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镇国上将军 > 第209章:北域冰宫

第209章:北域冰宫

 热门推荐:
    “好了好了,别说了,我跟你去北域还不行吗……”

    提起云霞,汪斌还是有触动的,那个眼里都是他的剑宗天才女弟子,他还没想好怎么面对。

    只好答应跟着云飞扬去北域冰宫见见世面,反正现在军中无事,需要他这种宗师级别的四征将军出马处理的事物为不多,四方战场除了西方战事不明,其他三方都进入扫尾阶段,东方战场先一步进入重建发展阶段,远远领先其他战场。

    “这是你自己说的,择日不如撞日,我们马上出发如何?”见汪斌妥协,云飞扬连忙道。

    “有必要这么着急吗?再说你们剑宗去北域,不用等等其他弟子?”

    看云飞扬的模样,哪里像代表剑宗去北域冰宫的样子?倒是像那种闻到腥味的猫儿,按耐不住内心的冲动。

    “本圣子一个人就足够代表剑宗,就像你一个人在哪里都能代表刀宗一样。”云飞扬道。

    “说的好像有些道理。”

    云飞扬的话,汪斌无力反驳,他们都是圣子,的确是走到哪儿都代表着各自的宗门。

    “那还等什么?看圣女,宜早不宜迟。”云飞扬催促道。

    “不是吧,你不是说不着急的?”汪斌疑惑道。

    “你不是没有仗要打了吗,那就没有必要耽搁了,当然早去早好,据说冰宫圣女是北域千年难得一见的极品美女,你不心动吗?”

    云飞扬问道。

    “不心动。”汪斌很实在的回答道。

    “本圣子也不心动,就想去凑个热闹。”云飞扬解释道。

    汪斌知道他说的是实话,云飞扬对美女确实不怎么感冒,他喜欢的是挑战各路高手。

    千年难遇的美女,一定会有很多追随者,那些自命不凡的追随者中,估计会有一两个好手。

    云飞扬便是奔着那些人去的,而汪斌,纯属无聊,不想让云飞扬把话题扯到云霞身上去。

    两人一拍即合,决定立马动身赶往北域,不过在离开军营之前,汪斌还是给夏侯恩交代了一番,交接其继续平定北方的相关事宜,东路军和青山城支援过来的部队,暂时归他指挥。

    ………

    ………

    ………

    ………

    “好了好了,别说了,我跟你去北域还不行吗……”

    提起云霞,汪斌还是有触动的,那个眼里都是他的剑宗天才女弟子,他还没想好怎么面对。

    只好答应跟着云飞扬去北域冰宫见见世面,反正现在军中无事,需要他这种宗师级别的四征将军出马处理的事物为不多,四方战场除了西方战事不明,其他三方都进入扫尾阶段,东方战场先一步进入重建发展阶段,远远领先其他战场。

    “这是你自己说的,择日不如撞日,我们马上出发如何?”见汪斌妥协,云飞扬连忙道。

    “有必要这么着急吗?再说你们剑宗去北域,不用等等其他弟子?”

    看云飞扬的模样,哪里像代表剑宗去北域冰宫的样子?倒是像那种闻到腥味的猫儿,按耐不住内心的冲动。

    “本圣子一个人就足够代表剑宗,就像你一个人在哪里都能代表刀宗一样。”云飞扬道。

    “说的好像有些道理。”

    云飞扬的话,汪斌无力反驳,他们都是圣子,的确是走到哪儿都代表着各自的宗门。

    “那还等什么?看圣女,宜早不宜迟。”云飞扬催促道。

    “不是吧,你不是说不着急的?”汪斌疑惑道。

    “你不是没有仗要打了吗,那就没有必要耽搁了,当然早去早好,据说冰宫圣女是北域千年难得一见的极品美女,你不心动吗?”

