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诸天谍影 > 第八十章 一人一半?前所未有的契约方式!

第八十章 一人一半?前所未有的契约方式!

 热门推荐:
    “结束了!”

    “为什么接引光束还没降下?”

    战狂驻地“雅典娜”内,战神脸色阴晴不定。

    神龙归位,神魔败退,不死肯定也跑了,风云世界的胜负,已经彻底落下帷幕。

    按理来说,这个时候就是主神殿降下接引光束,让他们离开了。

    可现在,怎么没有反应?

    没办法,因为世界意志左神龙,右凤凰,麒麟在胸间,玄龟在脚下,头顶还有风云之相,正对着主神殿涌来的接引光芒狂轰。

    正常情况下,接引光束是征讨神魔放下的,神魔回归主神殿,带着麾下的这些轮回者一起回去。

    但黑魔已死,主神殿想要接引这一批轮回者,就只能重新传来力量。

    而这股力量,正在被世界意志狂殴。

    黄尚安排的。

    界外重拳出击,天剑分身回归,伸手一挥,光影播放。

    看到无名突然放小电影,这些不久前还受过姑射门洗礼的家伙,情不自禁地瞪大了眼睛,准备好了快进……呸,准备好了细细观看。

    就连帽王狂徒,脸上露出怒色,但小眼神也转过去,身体表现得挺诚实。

    好奇心,好奇心。

    反正肯定不会是姑射了,如果这回是别人,他也能乐呵乐呵不是?

    于是乎,之前在神魔国度内发生的死亡测试,就出现在众人眼中。

    当看着云雀以死亡所做的最后布局,众人先是动容,然后大怒,最后反应最快的一群人,突然捂住眼睛,惨叫起来。

    “我的眼前一片黑暗!”

    “我瞎了,肯定是遗传,我爸爸就是打星际突然瞎了的!”

    “完了,我们知道的太多了……”

    ……

    最后这个是老实人,说了实话。

    大部分轮回者对于所谓反抗,其实抱着一种吃瓜态度。

    如果成功了,那更好,大家一起受益。

    如果不成功,能让主神殿给没背叛的轮回者多一些好处,那也不错。

    至于那些反抗的人死不死,呵呵,关他们什么事情?

    为所有轮回者争夺未来?

    对不起,我们只看现在~

    结果现在,发现未来要被灭口了。

    战神和狂徒都变了色“怎么办?”

    正当两人一筹莫展之际,后面的黑-孟获-鸟弱弱地举起了变形金刚的手臂“要不我们降了吧~”

    老降卒了。

    换做平时,战神狂徒肯定要勃然大怒,但此刻两人对视一眼,又看看太素,莫名心动起来。

    似乎这是一个办法?

    至少避过反抗军与主神殿对拼的巅峰时刻。

    这种叛乱,爆发时期是最危险,最可能伤及池鱼。

    而一旦恢复稳定,无论是哪边胜利,甚至是处于对峙局势,都可以徐徐图之。

    毕竟他们不是没有跟脚的,契约商会背后,也有神魔。

    还不止一尊!

    而另一边,龙形团队中。

    秀才和白龙也已经跟队友会和,正当众人面面相觑,秀才则开口道“白龙似乎想要留在这里。”

    他眼神略显空洞,嘴上笑着,用了似乎一词,不知道是安慰自己,还是别的什么。

    但龙女摇摇头“这不是好主意,我们……”

    话到一半,七座驻地内飞出一群身影,却是瀚海队长海神“无名前辈,我们愿意投降,这样的主神殿不值得效忠,我们愿意投靠诸天,帮助大家阻挡外敌!”

    第一批倒戈的人,出现了。

    “我们也是!”

    “还有我们!”

