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黄庭真仙 > 第三章 怪异的行商

第三章 怪异的行商

 热门推荐:
    “我尽力而为。”

    

    赵小欢也不敢保证,毕竟他虽然踏上了仙路,可他根本就没遇到过妖物。

    

    云山观供奉的有道家天尊,而且已经道观已经有百年历史了,虽然封神已经过去数百年了,可还真没哪个胆大包天的妖物敢在道观内捣乱。

    

    至多,他也就是远远的看到过莽莽大山里有妖气冲天,根本就没接近过。

    

    至于亲自寻妖,更是不可能的,去莽莽大山里寻妖,绝对是寿星上吊,嫌命长了。

    

    所以,如果村子里的妖物善于隐藏,那赵小欢也不敢保证能够找到,他唯独能够依靠的,其实就是识海中沉浮的那一卷黄庭的神异功效,可以让他看破诸多邪妄。

    

    至于其他寻妖的手段,他虽然也学过一些,但是效果不知道如何。

    

    “你可要小心点啊小娃娃。”

    

    “那三个行商都在咱们村子好几天了,还没找到妖怪。”

    

    “这妖怪肯定厉害的很。”

    

    “不行的话你赶紧走,咱们村里人实在不行出去躲一躲,请个高人回来,命丢了可就没了啊。”

    

    孙民虽然害怕妖怪,可到底是良善之辈,也不愿意赵小欢这个娃娃因此丢了性命。

    

    如果是换成一个仙风道骨的老道士在此,他肯定会是另外一个态度。

    

    世人皆是如此,以念取人、以貌取人。

    

    “孙老伯你就放心吧,我心里有数。”

    

    赵小欢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对孙民的称呼也亲近了一些。

    

    晚上睡觉的时候,孙民把屋门从里面给插上门杠之后,想了想,怕不安全,又把桌子搬了过去,在后面顶着门。

    

    就连窗户也都关的严丝合缝,想必今晚不管外面有什么动静,他们老两口都不会出这个屋门的。

    

    赵小欢则是在侧房入睡。

    

    虽说夜晚外面妖气更浓,很有可能是妖物在外吸收日月精华,可夜晚妖物的实力也会多少增强一些,而且夜色之下,指不定会出什么不可预知的意外。

    

    所以,赵小欢也没打算晚上就出去降妖,而是先睡一个安稳觉在说。

    

    夜晚的山村除了虫鸣声,没有任何噪杂的声音,虽有凉气透过窗户、门缝等缝隙慢慢渗透进屋内,一呼一吸之间,清凉无比,一觉睡醒,只觉得神清气爽,十分解乏。

    

    雄鸡唱响,云开雾散。

    

    甚至就连盘旋在村落上方的妖气都清淡了几分,怕是藏匿在村子里的妖物昨晚已经吸食了足够的月华,天亮之前就已经重新隐匿了起来。

    

    妖物吸食月华和人类阳气是交替进行的,能够加速他们的修行。

    

    若是单独的长期吸食阳气而不吸食月华,这些弱小的妖物根本就承受不住的。

    

    “小道长,白天妖物都藏起来了吧?”

    

    孙民看着天空的鱼肚白,心里也安稳了不少,对于赵小欢的称呼,经过一夜的惊恐担忧之后,也给改了。

    

    “白天妖物一般都会藏起来的。”

    

    “尤其是那些修为不足的小妖,夜晚吸食月华,白天都藏起来修炼去了。”

    

    赵小欢笑呵呵的表情让孙民夫妇一直提着的心也落下去了不少。

    

    “那些行商在村子里什么地方住啊?”

    

    赵小欢开口,活动着关节,他准备今天先去拜访一下那三个行商。

    

    贼喊捉贼的道理,他还是懂的,而且,三个行商还外加捉妖,这事的确是有些稀奇古怪了一些。

    

    行商大多数也都是家里面不富裕的,做这种生意,是想着赚些银子糊口的。

    

    行商走南闯北,或许见过一些诡异的事情,甚至积攒了一些应对这些邪魅诡异的土法子。但是,这并不代表这些行商就会多管闲事了。

    

    相反,对于行商或者说是走南闯北的商人而言,闲事莫问,这是他们的准则。

    

    他们走南闯北的,原本就可能会遇到各种麻烦,如果在招惹一些事端,只会凭添更多的祸端。

    

    所以,这三个行商竟然会捉妖,而且还想捉妖,自己给自己找麻烦,赵小欢可就有些不理解了。

    

    “就在村东头住着。”

    

    孙民咧嘴,把三个行商的情况给赵小欢说了一遍,他说的,也就是这三个行商的年纪和样貌特征了。

    

    “等吃过饭了,我去拜访他们一下。”

    

    赵小欢看着已经开始逐渐升起的太阳,脸上没有过多的担忧之色。

    

    虽然没有亲自除过妖,但他还是有些自信的,最起码在这个村子里盘旋的妖物绝对伤不到他。

    

    早上的饭很简单,就是稀粥熬一些野菜,这些野菜也不知道是什么种类,熬了以后,粥里面竟然还带了一股的清香,让赵小欢忍不住多喝了一碗。

    

    吃过饭后,孙民带着赵小欢去了村东头那三个行商落脚的地方。

    

    “这院子都空了好多年了,里面都各种野草都不少,也就小孩们平时会跑去玩闹。”

    

    “这三个行商简单收拾了一下,就在里面住下了,平时吃饭的时候,咱们村里人做好给送去些,他们也不白吃,还给了些针线之类的当成是交换了。”

    

    孙民在赵小欢旁边絮叨着行商们落脚的那个院落的源头,这个院落原来的主人早就走了,这房子都空了十多年了,屋顶已经有不少漏雨的洞了。

    

    要是在等个三五年,估计这房子也该塌了。

    

    “这三个行商倒是善人。”

    

    赵小欢笑着开口,如果这三个行商真是想要降妖除魔,真能担的起善人这两个字。

    

    “是那间院子么?”

    

    赵小欢抬手,指着不远处的一家院子,宅院破旧,甚至土胚墙面上还爬了一些青草,看起来有些荒凉的模样。

    

    从赵小欢现在的这个位置看去,小院上空的妖气明显要比村子其他地方的妖气浓郁一些。

    

    之所以昨天没发现这个情况,最主要还是离的太远的原因。

    

    别看这个村子只有几十户人家,可是宅院之间的距离挨着的不是那么近,甚至有的两家中间能隔开很远的距离。

    

    距离远了,只能看个大概,肯定是看不真切的,只能看个模糊大概,距离近了,才能看的更为准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