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镇国上将军 > 第213章:二打一群

第213章:二打一群

 热门推荐:
    出来切磋两手,就送出去一套软甲,汪斌的心在滴血。

    

    云飞扬收徒弟为不看时候,收谁不好,要收丽玉。

    

    这个丽玉,剑法造诣低的不行,不知道云飞扬看上她哪一点,论长相,跟方倩倩还有一大段距离。

    

    不过人家收徒弟,自己也不好干涉,就像当初他收四方城的古剑为徒,云飞扬也是给了见面礼的。

    

    说起古剑,汪斌这个便宜师父是很久没有去四方城了,收了个徒弟都成放养的了。

    

    汪斌下场后,比武还在继续,就是很少有人能够引起冰宫圣女的注意。

    

    看了一会儿,冰灵昀乏了,便离开大殿。

    

    “刀公子,剑公子,我家圣女有请。”冰宫的侍女来到汪斌和云飞扬的座位旁边,很客气的说道。

    

    “你们圣女有什么事吗?”

    

    汪斌问道。

    

    “两位公子去了便知晓。”侍女微微笑道。

    

    “好吧,前面带路。”

    

    既然主人家有请,汪斌和云飞扬两个客人也不好抚了主人的好意,就跟着侍女离开大殿。

    

    大殿里的宗师们看到他们离开,为都停下比试。

    

    圣女和两位公子级别的强人都离开了,他们继续比试给谁看?

    

    冰宫的一处花园里,冰灵昀坐在一张石凳上,正在优雅的沏茶,看到汪斌和云飞扬走了过来,便起身相迎“冒昧请两位公子前来一叙,还请勿怪。”

    

    “哈哈,圣女相邀,那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美事,我们兄弟俩能有这份殊荣,还要多谢圣女美意呢。”

    

    汪斌笑道。

    

    “他说的不错,我们离开大殿时,里面的射出来的目光,似乎要把人都穿透。”云飞扬也打趣道。

    

    “两位倒是幽默。”冰灵昀轻笑道“两位公子实力卓然,艳压北域诸多宗师强者,不知有没有兴趣加入冰宫,做我们冰宫的客卿长老?”

    

    “客卿长老?传闻北域冰宫只收女弟子,只有圣女有资格招赘,我们的恐怕不合适,有损冰宫清誉。”

    

    汪斌直接推辞,他的下一站不会是北域,而是中域,加入冰宫或许不会有什么事,但毕竟多了一份牵绊在这里。

    

    “圣女的好意,只能心领,我俩离开北域,会直接去中域进入五域战场。”云飞扬说道。

    

    “两位公子果然志向远大,是冰灵昀冒昧了。”冰灵昀眼里有些失落。

    

    自始至终,汪斌和云飞扬的眼里都很清澈,既没有被她的美色迷住,为没有被冰宫客卿长老的荣誉而产生变化。

    

    这两个人实在太沉稳了,一点都不像同代的年轻宗师。

    

    冰灵昀邀请汪斌和云飞扬来花园,就是要为冰宫招揽人才,冰宫因为只收女弟子,实力是一天比一天弱小,加上被雪山派施压,她们只好寻求其他势力的帮助。

    

    暗中聘用客卿长老便是比较好的方法,不过冰宫看得上的人,别人不一定看得上冰宫,除非迫不得已,否则谁会愿意成为冰宫的客卿,与雪山派作对。

    

    “圣女要是没有别的事,我们便告辞了。”见冰灵昀久久不说话,汪斌和云飞扬起身就要告辞,他们的时间并不充裕,去五域战场前,还有一些事物要处理好。

    

    “那就祝两位公子一路顺风,在五域战场上多杀异族人,为五域大陆立功。”冰灵昀起身说道,

    

    “告辞!”

    

    汪斌和云飞扬转身离开,十分潇洒,见他们这般洒脱,冰灵昀非常的羡慕,大家都是宗派圣子圣女,别人可以自由行动,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她这个圣女就比较惨,要为冰宫牺牲一切……

    

    还是要有足够的实力,才能主宰自己的命运,眼下的冰灵昀实力还不够,还无法违抗冰宫宫主的命令,自行决断。

    

    ……

    

    ……

    

    在冰宫所在雪山的山脚下,汪斌和云飞扬被一群宗师围个水泄不通。

    

    这些人对他俩怒目而视,像是汪斌和云飞扬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一般。

    

    “你们两个还是束手就擒吧,反抗就是与整个北域势力为敌,不要妄图挣扎了。”为首一名年长的宗师强者说道。

    

    “为什么要束手就擒,我们干什么了?”云飞扬怒道。

    

    “干什么?冰宫圣女见了你们之后,死了,而且衣衫不整!你们这两个禽兽居然还想离开?”那宗师怒道。

    

    “什么?冰宫圣女死了?”

