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黄庭真仙 > 第五十一章 入夜

第五十一章 入夜

 热门推荐:
        行至深夜,江面平静至极,除了赵小欢他们乘坐的这条大船以外,还有些许的小船在江面飘荡。

        江面有小船,这属于正常,毕竟并非是所有人都有银两雇大船的。

        而且,别看船小,只要不是遇到大风大浪的天气,照样能够在江面稳妥的前行。

        “公子,那小子老实的很,下午一直都在屋内呆着。”

        “就傍晚的时候,他出来看了会江面,就又回去了,吃饭的时候还是咱们的人送进去的。”

        “而且我看那小子虽然手持宝剑,可双手嫩的很,根本就没有老茧,肯定不是习武之人,应该是拿着宝剑装样子吓人的。”

        有侍卫在周辉跟前禀告赵小欢今天在船上的一举一动,他们这些人,常年在外面行走,自然是不会放过任何的潜在危险。

        江湖上有那么一句话,敢于行走江湖的弱者,千万不要招惹。

        所谓的弱者,就是常人眼中的老人、妇孺等等。

        哪怕是个病秧子行走江湖,都别轻易招惹他。

        这种人只有两个可能,要么是真的被逼无奈,要么就是深藏不露。

        “看着面色稚嫩的很,虽说学着年龄大的人说话,可到底是学的不怎么像。”

        “该是和家中吵架了,闹别扭了之类的,偷跑了出来。”

        护卫说着他自己的判断,他们这些护卫可不单只是身手足够保护货物,还要有不错的观察力,以免被有心之人接近。

        “也别盯的太刻意了,传出去咱们周家对一个顽童如此戒备,有些草木皆兵了。”

        周辉点头,示意护卫下去,虽然还要盯着,但不必盯的太过明显了。

        出门在外,小心为上,他之前虽然就不认为赵小欢这个顽童有什么问题,可多年行商的经验让他不能有半分放松,任何事情,都要按照规矩来。

        所谓规矩,就是出门在外自保的一种行事方法的底线行为。

        就如同现在对赵小欢一般,哪怕他心里觉得没问题,可照样不行,必须要谨慎观察,这就是规矩。

        别说是换成赵小欢了,就是换成老妇病残,照样如此。

        “咱们该走水路,若是行船快些,两天左右就能回去。”

        “比之前预计的还要早上两三天也算是好事。”

        “若是真有毛贼想要动手,定然就是这一两天了。”

        “不过,夜间咱们不好视物,真有毛贼想来,他们眼神也不见的比咱们就好了。”

        “咱们船大,的确招眼,不过我已经命人严加防守,尤其是夜间,绝对不会碰到让人摸上船还没发现。”

        周雄沉声开口,他说的这个,并非是玩笑话,而是曾经发生在通天江上的一件真实。

        前些年的时候,有货船在通天江上行进,结果晚上值守的侍卫竟然饮酒睡着了。

        结果,直接被匪类摸上了船,一个个船舱挨着解决侍卫,到一半的时候,才算是闹出了动静,船上的侍卫才有了反击。

        可那个时候,大势已去,最终,船上的货物全都被劫走,这事虽然当事的家族尽量捂着,可到底还是传开了。

        这也算是正常,毕竟夜间原本就有些熬人。

        若是值守的人不够,或是平时就懒散惯了,很容易出了各种差错的。

        “就怕咱们瞧不见。”

        周辉叹了口气,别看他平时在旁人跟前很是自信,可在周雄跟前,就没那么多隐藏了。

        水路快,为何最初不选水路?就是因为水路的风险更大一些,可能遇到狂风暴雨等等意外情况。

        而且,有时候小船悠悠在江面上飘荡,谁也不知道这小船之上到底是什么人。

        若是小船靠近,大船之上的人才会警觉戒备,可若是小船之上也是武林高手呢?

        这些人,借助小船,在很远的距离就能潜水而行上了大船,而且是很容易的事情。

        这个时候,船上那些值守的侍卫就很容易被铲除了。

        而若是走旱路,自然没这个问题了,对方只能从远处而来,不可能潜土过来。

        “三步一岗五步一哨。”

        “就算是有人潜水而行,也能发现。”

        周雄面上闪过自信之色,他可是老江湖,安排人值守也是有方法的,并非是让一个或者两个人站在一起,这种方法太容易被人从背后绕过去偷袭。

        他安排人,让人在船边看着水面,若是真有人从水底钻出,第一眼就瞧见了。

        而且,还是分四人一组,四人背对背,如此一来,或许有人肯定无所事事,但绝对安全,可以隔一会,四人换一下方向。

        隔不远距离,有四人如此值守,虽然浪费了些人手,可绝对安全的很。

        这次商队带来的人手绝对充足,即使这样安排,一次也不过用了三分之一不到的人。

        “周叔你的安排,我肯定放心。”

        周辉点了点头,在旁人跟前,他们主仆二人自然客气称呼,不会有半分逾越,可若是私下里,就没那么多规矩了,甚至他称呼周雄为周叔。

        毕竟周雄虽然是护卫头领,可身手极高,在武林中也有不小地位,更是从小就被周家如今的家主收养,虽算仆,可没谁真拿他当仆人。

        “有意思,真跟过来了。”

        “周家这是运送了什么宝贝东西,被人从旱路跟到水路。”

        赵小欢在屋内盘腿而坐,这是他第一次乘坐大船,江面水气飘荡,和陆地自是有极大区别的,这也是一种不同的体验。

        远处的江面上,有小船飘荡,旁人或许看不出什么,可他眼力极好,夜色对他而言和白昼没有太大区别。

        其中有两艘小船,从正午时候一直跟到现在,距离不远不近,这不算什么,毕竟都在江面行走,一个方向也是极有可能的。

        关键在于那小船之上的船夫和乘船之人,似是不时都要观察大船一会,然后低声自语,只可惜,赵小欢虽然有道行在身,可终究未成真仙,距离略远,能看到对方的细微之处,可却听不到言谈之声。

        虽如此,可也能猜出这是在谋划大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