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凌芷 > 第四百九十三章 禁制

第四百九十三章 禁制

 热门推荐:
    温圆圆倒是不知道她走了之后,温家老祖宗竟然又直接出言告诫了一番温家人,此时他们已经出现在了凌听阑的那座院子外。

    感觉到院子里面的寂静,凤无隐微微挑了挑眉,这院子这般寂静根本就不正常,除非这座院子里面设置了禁制。

    凤无隐轻挥衣袖,而后便看见院子上面一阵波纹闪过,便知道这座院子里面确实是设置了禁制的。

    温圆圆几个自然注意到了凤无隐的动作以及凤无隐的动作之后院子上面慢慢浮现的禁制。

    这禁制应该是一个元婴期修士布置的,对于温圆圆几个来说,破开的话,或许会十分的困难,而对于凤无隐来说,这么一个禁制只需要一点点灵力便可以解决。

    温圆圆几人的目光便直接落在了凤无隐的身后,但是凤无隐看了一眼这院子上面的禁制,却没有动手的意思,而后目光在四个徒弟的身上划过,最后落在了江君华的身上,“君华去敲门。”

    江君华几个原本还等着凤无隐直接破开禁制,突然听见凤无隐唤自己,江君华都是一愣,而后十分奇怪的看着凤无隐,像是要从凤无隐脸上看出为什么要这般做来?

    只是凤无隐神色平淡,江君华根本就看不出来凤无隐的意思,他看了一眼禁制包围的大门,而后十分好奇的问道,“师傅,这禁制您要破开的话不是十分容易吗?为什么还要我大费周章的去敲门啊?”

    凤无隐轻轻的白了一眼江君华,见江君华确实没有反应过来,而其他的几人显然也是十分好奇的,他叹了口气,“这里面居住的人不是敌人,是你二师姐的阿娘,我们如果直接强行破开,这不是将你二师姐的脸面放在地上踩吗?”

    经过凤无隐这么一解释,温圆圆几个都反应了过来,他们却是没有考虑的那般周到,这里面住着的是凌七七的阿娘,按理来说,也算是他们几个的长辈,这在长辈面前,自然也是需要守礼懂礼的。

    江君华朝着大门走了几步,而后转过头来看着凤无隐,“可是师傅,虽然我现在也觉得去敲门比较好,但是这大门也是被禁制包围了的,我该怎么突破包围去敲门?”

    凤无隐看了一眼面前的傻徒弟,手朝着门一挥,便见那禁制竟然直接开了一个与大门差不多大小的洞来。

    温圆圆几人都惊讶的看着这出现在禁制上面的洞,这禁制根本就没有破,但是却在禁制上面开了一个洞出来,这对灵力的掌控已经是十分的变态了。

    温圆圆几个也跟着江君华凑近了禁制的洞口,这禁制虽然被开了一个洞出来,但是这禁制却十分的稳定,根本就不会碎掉,这禁制上面的洞简直就像是这个禁制与生俱来的。

    江君华虽然也十分想要挨着洞口看看,但是他身上还有敲门的任务,所以他艳羡的看了几人一眼,而后直接走到了门口处,轻轻的在门上面敲了几下。

    凌芷此时虽然没有入定了,可是她这会儿在修炼,所以明明凌芷就坐在院子里面的亭子里,却一点都没有感觉到有人在敲门。

    相反的是,在屋子里面看琴的凌听阑听见了外面的敲门声,她脸色微变的从屋子里面踏出来,而后神色莫名的看着大门。

    这座院子里面被她下了禁制,而大门也是被包裹进了自己的禁制里面的,按理来说,这外面的人根本就没法触碰到大门才对,可是偏偏最不可能被触碰的大门被人敲响了。

    而且凌听阑的目光在院子边缘看了看,这院子的禁制根本就没有破开,能够不破开禁制走进禁制里面敲门的人,这人的修为绝对十分的厉害。

    凌听阑敢断定来人不是温家人,最主要的原因是,她的修为是元婴期,元婴期设置的禁制比喻要元婴期以上的修士才能够破开的。

    而她设置的这个禁制虽然看起来不怎么样,但是防御却是十分厉害的,一般的元婴期修士根本就没办法将禁制给破开,就算是出窍期的修士,对于她这个禁制也是十分头疼的。

    温家的小辈门市完全没有办法将禁制弄开的,毕竟温家的小辈里面几乎是没有一个修为超过了元婴期的,最厉害的几个温家小辈也不过是元婴期而已。

    而温家那些修为超过了元婴期的,也从来都不愿意来自己这里,一个原因是不屑,另外一个原因则是因为温若安,所以这也不可能是温家的那些人。

    凌听阑目光在亭子里面的凌芷身上扫过,既然不是温家人,那么就只有一个可能了。

    凌听阑将禁制一下子就撤去了,而后漫步走到门口,将门直接给打开了,但是出乎意料的敲门的人竟然是一个比温圆圆看上去还要小几岁的小青年。

    江君华一愣,而后想到这便是凌七七的阿娘,他对着凌听阑笑了下,“凌姨,我是二师姐的小师弟,我叫江君华,后面的是我的师傅,师姐以及两个师兄。”

    听见江君华的话,凌听阑一愣,而后反应过来这几人却是是来找凌芷的,朝着旁边侧了侧身子,才小声的说道,“七七在入定,你们进来吧!”

    凤无隐看了一眼凌听阑,而后才出声询问道,“入定?是顿悟吗?”

    等人都进入了院子之后,凌听阑将院子的大门关上,而后才指着亭子说道,“是的,七七不是送了我琴吗?我跟她谈完话之后就在亭子里面给她弹了会儿琴,探后她就入定了。”

    顺着凌听阑的视线看过去,便看见凌芷在亭子里面闭眼坐着,而她的周身灵气十足。

    温圆圆艳羡的看了一眼凌芷,而后又看了下自己身前站着的凤无隐,以及与自己并排站着的三个师弟,然后轻声询问道,“凌姨,七七这也不知道要入定多久,我们能够在这里等七七吗?”

    凌听阑闻言笑了下,而后直接说道,“不用站在这院子里面,进屋子里面说话吧!”

    听见凌听阑的话,温圆圆也没有客气的意思,直接对着凌听阑乖巧的笑了笑,“那谢谢凌姨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