    其他人面面相觑后,有了带头的,立刻云从。

    尤其是第三批,在赵飞阔的带头下,基本上全员投降。

    第三批轮回者,虽然实力不见得弱小,但混得不如意的肯定占据相当大的一部分,他们此次任务再失败,那下个世界基本是战争世界,而且是那种地位低下的士兵,死亡率高达九成。

    与其当炮灰,反倒不如加入诸天阵营,说不定还能捞个功臣当当。

    黄尚看着这一幕,心中叹息。

    这是他的尝试,目前看起来,效果很好。

    这些墙头草的价值并不在他们本身,而是一个风向。

    不过除了这些外,黄尚还观察着【公司】的成员。

    这些人并没有动。

    无论是云雀向自己透露的,还是她刻意保护的荆蛊等人,都等在原地,有些无动于衷,有些互相讨论,装得都挺像。

    只是表面平静的他们,心情起伏跌宕,许多人清晰地表现出痛苦之意。

    痛苦执行部主管云雀之死。

    他们许多人,就是被云雀引进来的,比如化石,之前看到七猛男成功消失,内心狂喜,结果紧接着,就是云雀牺牲,大起大落之下,心情自然是翻江倒海。

    “内鬼会是谁呢?”

    黄尚要寻找的,是内鬼。

    从光影中,证明了一件事情。

    【公司】的布局,出现了问题。

    云雀用生命换来的证据,险些消散。

    如果不是黑魔反应快,直接将之传给世界意志,她就白死了。

    这必然是内鬼,并且地位很高,才能做下手脚。

    似这类反抗主神殿的组织,其实有内鬼很正常。

    就像是许多起义,都有人向官府通风报信一样。

    哪怕官逼民反,但很多人依旧承受不住反抗上面的心理压力。

    而且他们通风报信后,摇身一变成为功臣,不也能活下去了吗?

    可站在黄尚的角度,是希望反抗军支持得越久越好,最好能形成第三方势力。

    这对于他接下来在主神殿的潜伏工作,有着极大的帮助。

    比如接着这个混乱又微妙的局势,接下来将要发生的一件事,就能奠定他在高星级的地位。

    下一刻,月关飞出。

    飞向无名。

    “贼人!”

    众人对他怒目而视,极端敌视。

    之前悲怒权杖的一击,彻底将之前积累的好感度归零。

    在爱憎分明的风云人看来,这家伙是最为居心叵测的。

    亏得他们之前还对其十分信任,结果在最关键的时刻攻击无名。

    不过无名现在已是拯救此世,抵挡外敌的神话,区区背后暗算的敌人,根本不需要他们动手。

    可令无数人诧异的是,无名任由月关上前,取出绝世好胡递还过去,两人开始交流起来。

    “师尊居然开口了,跟他说那么多话?”

    “不好,难道那一幕要成真?”

    习惯了六点语的天门凌云窟一脉弟子受不了了,笑三笑则想到照心镜预言的画面。

    “这家伙不会想要契约无名吧?刚刚还下杀手呢,脸皮比起城墙还厚了!”

    战狂团队中,老司机嗤笑一声,倒也想起乐所谓的预言。

    无论是从接触的多少,还是好感度乃至坚定不移的支持态度,都是自家的太素对无名要好,怎么也轮不到月关。

    “不对,他最后那一击,或许有两种解释!”

    狂徒跟月关接触较多,脸色微变“当时会不会月关在下手时,就偷偷传音,两边押注?”

    这种事情,轮回者其实经常做。

    神也是我,魔也是我。

    只要铺垫好了,事态怎么发展,都是有利的。

    现在亦是如此,从结果论看,无名受到悲怒权杖一击,没有死去,反倒借此突破,真正拥有了在这个世界匹敌神魔的力量,结束战局,获得了大胜,那么焉知月关不是良苦用心,背负着令人误解的重担呢?

    “月关还敢回主神殿?”

    战神想了想,沉声道。

    他本身就对主神殿的神魔晋升方式,十分不满,现在看到神魔受控,更加不愿意回去了。

    “月关距离神魔还早,在主神殿也有新兴的基业,他们这类人反倒不会背叛。”

    狂徒摇了摇脑子道“而且恰恰是发生了这种事情,他如果契约了无名回去,那就飞黄腾达了!不行,不能让这小子得逞!”

    狂徒想清楚了。

    主神殿不会放过他们这些人。

    内部的人叛乱,已是动荡,如果这个时候诸天再收拢轮回者,那真就危险了。

    反抗不成,还能投入诸天,岂不是多条路子?

    到时候,就是人心浮动,一发不可收拾!

    所以主神殿必须召回他们这些人。

    不计代价!

