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黄庭真仙 > 第三十七章 根源未除

第三十七章 根源未除

 热门推荐:
    李大德连连称是,只要是能治好他老爹,怎么样都行。

    

    送走赵小欢之后,李大德就赶紧去见惠龙禅师了。

    

    “禅师大恩,等家父病愈之后,自有厚报。”

    

    李大德满脸感激的开口,之前赵小欢给他说的那番话,暂时被他选择性遗忘,这才是李家的待客之道。

    

    至于钱财,李家生意遍布周边数十个城池,最不缺的就是钱财。

    

    “我佛慈悲。”

    

    惠龙禅师唱了一声佛号,面色不悲不喜“若能让李老善人好转,于贫僧,也是功德。”

    

    “禅师,这一场法事家父即可痊愈么?”

    

    “是否还需准备些其他?”

    

    李大德试探着询问,态度十分婉转,并不敢开口得罪惠龙禅师,也没有冒犯怀疑的意思。

    

    “老僧临行前,曾让施主准备过些许东西,前几日已经制成法器,今日法事的时候,更是摆在法台之上开光。”

    

    “将此法器摆在家中即可。”

    

    “些许小的邪魅等,自是不敢上门侵扰的。”

    

    “功效虽不大,也能得些心安。”

    

    惠龙禅师说话十分谦虚,并不居功,若是那些走江湖的骗子,这个时候不知该把那些法器吹嘘出了什么功效。

    

    “好。”

    

    “在下记着了。”

    

    李大德连连点头,佛、道虽然不同,可那位赵小先生也认可这位惠龙禅师的法事,证明这位禅师是真正的高僧,而非是走江湖骗子可比的。

    

    既是高僧的话,肯定是要听的。

    

    “老僧我自会多留几日,静待李老善人恢复。”

    

    惠龙禅师这一句话,算是让李大德安心了,他最怕的就是这位禅师说要离开,他不知该如何让对方留下。

    

    若是借口不好,让对方动怒,那可就糟了。

    

    虽对方是僧人,可僧人也有息怒的。

    

    “如此,多谢禅师为家父的事情费心了。”

    

    “今天法事全凭您操劳了,您先休息,若是有什么事,尽管让人去唤在下就是了。”

    

    李大德嘴上说着客套话,然后退出了房内。

    

    “阿弥陀佛。”

    

    惠龙禅师低唱了一声佛号,盘坐在床上,闭目养神,他做过不少的法事,尤其是这种驱邪的法事,自然是知道这些人心里怎么想的。

    

    都是怕法事无用,但又不知该如何开口。

    

    李家今天是最忙碌的一天,白天做了多半天的法事,之后还要拆除法台等等。

    

    夜晚,李老爷子的床边仍旧是要有人照看的。

    

    “你们还妄想除了我?”

    

    “区区凡人,痴心妄想。”

    

    “待本神归来之时,自让们赎罪。”

    

    “若知本神尊贵,有忏悔之意,该好好祭祀本神。”

    

    子夜一到,沉睡中的李老爷子猛然开口,一句句让人惊惧的话全都从他口中吐出。

    

    “如此,难不成是真有邪神附体了?”

    

    “白日的法事都无用?”

    

    惠龙禅师就在隔壁,被人喊过来的时候,老爷子仍旧在说些梦话。

    

    只是,李老爷子所谓的梦话,有头有尾,并非是真正的梦话,明显是有邪魅附体所言,甚至李老爷子说此话的时候,面色都有些诡异。

    

    李大德脸色惨白的站在一旁,此时,他是真对赵小欢有了敬佩之心,不仅敬佩,而且畏惧。

    

    连惠龙禅师白日里都看不出的端倪,这位赵先生已经看出,这才是真正的高人。

    

    “禅师。”

    

    李大德把惠龙禅师请到了一旁,把赵小欢的事情给说了出来,毕竟这是白天赵小欢临走时候的交代,或许要和惠龙禅师共同参详此事。

    

    既如此,他李大德肯定要提前先安抚好惠龙禅师。

    

    只是关于赵小欢的身份,李大德只说是刚认识的一位小友,并未提及道士的身份。

    

    “竟有如此奇人?”

    

    惠龙禅师闻言,非但没有丝毫不悦之色,反倒是面露惊讶,有几分惊喜之意,嫉贤妒能,他惠龙还不屑于如此。

    

    更何况,他惠龙已经年迈,又岂会和一个年轻人计较那么多?

    

    且,有些事情惠龙是心知肚明的,比如他做法事全靠的是寺内上任方丈传下来的佛像,这可是寺中至宝。

    

    唯有历代方丈才知此佛像的神异之处。

    

    至于他惠龙本身,其实并没什么大能耐的。

    

    今日获悉是真遇到了求仙之人,惠龙自是欣喜,想见一面的。

    

    修仙、修佛虽道不同,可所求却相差不多。

    

    “禅师心胸如海般宽阔。”

    

    李大德拱手,此话发自肺腑,之前许多他请来的所谓高人,别说是僧道不同了,即使同为僧侣、同为道人,只要不是同行之人,口中虽言无碍,可心中芥蒂颇多,李家经商,识人无数,自然是能分出是否言不由衷。

    

    第二天一大早,赵小欢刚推开房门,就看到了在外面候着的李大德。

    

    “你竟亲自来了。”

    

    赵小欢微微点头,并没有太多的诧异。

    

    “赵先生所日料事如神,今日大德亲自请先生过府。”

    

    李大德拱手,这是正式请人的礼节。

    

    客栈掌柜的自是认得李大德的,对此一幕,也是惊讶不已,没想到客栈内住的一个年幼公子竟能劳烦李家长子亲自来请,也不知这年幼公子是何等身份。

    

    虽心中好奇,可客栈掌柜还是有分寸的,并未曾刻意上前去听两人的谈话。

    

    “小二,饭菜端上来。”

    

    赵小欢冲着楼下的小二吆喝了一声,才又看向了李大德“可曾和惠龙禅师提及此事?”

    

    “昨夜家父低语之时已经提过。”

    

    “惠龙禅师没有分毫不悦。”

    

    “禅师言讲,想与先生您一道论法。”

    

    李大德低声开口,毕竟这牵扯到了他家老爷子,没必要大声囔囔出来,让旁人听去自是不好的。

    

    “如此就好。”

    

    赵小欢点头,所谓论法,并非是只能僧人和僧人,不同道法之间,也可论法的,触类旁通,或许会有所悟。

    

    “早上可曾吃过?”

    

    小二端来一碗糊糊和两个小菜放下之后,赵小欢看着旁边的李大德,笑着开口“若是没吃过,不妨让小二在端来一份就是了。”

    

    “来之前已经吃过了。”

    

    李大德赶紧笑着应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