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绿茵傻腰 > 五十九章 对于冠军的执着

五十九章 对于冠军的执着

 热门推荐:
    《恐怖的米尔沃尔!他们的进攻令英冠球队战栗!》

    最新一期的《狗岛体育报》开始狂吹自家球队:米尔沃尔华丽的进攻线令英冠球员们颤抖,看看他们数据有多么的恐怖,整场控球率来到了75、总共七次射门进了四个球,另外三次射门更是被评定为有威胁的进球。这是何等恐怖的数据,同时也彰显着米尔沃尔三叉戟的统治力。

    英冠联赛已经进行到30轮。

    而这个时间点,伯恩茅斯跟米尔沃尔的联赛积分不分伯仲,而处于第三的沃特福德却越来越疲软,反倒是狼队一路碾压,凭借着71点积分,来到了联赛第四的位置。

    若是没有意外,沃特福德、狼队、诺维奇三个队将要参加附加赛,决定升级名额。

    至于米尔沃尔跟伯恩茅斯已经基本完成了升级任务。

    留给两队的问题,只有一个,那就是联赛冠军。

    越发接近赛季末,联赛也越发的火爆,各种爆冷不断。

    而在这种氛围中,英伦半岛短暂的冬季也悄然离去,万物开花,春季到来,

    在联赛第35轮比赛中,米尔沃尔战胜了雷丁,喜获三分。

    反倒是伯恩茅斯陷入了麻烦当中,他们与狼队鏖战,最终竟是负于狼队。

    凭借着特劳雷与穆蒂尼奥的双双开花,伯恩茅斯客场输给了狼队。

    这令伯恩茅斯的处境越发的艰难,不亚于雪上加霜。

    而凭借着这次的变化,米尔沃尔竟是凭借着2点积分,来到了联赛榜首的位置。

    他们在联赛末期,领跑了积分榜。

    这一消息引爆狗岛中的米尔沃尔球迷。

    所有的球吧,当天就爆发出巨大的欢呼声,他们推杯换盏,他们勾肩搭背,他们兴奋的蹦蹦跳跳。

    无数的欢呼声围聚在夜空中,形成统一的欢呼。

    我们是联赛第一!!

    米尔沃尔球迷们太激动了。

    他们已经整整沉沦一个世纪了。

    这并不夸张,他们比谁都要渴望这个冠军,在整个年龄段的米尔沃尔球迷们几乎不曾看过球队夺冠,他们没有一个像样的奖杯,这就是米尔沃尔被称为没有荣誉的球员的原因。

    他们上一次夺冠,这还要追溯到190年的西部联赛!

    这太遥远了,遥远的他们都不敢去想象!

    但在107年之后的现在,他们再次看见了夺冠的希望。

    这怎能令他们不激动。

    米尔沃尔的球迷是幸福的。

    本来他们的目标仅仅是保级,但球队的优异表现令他们看到了升级的希望,尽管附加赛很难踢,但不代表没有机会。

    只不过,他们怎么也没想到,有一天他们竟然能追逐冠军!

    而且还是英冠冠军!

    两轮!!

    他们只要连胜两轮,米尔沃尔将会提前夺冠!

    如今他们与伯恩茅斯的有着4分的差距,而在联赛43轮,他们将与伯恩茅斯决胜。

    这场比赛是冠军之争,谁赢,谁就是冠军。

    面对这么一个情况,米尔沃尔的球迷们众志成城!

    曼德兹酒吧,这一天显得尤为火热。

    大量的米尔沃尔球迷们汇聚在一起,他们谈论的话题只有一个,那就是夺冠。

    “冠军啊!”拉尔德舔着嘴唇,好似在品尝一杯香醇的美酒一般,脸上更是浮现幸福的神色。

    “老威尔,你说,我们能夺冠吗?”

    正在擦拭杯子的老威尔顿了顿,他抬起头温和一笑道:“你对米尔沃尔没有信心。”

    “不!”拉尔德一拍胸膛,道:“我对他们充满了信心。”

    说完,他有些紧张道:“只不过,就怕他们又像足总杯那一次一样。”

    老威尔洒然一笑,道:“足总杯那一次,我们的对手是曼联,伙计,那可是顶级豪门啊!但这一次我们的对手不过是伯恩茅斯。”

    老威尔得意的伸出食指摇了摇,嘿嘿笑道:“从联赛13轮开始,伯恩茅斯跟我们踢,他们一次都没赢过,哪怕一次都没有!”

    是哦!

    拉尔德眼睛一亮,不由跟着嘿嘿笑出了声。

    某个大学校园的操场中,一众裸着胸膛的年轻人们站成密集的一排。

    他们不时的拍打胸膛,大腿,发出一声声高亢的怒吼。

    阵列的前方是一名黄发卷毛男以及一名亚裔青年。

    他们均都穿着草裙,裸着上身,吸引了校园中多数的目光。

    小董,此时感觉很羞耻,他感觉被骗了。

    杰米说要为米尔沃尔的夺冠现场准备一个节目,但他们没想到是毛利战舞!

    而且最要命的是,他特么还是位!

    面对这个问题,杰米是这么解释的。

    ‘易是米尔沃尔的核心,你作为他的同胞,在我们这个方队,你就是核心!’

    去特么的核心!

    老子不想当!

    嘤嘤嘤!!

    “董,你需要更加的卖力拍打胸膛,这样才能彰显男人的力量!”杰米一身虬结的肌肉,晃着草裙跑过来抱怨道。

    董浩欲哭无泪道;“我明白了。”

    “好,再来一遍!”

    登时一群人猛地一拍胸膛,小董也只能从善如流。

    轰!!!

    让我们与这片土地合二为一!

    轰!!!

    这是我们的家园!

    轰!!!

    这是我们的时刻!

    轰!!!

    胜利就在前方!

    轰!!!

    我们将得到尊严!

    轰!!!

    这就是我们的实力!

    伦敦,狗岛西侧的一处大楼内,一名满头花白的老者,坐在轮椅上,他的身体很不好,瘦骨如柴,手指上还夹着心率检测仪。

    这名老者对米尔沃尔来说,一点都不陌生。

    他叫凯文基诺,是1954年著名的米尔沃尔四大看台首领之一,他是南看台的首领,被人称为“暴躁的凯文”。

    此时老者再也不复年轻时的雄风,老态尽显,但双眸中炯炯有神,用那张掉光牙的嘴巴,倔强道:“我要去看球!”

    老者对面站着一个四十岁的中年女性,一脸无奈道:“爸爸,听我的,你的身体不允许你看球!”

    “不!”凯文基诺激动的浑身颤抖,怒吼道:“我绝对不能错过这场比赛,我生来就是米尔沃尔人!就算死,我也要死在我坚守一辈子的南看台上!”

    老者微微颤颤的伸出手,脸上浮现出不正常的红晕,激动道:“冠军啊!那可是冠军啊!我们苦苦等待一辈子的时刻,我们四个老伙计相约见证的那一天,我怎么能够缺席!”

    中年女性苦涩道:“无意冒犯,但三位叔叔已经离开了。”

    “所以我更要去见证米尔沃尔最光辉的时刻!”老者伸出手,食指跟中指指着自己的双眼,铿锵有力道:“用我的眼睛,去见证这伟大的时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