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黄庭真仙 > 第三十六章 妖邪根源

第三十六章 妖邪根源

 热门推荐:
    李老爷子在蒲团上瘫坐,惠龙禅师手托佛像,让僧人借李老爷子之手,引燃一炷香后,插于香炉之中。

    

    待清香插入香炉之后,惠龙禅师双手托着佛像,在法台上围绕着李老爷子缓缓走动,口中开始再次颂经。

    

    佛像散发的清光光晕一般散出,离的最近的李老爷子自然是会比旁人更接近清光。

    

    清光扫过,可以看到李老爷子身上有妖气被冲散或者说是妖气遇清光如冰雪遇烈日一般消融。

    

    虽说消融的速度不算太快,可也不算慢。

    

    “这清光能消除妖气,倒是正常,只是不知能否消除那不可知的手段。”

    

    赵小欢心中自语,清光能消除妖气,他刚才就已有所猜测,毕竟清光是佛像所散,若不能驱除妖气,反倒是不正常了。

    

    可他心里更清楚,李老爷子的低语等行为,绝对不是妖气所致,绝对另有其他缘由。

    

    尤其是今天他还特意询问了李大德,李老爷子这三天内仍旧是和之前一样,子夜梦中低语连连、噩梦不断。

    

    这若算不得什么。

    

    还有一项让赵小欢都为之重视的。

    

    三天前,他夜里见过李老爷子,其身上的妖气竟然还不如现在的妖气浓郁。

    

    可李老爷子早已不能下床走动,这些日子更是躺在床上,如何出门遇妖,可偏偏他身上的妖气更加浓郁,这就是怪事一件了。

    

    只可惜,赵小欢虽有黄庭一卷在识海内沉浮,上面也记载了诸多妙法让他参悟,可也并非什么都有记载的。

    

    清光渐渐,赵小欢可以看到李老爷子身上的妖气逐渐散去,甚至因为清光镇神的作用,竟然瘫坐在蒲团上已经睡着了。

    

    “这就好了?”

    

    直至妖气全部消散,竟然没有任何的异动出现,这让赵小欢有些惊讶,驱除妖气,这不算什么,若他原因,挥手间就能驱除妖气。

    

    可在他的推测中,妖气全部驱逐的时候,也是李老爷子身上真正症灶出现的时候,可现在,没有丝毫的异动。

    

    “难不成,是我猜错了?”

    

    赵小欢低声自语,也有一种可能,是李老爷子年纪大了,妖气缠身之后,身体虚弱,所以引发的恶魔和子夜低语。

    

    妖气和真正的病症全都有,所以容易被误会。

    

    “不对。”

    

    赵小欢双眼微微动了一下,清光扫过李老爷子,他的身躯竟然不由自主的颤抖了一下。

    

    非常细微的颤抖,隔了这么远的距离,普通人自然是看不到,可却瞒不过赵小欢的双眼。

    

    “看来是在他体内了。”

    

    叹了口气,赵小欢已经明白了。

    

    李老爷子身上妖气浓淡不定、子夜低语等等,一切的源头肯定就在他的体内,至于这个体内是之内还是神识之上,就不可知了。

    

    然而普通人,三魂七魄分离,没有凝聚神识,所以,修仙之人的神识其实对应的就是凡人的三魂七魄。

    

    若是李老爷子肉身出了问题,或许还好些,可若是三魂七魄出了问题,那就比较难缠了。

    

    半个时辰之后,李老爷子被人喊醒,扶着下了法台。

    

    “法事已成。”

    

    惠龙禅师开口,面露微笑,这场法事他也算是尽心尽力了,其实他年纪大了,也不愿意轻易在做法事了。

    

    就如同这场法事一般,年轻的时候,他可以轻易的做下来,可如今的年纪,已经是快要坚持不住了,双腿都有些发软,岁月不饶人。

    

    只是,他修的乃是佛法,慈悲为怀,被人几个城池之外求上门去,岂能不管不问?

    

    趁着人多,赵小欢也迎了过去,跟着群人进了李老爷子的卧房。

    

    这次赵小欢干脆法力涌动,一缕神识探出,入了李老爷子的体内。

    

    “哎。”

    

    “果然是还没有清除,地魂不稳。”

    

    毕竟人多,赵小欢神识探看,也只是发现了这个端倪。

    

    地魂若是不稳,则神识不稳,自会有噩梦等出现,但地魂不稳的缘由还有许多。

    

    “难不成真是被人诅咒了?”

    

    赵小欢皱着眉头,诅咒之术,算是旁门之术,他虽听过,可并未见过诅咒之术。

    

    “小道长,如何?”

    

    李大德拉着赵小欢,在旁侧轻声开口询问,在他心里,这个小道长肯定也是一位高人。

    

    “老爷子身上的妖气虽然驱除,可地魂不稳,有些动摇,不知是何种缘故造成。”

    

    “暂且等上一晚,看看明日如何。”

    

    未见过这等情况,赵小欢也不敢轻易下了结论,只能是先等一等。

    

    “怎么会…。”

    

    李大德眉头紧皱,脸色难看,这也难怪,原本是想着这场法事之后,能让老爷子恢复的,而且为了此事,他更是亲自去了几个城池之外,请了这位惠龙禅师前来,可没想到竟然会是这个结果。

    

    “惠龙禅师的法事,还是有用的,驱除了你爹身上的妖气,可地魂动摇,这场法事怕是未必有什么作用。”

    

    “先等一等,过了今晚,看看你爹情况如何。”

    

    “指不定惠龙禅师那里还有其他的手段,也未可知。”

    

    对于惠龙禅师,赵小欢并没有什么不好的印象,拿人钱财与人消灾,这是常理。

    

    惠龙禅师不管是依靠佛像还是如何,他的法事的确是有些功劳的,而非是招摇撞骗的骗子,这就足够了。

    

    “好。”

    

    李大德点头,双眼含着期待之色“小道长您能治好我爹的地魂么?”

    

    既然这个小道长能看出来他爹的情况,若是请这位道长出手……。

    

    “我并未遇过此种情况。”

    

    赵小欢如实开口,道“有些情况能看出来,但未必能治。”

    

    “日后你也别喊我道长,若是被那禅师听去了,恐怕不好。”

    

    “是,是,以后在下就称您为赵先生。”

    

    李大德赶紧开口,他之所以称呼赵小欢为道长,其实是怕他感觉自己对他有所怠慢,但既然对方再次提及此,自己改了称呼也就没什么了。

    

    “若是今夜你爹还是如之前那般,你明日可派人去客栈传话一声。”

    

    “到时候我和那位惠龙禅师一同商量。”

    

    既然是出门历练,自然不该闭门造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