    别看世界意志现在强势无比,但别忘了,他们的手上有着星纹和军衔印记,相当于准确的定位。

    世界意志能将整个世界防守得固若金汤,滴水不漏么?

    也许正面落下接引光束不好办,可换成迂回带走呢?

    正当两人交流之际,一直很安静的太素低呼一声,习惯性地刚想画画,却又发现来不及,急声道“无名……要走……了解敌人……”

    她许久不说话,焦急之下有些结巴,更是细声细气的,不过众人马上明白,月关这小子使坏了。

    这是从无名的守护之念为切入点。

    这一次险之又险地挡住了外界的入侵,那么以后呢?

    甚至考虑得长远些,数十年之后,无名变老或者逝去呢?

    到时候怎么办?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所以如果要未雨绸缪,也该对这次大劫背后的主神殿,加以了解了。

    月关这回的邀请,恰恰是以敌人的身份。

    众人义愤填膺!

    无名实在是太善良,责任心太强了啊!

    这一刻,无名之前对付神裔四人组的操作,都被自动忽略了。

    别问,问就是对付邪魔外道,不能拘泥于寻常手段。

    而且以无名现在的武学境界,已是进无可进,确实也要寻找未来的神魔之路了。

    毕竟连中武都有破碎虚空的设定,没道理他一位顶尖半神,必须要困在一个世界里。

    抓紧这点,还有黄裳和石之轩两位实际例子。

    战狂一众人看去,发现月关并没有将两人请来说服。

    这恰恰是高明的地方。

    毕竟这两位的存在,就已说明许多问题了。

    太多的述说,反倒是过犹不及。

    “太素,赶紧揭穿月关邪恶的真面目!”

    “我……说了……不听……”

    太素急得团团转,拂尘甩来甩去,罕见地眼眶通红,都快哭了。

    她也表达了月关是个大恶人的观念,但无名那边传来的只是安慰,让她不要担心。

    果不其然,接下来在所有人目眦欲裂的注视下,无名居然和月关往半空升去。

    刚刚他直上九重天,是凡人向神魔挥剑;

    现在,则是要离开这个世界?

    众人也急得团团转,无名连外面那尊神魔都能解决,暴力肯定是不行的,要动之以情,偏偏太素是个口拙的,这可如何是好?

    好在狂徒急中生智“把g胖借给无名!无名想要获得主神殿的情况,从这件半神器里面,就能获得大量情报,也能看到不同体系融合的道路,只要留住他,月关就得灰溜溜地滚回主神殿了!”

    “不愧是我的智囊!”

    战神露出赞叹,将“g胖”递给太素。

    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

    何况这个孩子只是借,无名也是前辈高人,头衔算起来,可绕战神三圈,有什么可担心的呢?

    还怕对方借了不还?

    呵呵!

    呵呵呵呵!

    卧槽!一定要还啊!

    太素点头表示明白,神魂出窍,往九空无界而去。

    片刻后,她双手一空,圆滚滚的“g胖”消失了。

    战神眼角微微抽搐了一下,第一次觉得那张圆脸是多么的可爱。

    不过很快,他又握了握拳头。

    因为眼见着无名跟月关上升数百丈高度,手中突然出现一个圆球,然后变化成各种形态。

    “g胖”可以吞噬万物,最为可怕的是能够直接吞噬敌人的武器和装备,只是这种能力可放不可手,一旦被其吃上瘾了就要不断供应,连战狂都承受不住,所以平日里很少动用,仅仅是一日七餐,简单的供应着。

    现在则火力全开,而无名把玩着手中的半神器,显然察觉到了其中的玄妙。

    片刻后,他对着月关说了什么,在对方一分怔仲,三分错愕,五分愤怒和七分失落的目光中,掉头返回。

    “好!”

    众人击掌庆贺。

    别说他们了,之前无名跟着月关升空,风云上下都沸腾了。

    什么父亲师尊前辈大伯爷爷的称呼,一股脑的丢过去,都在呼唤他不要做傻事。

    结果眼见着无名悬崖勒马,大家别提多开心了。

    尤其是笑三笑,看着无名跟着那个可恶的外界人飞到了天穹,然后又回归,来到太素身边,狂喜之际又不禁怔住。

    “原来老夫这些年操心的,只是一个未成功的片段?”

