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镇国上将军 > 第175章:演技精湛

第175章:演技精湛

 热门推荐:
        “傲剑兄弟,我们得撤啊。”

        看着河谷里的战斗,东方强满心的苦涩。

        本来他们右路军安排得好好的,等龙山军来了,打一场漂亮的伏击战,为中路军和左路军争取时间。

        不过进入他们伏击地点的是龙博,那可是半步宗师强者,寻常刀剑弓弩对他都不起作用,而且因为龙博的存在,河谷里的右路军将士反而被压着打。

        东方强看这种情况,心里不由得后悔起来,他要知道来的是龙博,早就走了,哪里会在这里搞伏击。

        现在被龙博咬住,他想走都不好走,因为强行撤离战场,会被龙山军一直追杀,而如果留下断后的人马,至少要留一两万人,他可舍不得。

        现在左右为难,东方强只能寄希望于傲剑,希望这位剑宗的天才弟子,能给他一点意见。

        “河谷地形狭窄,我们神剑营可以抵挡龙山军,如果将军想撤退,尽快决定。”傲剑知道东方强话里的意思,而他们神剑营也确实有那个能力。

        不过抵挡完龙山军,他们能不能退走就是个未知的问题了。

        “可有把握退走?”

        东方强问道。

        他可能很自私,最先想到的是自己麾下的将士,但是眼下只有神剑营有断后的能力,作为一路大军的主将,他只能做这种选择。

        如果神剑营有把握撤退,他会立即撤走!

        “不瞒将军,如果只有龙博一人或者只有龙牙军团,我们神剑营都有机会安全撤退,不过龙博是带着龙牙军团追来带了那么多士卒,我们就算断后也顶不了多久。”傲剑说道。

        剑宗弟子向来是有一说一,做得到就做得到,做不到也不会矫情。

        傲剑知道东方强现在需要他们神剑营去断后,他也愿意去,不过被人抛弃,自己还是有些不痛快。

        他们这些剑宗弟子是圣子云飞扬带进青山军的,投在汪斌的麾下,所以即便心中不快,傲剑也不会拒绝东方强。

        对于当前的局面来看,右路军需要保存大量军力才能继续往前进攻,保持战力。

        “好,一会儿本将就传令,神剑营断后,右路军撤退,追上中路主力,并入其中。”东方强道。

        “可是汪将军的命令是左中右三路大军同时行进,将军为何要让右路军并入中路?”傲剑不解。

        有他们神剑营挡住河谷龙山军,东方强完全有时间和实力继续执行任务的。

        “本将要带领亲卫,与神剑营一同断后,在我们没有安全撤离之前,右路军先与中路汇合,如果我们能安全撤退,再继续之前的任务。”东方强说道。

        让神剑营断后,本就是无奈之举,如果让汪斌知道,不一定会责罚他,但是云飞扬那里,谁都不好去交代。

        “东方将军,你不必如此,我们神剑营也是征东军将士,能为大军断后,也是荣幸,将军你还有更重要的任务,怎么能留下断后呢。”

        对于东方强的命令,傲剑是反对的,刚才心里产生的一些不快也烟消云散,就因为东方强说了,要和他们一起断后。

        不管是不是东方强是不是出于真心实意,但是他这么说,就说明他心里有愧,但是战况紧急,他没有更好的办法。

        “傲剑兄弟,不必多说,本将一定要留下来。”

        东方强挥手打断傲剑的劝阻,这次断后,如果神剑营走不了,他东方强便跟着陪葬好了。

        “将军果真是有情有义之人,既然如此,还请将军早些下令,末将带领师兄弟们先下去做准备。”

