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黄庭真仙 > 第十八章 仙风道骨的无能之辈

第十八章 仙风道骨的无能之辈

 热门推荐:
    “小道长心底仁厚,想必令师是位得道高人吧?”

    

    张宏领着赵小欢去官差暂住的客栈的路上,漫不经心的开口询问。

    

    “我师父早已年迈,居于山上,轻易不在下山,腿脚不利索了。”

    

    张宏话里的意思,赵小欢岂会听不明白,直接就断了他的念想。

    

    若不然,真要是让他师父过来,先不说,他师父常德道人年迈,已经不怎么下山了,就算是真把他师父给请来,难不成让他颂些道经不成?

    

    “这就是咱们暂时入住的客栈了,客栈的后院已经全都被咱们包下。”

    

    张宏指着前面的客栈,很是明智的忽略了刚才的话题“之前的那三位法师现在应该还在客栈后院。”

    

    “三位法师也只是猜测那妖物是狐妖所化。”

    

    “专门吸食男子阳气,助其修行,若是恶鬼所为,那些年轻力壮的男子又岂会有嘴角含笑而亡?”

    

    张宏简单的把之前几位法师推测的结果说了出来,这也是赵小欢刚才旁敲侧击询问的结果。

    

    若非是想从官差这里知道些许的内情,他大可晚上在来一趟,山路虽远,可若他全力而为,比牛车速度肯定是要快的。

    

    “你们上官信了这个说法?”

    

    赵小欢有些诧异,要知道,现在可是封神大劫之后数百年,仙神不显,就算是封神的最终得益者天庭,也隐匿不出。

    

    世上之人对鬼怪的传闻,也只是偶有人言,根本无凭无据。

    

    朝中大臣,那些读书人更是以妖言惑众对此定论,若是这些官差的上官敢上奏有妖物作祟,怕是前程堪忧。

    

    “咱们也不知道真假,但总不能让镇上的人惶惶不安吧?”

    

    张宏深吸了口气,官差,其实是最底层的差役,整天和百姓打交道,他们当中很多也是大字不识几个。

    

    或许他们在百姓跟前威风凛凛,可其实,他们的观念和普通百姓一样,对于鬼神之事,都是有所畏惧的。

    

    若非如此,他们又何必请来法师坐镇?

    

    说是让镇上百姓安心,又何尝不是让他们自己安心。

    

    赵小欢笑而不语,被张宏领着去了客栈后院。

    

    “这是归一道长。”

    

    “归鹤道人。”

    

    “法能高僧。”

    

    张宏给赵小欢引荐了后院的几位高人。

    

    “小道见过诸位。”

    

    赵小欢行了个稽首礼,满脸温和的开口,这几个所谓的高人身上,并无半点灵光闪动,自是凡人无二。

    

    也不知是有什么手段,竟然也被请了过来,或许真如张宏所说,请他们过来,是为了安镇子上百姓的心。

    

    “小道长多礼了。”

    

    都说同行是冤家,可这三人对赵小欢却没什么排斥,左右不过是个顽童的年纪罢了。

    

    若是他们和一个如此年纪的小道士置脸色,传了出去,他们还丢不起这个人。

    

    “刚在路上听诸位已经有了推测,可是定下何时前去捉妖?”

    

    赵小欢在院内的石墩上坐下,笑眯眯的开口。

    

    “捉妖之事不急,你这小娃娃怎的过来了?捉妖并非儿戏,不可胡闹,若你无门中师长护佑,万一被妖物所伤,可就不好了。”

    

    归一和归鹤两人是相差了几十岁的师兄弟,平时相处的方式更似师徒。

    

    他们两道一僧当中,归一年纪最大,须发皆白,身穿青色道袍,怀抱拂尘,好一派得道高人的气象。

    

    此时,训斥赵小欢的话语,更是充满了对后辈的关爱,让人对其敬仰。

    

    “小道在山中学了些许的本领,家师令小道下山涨些见识。”

    

    “总不能一直让家师庇佑。”

    

    赵小欢这几句话说的合情合理,让归一等人也不好在说什么。

    

    其实,刚才归一的那番话,也就是抬高下他自己的地位罢了,免得赵小欢这个小道士胡言乱语,不知天高地厚,在问出什么不该问的事。

    

    “小道长切勿心急,捉妖之事,还需从长计议。”

    

    法能手里捻着念珠,面露慈悲之色“妖物如今畏惧,已然不知藏在何处,咱们徐徐图之即可,切不可逼迫太急,惹急了妖物,到时候怕百姓遭殃。”

    

    法能这话里的意思是担心把妖物给逼急了,到时候临死发狂,不知会伤到多少无辜百姓。

    

    这个借口倒是不错,若非赵小欢能看出他们几个身上没有半点灵光,怕是也会认为法能是个慈悲为怀的得道高僧。

    

    “哎。”

    

    叹了口气,赵小欢没多说什么,原本还想着见一见所谓的法师高人,看看他们有什么能耐,可现在看来,不过是些扮作仙风道骨,满嘴仁义道德之辈罢了。

    

    或许他们也就会些所谓的黑狗血、镇宅符等了。

    

    话不投机半句多,看破了这三位所谓高人的面目之后,赵小欢选了一间空房,暂时住了进去。

    

    “夜半的时候,最好不要出屋,若是有什么动静,咱们大伙一起行动。”

    

    张宏特意叮嘱赵小欢,怕他年幼,不知分寸,若是晚上真有什么动静,到时候一溜烟跑了出去。

    

    若是有年幼道士被害了性命,到时候镇子上的惶惶人心可就更难安抚了。

    

    甚至,这会张宏都觉得他今天不该带这个小道士回来,就因为这事,他已经被其他差役嘲讽了好几句。

    

    “还真是好胆。”

    

    夜班,明月高悬,夜色凄冷。

    

    赵小欢在床上盘腿而坐,双眼缓缓睁开,似乎透过墙壁看到了墙外的情景。

    

    一个身穿黑色长袍,被妖气环绕的人形怪物就站在客栈旁边的书铺前面,正是今天赵小欢买了启蒙类书籍的那个书铺。

    

    “有些意思。”

    

    嘴里轻声念叨着,门窗晃动,赵小欢已经出现在了街面上。

    

    此时,已是后半夜,白日里喧闹的街道此时寂静无比,凉凉月色之下,只有虫鸣声不断。

    

    “可是动了不该动的心思。”

    

    赵小欢声音不大,可声音成线,隔了数丈远,清晰的传入黑袍妖物的耳中。

    

    “人类。”

    

    “道士。”

    

    黑袍人形妖物猛的跳了一下,落地转身,面上黑气笼罩,看不清脸面如何。

    

    “你这妖物,倒是有点意思。”

    

    赵小欢言语间没有丝毫的紧张,刚才黑袍妖物因为他的那句话而吓的跳了起来,让他心情舒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