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黄庭真仙 > 第三十四章 可能是被害了

第三十四章 可能是被害了

 热门推荐:
    “李公子不必担心,到时赵某自不会让你为难的。”

    

    “赵某虽有好奇之心,可也不会给旁人招惹麻烦。”

    

    赵小欢笑吟吟的开口,对于踏上仙路之人而言,麻烦其实就是因果,很有可能就是以后的劫难。

    

    “我就在不远处的云舒客栈住下,到时李公子提前派人去告知我就行。”

    

    原本就是游历,虽说是有打算去中州上国,可并不代表就要摒弃所有的事情到了中州国以后在开始游历。

    

    自下山起,他的游历就其实就已经开始了,甚至赶路也算是游历的一种。

    

    如今碰到有兴趣的事情,自然是要停留下来几日的。

    

    “到时在下定会派人前去请赵先生过府前来的。”

    

    李大德也是聪明人,这句话已经改了他之前对赵小欢的称呼。

    

    说了几句闲话之后,赵小欢就起身回去了。

    

    “果然是高人啊。”

    

    看着已经消失在夜色当中的赵小欢,李大德忍不住轻声称赞了一句,他李家也是高门大户,家里有不少护院的,可他还没见过谁的轻身功夫能比这个小道士更高明。

    

    “果然是但行善事,自有福报。”

    

    有了这档子事,今夜李大德肯定是睡不着了,可心里也多出了几分希望。

    

    第二天一大早,李大德就开始让人忙着准备惠龙禅师作法需要的东西了,其实作法需要的东西到是不难找。

    

    都是些寻常寺庙用的一些法器,很容易就能买到,关键是要建一个法台。

    

    而且还要在建在院子的正中央,对尺寸都有要求,这个就有些耗费时间了。

    

    “大哥,爹怎么还没醒,都这个时间了,要不然把爹叫醒,让他喝些参汤?”

    

    李德方脸上带着忧愁之色,前些日子他大哥出去请高僧,家里就他一个人在,他更是提心吊胆的,生怕老爷子咽气了,到时候说是他照顾不周。

    

    如今,老爷子精神不振,根本不怎么吃东西,每天都要喝些参汤,用来吊着身体,若是放在普通百姓家里,没有参汤吊着,怕是此时不止是不能下地走路,恐怕话都未必能说出来。

    

    “让爹在睡会吧。”

    

    “把他喊醒了又能如何?”

    

    李大德叹了口气,抬头看了眼天色“等快正午的时候,若是爹还没醒,在把他喊醒,让人把他搀扶到院子里晒一晒。”

    

    “都说妖物怕被太阳晒。”

    

    “爹若真是邪气入体,晒一晒指不定还能晒去些邪气呢。”

    

    这个方法也是昨天惠龙禅师给说的,李大德特意记了下来,只要是有那么一丝用处的法子,他都愿意试一试。

    

    “法台这几天就能搭成,到时候让惠龙禅师作法驱邪不就行了。”

    

    “咱爹现在根本下不来床,在折腾这么几下,怕是会更严重啊。”

    

    “经不起折腾了。”

    

    李德方满脸苦涩,他更不希望他爹一命呜呼了,他是小妾所生,在家里没什么地位,老爷子如今还在世,他在家里尚且能逍遥自在。

    

    可若一旦老爷子没了,按照规矩,李家这偌大的家业可都是他大哥接了去,至于他这个小妾所出的老二,到时候就要看老大的心情了。

    

    若是他大哥仁慈,或能分他些铺子,给些银两,若是他大哥不乐意,就是一文钱不给他,把他从家里赶出去,也没人能说什么的。

    

    虽说他大哥也是有名的仁善,可人心隔肚皮,谁知道以后呢?

    

    李家这边在各种忙碌,赵小欢已经开始在城内走动了。

    

    每个城池的风土人情等,都是有所差异的,这种差异不会很大,一般而言都很细微,可这是一种细微的转变。

    

    或者说是一种细微的过度,每个城池都和周围的城池有细微的变动,如此持续,千里之外的城池就算的上是异域风情了。

    

    “店家,要一晚糊糊。”

    

    赵小欢在街边的摊位坐下,笑着招呼店家,所谓的糊糊,就是野菜混杂熬煮之后盛在碗里,味道不定,和熬煮野菜的种类有关。

    

    不过大多数都是香甜的,定然不会是苦的,若不然肯定没有客人。

    

    “好嘞。”

    

    店家吆喝了一声,拿起勺子,盛了一大碗的糊糊端了过来,小心翼翼的放在了赵小欢跟前的桌子上。

    

    “小公子,您慢用。”

    

    “店家,咱们城内可有什么有趣的事?”

    

    赵小欢用勺子小口的吃着糊糊,笑吟吟的和店家搭话,这会棚子下面除了他,在没其他人了,自然是不会耽误店家生意。

    

    “有趣的事?”

    

    店家仔细看了赵小欢几眼“小公子您是外地来的?”

    

    “是啊,外地来的,路过,路过。”

    

    赵小欢这话也没错,之前他下山以后,快速赶路,全力施展,速度比起快马都要快一些,已经离云雾山很远了。

    

    “我这双眼看的还挺准。”

    

    店家哈哈笑着,左右在没其他客人了,也是无聊,干脆坐在了旁边桌的椅子上,拍了拍衣服上的浮灰。

    

    “咱们老实巴交的生意人,能知道什么有趣的事啊。”

    

    “不过这阵子,咱们城里的确是有几件大事。”

    

    “咱们城里有大户人家病了,而且据说还是中邪。”

    

    店家此时说的,正是李家老爷子中邪的事情,只不过从他嘴里说出来,就是另外一个版本了。

    

    唯有一点倒是没变,言语间也是对那位中邪了的李家老爷子十分尊敬,称之为大善人。

    

    “这肯定是有人在害李大善人。”

    

    店家这句话压低了声音,甚至还左右看了看,显得十分小心。

    

    “你想想,若是普通中邪,李家请了那么多高人,怎么可能都没办法?”

    

    “所以啊,肯定是李家得罪了什么人,被人暗中诅咒了,才会这么厉害。”

    

    “前几天有个在我这吃糊糊的官差还这么说呢。”

    

    似乎是为了证明自己这话的真实性,店家还把官差在他这吃糊糊时候说的话给拿了出来作证,连官差都这么说了,总不能有假吧。

    

    “是有些道理。”

    

    赵小欢点了点头,心中微动,若赵家老爷子大病之前和往常一样,只是在城内几家铺子巡视了一番,那被人害了的可能性的确蛮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