    云飞扬问道。

    “不心动。”汪斌很实在的回答道。

    “本圣子也不心动,就想去凑个热闹。”云飞扬解释道。

    汪斌知道他说的是实话,云飞扬对美女确实不怎么感冒,他喜欢的是挑战各路高手。

    千年难遇的美女,一定会有很多追随者,那些自命不凡的追随者中,估计会有一两个好手。

    云飞扬便是奔着那些人去的,而汪斌,纯属无聊,不想让云飞扬把话题扯到云霞身上去。

    两人一拍即合,决定立马动身赶往北域,不过在离开军营之前,汪斌还是给夏侯恩交代了一番,交接其继续平定北方的相关事宜,东路军和青山城支援过来的部队,暂时归他指挥。

    “好了好了,别说了,我跟你去北域还不行吗……”

    提起云霞,汪斌还是有触动的,那个眼里都是他的剑宗天才女弟子,他还没想好怎么面对。

    只好答应跟着云飞扬去北域冰宫见见世面,反正现在军中无事,需要他这种宗师级别的四征将军出马处理的事物为不多,四方战场除了西方战事不明,其他三方都进入扫尾阶段,东方战场先一步进入重建发展阶段,远远领先其他战场。

    “这是你自己说的,择日不如撞日,我们马上出发如何?”见汪斌妥协,云飞扬连忙道。

    “有必要这么着急吗?再说你们剑宗去北域,不用等等其他弟子?”

    看云飞扬的模样,哪里像代表剑宗去北域冰宫的样子?倒是像那种闻到腥味的猫儿,按耐不住内心的冲动。

    “本圣子一个人就足够代表剑宗,就像你一个人在哪里都能代表刀宗一样。”云飞扬道。

    “说的好像有些道理。”

    云飞扬的话,汪斌无力反驳,他们都是圣子,的确是走到哪儿都代表着各自的宗门。

    “那还等什么?看圣女,宜早不宜迟。”云飞扬催促道。

    “不是吧,你不是说不着急的?”汪斌疑惑道。

    “你不是没有仗要打了吗,那就没有必要耽搁了,当然早去早好,据说冰宫圣女是北域千年难得一见的极品美女,你不心动吗?”

    云飞扬问道。

    “不心动。”汪斌很实在的回答道。

    “本圣子也不心动,就想去凑个热闹。”云飞扬解释道。

    汪斌知道他说的是实话,云飞扬对美女确实不怎么感冒,他喜欢的是挑战各路高手。

    千年难遇的美女,一定会有很多追随者,那些自命不凡的追随者中,估计会有一两个好手。

    云飞扬便是奔着那些人去的,而汪斌,纯属无聊,不想让云飞扬把话题扯到云霞身上去。

    两人一拍即合,决定立马动身赶往北域,不过在离开军营之前,汪斌还是给夏侯恩交代了一番,交接其继续平定北方的相关事宜,东路军和青山城支援过来的部队,暂时归他指挥。

    “好了好了,别说了,我跟你去北域还不行吗……”

    提起云霞,汪斌还是有触动的,那个眼里都是他的剑宗天才女弟子,他还没想好怎么面对。

    只好答应跟着云飞扬去北域冰宫见见世面,反正现在军中无事,需要他这种宗师级别的四征将军出马处理的事物为不多,四方战场除了西方战事不明,其他三方都进入扫尾阶段,东方战场先一步进入重建发展阶段,远远领先其他战场。

    “这是你自己说的,择日不如撞日,我们马上出发如何?”见汪斌妥协,云飞扬连忙道。

    “有必要这么着急吗?再说你们剑宗去北域,不用等等其他弟子?”

    看云飞扬的模样,哪里像代表剑宗去北域冰宫的样子?倒是像那种闻到腥味的猫儿,按耐不住内心的冲动。

    “本圣子一个人就足够代表剑宗,就像你一个人在哪里都能代表刀宗一样。”云飞扬道。

    “说的好像有些道理。”

    云飞扬的话,汪斌无力反驳,他们都是圣子,的确是走到哪儿都代表着各自的宗门。

    “那还等什么?看圣女,宜早不宜迟。”云飞扬催促道。

    “不是吧,你不是说不着急的?”汪斌疑惑道。

    “你不是没有仗要打了吗,那就没有必要耽搁了,当然早去早好,据说冰宫圣女是北域千年难得一见的极品美女,你不心动吗?”

