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我真的想靠自己啊 > 第十四章 算计

第十四章 算计

 热门推荐:
    过了些时间,实力提升不少的王烛,开始熟悉自己的身体,以免力量失控。

    感受着肌肉的紧实,全身大筋的韧性与弹性,以及皮膜的防御提升,他清楚的知道,自己已经到了武道七境的第三境。

    大部分的老卒,也就这个层次罢了。

    修行就是这样,尽管勤奋和资源重要,可天资永远是摆在第一的位置,让人无可奈何。

    富人靠氪金,穷人靠变异,变异就是指挖掘天生的天赋,而天赋,是老天爷给予普通人的金手指。

    王烛心道:“武道七境,我已经第三境了。按照现在的速度,恐怕用不来两个月,我就能跨入人仙境。”

    这还是他将一些意外,纳入估算之后的结果。

    武道七境,各有针对且阶段性上升。

    练肉境,强身健体壮大气血,肌肉结实反应灵敏。

    练筋境,大筋伸缩强劲,如大弓般爆发力强,力量和速度过人。

    练皮境,皮膜如牛皮般坚韧,抗击打能力极强。

    练骨境,骨骼纯白如玉而坚硬,身体组织因为框架核心的骨骼强化,而力量、速度、灵敏等各方面提升,力量可过千斤,拥有开碑裂石的杀伤力。

    至于练脏境的脏腑内壮,练髓境的功夫深入骨髓,修炼到伐髓之能外,他们更能提升不小的脑力,修炼到拥有强烈的气势。

    而换血境,就真的堪称小超人,身体机能超越凡人,钢筋铁骨超凡脱俗,在战场上几乎可以横来横去,拥有万夫不当之勇。

    每步入一个层次,就是一次蜕变。

    不过,武道七境其实每一个层次,都或多或少的锤炼了身体的每一个部分,只是多少的问题。

    所以说,练肉境实际上,也锤炼了筋骨脏腑,而换血层次,依旧会熬炼筋骨脏腑。

    王烛伸展一二手脚,随意一踏就踩出了凹陷,就真的如同大象践踏过一样。

    运转真气,他就是抬手掷象也非难事。

    “体质还不错,赤手空拳也能打爆那个丁长远了。

    他要是想算计我,我会让他知道,什么是一力破万法!”

    他看了看还剩些的几十斤肉食,也不愿意浪费,直接开始自己的早餐。

    ……

    清晨。

    战士们一个个走出帐篷,看见王烛还在那里。

    “这个家伙是不是昨天晚上偷偷睡了,然后大清早起来继续吃?”

    他们心中揣度着,可是看到王烛身前一地的骨头,全都清楚了是怎么回事。

    王烛还没有停下自己进食的动作。

    直到刻钟后,他才将自己所有的食物吃了个干净。

    那些肉食加起来恐怕有千余斤。

    这是一个十分恐怖的数字,因为人的消化能力是有限的,肚子的容量也是有限的

    没有足够的时间,这些食物不会转化成气血,也不会变成脂肪,十有是进来了,然后过段时间换个形态出去。

    但是王烛的变态把破了他们常规认知。

    这个家伙太可怕了。

    军卒们心中震撼不已。

    “叮!属性点+1”

    “叮!属性点+1”

    ……

    这样的效果能力,他们只在那些将军们身上见过。

    可是,王烛的修为和他们差的太远了。

    只能说王烛真的是天赋异禀。

    这种天赋,所以让他在修行道路上迅速超越其他人,只要有足够的资源,就能节约大量的时间,而时间是修行者最大的敌人。

    酒足饭饱过后的王烛拍了拍肚子,这具身体,过去从没有像今天这样饱过。

    可以说,他一夜摄入了普通人一年的营养物质。

    这种事别说普通人,就是那些千夫长也睁大了眼睛。

    当真是,恐怖如斯!

    难不成,这位是“猪妖”变的不成?

    世有饭桶,其名王烛,一日一餐,一餐一牛。

    军营里,没几个小时连顺口溜都出来了。

    ……

    却说昨天,天狼国小王爷仓皇而逃,狼群损失小半之后,护卫着他归返。

    赵展肩头破了个大口子,污血不断的流淌着,忍着疼痛的他从马背上摔了下来。

    处理伤口,再艰难了上药服丹。

    作为一位王爷的儿子,他身上的好东西不少,只过了半个小时,他就恢复了不少气力。

    可精神上的创伤,却不是轻易能够恢复的。

    想他赵展,在部族中是何等的意气风发,一次又一次准备在战场大展手脚,可父亲总不让。

    “战场凶险,我们身份尊贵,怎么可以和那些泥腿子一样下场搏杀呢?”父亲告诫他。

    可他是热血男儿,如何不想证明自己的勇武?