    早知道如此,他忙活了这么多,又是为了什么?

    可下一刻,令众人的心提到嗓子眼的事情发生了,无名与太素交流片刻后,又回到了天上。

    然后又下来。

    又上去。

    这么几来几回,战神都受不了了“没想到啊没想到,你这浓眉大眼的天剑神话,竟然还是个渣男?”

    当然如果是单纯的脚踏两只船也就罢了。

    关键在于,接下来太素的星纹内传出的信息,彻底震撼了他们。

    “一人一半?还特么有这种契约办法?”

    ……

    “一人一半?这是什么鬼?”

    与此同时,龙女手中握着的浮空要塞内,她的投影走入驻地核心,来到一块水晶面前,眼眶一红,默默垂泪“云雀去了!”

    低沉悦耳的男子声音从中响起,正是高星级的后勤向大佬阿兰迪斯“现在不是伤心的时候,局势十分严峻,主神殿经过上一次的反抗,果然已经做好了防范措施,七位主管,死去三位,成功的世界也只有四个,云雀不是唯一的牺牲者……”

    这个驻地在建设时,就向阿兰迪斯处购买了部分材料,两人的联络因此神不知鬼不觉,而听了这番话,龙女沉默了。

    但相比起其他接触不多的,她还是对于云雀之死,沉浸在悲痛中“这个世界,我的任务本是接应云雀,确保事情的顺利,可世事难料,我什么忙都没帮到……”

    阿兰迪斯道“不必有歉意,这是好事,你的身份绝对不能暴露,赏金工会是我们最重要的情报来源,如果不是你们接受各种委托,筛选合适的成员,【公司】根本没办法壮大至此!”

    “可我们内部,还是有内鬼,那个内鬼利用姑射,想要害死我的妹妹,试探我到底是不是【公司】的成员,现在又险些让云雀白白牺牲!”

    龙女哽咽的声音一收,雪白的裙摆,陡然浮现出触目惊心的黑意,一字一句地道“好好祈祷吧,千万别被我抓住啊!”

    阿兰迪斯声音也变得森寒起来“内鬼该千刀万剐,但那不是我们的任务,你现在要做的,是刺探月关的情况,这个人很不简单,我一直怀疑他与别的势力有关!”

    龙女毫不迟疑地拒绝“他救了我的妹妹,我不算计恩人!”

    阿兰迪斯道“那是私人恩情,我们现在讨论的是大局,按照你的说法,无名正在太素和月关两边摇摆不定,而那太素显然是有反叛之心的,接下来主神殿肯定要对月关大肆拉拢,我有种预感,这人很快会成为高星级的红人,大权在握,他的天骄联盟极有潜力,你好好安排些探子进去,让他为我们所用!”

    龙女摇头“他救了我的妹妹!”

    阿兰迪斯道“不要意气用事,救人是救人,潜伏是潜伏,你难道希望云雀她们白白牺牲吗?我们必须做好失败的准备,为长远做考虑,甚至为你暴露做考虑,天骄联盟将成为我们的第五层,如果第二次反抗失败了,未来的某一天,还能发动第三次反抗……”

    龙女“他救了我的妹妹!”

    阿兰迪斯“……”

    下线了。

    龙女收回驻地内的投影,看着一道光辉落下,罩向包括自己、妹妹、天骄联盟等数十位轮回者,向着天穹升去。

    主神殿终究还是接引了。

    只是这一批,接引的是没有背叛的,那些已经有反意的,则留在风云世界,接下来再收拾。

    而月关伸出手,邀请无名,却没有得到回应,无名在太素身边,目送其离去,成为了反抗军的中流砥柱。

    一人一半……

    真是前所未有!

    而接下来,有一场拉锯战要展开了。

    正如阿兰迪斯所言,主神殿要通过月关,把无名骗过去。

    一旦无名过去,那么风云世界的叛徒们,就再无庇护可言,再加上一尊半神,这笔买卖可太划算了。

    只是无名会上当吗?

    月关又能成长到什么地步?

    这第二次轮回者反抗,又将造成何等深远的影响?

    熟悉的传送感袭来,龙女闭上了眼睛,默默地道“主神殿即将翻开新的篇章,无论是好是坏,我们都将见证历史!”

    ……

    zhutiandieyg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