    云飞扬问道。

    “不心动。”汪斌很实在的回答道。

    “本圣子也不心动,就想去凑个热闹。”云飞扬解释道。

    汪斌知道他说的是实话,云飞扬对美女确实不怎么感冒,他喜欢的是挑战各路高手。

    千年难遇的美女,一定会有很多追随者,那些自命不凡的追随者中,估计会有一两个好手。

    云飞扬便是奔着那些人去的,而汪斌,纯属无聊,不想让云飞扬把话题扯到云霞身上去。

    两人一拍即合,决定立马动身赶往北域,不过在离开军营之前,汪斌还是给夏侯恩交代了一番,交接其继续平定北方的相关事宜,东路军和青山城支援过来的部队,暂时归他指挥。

    “好了好了,别说了,我跟你去北域还不行吗……”

    提起云霞,汪斌还是有触动的,那个眼里都是他的剑宗天才女弟子,他还没想好怎么面对。

    只好答应跟着云飞扬去北域冰宫见见世面,反正现在军中无事,需要他这种宗师级别的四征将军出马处理的事物为不多,四方战场除了西方战事不明,其他三方都进入扫尾阶段,东方战场先一步进入重建发展阶段,远远领先其他战场。

    “这是你自己说的,择日不如撞日,我们马上出发如何?”见汪斌妥协,云飞扬连忙道。

    “有必要这么着急吗?再说你们剑宗去北域,不用等等其他弟子?”

    看云飞扬的模样,哪里像代表剑宗去北域冰宫的样子?倒是像那种闻到腥味的猫儿,按耐不住内心的冲动。

    “本圣子一个人就足够代表剑宗,就像你一个人在哪里都能代表刀宗一样。”云飞扬道。

    “说的好像有些道理。”

    云飞扬的话,汪斌无力反驳,他们都是圣子,的确是走到哪儿都代表着各自的宗门。

    “那还等什么?看圣女,宜早不宜迟。”云飞扬催促道。

    “不是吧,你不是说不着急的?”汪斌疑惑道。

    “你不是没有仗要打了吗,那就没有必要耽搁了,当然早去早好,据说冰宫圣女是北域千年难得一见的极品美女,你不心动吗?”

    云飞扬问道。

    “不心动。”汪斌很实在的回答道。

    “本圣子也不心动,就想去凑个热闹。”云飞扬解释道。

    汪斌知道他说的是实话,云飞扬对美女确实不怎么感冒,他喜欢的是挑战各路高手。

    千年难遇的美女,一定会有很多追随者,那些自命不凡的追随者中,估计会有一两个好手。

    云飞扬便是奔着那些人去的,而汪斌,纯属无聊,不想让云飞扬把话题扯到云霞身上去。

    两人一拍即合,决定立马动身赶往北域,不过在离开军营之前,汪斌还是给夏侯恩交代了一番,交接其继续平定北方的相关事宜,东路军和青山城支援过来的部队,暂时归他指挥。

    “好了好了,别说了,我跟你去北域还不行吗……”

    提起云霞,汪斌还是有触动的,那个眼里都是他的剑宗天才女弟子,他还没想好怎么面对。

    只好答应跟着云飞扬去北域冰宫见见世面,反正现在军中无事,需要他这种宗师级别的四征将军出马处理的事物为不多,四方战场除了西方战事不明,其他三方都进入扫尾阶段,东方战场先一步进入重建发展阶段,远远领先其他战场。

    “这是你自己说的,择日不如撞日,我们马上出发如何?”见汪斌妥协,云飞扬连忙道。

    “有必要这么着急吗?再说你们剑宗去北域,不用等等其他弟子?”

    看云飞扬的模样,哪里像代表剑宗去北域冰宫的样子?倒是像那种闻到腥味的猫儿,按耐不住内心的冲动。

    “本圣子一个人就足够代表剑宗,就像你一个人在哪里都能代表刀宗一样。”云飞扬道。

    “说的好像有些道理。”

    云飞扬的话,汪斌无力反驳,他们都是圣子,的确是走到哪儿都代表着各自的宗门。

    “那还等什么?看圣女,宜早不宜迟。”云飞扬催促道。

    “不是吧,你不是说不着急的?”汪斌疑惑道。

    “你不是没有仗要打了吗,那就没有必要耽搁了,当然早去早好,据说冰宫圣女是北域千年难得一见的极品美女,你不心动吗?”

    云飞扬问道。

    “不心动。”汪斌很实在的回答道。

    “本圣子也不心动,就想去凑个热闹。”云飞扬解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