    但,这一次他却乘兴而来败兴而归,原本想小试牛刀,却没想到整个小队都葬送了。

    “都怪那师爷,我护卫队有百人,他却只让我带十几人,若非如此,我如何有此一遭!

    他更不说大周人的奸诈和战力,让我们中了埋伏,这才是此次覆灭的根源。

    呵,要不是他们士子在天狼国的地位,我都怀疑他是细作了。”

    赵展惊魂未定之余,愤恨起师爷来。

    当然,他最憎恨的,其实是那大周小卒,小小虫蚁,也敢伤他千金之躯?!

    “我定要杀你泄恨!给我等着吧!”

    赵展大恨,他不是没有办法和机会,天狼国虽然和大周敌对。

    可拒狼城是边关贸易地,人来人往金银货物不断进出,有的是机会!

    他再次上了马。

    赶路半晌,他居然看到一人。

    正是乘着混乱,乘马逃走的师爷。

    今日的狼狈,这位好师爷功劳不少,回去以后,恐怕为了推脱责任,又要说他的是非。

    什么独断专行,什么鲁莽少智。

    赵展承认自己两次决策,在事实证明后是失误的,可决策前的信息判断,他确定以及的决策是可行的。

    出了意外,那能怪谁?

    说不准,就是这师爷捣的鬼。

    师爷看见赵展,心里一惊,随后也高兴起来,自己要是一个人回去,恐怕会倒大霉。

    只要小王爷没死,他就还有余地。

    “小王爷,其他护卫,都……?”

    “都战死了,为了救我战死了。”赵展一说,就想起了那位统领。

    抛弃统领的事,他确实做的不地道,要是让部族中其他人知道了,他恐怕会丢尽了颜面。

    “这师爷,他是不是知晓这件事?”赵展心中揣度,他也很不确定。

    他脑海中回顾这一件事,再想了想回去后的处置。

    想来想去,他对这师爷都恨意未消,一肚子的火都倾泻在了对方身上。

    而对方有一定的身份和背景,回去后,要是把这件事,往对自己不利的方向说又该如何?

    今天不说明天不说,以后说怎么办?

    赵展不断思索,这师爷活着,回去后他就可能面临两种情况。

    可要是死了,怎么说都由他了。

    想到这里,他脸上露出了笑容。

    “师爷,回去的路还远,你我都受伤了,可要相互扶持啊。”赵展说道。

    师爷连忙点头,赵展是主他是仆,他自然要以对方利益的考虑为主。

    “小王爷放心,我一定……呃,你?!”

    他话还没有说完,后背上一把利刃就插了进去,直穿他的心脏。

    “师爷,你一路走好。”赵展抽刀,将其随手丢掉。

    归途还远,他得花时间好好想一想,怎么交代今天这件事了。

    ……

    “叮!属性点+50”

    夜晚,王烛正和袍泽们喝着酒呢,忽然一个提示音出现,让他心里出现一个大大的问号。

    ?

    这究竟是哪个恨我的人死了,还是哪位大佬在念叨我呢?

    可王烛怎么也不会知道,那赵展与师爷之间发生的事。

    ……

    早晨,王烛陆陆续续收到少则一两点,多则三五点的属性点。

    一两点他还能理解,其他人惊叹于他的食量而已。

    而三五点,哪怕就是这些精气神旺盛的壮汉,也是情绪大波动的结果。

    结果一大早上,大额的属性点,加起来他都收获了上百点。

    “谁呢?”

    想来想去,不是家里那边,就是军营里,要么就是天狼国的事。

    与此同时,丁长远已经得知王烛和方什长升职的事情,他心中自然愤恨不满,正在和人商量着,如何应对这件事。

    职位、军功、嘉赏,这些都是邱思明和王烛那些人的,而他们却没有多少。

    此消彼长之下,他们以后的日子就更不好过了。

    丁长远拍桌长叹:“要是,立功的人是我们就好了。”

    可惜一场决策失误,让他们没得多少功劳。

    真让他无可奈何。

    围坐的十几人中,一人忽而道:“这次立功的人,不就是我们嘛?要我说,邱思明王烛他们,不仅没有功劳,还应该惩罚!”

    丁长远眼睛大亮:“此话怎说。”

    那人细细道来,丁长远越听越喜,和属下们不断商议,良久过去,终于敲定了主意。

    这一次,他不仅要所有的功劳,还要将邱思明王烛等人打的摔个跟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