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镇国上将军 > 第189章:魔宗宗主

第189章:魔宗宗主

 热门推荐:
    青山帝国东部边境,新建没多久却饱经战火洗礼的边城,迎来了他的第二任主人——镇东将军汪斌。

    

    得知汪斌是宗师级别的强者,城里的平民百姓们心里欢喜好比过年,城里张灯结彩,热闹祥和,有宗师坐镇,安全感很强烈,以后就不必担心龙山帝国又打过来了。

    

    平民百姓们打听消息的渠道相对闭塞,到现在还不知道龙山帝国已经战败的事实,心里还有对战争的厌恶和恐惧,不过这一切,都因为新城主的就任而烟消云散。

    

    “将军,府外有故人求见。”

    

    石中玉跑进书房,向正在研究龙山帝国地形图的汪斌禀报道。

    

    “谁啊,还故人?”

    

    汪斌好奇道。

    

    “他说他叫七煞,是将军你的故人。”

    

    石中玉答道。

    

    “七煞?让他进来说话。”

    

    汪斌道。

    

    他就知道,魔宗的人会主动找上来,因为他能决定龙山帝国什么时候灭亡。只要边军的接收工作开始,就代表着龙山帝国进入亡国倒计时。

    

    汪斌迟迟没有开始接收龙山帝国的地盘,就是在等魔宗出来谈条件。

    

    龙氏家族完了,可是龙山地界还有一个魔宗,势力强大,其势力遍布各行各业,在龙山地界是根深蒂固,像龙帝那种强势的人物都拿魔宗束手无策,可见魔宗的难缠。

    

    南宫烈之前接收了一部分龙山帝国的土地和城池,这些地方还在消化之中,汪斌不愿意接收工作进行得太快,以免遗留祸乱的根源。再说龙山帝国的疆域那么大,一口就算能吃下,也会造成消化不良。还不如就那么放着,徐徐图之,慢慢消化,速度慢,总归稳妥。

    

    龙城,是汪斌要接收的第一个大城池,这里是龙山帝国的都城,把这里消化了,龙山帝国名存实亡,正因为如此,汪斌才不着急去接收,他就这么等着,总算把七煞给等来了。

    

    七煞,只是向璐瑶身边的护卫和追求者,在魔宗的地位充其量是个中层,他过来找汪斌,估计是要给汪斌透露魔宗的意图和条件。

    

    石中玉将七煞带到,将门关上,就在外面站岗,他并不担心七煞会对汪斌不利。

    

    “七煞兄,别来无恙?”

    

    汪斌笑道。

    

    看到七煞,汪斌就想起当初在魔宗驻地与七煞交手的情景,是七煞逼得他领悟并创出破妄一刀,他心里一直挺感激的。

    

    “镇东将军还记得在下,真是荣幸。”

    

    身份的差别太大,七煞作为魔宗的使者,对汪斌表现得很恭敬。

    

    “七煞兄,她还好吗?”

    

    汪斌没有问七煞来的目的,反而是问起了人,七煞也知道汪斌问的是谁,摇头苦笑道“不满将军,圣女过的并不好,一直做着不喜欢的事,谁又能好呢。”

    

    “原来如此,不知七煞兄来此,所为何事?”

    

    抛开脑海中的思绪,汪斌开始想谈正事。

    

    “在下来找将军,只是圣女传话,三天后,龙脊山,见一面。”

    

    七煞面无表情的说道。

    

    他对圣女一往情深,而圣女却对眼前这男人倾心如故,他羡慕、嫉妒,但是没有用,眼前的男人早已是宗师强者,一个指头都能碾死他。

    

    “你回去吧,高速她,三天后,龙脊山见。”

    

    汪斌笑道。

    

    向璐瑶要见他,于公于私,这龙脊山他都得去一趟。

    

    送走七煞,汪斌没有继续研究地形图,眼下龙城都没接收过来,研究龙山疆域地形,似乎有些好高骛远。

    

    ……

    

    ……

    

    龙脊山,原青龙殿广场上,汪斌曾在这里大败东域高手,成功抢到五域大比名额,明明没有过去多久,但故地重游,总会给人恍若隔世的错觉。

    

    “你还是喜欢姗姗来迟。”

    

    不用转身,汪斌就知道身后来了人,那种脚步的频率和轻重,早已烂熟于心。

    

    “你还是喜欢早早就到。”

    

    向璐瑶站在汪斌身后,明明靠的很近,但今时今日,却感觉分外遥远。这是她的选择,饶是心中酸楚,也不能对他诉说。

    

    “去龙脊山巅看看风景?”

