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黄庭真仙 > 第三十章 云不开雾不散

第三十章 云不开雾不散

 热门推荐:
    大雨下了一整夜,第二天天亮的时候都没停,只不过雨势略微小了一些。

    

    虽说后面几个时辰敲门声在没响过,可这会仍旧没人敢去开门。

    

    这也算是人之常情,毕竟对于这种未知的事情都会有所恐惧。

    

    “我去开门,听声音雨势小了一些,就是不知道是否还雾蒙蒙的一片。”

    

    说话间,赵小欢已经起身走到了屋门口,不见有丝毫困倦,后半夜,其他人全都围着火堆,眼睛都不敢合一下。

    

    唯独赵小欢,符箓贴在门后,就又躺椅子上睡觉去了,心思之大,让胡蛰等人佩服。

    

    “果然,雾蒙蒙一片。”

    

    屋门打开,外面雾蒙蒙一片,若是单看外面雾蒙蒙的天气,根本就判断不出现在是什么时辰,甚至能说是傍晚也不为过。

    

    “这是还要下雨啊。”

    

    胡蛰这个时候也走了过来,屋门都打开了,也没什么异常,若是他在不敢走过来,日后也别在江湖上走到了。

    

    “恐怕这雨连绵数天了要。”

    

    “这可如何是好?”

    

    胡蛰皱眉,绑在外面棚子下面的马匹除了浑身湿透以外,倒是安然无恙,若是马匹糟了殃,那就更别提回城了。

    

    昨夜恐惧之下,根本就不敢开门,别说是忘了绑在外面的马匹,就是想起来了,也不敢开门出来看的。

    

    关键时候,肯定是命重要。

    

    “要不然咱们冒雨赶回去吧。”

    

    白衣青年也走到了门口,看着外面不断的大雨,眉头紧皱,不过心里也算是松了一口气“总不能真熬到雨停吧?咱们也没干粮了。”

    

    这话,只是其中一个原因,若是今天仍旧不走,今晚继续缩在这个棚屋内,在有昨晚的敲门声可如何是好?

    

    棚屋内的干柴可已经烧尽了,他们随身带的衣物也因为要做成火把全都给撕烂成布条给烧了。

    

    大雨下了一个晚上,根本就不可能在找到干柴了。

    

    “等到正午,看看有没路过的商队,若是有,咱们花些银子买遮雨的东西回城,若是没有,就冒雨回去。”

    

    白衣青年不知在想些什么,半晌,咬牙开口,看着胡蛰,道“胡叔以为如何?”

    

    “好。”

    

    胡蛰点头,今晚肯定不能继续在留宿了,至于其他的,这个时候也顾不得那么多了,等冒雨回去以后,赶紧喝碗姜汤驱寒就是了。

    

    “小姐身子薄,到时候身上披些厚东西,也只能如此了。”

    

    胡蛰和白衣青年显然说话是有分量的,是他们这群里人的领头,他们两个定下这话,其余人一声不吭,除了那妙龄少女外,其余三人应该都是随性的仆从。

    

    “店家,你要回去么?”

    

    赵小欢扭头看着面色发呆的店家,不由得开口询问,这事对于店家而言,其实心里才是最为害怕的。

    

    毕竟他可是一直都在这卖茶的,可出了昨个晚上那档子事,以后他心里也害怕。

    

    “回去,肯定回去。”

    

    店家苍老的脸色比起昨晚好了很多,深吸了口气“村里人都说荒郊野外不安全,老头子我不信啊,想着在家闲着也是闲着,出来还能赚几文钱。”

    

    “以后不来了,这茶棚就让它荒废了吧。”

    

    “家里孩子也都孝顺,早就不想让老头子我在这开茶棚了。”

    

    “我这老命,总不能丢在这啊。”

    

    店家虽然爱财,想赚些铜板,可也知道孰重孰轻,昨天晚上,绝对不是普通的路人敲门。

    

    哪有路人冒雨赶路好几个时辰,偏偏在他这个茶棚借宿的?

    

    不管是往官道那边走,都有城镇,那个时间,除非是有冒雨外出的人才会出现在他这茶棚附近。

    

    可若是冒雨外出,自然是有急事的,怎么可能偏偏到了他茶棚这就要借宿?

    

    而且,敲门声、喊话声、隐约的哭泣声,这一切都透漏着诡异。

    

    “回去好啊。”

    

    “这么大年纪了,也是该享清福了。”

    

    赵小欢笑着,反手把门后的驱妖符摘了下来,塞进了店家的手里“这符箓你带着回去,放在屋内,年内可有驱妖辟邪的功效。”

    

    “过了年,符箓也就没用了,扔了就是。”

    

    这张符箓,是昨夜赵小欢随手而画,为的是让棚屋内的众人安心,功效虽有,但却不大。

    

    其绘制符箓时留在上面的法力,自然是会随着时间而消逝的,半年时间差不多就会沦为一张普通黄纸,在没什么用处。

    

    而现在这月份,离过年正好还有半年的时间。

    

    “好,好。”

    

    店家笑吟吟的把赵小欢递过来的符箓赛进了袖子里“有这道符纸在,我赶路时候心里也能有些胆气。”

    

    对于世俗之人,大多喜欢称平安符、镇宅符等为符纸,而不会称符箓。

    

    “您准备什么时候走?”

    

    赵小欢看着店家,他是准备赶路了,不准备继续等了,这雨,今天该是不会停了,想在这等路过的商队,也不容易。

    

    “就走,就走。”

    

    “在不走,饿到晌午没力气走了。”

    

    店家苦笑着念叨着,拿了把湿草,拧了几下,做成草绳,把烧水用的大锅绑在了背上,又转身去了屋子角落,把破旧的被褥抱在了怀里,茶壶则是用手提着。

    

    整个茶棚内,也没什么值钱的东西,也就这几样东西在普通百姓家算是值钱物件了。

    

    昨夜碰到了那档子事,茶棚店家是不准备在来了,值钱的物件肯定是要抱走的,至于桌椅,都是附近砍的木头自己做的,这个倒是不值钱。

    

    “诸位啊,茶钱就不要你们的了,今晚可别在这过夜了。”

    

    冲着所有人说完这话,店家抱着东西就冲进了大雨当中,对这个开了数年的茶棚没有丝毫的留恋。

    

    这一点,赵小欢倒是能够理解,世俗中人,碰到昨晚的时候逃命还来不及,哪还会有半分的耽搁,尤其是店家所说,这茶棚原本就是凑合,他儿孙早都不愿他继续在这卖茶了。

    

    “小道士你不走?”

    

    胡蛰这会看到赵小欢还有些来气,实在是个抠门的小道士,不知道多画几张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