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嫡女归来之祸国妖妃 > 第十九章 自会找到的

第十九章 自会找到的

 热门推荐:
    不过,金毓华只道二人一个姓温,名温飞英,一个姓倪,唤作倪婉儿。

    那一世,苏相后来是查出了两人的真实身份,这也多亏了金毓华的鼎力相助。但更另他怒不可遏的是,二人当日居然盗走了他多年贪污贿赂的账目。上头是真龙天子,他即使丞相,若这账目被摆在公堂之上,传至皇帝口中,皇帝贪图美色,却心思敏感,细思极恐,怕也是在劫难逃了。

    金毓华便是用此消息,换来苏相的卖命。

    虽得知二人藏生于信河,信河,名不副其实,此地位于西北荒漠地带,城中治安暴乱,城外更是难以想象的危险。两人常存于此,就算苏相府中多死士,却也难以寻得。

    为了逼二人现身,便派人掘了那个改姓,原名应是温元尔的少年坟墓。

    也不知最后这对侠侣的结局如何,还未看到,万惊鸿便已阖上了双眼,所以长相如何,她也不知道。

    万惊鸿轻轻呼出一口气。

    朝廷中官官压制,上有天皇老子,亦有亲王皇子,下有商户名门,亦有平民百姓,处处制衡,局势得以表面稳定。可毕竟表面,每一层都是窗户纸,一旦天平有一丝轻移,就会出现某一层权力突出。若是不够大,便会被联剿围吃,拔得一干二净,而后又均分势力,再次营造稳定现象;若是足够大,就会出现一方压制,他方塌陷,而后各地头像,唯胜者称王独霸天下。

    金毓华时聪明人,知苏青青一人是无法助他许多,便将苏相变成那层窗户纸,叫他自己倒向他那一方,两只狐狸,又怎么会将自己落入危险的境地?

    苏府是留不得,就像个不定时弹药,尽早除掉方能安心。

    说安心也不尽然,比如那个施小王爷,宴上落在她身上探究的目光,意味不明。这人眼神似刀,一针见血,只区区几眼,便瞧出她自己都没发现的恐慌。

    直视他的一瞬间,便心中暗叫危险,他眼中仿佛有巨大的漩涡,让人望而却步。闹钟警铃大作,若是万不得已,千万不能与此人扯上关系。

    施王府中,月色如水,施丹虞与萧清秋坐在院中小亭的石凳上,却不觉寒冷。

    “你说你方才救万小姐时,看到了金毓华?难怪我说怎么在宴上看见他也离席了。”萧清秋皱眉沉思,琢磨了片刻,道“不过听你这么一说,我也觉得蹊跷。”

    “嗯,在殿中亦是,万惊鸿看向他的眼神,不甚美妙,仿佛……”施丹虞斟酌“仿佛在看一只被碾死的蚂蚁……呵,是我之前说错了,这不是猫,这是狼啊。”最后两个字吐出时,嘴唇轻轻闭合,好似什么美味食物,慢慢咀嚼。

    突然一个身影闪过,石桌对面赫然立着一身着纯黑衣裳的男子,此人眉目如箭,面容肃然。

    施丹虞见他到来,便点点头,道“文流,你来说说,这两日都查到了什么?”

    “是。”文流抱拳欠身,回“主人让我去查万小姐的身世背景,属下查到了。”

    “万小姐,是御使大夫万盛兰的独女,万盛兰为官清廉,刚正不阿,其妻出生书香世家,两人感情甚好。对万小姐也是很疼爱,但是二人却不知,万小姐自小遭二房嫡子欺压,万小姐为维护府中和睦,便忍气吞声,装作无事发生。”

    “万府二房万参,官三品,得万盛兰一家庇护,对其兄万盛兰甚是尊敬。不过其妻刘玉兰却是个爱慕虚荣的人,其子亦是无甚出息,娇纵蛮横,其女却甚少人知,无甚特别。”

    “万小姐有一挚友,唤作柳文欢,是史官之女,为人温和大气,待万小姐亦是知己。万小姐从小到大便是在爹娘与好友的陪伴中长大,到了十四岁才跟着爹娘,偶尔参加一些各府中的宴请。就连太后的寿诞宴,也才去过今日这一次,与苏小姐也是见过几面,打过招呼,并无其他接触。”

    施丹虞问“之前可曾与金十三见过?”

    文流略想,回道“未曾。”

    说罢,停了下来,施丹虞点点头,转过头瞥向萧清秋。

    萧清秋消化了这一段话,看似天衣无缝,却漏洞百出,他道“既与苏青青无过多接触,想来应是不熟悉,相见又怎会如你之前告诉我那般,冷嘲热讽,犹如仇人?不过这与金毓华又有什么关系?”

    施丹虞手指在桌上轻磕,弄出有节奏的轻响,锐利的眸子闪着精光,说“她看苏青青的眼神,何止冷嘲热讽,更像是有不共戴天之仇。”顿了一下,又说“她如何看苏青青的,便是如何看金十三的。”

    “什么意思?”萧清秋不解,若说与苏青青有仇,至少还是见过面的,而若是与金毓华有仇,可据文丹所说来看,她与金毓华未曾见过,这仇,又是如何来的?

    摇了摇头,施丹虞自顾自说“还有那万参,你瞧他方才的表现,哪有一点尊敬兄长的表现,分明想与万盛兰划清界限。”萧清秋没有注意万参,便沉默地听着,施丹虞叹了一口气,缓缓又说“恐怕这万府,也没表面上这么平静,倒是可惜了某人的一番苦心了。”

    萧清秋琢磨了一会儿,慢慢开口,语气有一丝惊叹“如此看来,对这万小姐,还真是得多个心眼了,否则哪天,她把算盘杠我们头上。对上她,我们也是得煞费一些心思啊。”

    施丹虞眯了眯眼,目视着前方,仿佛在思考,没有回他,而后却问“苏相这人,你如何看?”

    这会萧清秋倒答得挺快“老奸巨猾,老谋深算,心狠手辣,狼子野心,绝不像表面那样纯良。”

    “我也是这样想的。”施丹虞手指停下,搁在石桌上,用食指在桌上画了三下,写出了一个‘万’字,而后又笑了笑“那我就买她个人情。”

    “什么人情?”萧清秋知他所说的她是指万惊鸿,却不知这人情又是什么。

    施丹虞却笑,手指又在桌上轻敲,道“她自会找到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