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法爷永远是你大爷 > 034 沙雕老肥宅

034 沙雕老肥宅

 热门推荐:
    贴子打开,罗兰发现楼层数量已经达到了两万多,这还只是一个早上的时间而已。网友们的回复千奇百怪,罗兰看下来后,忍不住轻笑出声。

    ‘罗兰大大,你这没文化的白痴,天使是指负责宣读皇帝旨意的太监……我去,这奈子,这肥臀,还有这大长腿。好吧,我承认,这鸟人确实是我心目中的天使。’

    ‘这是生命神殿的接引天使?嗯,我觉得我可以舍弃十字架上的那位圣人,拜倒在生命女神的石榴裙下了。’

    ‘啊,我完事了。’

    ‘楼上的,你得多补肾啊,年纪轻轻这么虚。像我,已经贤者四次了,现在努力第五次贤者时间。’

    ‘你们这些男人怎么这么污,就没有人提供一下这位天使的捏脸数据和三围吗?我想重新建一个号。’

    ‘楼上妹子醒醒,这游戏没有捏脸系统。’

    ‘这游戏有妹子玩?就算是百分之十的疼感,也应该让能妹子们望而却步了吧。’

    ‘楼上的没有常识,妹子们痛经时痛疼等级最高能达到6级,更别说分娩时的痛疼等级了。而这游戏十分之一痛感,最高应该不会超过级,某种程度来说,我们男性反而不如妹子们耐痛能力强。话说回来,天使会不会痛经啊?’

    ‘我不管她痛不痛经,反正这天使是我老婆。’

    ‘快来人,给我滋醒上面那个做梦的白痴。’

    ‘我人老了,对女人没有什么兴趣了。只是作者贴子标题《遇见天使》……我仿佛听到了一个软萌妹子在我的耳边唱歌。’

    ‘我了个去,十多年前的番了,居然还有人记得?楼上应该奔‘四’了吧。’

    ‘楼上的,你也暴露了。’

    ‘不是……为什么我耳边响起来的是《遇见阿部》?’

    ‘楼上你t的撒毒,我明明知道你说的是什么玩意,但还是忍不住去b站搜索了一次,然后我一个三十三岁的单身狗差点哭了。’

    ‘这么一说,我也去听听!’

    楼层就这么歪了,然后关于《遇见阿部》的内容讨论了至少上千贴。

    罗兰也知道肯定不是什么好玩意,但他还是按捺不住自己的好奇心,去b站逛了十分钟,然后他一个二十六岁的单身狗,自闭了半小时。

    这群沙雕老肥宅,害人不浅。不过游戏的主力人员,估计也是这群老肥宅,毕竟他们出来工作差不多也有十年了,只要不是过得太差,大多能存得下五万元。而那些新生代们,要么刚出来工作,要么就是还在学校,让他们立刻掏五万元出来买个虚拟游戏舱,估计有点困难。

    不过也正是这群沙雕网友,居然又打赏给了他近三万元。看到这数字,他更不想去上班了。

    等到晚上十点,罗兰再次进入到游戏中。

    贝塔也在旁边。

    “我们该走了。”罗兰有些可惜地看了看不远处的茅草房,其实他挺喜欢这个地方的:“顺着路去大城市吧。”

    贝塔有些失落,他其实挺喜欢和那些孩子们玩的。贝塔的童年过得很辛苦,不是在学校学习,就是在上辅习班。直到最近高考完了之后,他才有时间玩耍,这也使得他很喜欢人多的地方。

    两人下了山坡,走过湖心桥,来到镇外的湖畔旁。

    那群孩子们还在那里玩耍着,没有注意到罗兰和贝塔的到来。

    按理说,两人应该悄悄地离开的。

    但贝塔看着他们,有些不舍,最后扭头说道:“罗兰哥,你等等,我去和他们说声。”

    也不等罗兰答应,贝塔就跑了过去。

    轻轻叹了口气,罗兰靠在湖心桥的护栏上,默默出神。周围很安静,偶尔有鱼儿跃出湖面,发出的朴通声。

    这种情况,直接走掉才是最好的,否则待会有得难受了。

    果不其然,大约十多分钟后,贝塔走了回来,他的眼眶发红,而后面跟着一群小屁孩们。这些孩子们要么抹着眼泪,要么在小声哭泣,个个脸上都是充满了不舍。

    两人在镇子也待有一段时间了。在这段时间里,贝塔带着孩子们玩耍,给他们弄蜘蛛腿吃,还给他们讲故事。可以这么说,就算是这些孩子的父母,做的未必有贝塔更好。

    大多数时候,穷苦人家的长辈们,成天在外面找吃食,根本无力照顾孩子,几乎全是放养状态。而贝塔的出现,以及最近的作为,对于这些孩子们来说,无异于是‘哥哥’的完美形象。

    孩子们在他的身上感觉到了温暖,也隐隐把他当成了亲人。

    现在亲人要走了,他们自然会伤心。

    “走吧。”罗兰站直身子,向孩子们挥挥手,转身缓缓离开。

    贝塔跟在罗兰的后面,每走几步,就回头看看。

    孩子们待在桥头那里,没有跟过来,但等两人走远了之后,一片伤心的哭声响了起来。

    贝塔走走停停,好几次都差点想跑回去了。

    但每次罗兰都会很及时地说句:“别愣着,跟上。”

    两人渐渐走远,身后的哭声也渐渐变小。

    等在山路上拐了一个弯,红土镇的完全被树林遮挡了视线。

    哭声自然也被遮挡没有了。

    两人静静走着,罗兰能听到偶尔后面贝塔时不时传来吸气声。

    似乎是在抹眼泪?

    所以他没有回头,只是静静地走着。

    山路崎岖,但两人都是职业者,走起来并不累。

    山林深幽,偶尔古怪的鸟叫声响起,再在山峦间悠悠远去,给人一种远离尘世的脱俗之感。

    土黄色山路在林中伸展向远方,头顶树荫余余,走了大半天,太阳已经开始偏西。

    树林间暗了下来。

    罗兰使用了个‘光球术’。

    这是一个零级的戏法,没有任何攻击力,但却可以用来照明。

    此时贝塔突然快步跟上来,同时说道:“罗兰哥,等等!”

    贝塔的脸上已经没有多少伤心的意思,反而还有一点兴奋,心里调节能力挺强的。

    “嗯,怎么了?”罗兰好奇地问道。

    “有钱捡!”

    啥?有钱捡?罗兰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我的幸运财富天赋起效了。”贝塔一指左边的山顶:“那里有道金光垂下来,只有我能看见,这是有钱捡的标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