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行尸腐肉 > 第047章:错误的爱!

第047章:错误的爱!

 热门推荐:
    第047章:错误的爱!

    夜晚。

    浴室内,一个光滑的背影,站在只有冷水的喷头下方,清洗身体。

    与此同时,浴室门悄悄被打开。一个身穿黑色皮夹克,深色牛仔裤的男人走进来,并将浴室门反锁。

    他主动褪去衣物,向着女人走去,轻声来到她身后,突然一把抱紧了她,并将下巴抵在女人左肩。

    “里昂?”

    女人没有反对,只是感到心跳加速。但面对她的问话,身后的男人并没有作声,只是更加放肆。

    一回头,当发现抱紧她的男人,是跟自己有过关系的凯文,她顿时推开他,并扯过来一张浴巾遮掩。

    “凯文,怎么是你?”

    雯雯表情紧张,双手紧按住浴巾,将水珠密布的身体遮挡,只露出性.感的香颈,和她雪白的双臂。

    凯文没有回应,将雯雯一把按在浴室的墙上,并将头埋下来啃咬,几次尝试,但却都被雯雯推开了。

    “凯文,你冷静点!!!”

    凯文行为更加疯狂,似乎已经失去理智,忘记眼前的女人,是一个已有丈夫的妻子,将一切忽略。

    在他亲密的撩波之下,雯雯渐渐呼吸急促,是理智让她冷静了下来。

    啪!!!

    清脆的一巴掌,重重的打在凯文的脸上。雯雯有些惊慌失措,在打完他以后,内心却又十分后悔。

    “对不起……”

    雯雯在道过歉后,将浴巾裹紧,出门拿上衣物离开了,留凯文一人站在浴室,孤单失望的发呆着。

    喷头的水花,将凯文的头发打湿,长发开始垂贴在眼前,他伸手擦了一把脸,将刘海给推至头顶上。

    雯雯冲出浴室,背靠在墙上,伸手紧紧的捂住嘴,哭了出来。因为她没发同时,去接受两个人的爱!

    更何况凯文,只是在病毒爆发之后,才被雯雯给接受的人。而另一个,则是他的老公,也是女儿露露的父亲。

    当时在医院内,雯雯的确看到一个男人,穿着和里昂同样的衣服,被一群行尸给啃咬,活活咬死。

    那人脸上的皮肤,都被行尸给啃去,无法分辨他是否是我。面对尸潮追击,她迫不得已离开医院。

    被凯文于罗叔搭救后,在凯文无微不至的关爱上,雯雯的内心逐渐被感化,并且对他也有了好感。

    爱情逐渐升温,在一次雨夜中,她与凯文约会,在他成熟温柔的感染下,两人于是有了更深度的爱!

    正因为这样,在见到里昂以后,她的内心才会更加痛苦,她甚至无法面对我,有了想要逃离的冲动。

    她感觉对不起我,虽然是环境造就了变故,但她也是有一定责任的。

    哭着哭着,雯雯背靠着门滑坐下来,蹲在地上抱紧双腿,咬住手臂颤抖着身子,眼泪止不住留下。

    另一边。

    浴室内,凯文感受冷水的浇淋,一遍遍的冲刷着自己,他望着镜子中的自己,孤独的沉默了好一会。

    他爱雯雯,对她也付出了真心,并不只是出于自己的生.理,他也为了雯雯,几次险些被行尸给咬伤。

    雯雯的绝情,让他内心受了伤。一种不管怎么付出,都得不到理解,都换不回来她的爱的心理,开始作祟起来。

    沉默片刻,他的怒火堆积到顶,凯文双手扣抓着头发,咬牙狰狞了一会,用力猛的拽下一撮头发。

    他用疼痛,使自己强行冷静下来,也以疼痛,让自己忘记对雯雯的爱,来忘记这段错误的爱情。

    镜子中,凯文的头顶,一撮头发被硬生生的扯下来。头皮上开始渗出鲜血,他寻找一圈,最终发现一把剃须刀。

    拿起剃须刀,凯文将刀面撑开,把锋利的刀口拿至眼前,望着刀面反影,因愤怒而发红的双眼,猛的抓起长发。

    ……

    回到房间。

    雯雯的眼睛是红肿的,为了掩饰自己哭过,她还特意用毛巾敷过,并强行撑起一个微笑,表现的什么都没发生。

    借着月光,她看到里昂还没有睡,只是侧躺在那里,床头灯是熄灭的,卧室内十分安静,可以听到他的呼吸声。

    躺上床,她将身子侧向另一侧,并没有去招惹里昂,因为她内心十分自责,也不知该如何再面对他。

    见到雯雯洗完澡,并且回到床上,我将身子翻了过来,从身后抱住她的身子,紧紧贴住她,并吻了一下她后背。

    “我好想你!每天都在想你,我真的好怕再也见不到你,好怕……”

    抱紧雯雯,在我紧拥她的同时,她的内心再次被触动。于是更加自责,用牙齿紧咬住手指,防止自己哭出来。

    终于,雯雯无法再控住情绪,思念打破僵局,促使她转过身紧紧的抱住我,于我激动的亲吻在一起。

    隔日。

    天微量,玛莎陪同着东子,绕着农场一周行走,他想快速恢复好,不想因为自己的原因,拖累大家。

    文特和昨天一样,依旧跟随大川去练枪。在昨天回来的路上,还打到了一只野兔,算是意外收获。

    可因为艾莉喜欢,并且舍不得杀死那只兔子,于是了送给了艾莉,在抱完了一晌午,又被她放生了。

    一个光头,坐在谷仓边上的木桩上,利用小刀削尖着木棍,在他旁边,放着几支已经做的好弩箭。

    “老兄,新发型不错!”

    绕着农场行走,当路过光头旁边,发现此人正是凯文,东子忍不住赞叹一句,脸上挂着一抹淡笑。

    昨天,那个还是一头长发的他,一夜间却给变成了光头,这其中的原因,不免让人很难去理解吧。

    “谢谢,也许它更适合我。”

    凯文回应一声,看了东子一眼,随后埋下头继续去削尖木箭,没再说话。

    屋内。

    正在吃早饭的雯雯,刚吃下去一小块面包,却突然觉得胃不舒服,而后犯恶心,捂住嘴冲出了门。

    扶住墙边,就冲着空地吐了几下,表情很是难受。看到她的举动,孙敏拿出纸巾,从身后跟了上来。

    将纸巾递给她,孙敏注意到,在雯雯呕吐的同时,会下意识的一直捂住小腹,她心里有了一些猜想。

    “你怀孕了?”

    孙敏此话刚说出,雯雯表情瞬间紧张起来,将其拉至一侧。好在里屋的我,并没有听到这一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