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弃少归来混花都 > 第五百零三章 邪冥

第五百零三章 邪冥

 热门推荐:
    “哈哈!”

    鬼盅大笑两声,并未回答,但却抬手伸向了江禹的胸前。

    见状!

    江禹想要抬手抵挡,可却发现自己竟又陡然被一股磅礴的威压笼罩,让他无法动弹分毫。

    啪!

    一瞬间,他戴在胸前的星宇坠被鬼盅给取下了。

    “宗主,他很狡诈的,你快杀了他啊。”

    此间,观战的凌香雪喊了一声。

    听到这话,鬼盅并未理会,而是又冲江禹问了一句,“小子,你这玉坠是哪里来的?”

    “宗主,你别跟他废话了啊,他这种人只要不死,就一定会反击你……”

    “哼!”

    鬼盅怒哼一声,接着扭头瞪向凌香雪。

    这一看,让凌香雪浑然一颤,本就苍白的脸,又立马失去了最后一丝血色。

    “真是没有规矩。”

    鬼盅怒喝了一声,接着便见他微微抬手一拍。

    呼!

    顷刻间,一股磅礴之势席卷而去,并迸发出了一股刺眼的光芒。

    “啊……”

    凌香雪张大了嘴,没想到宗主对她出手了,也急忙想要躲避,可却发现自己和江禹一样,竟无法动弹。

    轰!

    也就在这个瞬间,鬼盅的掌风已经落到了她的身上。

    连惨叫声都没听到,便见凌香雪狂吐一口鲜血直接倒飞下了山崖。

    这?

    江翌看着凌香雪被一招打飞,估计是没命了,心情也有些复杂。

    “你也是和那个小丫头一起的吧?”

    这时,鬼盅才又看向了江翌,并冷冷问了一句。

    “是!”

    江翌颔首,虽说已将生死置之度外,可在鬼盅面前,心里还是燃起了一股无形的惧意。

    “既然是一起的,那就跟她一块受死吧……”

    鬼盅又缓缓抬起了手,似乎又欲冲江翌动手。

    这可吓坏了江禹,哪怕动弹不了,却也连忙喊了一声,“不……不要杀他。”

    “呃!”

    鬼盅微微皱眉,也才扭头看向了江禹,“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们应该是要联手杀你的,怎么?你这都自身难保了,还想保别人啊?”

    “他是我大哥,如果你真要杀,那就先杀了我吧。”

    “老三……”

    江翌也立马喊了一声,绷着的心一下融化了。

    实在没想到在这个时候,江禹竟然还惦记着自己这个大哥。

    这让他无地自容,又十分痛恨自己。

    哈哈!

    鬼盅则又狂笑起来,“你小子叫江禹是吧?我刚才可在虚空中听到了你们的谈话,我若没听错的话,你这所谓的大哥,曾经可是罪行累累啊,你之前不也想杀他吗?怎么现在又改变主意了?”

    “他有没有罪,也是我们家里的事情,即便要杀他,那也只能是我来,还容不得你一个外人来管。”江禹又沉声一句。

    “好吧!”

    鬼盅耸肩,“既然你说自己杀他,那我先给你个机会把他解决了吧。”

    话音落下,江禹感觉自己轻松了不少,似乎又能动了。

    当即,也活动了一下双臂,才又向前走了两步。

    江翌也紧紧的看着他,但却没有说任何话。

    “江翌,你走吧!”

    江禹忽然挥了挥手,“我希望你这次真的能改过自新,好好活着赎罪,还有小米和雨乐姐,也还得你自己去照顾。”

    “老三……”

    江翌张了张嘴,一时间也不知道说什么了。

    “去吧!”

    江禹猛然抬手拍出一掌,便也见一股掌风飘出。

    只是,他的掌风和鬼盅就没法相比。

    但他这一掌拿捏有度,并未伤到江翌分毫,仅仅是将江翌打下山崖而已。

    他明白,江翌虽然受了伤,但好歹是仙武之境,以这座山峰的高度,他是不会有事儿的。

    现在,看着江翌的身影消失,也才松了一口气。

    随即,扭身看向了鬼盅,“说吧,你不杀我到底想要干什么?”

    “小子,你挺爽快的嘛。”

    鬼盅微微笑了笑,并摆了摆手,“也罢,既然你想知道目的,那我就告诉你吧。我看你天赋不错,想收你为徒,日后为我天魔宗效力。如果有朝一日,我要退隐江湖,或许我还能让你来接我的班……”

    “杀了我吧!”

    江禹打断了他,话语也说得斩钉截铁。

    “你就这么不愿意?难道我这实力还不配做你师父?”鬼盅则又笑眯眯地问了一句。

    “哼!”

    江禹哼了一声,“少废话了,要杀就杀,不杀我可就走了。对了,把我的星宇坠还给我。”

    “星宇坠?”

    鬼盅又露出了一抹诡笑,还低头看了一眼手中的星宇坠,才又说道“告诉我,你这东西是从哪里来的?还有,你刚才施展的百皇神印又是谁传授你的?”

