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圣光暴君 > 第0091章 索菲亚

第0091章 索菲亚

 热门推荐:
    灰泥村的天空,雷鸣轰隆,电光劈闪,庞大的威压将村内所有人都逼的只能匍匐于地。哪怕尊贵如穆尔西主祭,这会也是脑袋贴地,在神威之前屁滚尿流,苦苦支撑,不能自理。

    强如主祭都如此不堪,在场其他人类和地精就更惨了。能当场晕过去的就是万幸,还有不少在威压下灵魂崩溃,成了白痴。

    这神威如此不分敌我,实在可怕。只是它来的快,去的也快。不等穆尔西大声赞美暴政之神的伟大,班恩却在角力中主动退却,收回了自己的神威。

    灰泥村的空地上横七竖八倒下数百具躯体,人类和地精都混杂在一起。等着主祭大人感觉神威离去,胸口一松,整个村子已是一片死寂,连燃烧的篝火都变得寂静无声。

    过了好一会,穆尔西主祭才发现是自己耳朵流血,暂时失聪了。他望着同样狼狈的地精萨满,两个大人物面对凌乱的现场,苦笑不已——这场血祭不知道算成功还是失败?

    暴政之神刚刚复活,重建神国。可它力量并未恢复到全盛,在跟神秘黑手的较量中无法长时间维持自己的神威,唯有主动放弃。

    可神灵的威严,如何能忍受自己的祭品被人强行夺取?班恩收回神威,就立刻对穆尔西和祖尔灰皮下达神谕——杀死扰乱血祭的渎神者,必须进行报复!

    报复?自然是要报复的。

    亵渎神灵者,当剥去其皮肤,拷打其,焚烧其骨骼,折磨其灵魂。让他在极度的绝望中承受无休止的痛苦。

    主祭和萨满还在愣神,血池中却突然大爆,刚刚进入血池的老修斯从漫天血雾中走出来。他原本算穆尔西的手下,但此刻形象大变。

    一张黑脸坑坑洼洼,两寸的獠牙露在唇外,斗大的眼里瞪着凶目,毛毛糙糙的分明已是个怪物。他这面目狰狞,体格魁梧,块头大了好几圈,站到穆尔西面前,后者必须仰视。

    “血祭中,吾主向我诉说了对你们的不满。它命我统帅黑森林的教会势力,你们现在都得服从我的命令。”老修斯此刻犹如恶鬼,带着不可置疑的命令口吻。

    在老修斯身后,跟随他的几十名手下也形象大变,全都两眼赤红,皮肉魔化,覆盖骨甲。其神情中满是死战到底的狂热,完全没了理智和人性。

    穆尔西能感应到老修斯身上如同潮汐般波动的黑暗之力,心中忐忑。班恩确实发怒了,为了报复渎神之人,老修斯和他的部下都被暴政之神给改造强化了。

    这改造一看就是以消耗生命为代价,老修斯一伙只怕活不过半个月。可半个月内,他们这些非人的存在就是黑森林里最强的势力——穆尔西只能微微低头,表示自己的顺从。

    “吾主的命令,我自当遵从。修斯阁下,不知我们要如何调查刚刚亵渎吾主的神秘黑手?”穆尔西很自然的把难题丢给了刚刚得势的老修斯。

    “吾主已有明示,渎神者就是暴鼠村那些抵抗势力的头领,一个叫维克多雨果的家伙。我们明天直接杀过去,只要铲平那个村子,一切问题自然都解决。”

    老修斯语气暴烈,简单粗暴,也干脆利落。他两眼已经殷红如血,带着噬人的凶光。

    穆尔西自然不反对,可他心里却暗暗嘀咕一句“傻子现在都能猜到这事跟黑森林的‘联军’有关。可一个胆敢跑到血祭现场直接虎口夺食的渎神者”

    主祭大人和地精萨满相互对视,心里都有一点默契——那支临时拼凑的人类势力只怕跟我们预想的完全不是一回事。这种底细不明的敌人,还是让别人去试探试探为好。

    暴政之神雷霆震怒,下达神谕要进行报复。造成这一切的周青峰却还在深度睡眠之中。他冒险一搏,就想把可怜的索菲亚救走。但他并没有彻底成功。

    周青峰能向索菲亚提供食物和衣物等实体,却没办法将外部实体拉进自己的信息网络内,拉走的是小女孩的灵魂。

    可不管周青峰如何拼尽全力,也没办法直接对抗一个神灵。除非神灵觉着降下神威只为抢一个弱小的灵魂太过得不偿失,主动放弃了争夺。

    周青峰的坚持换来索菲亚弱小的灵魂出现在他的信息网络中,或者说进入了他的脑海里。小女孩依旧是那副蓬头垢面的模样,瘦小的身躯尚在瑟瑟发抖,惶恐不安。

    “别害怕,我是维克多,给你送食物的维克多。”周青峰蹲下,和小女孩面对面,“我很抱歉没能拯救你的生命。我曾经的许诺落空了,真的很对不起。”

