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捡个王爷去种田 > 第二百八十三章 定亲

第二百八十三章 定亲

 热门推荐:
    这白家人,脑袋都有病吧?

    堂堂汉王府世子爷,就被这么撂着不管了?

    可世子爷不见恼怒,倒是她这个媒婆的存在,好像有些多余……

    好吧,媒婆也意识到自己就是被拉来走过场的,没听见世子爷刚才的话吗?正式求亲的时候,是要王爷和王妃一起过来的,可见对这白家姑娘的看重。

    村里人不知道这阵仗是为了什么,与白家交好的人都担心不已,便是大多人只是为了自己的利益,也不想白家人出事,奈何靠不得前,也不敢和军爷打探消息。

    “我就说白老三他太嘚瑟了吧?哼!也不看看自己是个啥出身,这回可是摊上大事了。好在和咱们断绝关系了,就算是被抄家了也和咱没半点关系!”白老太憋了好一会,幸灾乐祸的大声道。

    “娘你就消停点吧!要是老三真出事,是没你啥事,可以后也没人一年给你十两银子了,咱们家就那几亩地,就是当家的想孝敬,也就是年节多给割一斤肉的事。”白齐氏第一个开口呛声。

    这些年白齐氏的变化不小,人老了很多,倒是看得开了,活的也不错。

    “三叔一家都是好的,和知府大人的关系都好着呢,还有皇家的赏赐,我是不信三叔他们要倒霉的。”白梅挺着个大肚子,虽然没说白老太的不是,可也是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白二树看着妻女替白三树一家说话,倒也没有吱声。

    现在南山村过的最不好的人家,就是老宅,但也有田地撑着,倒是够活的。

    白二树以前把白老太的家底都给拿走了,手里也有余钱,又分了一点家产,还有姑爷孝敬着,日子也过的去,只是比不上旁人家,他也没有贴上三房的意思,就这样挺好。

    村长是真的厌烦了白老太,这会族长他们年岁大了没过来,便冲白大树喊道:“婶子累了,大树你送她回去歇着吧。谁家里头忙着也都回去吧,别都杵这看着,有啥事回头都晓得。”

    真有家里忙的,便也离开了。

    白老太虽然不高兴,可现在已经不是她风光的时候,便也不情愿的被带走了。

    留下来的人,多是真正与三房交好的,很多还是后来安置的灾民。

    村长犹豫了一会,上前朝领头的军爷拱手行礼,客气道:“在下是南山村的村长,有点事想找这家的主人,不知……”

    “原来是村长,既然有事那就去叫门吧。大家伙给让个路。”军爷算是客气的回了一句,挥手让亲卫们让路。

    村长心里一松,还能让人进去就不是坏事,倒是不知该不该进去了。

    后头的村民们见状,也明白不是三房出事了,便三三两两的散了。

    “村长,我手头上也有点事要和三哥说,咱们一块进去吧。”白六树见状,也大步上前。

    作为作坊的管事,随便都能找到个由头。

    “好,那咱们一块。”村长笑着应了,不能说他怂,实在是没见过这样的场面。

    这一队亲卫可是上过战场的,只消站在那,就让人敬畏。

    那身上的血气,让老百姓本能的想躲避。

    而三房内,一家人个个准备了不少东西,穿的戴的吃的用的,估摸着一辆马车是装不下了。

    末了一家子又回到大厅,一起研究着写起家书来了,愣是写了十几页还没完事,就差把家里每天发生的事都说一遍,关心的话自也是少不了。

    上官煜坐在一旁,笑看着这一幕,很是高兴他的小姑娘有人疼爱,还有一点的羡慕。

    倒是媒婆已经见怪不怪,这会满心都是想着日后要与白家多走动,这家里还有好几个孩子呢,到时候红包少不了。

    村长和白六树进来的时候,看到院子里的聘礼已经愣住了,再看大厅的地上摆着大包小包的更是懵的很。

    “告诉二妹,那件事……我应了。”白草留下这么一句话,红着脸跑出去。

    白三树两口子楞了一下才明白她说的是亲事,白柳氏当下便红了眼眶,也忘了还有外人在,便道:“咱家大闺女也是个有福气的,杨凡那孩子看着也是个好的,回头就把话递给他,让他上门提亲吧。”

    “就在咱家住着呢,哪还用那么麻烦,把庚帖换一下不就成了?”白大树是心急,脱口而出。

    “呸!咱们家草儿第一次嫁……这次说啥也要风风光光的。你要是嫌麻烦就别沾手,我自己个来!那可是我的头一个孩子,我心疼她!”白柳氏不高兴,伸手便推了白三树一把。

    “那可不行!”白三树话一出口,便见白柳氏要急眼,忙补充道:“我是说,草儿也是我的闺女,那也是我的第一个孩子,我咋能不心疼?这亲事往大了办,等定了亲,咱们就去一趟府城,好好给草儿准备嫁妆去!”

    上官煜倒是不知白灵与白草说了什么,但这样的结果他也乐得,便冲紫峰递了个眼色。

    杨凡不在的这段时间,紫峰已经由暗转明了,自是在跟前伺候的。

    “我与杨凡自小一起长大,他父母双亡,祖母也远在京城。这提亲的事,便由我来出面吧。正好今儿官媒也在,聘礼先让杨凡写个单子出来,改天正式提亲的时候再补上可好?”

    上官煜试探的问道,怕未来的岳父岳母不高兴。

    若杨凡求娶的是别家姑娘,上官煜的身份去给提亲,那就是给长脸面。

    可杨凡求娶的是白草,上官煜此举却是一种保证了,也是让杨凡心里有数,日后不能辜负了白草,否则他这个上峰可是要出头的。

    白家人不懂这些弯弯绕绕,官媒却是懂得,立即好话不要钱的往出倒。

    村长和白六树这些年接触的面广了,也略微明白些,倒是也没多做提醒,只是恭喜三房喜事临门。

    这一日,白家人高兴的办了家宴,白三树喝的酩酊大醉,拽着杨凡交代了许多要对白草好的话,倒是没对上官煜说只字片语,直叫上官煜脸黑。

    这是被排挤了吗?

    被扶回房间的白三树醉的一塌糊涂,扯着白柳氏的手哭道:“孩子他娘,我是真没想到大闺女还能再嫁,还能嫁的这么好啊!我就算是现在闭上眼睛,都觉得圆满了。”

    “不许胡说!咱们都好好的,几个孩子都是有福的,咱们得看着他们好,看着他们生儿育女呢。”白柳氏也是泪流满面。

    三房没有人不记得白草为何会嫁给王家,也没人忘了白草当初被带回来是什么样的。

    如今白草有了自己的幸福,一家人才真正的释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