中咯噔,像是感应到了一样,慌张地问他出何事了。

    侍卫艰难开口“万少爷……万少爷遭人残害,已……”

    侍卫说不下去了,但万参却一下子了解了,他脸色瞬时煞白,慌得失去了神色,眼神全是空洞无措,颤颤巍巍地扶着马车上去。旁边的侍卫见此,搭了一把手,万参毫无知觉,只张着嘴不停地说着什么,侍卫一听,方才知,他念叨的,反反复复都是“回府”二字。

    看来打击实在太大,侍卫便急忙吩咐府中马夫,驱着马车回府了。

    后面出来的万盛兰瞧府中侍卫站在原地,不知做甚。侍卫见他出来,将方才说过的话,又报备一遍给万盛兰。

    万盛兰一听也是一惊,立马上了马车赶着回府。

    两人前后脚到了万府,万盛兰赶忙下马车,扶着走路摇摇摆摆的万参,万参任由他扶着,一起进了府。

    前厅已经被处理过了,两人由着府中的下人领进了后面的庭院厅中。

    堂前房门打开,其中摆放着一口棺木,棺门未合,棺中的人已经叫人整理清洗了血迹,脸色苍白,嘴唇早没了血色,手脚还未缝合,干枯枯得有些渗人。

    带万参由万盛兰扶着快步踏进堂前,所有知觉一瞬间召回,刘玉兰和下人的哭喊声,一下子入了耳,灵活的现实,叫他不得不将视线集中在眼前的这口棺木之上。

    刘玉兰见他进来,眼中带着怨恨,复而有似使气般低下头继续哭泣。

    堂中死气沉沉。

    万盛兰也是无奈,此时也是,想道一句逝者已矣,却怎么也说不出,由着万参挣脱开手,看着他缓缓走到那棺木面前。他无可奈何,只好也挪步到了万惊鸿与卢宴恩身旁,见万惊鸿双眼泛红微肿,便扶着她的头,抚摸安慰。

    戏要做足,万惊鸿也就由着他去了。

    倒是万参,慢慢走到棺木前,瞧见了棺木中的人时,一下子像是被雷劈了一般,全身失去了力气,差点摔倒在地。他扶着棺木边缘,脸都纠结成了麻花,最后张着嘴,无声地靠着棺木哭喊。

    万惊鸿默默地看着这一切,毫无波动。在没人看见的空隙,眼中闪过了厉色。

    没必要为他们同情,上一世他们对付万惊鸿一家,可比这狠上千倍万倍。所以说,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时候到了,就一个也跑不掉。

    也不知过了多久,就到万惊鸿都有些饿了,万参才扶着棺木站起来,脸色一片灰败之色,瞧上去像是虚脱了。

    他看着棺材中的人,头也不回地问“可查清是何人所为?”

    堂中侍卫互相瞧瞧,最后抱拳愧疚道“回老爷,已报至官府去查,但暂未查清。”

    “未查明?”万参重复一遍,而后瞬间狠声,一字一句道“继续查,我一定要将此人,碎尸万段!”

    刘玉兰听此哭得更是悲怆,万惊鸿都很震惊,这人怎么这么能哭?

    实在是对他们这一家的亲情时刻无感,瞥了一眼跪在一侧低着头的万银芸,便找了个理由离开了。

    房中,夜已至,天色也晚。

    万惊鸿坐在桌子前,把玩着桌上小巧的茶杯,蝉衣见此,以为她是想喝茶,便为她添了半杯。万惊鸿瞧了她一眼,将杯中的茶杯饮下。

    方才万银芸却是让她不注意都难,他的兄长去世,有着血缘的至亲被人残忍分尸。她面上的悲伤不假是有,但却很是奇怪。

    她仿佛不甚害怕惊慌,倒是沉着冷静,途中还能分心来观察万惊鸿的表现,那眼神意味不明。

    她回忆着,想从记忆里寻找万银芸的画面,却着实少之又少。

    可回想起方才的目光,却不那么简单,莫不是瞧出她的不一般,似是探究,又像提防。

    看来这万二小姐,是真的不容小觑啊。

    她想着想着,突然听到了蝉衣的呼唤,万惊鸿回过神来,望着蝉衣,用眼神询问她何事。

    蝉衣转向身后,从玉竹手中端过菜肴,一道道放在了桌子上,最后在面前的粥碗上摆上筷子,笑着道“小姐身子弱,还是先吃点东西吧,不必太担心了,老爷一定会查个清楚,以慰万少爷在天之灵。”

    说起来,她今日还未进食,方才便饿了,此时闻到饭菜的香味,也是挡不住,就拿起筷子吃了起来。

    待吃饭,由下人收拾完离开,蝉衣立在万惊鸿面前,是不是瞄她一眼,似是有话要说。

    万惊鸿看在眼里,便道“还有何事?”