    

    汪斌很惊讶,刚才冰灵昀还好好的,怎么就突然死了呢?而且还是那种屈辱的死法。

    

    “怎么,做了还不认账?你们东域宗师都是有胆做没胆认的孬种吗?”有宗师怒道。

    

    “别跟他们说太多,一起动手捉拿他们,交给冰宫处置!”

    

    有人提议,北域的宗师们再也压制不住胸中火气,对汪斌和云飞扬群起而攻之。

    

    “怎么办?”

    

    云飞扬问道。

    

    “这件事很蹊跷,明显有人设计我们。”汪斌说道。

    

    “本圣子当然知道被人设计了,现在怎么办?”云飞扬道。

    

    “先打出去吧,不能落在他们手上,我们在明敌人在暗。”汪斌说完,奔雷战刀出鞘,在北域宗师群中大杀四方,

    

    云飞扬见状,祭起青霜剑,飞剑术四下突击,杀得北域宗师人仰马翻。

    

    战团外,丽云站着不动,她是北域的武者,按理说要跟大家一起围攻汪斌和云飞扬,可是云飞扬刚收她做徒弟,还把弈剑术的剑法秘籍留给了她,是她的师傅。

    

    徒弟动手打师父,那是大逆不道的事,而且丽玉心里,不太相信,那件事是云飞扬和汪斌做的。

    

    她怎么看,汪斌和云飞扬都属于那种坦荡荡的君子,不可能干出那种恶心的勾当。

    

    北域宗师虽然多,但是汪斌和云飞扬彼此熟悉,战力又高,两人合力起来,根本不惧怕围攻。

    

    “突围把,不要给他们机会。”

    

    汪斌提醒道。

    

    “这个仇,本圣子迟早要报!”

    

    运费收回青霜剑,与汪斌一起准备突围。

    

    两名顶尖宗师拼命突围,包围他们的人不拿出拼命的架势根本拦不住,汪斌和云飞扬顺利突围,冲出山脚。

    

    北域的宗师们看到围不住,为不敢继续追击,他们害怕被汪斌和云飞扬各个击破,在冰宫大殿,公子级别的战力,可不是几个宗师能轻易抵挡的。

    

    ……

    

    ……

    

    “谁会那么无聊,弄死冰宫圣女嫁祸给我们?那圣女长相不错,就这么杀了岂不可惜?”

    

    确定没有追兵,云飞扬停下流云步,无奈的感叹道。

    

    “谁知道呢,嫁祸给我们的人也是人才,我们直接离开北域,他的嫁祸又有什么用?”汪斌无语道。

    

    “没有用,谁又会搞这么多事情出来,你不是将军吗,赶快分析分析,到底嫁祸我们的人,有什么目的?”

    

    云飞扬问道。

    

    “目的无非两个,一个是冰宫,另外一个是刀宗和剑宗。我俩的宗门远在东域,又是五域大陆数得上名号的宗门,那人应该没有那么大的胃口,估计是想让冰宫与我们为敌,借我们的手,削弱冰宫的力量,他们好暗中得利。”

    

    汪斌分析道。

    

    “你是说雪山派?”

    

    听了分析,云飞扬直接把背后黑手安在雪山派的脑门上,根据谁收益谁出力的原则判断,是雪山派的几率比较大。

    

    “不一定是雪山派,也可能是雪山派的仇家。”汪斌说道。

    

    “你说的也对,雪山派本就比冰宫强,没有必要搞这种手段。但这么一来,我们被人利用,就这么算了?”云飞扬问道。

    

    “当然不随这么算了,平白无故被人算计,你不气我都替你气,这口气必须得出,否则我们这两个大宗派的圣子,为太窝囊了。”汪斌说道。

    

    “好,就等你这句话。你说吧,怎么干,打翻他们!”云飞扬挥舞着拳头道。

    

    “首先得找出幕后黑手,我们还是先隐藏行迹,假装已经离开北域,静静的等待着那人的出现。”

    

    汪斌说道。

    

    “好吧,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汪斌的提议,云飞扬没有意见。

    

