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重生庶女之假冒系统 > 第368章误闯

第368章误闯

 热门推荐:
    雨妃略显坚毅的面容下,眼睛里一道寒光闪过。

    没人能够发觉。

    雨妃还是那个柔弱的雨妃。

    只不过,她的野心在渐渐复苏,发芽,直到开花……结果,方为停止!

    她从来都不娇弱,只不过爱上了不该爱的人,他抛弃了原有的坚强,一身武艺荒废于后宫之中。

    那时的她,如何也不会想到现今会过的这么窝心。

    独孤修钥两个时辰的惩罚终于过去,雨妃迫不及待的命人请太医,铺软床……

    匆匆出门看到摇摇欲坠,脸色苍白的独孤修钥时,她不顾宫廷礼仪,什么都顾不了的飞身而去。

    把独孤修钥小小的身体抱在怀里的那一刻,她才发觉,原来她的孩儿不知不觉瘦了这么多!

    想起一年多前看到独孤修钥进宫的那一眼,现在怀里的小人儿还是那么的圆润有肉。

    虽然当时带着面具,可乖巧可人的模样一直都留在她的印象里……

    “快备热水!”

    “是!”

    雨妃把独孤修钥放到独孤修钥从小到大只躺过一次的锦榻上,在春儿的帮助下,接过小六子递过来的热毛巾轻柔的敷在独孤修钥的膝盖上。

    独孤修钥虚弱的叫道“母妃,我渴。”

    “好,有茶有茶,真儿!快倒茶!”雨妃此刻对独孤修钥充满爱怜,这一次的独孤修钥没有如前几次受罚后那么的倔强,现在的示弱,不由的让雨妃心尖儿颤颤。

    喝过茶后,独孤修钥对着雨妃露出了一年多来的第一次微笑,木木的脸颊终于在此时此刻有了漂亮的弧度。

    看到这一幕,真儿跟小六子对视一眼,心照不宣。

    独孤修钥睡着后,雨妃起身低声吩咐了真儿几句,就带着春儿以及一众宫女出门请安去了。

    这罚也罚了,偷偷摸摸打听情况的人想来已经禀报了万妃——娘娘了吧!

    哼!万妃的狗腿子真是遍地都是呢!

    梦里,独孤修钥遇到了一大姐姐,这个大姐姐很漂亮,她看他的眼神带着不怀好意的笑。

    那笑说不出的毛骨悚然,就好像自己在她面前所有的心思都无所遁形。

    “你是谁?”周围是黑暗的,只有大姐姐的身上是发着光的,他看不到周围的情况。

    占了林致身体的独孤修钥啧啧两声“你想我是谁?”

    “我不认识你。”小人儿笃定道。

    “小不点儿,你虽不认识我,可我却认识你,而且还很熟悉很熟悉。”独孤修钥高深莫测的神秘一笑。

    “你是哪个宫里的人,为什么我没有见过你?后宫妃子的穿着也不是你这般?你说你对我很熟悉,我又没有什么有趣的地方,你为什么对我很熟悉?”小人儿警惕的后退两步,远离那个越看越进弯下腰看他的大姐姐。

    “因为我是你呀!”独孤修钥闷笑,原来小时候的自己这么可爱,警惕心还真强。

    “你莫欺我年纪小,男女我还是会分的!”小人抿紧嘴唇,两瓣嘴唇抿成一条直线,眼里的不信任更加浓重。

    “你以后就会变成我。”独孤修钥的脸上始终带笑,身影婉转的在小人儿跟前旋转了一圈,然后双手背后,笑呵呵的弯腰再次凑近小人儿“怎么样?漂亮吗?”

    小人儿鼓起勇气抬手推开她的笑脸,他觉得那笑脸太刺目。

    “大姐姐玩笑开大,我没有那么好骗,这里是什么地方?你快放我出去!要不然待会儿被我母后发现你就惨了!”小人儿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这里他不熟悉。

    当周围景物渐渐清晰,小人不由的呆了。

    这里的景物他仍然觉得不熟悉,更多的是不可思议。

    因为他看到了房顶上,草地上的积雪。

    小人儿对这里当然不熟悉,因为这里是独孤修钥现在所呆的一所民宅。

    她是被一伙来历不明的人截到这里来的,至于截她来的幕后黑手,她还不曾看到。

    那人把她关在这里有吃有喝的伺候着,无处不精致,无处不周到!

    唯独一样,那就是她闷的慌,很想找个人聊聊天儿。

    而就在这个午后,这院子里竟然闯进来了一个小人儿。

    这小人儿带着熟悉的面具,穿着熟悉的衣裳,不是她的幼小版又是哪个?

    独孤修钥把身体靠在小人儿身后的一株梅树上,随手摘了一朵梅花,不在意的抛向小人儿。

    “你的母妃不会发现的。”

    “你怎么知道?”

    “我就是知道,我还知道这里没人看得见你。”

    “哼!雕虫小技还想骗过我,我才不上当嘞!”实际上小人儿已经慢慢的在检查自己的身体有没有什么异常之处。

    细细一想,小人儿竟是突然跺了跺脚“我在做梦吗?刚才我的双腿还很疼很疼呢!怎么现在就好了?!还有呀,秋天怎么会有雪呢?冬天提前了吗?”

    独孤修钥爽朗大笑,摇下树上积雪洒了小人儿一身。

    “哈哈哈,冷不冷?!”

    小人被独孤修钥这一手弄的呆若木鸡,愣愣的看着从梅树上洒落的积雪,不敢置信的喃喃“这里的雪竟然是真的!怪不得你穿的这么厚,而我却不知道冷,我现在是死了吗?”小人儿由于第一眼见到的人是独孤修钥,一时被她的美貌所迷没有想很多,现在不由的不让他胡思乱想。

    “你没有死,是我死了,哈哈哈,你就当这里是你在做梦吧?”

    小人儿涩涩问道“我现在能回去吗?”

    “不知道呢,小宝贝儿你自己试试就知道了哟~哈哈哈。”独孤修钥不正经的逗弄小人儿,丝毫没有罪恶感,反而爽得不行。

    好久没有欺负林致了,此刻好不容易来个能肆无忌惮欺负的小人儿,不逗弄逗弄,实在对不起她这无趣的人生!

    “怎么试?”

    “你试着念念咒语什么的说不定就离开了。”独孤修钥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什么咒语?”小人儿的举止天真无邪,大眼睛祈求似的看着独孤修钥,希望独孤修钥能指点指点。

    独孤修钥挑挑眉毛,嘴角上扬,弯腰狠狠的捏了捏小人儿的脸颊“首先,你先念个芝麻开门试试。”

    “哦。”小人儿老老实实照做,“芝麻开门!”

    周围景物没反应,景还是那个景物还是那个物,人还是那个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