    蝉衣犹豫片刻,眼珠子转来转去,最后还是吐了口气,道“对不起小姐,今日蝉衣误会小姐了!”

    “哦?”万惊鸿看她,道“误会什么?”

    蝉衣愧疚,回“今日小姐听万少爷遇险,却不甚震惊,却表现得死有余辜,不不,是报应,表现得……像是万少爷的报应一般。蝉衣当时却误解小姐变成了冷心肠的人,心里还很是不对味。”

    “但是后来见小姐去安慰二夫人,即使二夫人各种污言辱骂,小姐都不甚在意……蝉衣才道小姐其实是心善之人,我却误解小姐,对着二夫人我却不能为小姐说些什么。蝉衣心里不好受,对小姐有这样糟糕的想法,实在是觉得对不起小姐。”

    蝉衣说完,眼眶湿润,低着头,像是做了错事的孩子。

    万惊鸿瞧着她小小的身子,在现代,自从她一个人生活后,养成了这样的性子,也不讨喜,无人与她热络,她自己对人际交往的意识也慢慢淡泊。最后真的变成了孜身一人,无人为她喜,无人为她忧。

    而如今,眼前这个小姑娘,只不过是因为觉得自己对不起她,便将自己的心思全摊开摆在她面前,叫她瞧得仔细。

    万惊鸿却不知该说些什么,她实在不是什么好人,以前是,现在也是。

    她站了起来,轻轻摸了摸蝉衣的头,却不置一词。

    蝉衣抬起头来,见自家小姐微微笑着看她,她已经好久没见到万惊鸿的笑容了。抹了抹眼泪,笑着道“以后蝉衣定不会再如此胡思乱想了,小姐为人,蝉衣却是知晓的。”

    万惊鸿点点头,放下手,说“没什么事就先下去吧,这几天估计有得忙了。”

    蝉衣道是,便推下去了。

    待她离开,门阖上后,万惊鸿又坐在桌前,视线飘向窗外,凝视着那一方窗外景致。却突然两三点白色从眼前飘落,慢慢地越来越多,她目光一聚,走到窗前,伸出手指,任由那星点白色落至指尖。很快化在掌心,细风一吹,凉丝丝的。

    原来是下起了第一场雪了。

    万惊鸿收回手,停在原地看了一会儿,推开了门出去。

    来到万府深处后院,院中梅花已开,殷红色的梅花一朵朵挂在枝头上,与飘落的白色雪花相互应和,看上去小巧可爱极了。

    万惊鸿伸出手指,点落一朵梅花上的雪花,还未收回手,却听见有声音自后传来。

    “没想到,万小姐现下如此雅致。”

    转头一看,却见那院墙上有一人,一条腿随意垂着,一直曲着膝盖,脑袋歪歪地靠在膝盖上,望着她,眼中带笑,悠闲又自在的模样。

    万惊鸿一惊,这人直接来到万府,万府守卫虽非森严,却也是有保障的,而此人却如此轻巧就进了来。想必武功是非常之高,她现下觉得一瞬危险,而后又冷静下来,冷冷道“却不及小王爷雅致,有这半夜翻人院墙的兴致。”

    施丹虞看她一副戒备的模样,冰冷着一张小脸,脸被冻得有点微红,瞧上去倒是比这语气话语可爱多了。

    他轻笑了几声“今日万少爷遇险之事,京城都传遍了。本王今日不在城中,方才回来听闻此事,便马不停蹄过来探望一番,万小姐怎么这么说呢?”

    万惊鸿脸色不便,冷眼看他“小王爷探望为何不走正门,却是要做这非君子行为?”

    施丹虞笑着看她,眼神深邃,语气像是要将人吸进去“我是来探望你的。”

    万惊鸿皱眉,这施小王爷觉非等闲之辈,她也从未想过其他,此时听他这么说,想必也是有什么言外之意。

    果然,施丹虞叹了一口气,起身,站在院墙之上,俯视着她,收起了调笑,道“本王来看你是开心,还是伤心。”

    万惊鸿不语,这句话的意味再明显不过,可她现下对施丹虞不甚了解,对上他是在不是良策,只好打着太极,装下去“小王爷这下也瞧见了,那您觉得如何?”

    施丹虞沉默地望着她,许久不说话,而后挑眉,只道“不如何。”

    话音刚落,万惊鸿便眼前一黑,头上被什么东西盖住,她拿下来一看,却是方才施丹虞身上的披风。

    抬头一看,院墙上那人却不见了踪影,唯手中的披风还带着来人的温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