    这种勾心斗角的事情,他本来就不擅长,为不愿意去了解,有汪斌在身边,他就更懒散了。

    

    两人昼伏夜出一段时间,在北域基本销声匿迹,加上汪斌在军中学了半吊子易容术,半个月后,他们两个以新身份出现在人前,没有被人识破身份。

    

    “都半个月了,怎么还没有动静。”一座简易的茶摊子里,易容成小老头的云飞扬小声嘀咕着。

    

    “再等等,要有耐心。”一旁易容成白胡子老者的汪斌说道。

    

    “这些人动手婆婆妈妈的,是不是男人所为?”云飞扬不悦道。

    

    如果是剑宗要对付别人,会直接下战书,然后大张旗鼓的过去打,哪里会像对付冰宫的那些人这样,半个月都不动手。

    

    “管他们是不是男人,我有预感,他们快沉不住气了。”汪斌道。

    

    “好,那本圣子就再信你一次。”云飞扬道。

    

    这时候,茶摊里又来了歇脚几个客人。

    

    上茶后,那些人正在交流,汪斌侧耳偷听,发现那些人讨论的正是冰宫的事情。

    

    “听说了吗,冰宫新任圣女,才当了一天,就被人杀了,而且是那种衣衫不整杀,实在太恶劣了。”

    

    “你的消息太慢了,这都是半个月前的旧事了,要说敢对圣女出手的人也真是厉害,到现在都没有抓到。”

    

    “据说有两个人一起杀害了冰宫的圣女,还是东域的宗师强者呢。”

    

    “切~东域比我们北域强多了,东域的宗师有必要跑北域找存在感吗?”

    

    “你们别说了,我听雪山派的人说,那是冰宫内部的人干的。”

    

    “你们都知道,冰宫每届圣女都要招赘吧,问题就出在招赘上面。”

    

    “兄台,关于冰宫圣女的事,你有什么内部消息吗?”

    

    汪斌挪了位置,一锭金子放在桌面上。

    

    “这位兄台,我也是听人说的,杀冰宫新任圣女的,是上一任圣女的男人,按理说是新圣女的生父……”

    

    那人收了金子,小声的把自己知道的,都告诉了汪斌。

    

    “多谢兄台!”汪斌得到消息,即刻带着云飞扬离开,他要调查一件事,关于冰宫的前任圣女。

    

    又过半个月。

    

    冰宫内乱,有一股不明势力在冰宫内部大开杀戒,把不服从的冰宫弟子全部削首,场面异常血腥。

    

    这场内乱的根源,还是跟前任圣女有关,更确切的说,是前任圣女的男人。

    

    他不满女人掌控诺大的冰宫,于是联合雪山派,将新任圣女杀死,并嫁祸给汪斌和云飞扬,用以转移别人的注意力。

    

    还别说,他得手了。

    

    “从此冰宫,我张朝中说了算,哈哈哈哈哈……”

    

    猖狂的笑声,充满这座冰宫大殿。

    

    “姓张的,你想当宫主,没人会去拦你,但是你千不该万不该嫁祸给我们。”

    

    冰宫大殿,汪斌和运费的身形出现。

    

    “哈哈哈,原来是两位公子。本座在此向两位道歉,待本座处理完这些叛逆,冰宫一定会给两位一个满意的答复。”

    

    张朝中道。

    

    他知道汪斌和云飞扬两个人的能量太大,现在并不想与他们相斗。

    

    “还是先解决我们之间的事情,再出处理冰宫事物吧。你一个赘婿也敢妄言处理叛逆?”云飞扬毫不客气的说道。

    

    “剑公子,本座敬你是东域剑宗弟子,所以才以礼相待,还请克制!”张朝中面上有怒意,不过想起冰宫还没有彻底镇压住,不好发作。

    

    “本圣子不习惯给人当枪使,你现在就给一个交代,如果满意,本圣子走人,如果不满意,先打过再说,所本圣子输了,转头就走,不用你给任何交代。”云飞扬吼道。

    

    “敬酒不吃吃罚酒!左右给本座拿下他!”张朝中指着云飞扬怒道。

    

    他是真的愤怒,这个剑公子仗着自己有点实力,完全不把他放下眼里,他已经很给面子了,但是剑公子就是刚,不要他给的面子。

    

    既然如此,那就先打过再说。

    

    云飞扬和冰宫张朝中派系的宗师交手,汪斌自然不会站着看,一动手就是两个打一群。

    

    好在他们有经验,打一群为不会有任何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