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黄庭真仙 > 第五十四章 动手

第五十四章 动手

 热门推荐:
    “消息到底传回去没,怎么还没回信?”

    

    通天江面上,跟在大船后面的小船悠悠,船舱内,有人隔着帘子看着不远处的大船,面色阴沉无比。

    

    他们已经跟踪这艘大船一天一夜了,消息昨天也传回去了,可就是没有后续的消息传来。

    

    “周家行事猖狂,这次正逢他们家主大寿,还是他家长孙押送的货物,这次若是事成了,不仅能落了周家的脸面,让那些人满意,咱们也能扬名。”

    

    “至于周家会不会因此发疯,咱们怕什么?”

    

    周家在南淮城是有名有姓的大世家,势力极强,如此一来,行事自然是会有些猖獗的。

    

    更何况,周家虽然经商讲究和气生财,可商人逐利,遇到利益的时候肯定是要抢破头的。

    

    周家势大,所抢到的东西自然是多的,得罪人自然也是最多点,如此一来,在没有彻底传承站稳根据之前,周家肯定要被各方排斥甚至是联手对付的。

    

    这也是周家这个世家刚刚崛起没多久的原因。

    

    之前的周家在南淮城虽然也颇有势力,可那个时候还有其他几大势力和周家持平,多方等于是相互平衡,互相制约的。

    

    而如今,周家不知得了什么机缘这几年一跃而起,超越了其他几大势力。

    

    甚至其他几大势力联手想要制衡周家都有些费力,这种情况,周家肯定是要被挤兑的。

    

    毕竟没谁会希望城池被多一个压在自己头上的势力。

    

    更何况周家行事颇为猖狂,以至于不少世家虽然明面上不敢和周家敌对,可私下里其实早就联合了起来,只不过这种联合的作用有多大,就不得而知了。

    

    而且,周家虽然行事猖狂,可也并非不懂事故,城内还是有不少商人等是站在周家这条船上的。

    

    “可若周家发疯了呢?”

    

    “如今周家不知得了什么机缘,快速膨胀,咱们此时在这个节骨眼弄了周家的商队,等于是在打周家的脸是。”

    

    船舱内另外一个身穿青衫的男子开口,面漏担忧之色“怕是他们也在头疼,是该晚上袭击,还是白日里拦截。”

    

    “若是夜晚袭击还好,多少算是给周家留了几分脸面。”

    

    “可若是白日里直接拦截那就是彻底把周家脸面踩地下了。”

    

    “踩就踩了,咱们还怕他周家不成?”

    

    最先开口的灰衣男子声音清冷“周家也就在南淮城里算个地头蛇罢了,真出了南淮城,他周家算什么东西?”

    

    “周家势大,可若咱们动手了,他也至多是做做样子罢了,难不成真有能耐派人追杀咱们?”

    

    “他周家知道咱们身份不成?”

    

    “就算知道了咱们身份,若是真敢大规模追杀咱们,周家的消耗怕也不少。”

    

    “周家可是商人,他总该盘算一下这个买卖划算不。”

    

    灰衣人冷笑,他们既然被排出来盯梢,肯定不只会打打杀杀,而是有一定头脑的,虽不至于算是他们这伙人里的话事人,可说话也是有些分量的。

    

    这种盯梢不同别的,不可能派普通高手过来盯梢。

    

    有些人武艺高强,可脑袋简单,就肯定不适合盯梢的,这种人只适合打斗,若是他他们盯梢,怕是什么细节都观察不到。

    

    “依着你这么说,不管咱们怎么动手,周家事后只能吃个哑巴亏了不成?”

    

    青衣男子冷笑连连“周家刚刚崛起,正是立威的时候,这时候的周家,就和疯狗差不多,谁敢招惹他们,非要把对方咬死不成。”

    

    “恰逢大寿出了这档子事,周家脸面何存?”

    

    “若是不狠心报复,只是做做样子,以后谁还服他?周家的崛起怕是要就此打住了,甚至要就此一蹶不振。”

    

    “咱们既要动手,可也要给周家留些脸面,咱们是为了银子,而不是被疯狂追杀。”

    

    很明显,船舱内这两人意见是不同的,虽然肯定是要对周家的货船动手的,可动手时间是他们最大的分歧。

    

    虽然都是劫持商队,可是如何劫持肯定不一样。

    

    白天劫持挑衅、不把周家放在眼里的意味更强一些。

    

    “咱俩也别在这争了,到底什么时间动手,不是咱俩说了算。”

    

    青衣男子不知想起了什么,突然叹了口气,不想在争了。

    

    他们两个不是最终的主事之人,别说他们两个这会在这争执了,就是他们两个意见相同又能如何,主事之人的决定绝对不会因为他们两个人的意见而有所改变。

    

    “瞧你现在这样子,咱俩是说了不算,可早晚有一天肯定说了算。”

    

    灰衣男子冷笑连连,不过眉间也有无奈之色,他也想掌权,可现在根本没那个资格,也没那个实力。

    

    “在等等吧,最迟今晚,肯定会有消息传来。”

    

    “银子都收了,不可能不动手。”

    

    “若是今夜不动手,明早就是最后的机会了,若不然在往前去,离南淮城就越发近了,到时候危险有些大。”

    

    灰衣男子掀开帘子看了一眼,眉头上扬,时间不多了,他们跟了一路都没动手,这是最后时间。

    

    若是真不动手,他们的信誉可就毁了,而且既然当初敢接下来这个活,就肯定敢动手。

    

    大船之上,赵小欢站在船边,看着江湖波动,心神宁静。

    

    至于后面跟着的心思不存两艘小船,他完全不在意,这是商队的祸端,而且商队也肯定有解决的办法。

    

    至多,在关键时候他可以出手相助,毕竟是跟了商队一路,也算是有些缘分的,不可能真的坐视不理。

    

    当然,这个出手相助只是看缘分,而非是什么好人与坏人之分。

    

    除非大奸大恶之辈,其他的,有哪有那么明细的善恶?

    

    “赵公子,你是自己一个人跑出来的?”

    

    有护卫和赵小欢闲聊,毕竟要在穿上呆两天,无事可做,很是无聊。

    

    闲聊也是一种消磨时间的方法。

    

    “不算跑出来,家里同意的,总要出来到处走走,增长些见识。”

    

    赵小欢笑吟吟的开口,抬头看着远处的江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