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嫡女归来之祸国妖妃 > 第十八章 兔死狐悲罢

第十八章 兔死狐悲罢

 热门推荐:
    他话中的意味分明,万惊鸿也不恼,站起身子,欠身道“让小王爷见笑了,惊鸿多谢小王爷两次救命之恩。”

    “举手之劳,况且……”他弯腰低头,笑着凑到她耳边,声音犹如勾人的魔音,轻声道“就算本王不救,也有人会救。”

    说罢,带着暗示的意味,对着前方挑了挑眉。万惊鸿顺着他的视线瞧过去,只见池塘对面的廊道上,站着一男子,背着光,望着这里,瞧不见他的表情,但看那衣服,便知此人是谁——金毓华。

    只一瞬,便转身离开了,仿佛没瞧见他们一般。

    万惊鸿转回头,发现施丹虞的脸近在眼前,便不动神色错开了一步,拉开了距离。

    施丹虞察觉她的小动作,轻笑一声,便直起身子。他个子很修长,面前这个小姑娘不过他肩膀,瞧上去小巧极了。

    冷若冰霜,也就方才才看见她做作地笑了一下,倒像只高傲的小猫,让人难以接近,可又神秘地让人好奇。

    “你怕我?”

    万惊鸿愣,仍旧不卑不亢,道“小王爷何出此言?”

    “何出此言?哦?”施丹虞微眯眼睛,盯着她,也不说话了。

    空气安静起来了,面对施丹虞,她是警惕的。此时,饶是万惊鸿也熬不住这左右难为的气氛了,许久不听他回话,便抬起头,直视他的眼睛。

    方望进他的眼,便听到不远处蝉衣与玉竹在唤她。

    卢宴恩见她久未归来,心中担忧,这宫中大,若是迷了路,出了什么事,该如何是好。便叫蝉衣玉竹二人出来寻她。

    这二人倒是解救了万惊鸿,她欠身道“小王爷的救命之恩,惊鸿记在心中,若是哪日小王爷有难,惊鸿定当以命相护。现下若是小王爷想在此赏风景,惊鸿就不便打扰了。”

    施丹虞也没为难她,摆摆手让她走了。

    看着她离开的背影消失在视野中,又转身冷眼望向方才金毓华站过的廊道上。

    萧清秋自然也是参与了这寿诞宴的,不过他因有事迟到了片刻,刚赶来,悄悄挪到施丹虞身边,对方就起身离开了。

    拉住问他去何处,施丹虞只默默看了看拉着的袖子,萧清秋便立马松开,放他走了。

    不过心中着实好奇,在殿中坐立不安一样,扭来扭去也是无趣,便起身出来寻他。

    而施丹虞好像真的就是出来走走,寻到他时,他正坐在池边的石头上。萧清秋走过去,问他“你在此处做什么?”

    见他来,施丹虞站起身,扯了扯衣服与袖子,扯了扯嘴角,道“没什么,救了个骗子,说什么以命相护,若我真是有难,怕是会冷眼相望,兔死狐悲吧。”说完,便示意他往回走。

    萧清秋被他说的一脸懵,挠着头皮,追上去问“什么小骗子,你是被佛祖附身了?居然又去救人,上次的小猫是万小姐,这次小骗子又是谁?”

    他絮絮叨叨地说,施丹虞没有理会他,自顾自地往回走。

    眼前不远处便是入殿门口,周围守着奴婢太监和侍卫,还未走近,施丹虞停了下来,差点让身后的萧清秋撞上。

    未待萧清秋问他何事,他便扭头转过来,问“你觉得万惊鸿此人如何?”

    萧清秋不知他为何如此发问,但转念一想,便状若恍然大悟般,握拳拍手,道“原来如此,你说的骗子,不会就是万小姐吧?”后又思考状,道“就外表而言,万小姐美貌无双,惊艳绝伦,但到底如何我不知,但就目前的双眼了解来看,不要招惹上的为好。”

    “为何?”施丹虞问他。

    “至于为何,说出来很荒谬,但是直觉告诉我,此人很危险。”他收起多余的表情和动态,认真的看向施丹虞“我们的计划比什么都重要,这关系的不止一两个人。若是卷入她,恐怕会出现什么变数,也说不定。”

    萧清秋疑惑,施丹虞会突然问他,想来,方才一定是发生了什么。此时见他不语,眼神凝重,便又问他“方才发生什么事了?”