    

    广场上空无一人,青龙殿已经跟着龙山帝国一起,成为时间磨盘下的糜粉,门下弟子四散,人去楼空,这宗派圣地却是荒废了。

    

    龙脊山巅,两道身影相隔半尺。

    

    男人劲装甲胄加身,血红披风迎着山风摆动,猎猎作响,头上缨盔飘动,更加几分遗世独立之感。

    

    女人一袭黑色长裙,发丝衣带随山风飘动,婀娜身姿若隐若现,似魔又似仙。

    

    “青山帝国一定要吞下龙山旧地吗?”

    

    “在青龙湖时,青帝曾说,龙山覆灭,可一统东域。”

    

    “呵呵,那老头野心不小。”

    

    “魔宗准备怎么办?对抗东域大势?”

    

    “龙帝自尽时,宗主说,这是魔宗等待百年的机会,不容错过。”

    

    “我们会对上?”

    

    “嗯。”

    

    “下死手?”

    

    “不会。”

    

    “我也不会。”

    

    ……

    

    ……

    

    龙脊山归来,汪斌叫停所有接收工作,各军团开始全力清扫已接收地域的龙山帝国残留以及其他渗入的势力。

    

    魔宗决定插手,汪斌不得不慎重。

    

    龙山帝国经青龙湖一战,人心散了,龙帝自尽,昔日东域最强帝国土崩瓦解,然魔宗还在,龙山帝国境内的宗派还在,青山帝国不会也不可能去血洗原龙山帝国的各大宗派。

    

    在这些宗派中,没有青龙殿的制衡,魔宗已然一家独大,谁也奈何不得。

    

    向璐瑶说了,魔宗宗主要立国,不想青山帝国染指龙山旧地。以宗主之尊的确有资格那么说话,不过汪斌乃青山镇东将军,岂会惧怕境外的宗派势力?

    

    要知道,汪斌的另一重身份是刀宗圣子,有能力也有资格号召刀宗弟子参战,不论是宗派征战还是国家层面的交锋,汪斌都有足够的底气。

    

    青山城那边,有南宫烈和青河忙活,汪斌想要什么支援,也可以要来,再加上二皇子青华有意结交,不会从中作梗,而且青帝对汪斌在青龙湖的表现很满意,如果魔宗想抵抗地盘接收,那么整个青山大军压上,盛极一时的魔宗恐怕是凶多吉少。

    

    对龙山帝国地盘的接受,不可避免的遇到抵抗,一些富绅豪强不满青山军的管理,聚众闹事比比皆是,偶尔一两起事故,汪斌还会耐心去解释,去承诺,但是这样的事情多了,说背后没有推手,谁会相信?

    

    调查取证这种事情,汪斌没空去搞,作为镇东将军,总不能亲自带着斥候营去打探消息,抓幕后黑手这种事情,当然要交给东方强去处理,斥候营的统领,人家才是专业的。

    

    东方强派人顺藤摸瓜,果然有了收货,不过结果让汪斌大为惊讶,曾经的龙山帝国四皇子居然会和魔宗合作,成为魔宗的爪牙。

    

    当然,也可以说成是,龙博想利用魔宗的力量报复,亡国之人是悲哀的,但更悲哀的是亡国的皇室中人,龙博是龙帝第四子,龙帝在青龙湖自杀,身为人子,父皇最后一面他都没见着。

    

    知道是龙博搞鬼,汪斌也不客气,本来双方就是敌人,幸运的是,他是胜利的那一方,派出青刀营和神剑营去围剿龙博的行动很成功,没有龙牙军团的辅助,半步宗师的龙博可打不过青刀营和神剑营的联手。

    

    狂刀和傲剑这两兄弟,虽然还不到半步宗师的战力,不过相差也不大,两个一起上,龙博自然手到擒来。

    

    聚众闹手的少了,可以许多城池里又出现闹鬼现象,有很多传言说,战场上战死的龙山精锐的魂魄不愿意看到青山军占领他们的故土,所以死不瞑目,要杀死那些归顺青山帝国的人。

    

    传言越演越烈,搅得人心惶惶。

    

    汪斌本以为是魔宗出手了,毕竟魔宗之人最擅长装神弄鬼,只是经过东方强的明察暗访之后发现,搞这种事情的居然是荒山帝国。

    

    荒无道输的不甘心,又出来作妖了。

    

    眼下接收地盘要紧,汪斌不准备发兵荒山帝国,但是荒无道的挑衅又不能不管,不然别人还以为他这镇东将军当得窝囊。

    

    一纸书信,送往剑宗,邀请云飞扬往荒山帝国一游。

    

    剑宗圣子动身,那是大张旗鼓,云飞扬到达荒山帝国做有好交流访问没多久,汪斌这边的鬼怪作恶事件随之消失。

    

    恶人自有恶人磨,云飞扬最擅长磨人……

    

    随着时间的流逝,青山军接收的地盘正式纳入青山帝国疆域,里面的平民百姓也摇身一变,成了青山帝国的子民,只要安份守己,不去作奸犯科,自然可以在帝国的庇护下安居乐业、欢度一生。

    

    做好这一切,汪斌的目光又看向了昔日龙山帝国的都城——龙城!

