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法爷永远是你大爷 > 030 该来的终究会来

030 该来的终究会来

 热门推荐:
    半个多小时后,六个流氓鼻青脸肿,互相搀扶着,带着隐隐的哭泣声离开。背影萧索感伤,看着很是凄惨。

    ‘任务完成,获得人物经验17点,红土镇声望增加10点。’

    ‘人物升至lv,人物属性提升。’

    看着这两条系统提示,罗兰感觉自己像是吃了人参果,全身每一个毛孔都感觉到极其的舒坦。人生最幸福的事情,莫过于把压力发泄出去,随后又得到了足够的利益。

    贝塔在一旁说道:“我升到lv2了,本以为还得多刷几十天的巨型蜘蛛,结果这些人送上门给我们刷一波任务经验,简直是送‘财’童子,要是能多来几次。估计能很快升到lv5级。”

    这就是典型的贪心了,罗兰笑了笑,说道:“整个镇子大半的镇民们都看到我们两人暴打他们了。虽然我们也算是‘为民惩恶’,但多少也会给镇民们留下暴力的印象,如果再来几次,说不定我们的形象就会由‘屠龙者’成为‘恶龙’。”

    贝塔想了会,赞同道:“也是。”

    接着两人一转头,便看到一群孩子们崇拜的目光。

    那六个流氓之所以能在红土镇横行霸道那么久,是因为似乎和镇长有些关系。

    一般镇民们都不敢惹他们,要不是平时还有法尔肯镇着,他们估计更加嚣张。但现在法尔肯越来越老,也渐渐不爱管事,他们就渐渐地跋扈起来。

    结果今天又被人教育了一顿,估计能消停挺长一段时间。

    这些孩子们大多数都穷苦人家的孩子,以前家里被这些人欺负过,要么看过他们欺负别人。孩子的世界是很极端的,要么什么都不怕,要么就害怕到会影响到未来性格的地步。

    成年人不敢对这六个流氓怎么样,孩子们看在眼里,自然也对这六个流氓害怕得不行。只是刚才,罗兰和贝塔用行动告诉他们,除了恐惧和忍耐,似乎还有另外一种处理方法。

    孩子们的模仿力是很强的,而对于偶像行为和性格的模仿,更是根植在每个幼体的骨血里。

    现在孩子们越来越喜欢待在湖边,他们大多数都在和贝塔学习基础军用剑术。

    还有一些想和罗兰学习魔法……但是很可惜,罗兰也试着教导他们,可没有人能感觉得到所谓的魔法元素。

    最后,所有的孩子们都和贝塔学习军用剑术去了。

    罗兰也落得轻松,开心潜力钻研‘通晓语言’这个二级魔法。

    密密麻麻的魔法节点看得人头都大,贝塔能使用‘通晓语言’,罗兰曾经问过他施法经验。

    结果贝塔双手一摊,说道:“龙脉术士不需要施法经验,只要出现在技能栏里的技能,在脑海里默念一下就行了。所以我也没有任何经验可说。”

    得,还是要靠自己才行。

    时间一天天过去,罗兰白天去散打馆拉伸筋骨,再做一些简单的热身运动,晚上就待在游戏里。

    现在他的生活作息习惯相当规律,不知不觉间,以前那种略微气虚的感觉没有了,但在现实世界中,却有了一种奇特的憋闷感。

    并不是生理上的,而是心理上的。

    总感觉空气中似乎缺少了一种东西。

    不过这种感觉还淡,时现时隐,他也没有太在意,只当是在游戏中呼吸的空气太过于新鲜,而现代社会的空气相较之下,有些浑浊的关系。

    一眨眼十几天就过去了,这段时间,罗兰和贝塔两人至少猎人了六十只以上的巨型蜘蛛,但枫树林中的蜘蛛依然还是很多。

    这和枫树林的范围太大有关,而且这边的蜘蛛没有了后,会有巨型蜘蛛从山的另一边迁移过来。那边还有一大片的枫树林。

    巨型蜘蛛源源不绝是好事,至少孩子们的肉食暂时不缺,但罗兰却皱起了眉头。

    他和贝塔总有一天会离开这镇子的,之后村子怎么办?巨型蜘蛛似乎暂时杀不完,镇子以后依然会处于巨型蜘蛛的威胁之中。

    湖边,贝塔依然在和孩子们‘玩耍’,一些天赋比较好的孩子,已经掌握了基础军用剑术的基本动作了,而且也练得比较熟练,贝塔正在和他们对练。

    当然不是一对一,而是贝塔一个人同时对付五个孩子。

    金发碧眼,长相还算不错的少年贵族站在中间,挥舞着木棍,将周围攻击自己的木棍一一拨开,五个孩子的攻击倒也有模有样,联手攻击时,一般成年人还真没有反击的办法,但贝塔却能很简单就将他们的攻击招架住。

    即使是从身后攻击来的木棍,也能被他躲闪,或者反身用木棍轻轻导向另一边。

    这样的对练有没有效果?当然有!至少罗兰都能看得出来,现在贝塔挥剑的动作越来越稳,也越来越快。

    贝塔在成长,但罗兰的魔法研究进度却被卡住了。

    ‘通晓语言’这魔法的复杂程度,远在他预料之上,光魔法节点就有三百七十二个。

    数学模型中的试验数据量,已经大到他在游戏中无法用备忘录记下来的地步。

    事情不顺,让罗兰的心情有些郁闷。

    他坐在桥栏上,看着贝塔在湖边开心地和孩子们喂招。

    夕阳残红,镇子上空炊烟数柱,蛙声渐起,偶有树海林涛声在耳边掠过。

    罗兰深深地呼吸了口气。

    不该这样,这里的生活如此平静美好,而自己却如此烦闷,太不合时宜了。

    他正准备再去努力一把,但此时半山坡的生命教堂处,却突然响起了沉闷的钟声。

    三响,每一响都像是在所有人的心头上响起一般。

    所有的镇民都放下了自己手中的活计,沉默寡言地往半山坡缓行。

    孩子们也安静下来,他们似乎是有些不知所措的样子,齐齐地看着远处的生命教堂。

    贝塔有些不明所以,他走到罗兰身边问道:“这是怎么了?紧急会议召集?”

    罗兰隐隐猜到了是什么事情,他垂下眼睑,微微摇摇头。

    这时候,旁边一个小孩垂着头,看着自己的腿尖,失落地说道:“每当教堂的钟声响两次,镇子里都会有人被埋到后山那里。”

    贝塔有些惊讶地问道:“三次呢?”

    “不知道。”孩子轻轻地答道。

    孩子们不知道,但镇民们知道。

    看着几乎整个镇子的人都往半山坡走,罗兰微微张开嘴,他的声音有些沙哑:“我也过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