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快穿之女主她总想崩剧情 > 第九章 他只是个孩子!

第九章 他只是个孩子!

 热门推荐:
    散学之后,云曦回到偏殿左厢房,第一个想法,便是沐浴更衣。

    古人休沐是有时节的,并非像云曦所属的那个世界,想什么时候洗就什么时候洗。

    毕竟物资有限,寻常人家,热水不是什么时候想有就什么时候有的。

    纵是在宫里,也不是人人都能每天洗浴的。

    而云曦昨天挨打出了一身汗,虽然早上更换过干净衣裳,可是洗澡这个事情,郢沉星总不能帮她洗吧?

    云曦很委婉的向待追表示需要沐浴更衣后,她便被内侍带到了郢沉星所居的朝华殿。

    朝华殿的偏殿有一眼天然温泉,殿外植了几株石榴、红杏之类的花木。

    内侍把云曦领到汤池就走了。

    云曦左右打量了一眼,确定四下无人,就脱了衣服跳入水中。

    汤池附近,透过气窗,郢沉星站在高处,看着云曦此时宽肩窄腰大长腿的身型,男子健美有型的身材一览无余的出现在眼前。

    他没有女扮男装,钟离云曦,是真的男儿身?!

    难道自己,当真搞错了?可是,那分明是她的气息,还有吃东西时下意识的小动作。虽然五官变化,可一颦一笑俱是她从前模样,自己不会认错。

    郢沉星带着满心疑问转身,缓缓走向汤池。

    云曦一边拿布巾给自己擦洗,一边感叹原主身材真的是有料。

    但她又觉得得自己这样有些邪恶,好似自己占了原主的便宜……

    内心一番天人交战后,她只好目视前方,快速用布巾擦洗身子。

    一道人影出现在屏风外,云曦目视前方的身影有一些呆滞,下意识的拿布巾遮住胸膛"谁在外面?"

    "是本殿下!"郢沉星的声音有些低沉。

    云曦呆了一呆郢沉星?奇怪,他这会儿怎么自称本殿下了?难道有外人在?

    屏风外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在云曦疑惑的目光中一条镶有宝石的腰带挂在了屏风之上,接着是一件绛紫色的外袍。

    "你要做什么?"云曦紧张的声音发颤。

    "当然是沐浴啊!"郢沉星的声音带着揶揄意味,"云曦你的声音听起来有些紧张?"

    云曦这会儿岂止是紧张,她感觉自己已经快要石化了。

    当一件里衣被挂在屏风上时,石化了的云曦快速从汤池里爬出来,取了干的薄毯站在屏风后。

    郢沉星听得"哗啦"一阵水响,紧接着淋漓的水声自汤池蔓延到屏风处。

    他探首一脸好奇的问"你在做什么?"

    "啊!"云曦被郢沉星冷不丁探头吓得失声惊呼,手捧薄毯遮住了自己脖子以下的部位。

    郢沉星看着眼前绝美的男子突然面红耳赤,瞪大眼睛不知所措的看着自己,促狭的笑意在嘴角蔓延。

    "你怎的如此害羞?我又不好男色。"

    听着郢沉星调侃的语调,云曦紧张成浆糊的脑袋清醒了些对哎,姑奶奶现在是男主,姑奶奶喊什么?

    "大殿下你不要突然吓人啊!"云曦成功把球踢回去,"学生洗完了。"

    郢沉星自屏风后转出来"先别急着穿衣服,过来帮我擦背。"

    云曦看着眼前白皙的身子,内心涌起无数的负罪感姐姐我只是为了过任务!

    姐姐我没有半点邪念!

    他只是个孩子!

    郢沉星站在汤池中间,背对云曦"快下来,我后背痒的慌,你帮我搓搓。"

    云曦只得拿布巾围在腰间,下水帮郢沉星搓背。

    "力道太清了,重一点。"

    "嗞,轻点儿!"

    "左边。"

    "右边一点。"

    "左边一点!"

    "对对对,就这里!"

    ……

    云曦原本面红耳赤,此时化做了几分不奈。

    这个人,好麻烦。

    她低头认真给人搓着背,却没有发现,那人耳尖似发烫着般的艳红起来。

    宫学每十日一休沐,诸子还家。

    云曦面上的青紫痕迹在郢雪婵与郢沉星的照料下已经完全散去,看不出半点痕迹。毕竟宫庭所配的药还是很有效的。

    云曦回府先去拜访祖父钟离赫,提出想去边境参与屯田。

    钟离赫坐在书案前,打量着在眼前躬身执礼的云曦,沉声道"我听人说朝日公主看上你了?"

    云曦明白,原主想要迎娶王室嫡长公主,必须获得家族的支持。

    她看向钟离赫,目光坚定"回禀祖父,孙儿想从军赚取军功!"

    "喔?"钟离赫面色微沉。

    云曦明白,在这些名门大家眼里,男儿无论是从军还是为官,为国为民可以,为女人,不行。

    可纵是不行,也要坦荡相求,否则钟离老将军日后不晓得会给他娶谁,毕竟男子十八岁可娶亲。

    原主此时十六了,因为是庶出,且生母亡故,暂时没有定亲。

    "孙儿想以自己的真本事,光明正大迎娶朝日公主,还请祖父成全!"云曦双膝跪地,一揖到底。

    "哼!"钟离赫冷哼一声,"没出息的东西!"

    钟离赫起身拂袖而去,云曦长长叹了口气果然,事情没有表面看起来那么顺利。

    因为钟离赫没有令她起身,云曦只得伏地继续跪,跪到半夜,身子一歪,真接睡着了。

    钟离赫站在窗外远远看着,摇了摇头"连跪一夜的毅力都没有,恐难成大器!"

    正要转身离开,却见云曦打了个激灵,从地上坐了起来,钟离赫身形微闪,没入院中槐影之内。

    云曦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这样下去不行,一会被人发现了估计老爷子会更生气。

    扫一眼左右无人,随手拨了钟离赫书房中的佩剑,跳出窗外。

    此剑剑身颇窄,倒不像女主记忆中楚剑的风格。

    剑身长三尺,剑宽两指,剑柄末端的剑穗上缀有七颗冰晶珠。

    云曦执剑在手,双眸微闭,缓缓调集体内内息。

    原主出身将门,虽酷爱读书但自幼习武,走的是内外兼修的路子。自己的佩剑为常见的青铜宽剑,招式简单,大开大合。

    此时云曦按照对上一个位面的记忆,内力缓缓在周身经脉中运行一个小周天,轻轻挽了一个剑花,脚踏奇步身形斜逸出去。

    身形轻盈若风,剑法空灵,在月下轻舞若谪仙下凡。

    钟离赫在一旁看得目瞪口呆云曦竟然拨出了映月剑?

    他几时学会的如此精妙绝伦的剑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