    

    是时候接收那座雄伟的城池了。

    

    此时的龙城已经成了魔宗的新驻地,他们已经将这座城池武装起来,准备建立属于他们魔宗的国家。

    

    青山东部边军共计四十万人马,聚集在汪斌的牙旗之下,兵锋直指龙城。

    

    曾经威风八面的龙城,被魔宗改造过后,少了份霸气,多了份诡异。

    

    这座城,就像漩涡一样,看不透!

    

    “汪将军,非要兵戎相见吗?”

    

    城头上,七煞苦笑,他正好负责守卫这座城门,如果让汪斌从这里进去,他将性命不保。

    

    “七煞,本将告诉你,龙城乃昔日龙山帝国都城,而龙山帝国于青龙湖战败,这座城池就归属于我青山帝国,此事有守护家族确认无误,今日本将率大军接收城池,你紧闭城门阻拦,是何道理?”

    

    魔宗鸠占鹊巢啊,如果开战,面对这座诡异的城池,汪斌没有把握将其拿下,魔宗以手段诡异残忍著称,他们自由自在随心所欲惯了,可不会将什么规矩和道义。

    

    青山帝国打败龙山帝国,收取胜利果实再正常不过,魔宗这么做,的确是在为难人,也是在挑衅青山帝国。

    

    汪斌不明白,魔宗的宗主是真的看不清状况吗?龙帝都保不住他的帝国,一个魔宗就可以占据龙城?如果四十万大军打不下龙城,他可以加到六十万甚至百万大军,区区一个顶尖宗派,就敢跟帝国叫板,这里是东域,不是中域啊。

    

    “汪将军,我们宗主想见你一面,不知将军敢不敢入城?”

    

    眼看汪斌就要下令攻城,在这个关键时刻,他收到了消息。

    

    “见我?可以,我们便在这城外见面吧,本将很想知道,魔宗宗主究竟是何方神圣,居然敢抵抗我青山帝国。”

    

    入城见面?

    

    汪斌不傻,进去了他可就任人宰割了,别看他现在是宗师,真进了城,人家魔宗有的是办法对付他。宗师并不是这个世界的顶峰,他师父的境界就在宗师之上。

    

    “难道汪将军不敢入城?”

    

    七煞嘲讽道?

    

    “不是本将不敢,是你们宗主不敢出来见人吧,难道他修炼魔功毁了容,样貌极为丑陋?”

    

    汪斌撇嘴道。

    

    比嘲讽人?七煞可以就差远了。

    

    汪斌不愿意入城,魔宗宗主不愿意出城,局面就这样僵住了,汪斌是来接收城池的,可不是来看风景,正准备要以宗师手段破城时,城头上出现一道浑身包裹在黑袍里的身影。

    

    这道身影给汪斌的压力很大,似乎那人很强,难道他就是魔宗的宗主?

    

    实力这么强,为什么要黑袍遮身黑纱遮面呢?

    

    “汪将军,本宗主出来了,你还是暂缓攻城吧。”

    

    清冷的声音,听不出是男是女,汪斌很听话,没有下令攻城,这位魔宗宗主实力太强,估计在宗师之上,他应付不了。

    

    “念你是瑶瑶的好友,本宗主才没有出手,进来吧,有些事情,本宗主想和你说说。”

    

    魔宗宗主说完,就那么突然消失,就连汪斌都看不清怎么回事,只能归结于实力的差距太大。

    

    “怎么办?进不进?”

    

    汪斌纠结了,他可以肯定,魔宗宗主基本上和他师父是同一个境界,宗师在他们手里就像小鸡仔一样,怎么捏怎么死。

    

    “咔咔咔咔~”

    

    城门从里面打开了,露出黑黝黝的门口,像是一头吞噬万物的凶兽张开了大嘴。

    

    “呼~”

    

    只能进去了,不然自己和麾下四十万大军别想安然回去,以汪斌的眼力,能看到城头上的魔宗弟子正在忙活着,搬运着一些他没见过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