    小女孩哆嗦了半天,话都说不出来。她并不是真如赴死前那般淡然,更不是真的无谓生死。那只是太过弱小时面对强权的无奈,是极度畏惧下的苦楚。

    但凡有选择,她还是希望活下去。

    周青峰表明自己的身份,轻声哄了半天。索菲亚放松下来便放声大哭,眼泪哗哗。可她现在已经是灵魂状态,哭声只有周青峰能听见,眼泪流出也不过是虚化。

    “维克多,这是什么地方?我还活着吗?”索菲亚楚楚可怜的问道。她摸摸自己的脖子,临死前割颈的那一刀是她终身的阴影。

    “我也无法描述你当前的状态。你失去了身体,只有灵魂存在。你所在的地方是我脑海里的空间。而我,真的只是个普通人,能做的不多。”

    周青峰大概描述了自己信息网络的概念,小女孩自然是听不懂。可她很快就不哭了,反而接受了自己当前的状况,顶多弱弱的说一声,“维克多,你会收留我,对吗?”

    “是的。”

    “那我以后还会挨饿,挨冻吗?”

    “灵魂状态,好像没这方面的需求了。”

    “啊,这倒是好事。我一直希望自己可以永远不会饥饿寒冷,现在我的愿望实现了。”

    小女孩反而有些欣喜,苦笑的咧咧嘴。周青峰却心里堵的慌,他伸出手轻轻摸摸索菲亚的头发,那原本脏兮兮的乱发便在他的心念控制下变得光亮柔顺。

    “这是魔法吗?”索菲亚还是有点害怕,却又带着几分好奇。

    “不,你在我的脑海里,我能决定你的模样。”周青峰伸出手,抚摸小女孩的脸蛋。沾满泥土的消瘦脸蛋变得干净了些。

    很快,烂衣服变成简朴的连衣裙,光着的小脚丫穿上鞋子,乌黑的手指干净许多,指缝里的污垢也消失。

    这才像个正常的小女孩。

    但还不够好,无论周青峰如何努力,都没办法让小女孩快乐。

    “好神奇。”索菲亚惊讶于自己的改变,她牵动连衣裙的裙角,踏踏自己漂亮的新鞋子,弱弱的致谢道“谢谢你,维克多,我很喜欢。这是我穿过最好的衣服。”

    小女孩高兴之余,抱着周青峰的脸亲了一口,腼腆而羞怯,“维克多,你真是个好人。如果可以,我很想报答你。”

    周青峰只是苦笑,心里实则酸楚。他不需要小女孩的报答,他只需要对方好好的活着,可这点要求也太过奢侈。

    作为灵魂,小女孩也许可以和周青峰共存,但她永远不会再长大了。

    索菲亚小心翼翼的展示自己的改变,一会后就注意到周青峰的信息网络空间内那些数不清的信息流。她好奇的问道“这些是什么?”

    “是黑森林里的祈愿。”周青峰大概讲述了信息流的概念,“大多是些贫民。他们生活痛苦,总是希望能获得帮助。

    我以‘圣光’之名联系这些人,安慰他们,引导他们,也收集汇总信息。这些信息看似不起眼,但其实很有价值。不过现在信息流太多了,我处理不完。”

    “是吗?”索菲亚望着一条条不同颜色的链路,虽然并不懂什么信息流,但她很好奇的伸手接触了一条赤色信息流。

    片刻后,小女孩欣喜的喊道“维克多,我也可以聆听这些信息流。它们确实讲述了很多事,也许我可以帮你。我很愿意做这些事。

    求求你,允许我为你做点什么吧。我知道我只是个小孩子,肯定不会让你满意。如果我不懂,请教导我。如果我做的不好,你可以责罚。我一定会非常努力的,请给我个机会。”

    面对这个可怜巴巴的请求,周大爷有点不知该如何回应——难道我要招个不花钱的童工做二十四小时客服?这会不会太过分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