    “什么?”

    江禹听了大吃一惊,“你竟然知道我施展的印界攻击是百皇神印?”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我凭什么回答你?”

    “算了!”

    鬼盅又叹了一口气,“那我换个问题问你,天宇银行的行长梦蝶是你什么人?”

    “你怎么知道这么多?你到底是谁?”

    “你刚才不都听到了吗?我是天魔宗的宗主,人送外号夜魔神鬼盅。”

    鬼盅不冷不热地回了一句,却又追问起来,“我现在可回答了你一个问题,那你也总该挑个问题回答我吧?”

    “好!”

    江禹也不嗦,“那我也就回答你一个问题,梦蝶是我师姐,够了吧?”

    “果然!”

    鬼盅听了似乎并不震惊,还暗笑一句,“没想到他还是新收了徒弟,不过他一向眼光毒辣,收你这么一个徒弟倒是没有收错。”

    “你还认识我师父?你到底是什么人啊?”

    “我是什么人不重要,但我希望从今天起,你别再找去陨金钥匙了。”

    鬼盅又慢悠悠地回了一句,还一扬手将江禹星宇坠中剩下的五把陨金钥匙给全部取了出来。

    这?

    江禹傻眼了,他可听自己师父说过,自己的星宇坠是一种极其特殊的材料铸造,并藏有十分强大的能量。

    如果不能通过正确的方式打开,那将会遭受反噬。

    即便修为再强,也可能会毙命的。

    然而,眼前的鬼盅却毫不费力的将星宇坠打开了,这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是不是很奇怪我能拿出你星宇坠里的东西啊?”

    鬼盅忽然笑了笑,还又说道“你好奇也很正常,毕竟星宇坠乃是神器,如果能将四件星宇坠合成,那威力就了不得了。”

    “其实啊,我也很期待见一次星宇坠真正的威力,可惜他老人家不满足我这个愿望啊,哎!”

    “老人家?”

    江禹听得很懵,也问了一句,“你说的老人家该不会是我师父吧?”

    “你觉得呢?”

    鬼盅又露出了一抹笑容,还扬手又取出了一块星宇坠在江禹面前晃了晃。

    “你怎么也有星宇坠?我师姐说了,只有我们师兄妹几人才有的,你这是从哪里来的?”江禹又惊奇地质问了起来。

    “哈!”

    鬼盅嗤笑一声,“那你师姐说了吗?你们师兄妹几人到底是几人啊?”

    “当然是三人了……”

    江禹想也不想的就回了一句,却又骤然一惊,“你有星宇坠,莫非你杀了我大师兄?”

    “开什么玩笑呢?大师兄那么厉害,岂是谁都能杀的?更别说……”

    鬼盅又大笑起来,却又忽然摆手,“算了,你小子还这么年轻,跟你说多了也没用。你只要记住我刚才说的话就行了,以后别再去找陨金钥匙了。”

    “你可别想多了,我不是威胁你,而是这位你的安危着想。”

    “要知道这个世上,可不仅仅是我们天魔宗在寻找陨金钥匙,还有其他强者也在找的。”

    “当然了,他们大多人都被我杀了。”

    “不过,也有一些真正的大成者还在观望,我想他们是在等我将陨金钥匙收集齐全了,再出手从我这里抢去吧。”

    “所以啊,你这几把陨金钥匙我就先替你收起来了。”

    听着这话,江禹有些茫然,也不知道这家伙的话语到底有几分是真几分是假。

    “对了!”

    这个时候,鬼盅又陡然一语,并从自己的星宇坠中祭出了一杆长枪。

    这杆长枪通体暗红,就像是快要凝固的鲜血一般,且一直闪耀着。

    同时,又散发着一股强大的能量波动。

    就算远远看去,也知道这枪是一把神兵利器。

    “拿着吧!”

    忽然,他将长枪连同江禹那块星宇坠都丢给了他。

    江禹也一把将其接住,但却又立马将它仍在了地上。

    因为他感觉握住长枪的一瞬间,自己就被这长枪吸纳了不少魂力,又哪敢握着。

    因而,他也瞪着大眼喝了一声,“这是什么鬼东西?”

    “别害怕!”

    鬼盅摆手笑了笑,“这杆枪名叫‘邪冥’,是一件上古神器,其威力之大,是你现在这等修为并不能真正体会到的。”wavv

    “但是,它能给你带来极大的帮助。如果真遇上了斗不过的敌人,那你再使用它,或许就能轻松战胜了。”

    “不过,我得提醒你,这‘邪冥’可不能随意使用。”

    “因为它的威力实在太强了,只要你握在手中,它便会快速吸纳你的魂力,我想你刚刚已经体会到了。”

    “所以啊,你每次使用它,都要尽快结束战斗。”

    “否则,不等敌人动手,你就会被‘邪冥’榨干的。”

    “噢!”

    江禹听后点了点头,原来是这么回事。

    只是心中疑惑仍是不少,便又皱眉发问,“既然如此强大,那你给我干什么?是要送给我?还是想让它把我吸成干尸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