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抗战女学生 > 六三五 搜寻

六三五 搜寻

 热门推荐:
    按理来讲,火车头左边的区域是没有胡子,难道胡子已经突破鬼子的防线绕过来了,有些心惊。而被打碎的玻璃明显不是被子弹击碎的,因为他看到了木制的枪托,这是有人用枪将玻璃打碎。

    山猫一个闪身藏在了了火车的连接处,从腰间掏出手枪,对准那个破碎的玻璃,他倒要看看这即将上车的是何方神圣。

    山猫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那块破碎的玻璃,接着他就看到一个穿着常见东北棉衣,脖子上系着厚厚的围脖,头戴狗屁帽子的中年男子费力的从窗户爬起来。

    进来以后,还把手伸出去拉另一个人进来。

    一共进来4个人,一个个贼眉鼠眼,拿着枪有38大盖也有老套筒。山猫一看这几人不像是土匪,这打扮和气质到像是来浑水摸鱼的普通百姓。

    这四人鬼鬼祟祟的向前走,山猫也不点破他们,正好想让他们在前面探探路,也算是帮了他的忙。

    这四人在当地也不是什么好人,经常合伙偷鸡摸狗,敲诈勒索,算是混混一类的人物,他们也是消息灵通之辈,听说鬼子车上运的都是金银财宝,自然也动了歪心思。不过他们可没有老君山土匪的大队人马,只是兄弟四人悄悄的摸了过来,晚上八点多就已经到了附近,一直在等机会,见鬼子的火车脱轨,又和对面打了起来,顿时觉得是个好机会,这不就悄悄从窗户上了车。

    这几个毛贼,顺利的通过了这节车厢,山猫真的像一只猫一样,谨慎的跟在他们后面,眼看着四人进了第二节车厢,就在山猫打算通过这第三节和第二节车厢连接处的时候,就听到一声枪响,两声闷哼和重物落地的声音,然后就没了声息。

    山猫不禁皱起了眉头,他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已经伸出去开门的手又缩了回来。

    现在细菌武器最有可能藏在的就是第1节和第2节车厢,因为后面的车厢他们都找各种各样的机会查探过了。

    这北村还真是有些小聪明,正常来讲重要的东西绝对不会放在最前面,而北村却反其道而行之。火车这边打得火热,但是曹天俊梁俊峰参王三人却闲的蛋疼,想象中的鬼子援军并没有来到。

    本来曹天俊还以为是一场恶战,没想到到现在连个人影子都没看到。

    “这怎么回事?这打了快40分钟了,小鬼子是援军连鬼影子都没有,迷路了?”梁俊峰调侃道。

    “没有影子更好,免得咱们还得跟鬼子交手。”参王呵呵的笑道。

    曹天俊也是一脸疑惑,他跟乔梦的约定是她们一得手就放信号弹,他好撤退,避免有损失。按照他们的设想,鬼子的援军一定会来增援,但没想到到现在都没有人。此刻他也是一脸狐疑,担心有什么更大的阴谋。

    和部一郎虽然不年轻,但身手还不错,年轻的时候也算是一个空手道高手。

    他躲避着子弹,来到北村旁边,大声说道“北村少佐,这样下去可不行,这伙人实在是太多了,还有重武器,我们的援军什么时候能到?”

    “和部先生我已经派人求援了,再坚持一下,绝对不能让鬼子上火车。”

    北村有开了几枪对龙谷一男说道“龙谷,你再次去发报,请援军务必快点赶来。”

    龙谷上车找了一圈我才发现发报求援的士兵就趴在那里,好像睡着了一样,他顿时气不打一出来大喊一声八嘎,但是等他靠近时突然觉得脚下好像踩到了什么黏黏的东西,低头一看原来是血,他顿时有种不好的预感,再仔细一瞧,这士兵已经死去多时。

    他连忙一把把这已经死去的发报员拉开,自己坐在那里,快速的将求援电报发出去,同时他内心也疑惑是谁杀了这发报员,难道已经有敌人混上来了?

    此时周敏他们已经到了第6节车厢,第5节车厢就是龙谷发报的地方,第4节车厢是藏匿军火的地方,而山猫现在在第3节和第2节车厢的交接处,至于梁书记几人,已经从搬运工变成了候补队员,正在下面和胡子打得不亦乐乎。

    周敏他们这一路上几乎没有看到什么鬼子,绝大多数鬼子都在下面,他们没有想到会有人混上来,当然偶尔也会有几个倒霉鬼已经成了枪下亡魂。

    现在他们这支队伍打头阵的是土匪和大个。

    “停下,前面车厢有个柜子,好像是个军曹。”漏出两只眼睛透过门偷看的土匪说道。

    “把他引过来。是算是鬼子的军官,一定能知道点什么。”

    土匪开始用他蹩脚的日语小声的喊救命。

    喊了好几声,那个军曹并没有反应,龙谷一男正焦急地发报求援,自然没有听到土匪微弱的声音。

    土匪不由得将声音放大一些。

    周敏内心吐槽土匪这蹩脚的日语,他这口音真是太奇怪了。

    当初她让大家好好学日语,土匪学的是最差的,按他的话讲年纪大了没有太多的精力去学习,脑子也不好使。

    土匪的呼喊终于引起了军曹的注意,龙谷他疑神疑鬼的握着自己的手枪,朝着第五节车厢的尾部走去。

    “是谁?是谁在那里?”

    “我受伤了帮帮我。”

    龙谷谨慎的靠近已经开了大概拳头缝隙的门,他隐约的看到了士兵的帽子。

    他左手开门,右手握着枪,打算看看这个士兵怎么了,但没想到突然有股大力传来,有人一脚把门踹开。因为这一脚的力量十分巨大,龙谷也被踢翻出去,手枪打到座位上,不知道掉到哪里。能有这么大力气的自然是大个,大个如恶虎扑食一般将他摁住,用手掐住他的脖子,然后如同拖在一个瘦小的女子一样,将他拖到拖到了第六节车厢。

    “细菌武器在哪,快说,在第几个车厢?”周敏用日语问道。

    被掐的快喘不过气来的龙谷双手用力的拍着大哥的手,他感觉自己马上就要窒息了。

    “大个,松开他,就快被你掐死了。”

    大个刚松开手,龙谷大口的喘了一口气,然后就大喊。很明显他是想引起外面的鬼子注意,不幸的是他的呼喊被爆炸声掩盖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