    施丹虞轻轻摇头,只道“回去再说。”

    是夜,众宾欢,至散,月明星稀。

    施丹虞来时惹人注意,去时亦是前呼后拥,就是不知道这呼拥的,有几个是真心,有几个是假意了。

    待人彻底离开后,万惊鸿收回目光,也随着万盛兰与卢宴恩两人离开。万参一家人落在后面,看他们的样子,像是要继续和其他大臣吆喝几句。

    万惊鸿不在意,倒是上马车时,福至心灵地抬头,瞥到了苏青青望向她呃目光,不用仔细瞧都能猜到,这目光中的怨念有多重。万惊鸿故作无辜地扭回头,像是什么也没看到一般,上了马车。

    上了马车便闭目养神,万父卢母两人心疼她累,便也就随她去了。

    不过她没有睡着,而是在脑海中盘算。

    方才苏青青回来时,她的婢女也跟着来了她身边。万惊鸿在余光中瞧得仔细,苏青青的婢女不是之前遇上时带的那两人,而是一名唤作无月的姑娘。

    万惊鸿对这个姑娘的印象却是很深刻。

    苏青青为苏相独女人尽皆知,但还有为人少知的,那便是,苏相原还有一子,却在幼时便被人杀害。

    说起来这件事还是那时金毓华告诉万惊鸿的,只是那时候的万惊鸿,怎么也没有想到,杀人灭口这个词会发生在她身上。

    看过记忆的万惊鸿却是觉得那人傻,这种秘密,一旦泄露,不是说者死,就是闻着亡,也罢,只怪她用情至深,识人甚浅。

    话说回来,苏相原本收了一个学生,此学生名叫钟元尔,钟元尔听闻苏相大公无私,高风亮节,便前来拜苏相为师父。苏相一开始以肚中学识笔墨甚少,恐难教人婉拒了他。但钟元尔也是一个耐得住性子,坚持不懈之人,硬是日日拜在苏府门口,扬言若一日不收他,便一日不起。耐不住众人的指指点点,苏相便还是收下了他,留在府中,让府中管事安排他做事。

    钟元尔如愿以偿进了苏相做了先生,偶尔找苏相谈论治国学问之事。可好景不长,有一日钟元尔要去找苏相时,却偶然在紧闭的门外听到了一些让他大跌眼镜的话,苏相在与人商讨,讨的是那贪污之事。

    他一下子犹如雷劈,自己如此仰重的老师,竟是个贪赃纳贿的小人,平日里那些刚正不阿的模样一下子扭曲又丑陋。可他还没来得及走开,便被府中的老管家看到。他都知道了这么多,当然留不得,于是苏相便下令府中侍卫,送他去了西天。

    不过就是处置了府中一个突然来的傻帽学生,苏相觉得无关紧要。但是没想到的是,钟元尔的爹娘是隐世的江湖侠侣,两人定期与钟元尔保持信件来往。而儿子突然没有按时与他们送信来,过了几日,二人觉得蹊跷,便双双来到了京城。

    为了不打扰钟元尔,便偷偷去苏相府一打听,却不料,自己儿子竟早被这恶人害死。

    可怜了那才十六的小少年,一身正气,却无力回天。

    心中犹如洪水猛兽,波涛汹涌,盛怒之下,想将那贼人杀死,可当日苏相正在宫中。而且没想到,苏相竟养了许多死士,寡不敌众,他二人抵不过,便想着先逃离,后再从长计议。但逃跑途中,不小心误杀了苏相的儿子,苏哲。

    苏相与皇帝商讨完国事后,回来途中听到苏哲遇害的消息,差点从马车上摔下去。

    后来便将自己所有的疼爱都给了女儿苏青青,好在苏青青十分出众,倒没叫他失望,更叫他担心,便从这些死士中挑选了最出色的一个,伴做婢女,跟随在苏青青身旁,这个婢女即是无月。

    万惊鸿转念一想,藏在袖中的手指飞快掐算,然后露出一个浅笑。对面的万盛兰和卢宴恩见此,以为她做了一个什么好梦,便相视而笑。

    让她笑得是

    当日二人蒙着面,况且事出突然,二人也不是吃素的,便一直未查明其身份。

    所以现下苏相还不知是谁杀了苏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