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黄庭真仙 > 第四十章 诛妖

第四十章 诛妖

 热门推荐:
    “老僧当年也是如此。”

    

    “第一次做法事的时候,老僧甚至连往日颂读的经文都差点颂错了。”

    

    惠龙禅师倒是个慈悲长者,这话是为了让赵小欢心静一些,心静才能少出错。

    

    若是其他那些假扮得道高僧的人,这会儿肯定是不会说出这番话的,他们只会强撑着他们的面子,根本不会做出任何可能掉了他们身份的事情。

    

    “只是听闻李家向来乐善好施,该有福报的,怎会招惹上如此邪物。”

    

    惠龙禅师手里不停的捻动着念珠“该是劫难降临,希望李老施主能渡过此劫难!”

    

    “或许经历此劫,李老施主能功德圆满,得罗汉果位也未可知。”

    

    惠龙禅师所说的这些,全都是佛家常说的话,虽有安抚人心的效果,可于此刻并无太大的作用。

    

    惠龙禅师和赵小欢论法的时候,期间有李家人不断的进出李元的卧房。

    

    过了足有将近一个时辰,李大德方才挤出分毫的善意来请赵小欢和惠龙禅师重去他爹的房内。

    

    不大的屋内,此时站了不少人,有李元的次子李德方,还有李元的小妾,他的妻子早已逝世,小妾如今也是白发苍苍。

    

    “赵先生,还请施法为老夫除去地魂上的邪神。”

    

    “老夫早已年迈,也不贪图这些光阴了,哪怕是驱除邪神之时,立时毙命,也总比被邪神害死的好。”

    

    “老夫常听人言,若是被妖物附身而死,不得入祖坟,老夫不想落个如此下场啊。”

    

    李元这番话,其实就一个意思,那就是让赵小欢放开手脚,全力施为。

    

    而屋内这么多家人,应该是刚才他在交代若是后世了。

    

    赵小欢微微点头,这李元倒是有足够的决断,他如今的身体,是绝对不能在拖下去了,身体一日不如一日,三魂七魄也是一日比一日虚弱,若是在拖下去,到时候风险只会更大。

    

    “丢了性命到不至于。”

    

    “至多是驱除邪神之后,身体虚弱,地魂不稳,和现在一样,不能好转罢了。”

    

    赵小欢开口,道“李老爷子不必太过担心。”

    

    “赵先生,请吧。”

    

    李元微微点头,老脸上多出了几分凝重之色。

    

    “赵先生,还请务必小心。”

    

    “赵先生,还请务必小心。”

    

    李大德等人冲着赵小欢行礼,神色凝重。

    

    “禅师,还请为我护法。”

    

    赵小欢冲着惠龙禅师点头,之后凝神看向了在床上半坐着的李元。

    

    手指成印。

    

    快速变化,刹那间数十个法印已经结成。

    

    天罡三十六术地煞七十二法若是修到极致,心念之间,术法即现,根本不用结印念咒。

    

    可赵小欢不成,他虽修了数年的天罡地煞之法,甚至也掐动过不少次的法印,可只是单纯练习法印术法,根本没有动用法力。

    

    如今,法力施展,只见得,屋内清风徐徐,门窗摆动,香风阵阵,却又似有雷音在耳边怒喝。

    

    “驱神。”

    

    “邪神还不速速现身。”

    

    最后一个法印结成,赵小欢爆呵一声,声音含有道韵,手指有金光闪烁,归于平静。

    

    “混账东西。”

    

    “你怎敢。”

    

    “你怎能…。”

    

    嘶吼声凭空出现,愤怒无比。

    

    一个人影从无至有,眨眼睛出现了众人眼前,跌坐在地。

    

    至此,众人才算是看清了此物的模样,尖嘴猴腮,竟然镰刀般的双臂,分明就是一只螳螂成精了。

    

    “你这道人,用的什么妖法,识相的赶紧放了本神,若不然,待本神真身降临,定将你碎尸万段。”

    

    螳螂精跌坐在地,浑身青色,根本就看不出他此时到底是什么表情。

    

    看了一眼仍旧在床上半坐着的李元,说是半坐,此时已经斜靠在身后的被褥上昏迷了过去。

    

    毕竟这只螳螂精就是从他的地魂上拘过来的那邪神,地魂震动,他昏迷过去也是正常。

    

    驱神之术,亦能拘神,这两者或有些许不同,但又有异曲同工之效。

    

    “若你那真身前来,赵某说不得要连他一同灭了方可。”

    

    “区区一尚未化形的螳螂精,竟然敢自称为神,真不怕天降雷霆轰了你不成?”

    

    “还敢附于人类地魂之上,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不过,赵某倒是奇怪,你是从何处得了香火供奉?”

    

    “如实说出,赵某或能让你免受苦楚。”

    

    赵小欢看着在地上瘫坐的螳螂精,驱神之法已经暂时禁锢了它的法力,一时半刻,它根本反抗不得,生死全在自己一念之间。

    

    “我本体厉害异常,若你放了我,今天这事,咱们就此作罢,如何?”

    

    螳螂精眼珠转动,也知道眼前情况不对,先拿好话哄着赵小欢,逃了性命在说。

    

    “你也不用这般巧语。”

    

    “这些威胁,赵某是不怕的,你若不说,赵某只能先用些手段了,若你能咬紧牙关,倒是赵某输了。”

    

    赵小欢似笑非笑的开口,只是他这话就有些半真半假了,他岂会什么审问逼供妖物的手段,就算是有,他也用不出来。

    

    “就是我佛,也有怒目金刚降魔手段。”

    

    惠龙禅师唱了一声佛号,缓声开口,他猜的出来,赵小欢这个年幼之人怕是没有什么审讯的手段,所以才会如此帮腔的。

    

    亦或者,他不想赵小欢这般年轻之人用处狠辣的手段,才如此说的。

    

    无论惠龙禅师心中如何想的,他这话的效果还是不错的。

    

    “卑鄙的道士、老秃驴。”

    

    螳螂精怒骂,他现在连自爆都做不到,只能骂,结果,惠龙禅师跟着遭殃了。

    

    “罢了,还是送你归西吧。”

    

    赵小欢叹了口气,他还真不想用逼问的手段,而且,螳螂精的这缕分身被杀,其本体怕是也要受伤。

    

    甚至,一个还未化形的螳螂精,如何会分神之术,怕不是让人供奉他这邪神,结果被得道高人斩杀,最终只有这缕残神逃出,几经波折,最终附着在了李元的地魂之上。

    

    但若如此,他又为何如此猖獗,似是不怕被人发现,不惧死一般。

    

    这些,赵小欢想不明白,也不愿意去想,若有妖魔作恶,斩杀即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