        傲剑离开,神剑营将士便在战场后方开始结剑阵,凭借剑阵的威力,他们才能杀进河谷,利用河谷地形狭窄的优势,用剑阵堵住河谷,不给龙博追击的机会。

        东方强下令撤退,河谷内的右路军将士开始有序撤离,这次伏击,他们打的太烂,反过来被龙山军暴走一顿。

        人家龙牙军团枪盾一体,在河谷里以枪阵盾阵层层推进,他们的埋伏基本没有作用。

        右路军将士们撤了出来,神剑营的剑阵阻断了龙牙军团的进击。

        龙博虽然是半步宗师,可惜面对剑宗的五百人剑道大阵,他也不敢只身破阵,只好眼睁睁的看着青山军退走。

        不过青山军普通士卒走便走了,眼下这五百剑宗弟子,龙博可不愿意就此放过,即便攻不破剑阵,他也要把这五百人拖延在这里,不然他们离开。

        没能抓住东方强,困住青山军的武者军团也很好。

        剑阵锋芒毕露,凌厉无比,龙牙军团依靠枪盾一体的战阵,勉强能在剑阵的攻击下站得住脚,想再进一步便会遭受到铺天盖地的打击。

        东方强见神剑营阻断了追兵,想下去与傲剑汇合,却被两名校尉给架走了。

        架走东方强,自然是傲剑的主意,东方强有心和他们一起断后就行了,神剑营不需要累赘,否则他们要撤退时,还得担心东方强和他的亲卫们。

        断后完成后,神剑营是一定会撤退的,如果东方强在,不说实力如何,一定会碍手碍脚,成为拖累的。

        两名校尉架着东方强,也不管他怎么打骂就是不放手,直接将东方强给带走。

        征东军右路军还得继续征东,他这个主将去断后成什么样子?

        “这个东方强,竟然放弃我剑宗弟子,看我找汪斌告你的状!”

        云飞扬立于一处山峰上,将河谷里的战斗经过尽收眼底。

        青山军打伏击不成,撤退还要剑宗弟子断后,云飞扬在心里骂了东方强不知道多少声废物。

        “算了,先帮傲剑他们撤退。”

        云飞扬刚要动身,便想到东方强还没走远,现如果现在下去助战,龙博很可能继续追杀东方强,那样的话,剑宗弟子断后不就白搞了吗?

        转身,他又回到刚才的位置,继续盯着河谷里的战斗。

        ……

        ……

        话分两头,东方强这边伏击失利,立即派出传令兵禀报给汪斌,同时告知龙山军先锋大将是龙博,还有龙牙军团随行。

        “将军,东方也太乱来了,怎么能让神剑营去断后,他是真敢啊。”

        得知东方强战斗失利,石中玉和大牛都替他惋惜,不过神剑营断后这件事情上,他俩认为东方强欠考虑了。

        像神剑营那种攻伐凶猛的武者军团,应该用在进攻上,像李卫一和狂刀那样,两人配合,攻城掠地就非常轻松。

        让武者军团去断后,万一被龙博吃掉了怎么办?

        要知道神剑营不是一般的军团,里面的将士都是剑宗派来的弟子,不能以寻常待之。

        “好了,东方遇到的是龙博和他的龙牙军团,让神剑营断后才有机会安全撤退,否则别说撤退,只要让龙博突破河谷,他们整支右路军都跑不掉。”

        东方强带兵打仗,很会动脑筋,并不像张雄那样喜欢靠纯粹力量。汪斌从传令兵带来的消息便能分析出东方强这么选择的原因。

        “将军不怪东方强那小子?”

        石中玉问道?

        其实他刚才那么说东方强,有为东方强说情的意思。他们四人都是汪斌一手培养起来的心腹大将,彼此之间关系很好。

        汪斌也知道石中玉和大牛想表达什么,所以直接这么说,等于告诉他俩,自己不怪东方强所做的决定。

        因为右路军去伏击了龙山先锋军,虽然失败,但也有效的拖延了龙博追上他们的时间。所以,汪斌又在准备,要攻打前方遇到的城池。

        前面的城池,名字叫新月城,比新阳城要大,斥候汇报的消息说,城里有守军一万,防卫较为森严。

        才一万大军,汪斌并没有将其放在眼里,不过他也不准备就这么耿直的带领大军冲过去。

        他们行军到此地,还没有被发现,既然如此,能用计谋夺城,汪斌就坚决不会用蛮力去强攻。

        在撤离新阳城时,汪斌命人在城里收集到许多平民百姓穿的粗布麻衣。现在,这些衣服就能派上大用场。

        “小石头,有个任务交给你,有没有信心完成?”汪斌问道。

        像这种需要乔装打扮,以少打多的,搞偷袭的任务,汪斌喜欢交给石中玉。

        大牛用兵,通常喜欢堂堂正正的正面交锋,以绝强的实力碾压敌人,不适合执行那种有技巧性的任务。

        “将军,您就下令吧,不管什么任务,末将拼命也要完成。”

        石中玉出列,笑嘻嘻的说道。

        别看他脸上没个正经儿,一旦接了任务,比谁都认真。他也知道当前征东军的困境,想要以自己的能力,尽量去帮助自家将军打开局面。

        “小石头,本将要你带三百人,关上平民百姓的服饰,假装难民,去把新月城的城门给诈开。”

        汪斌说道。

        “好,末将这就去挑选将士,一定为将军诈开新月城的城门。”

        石中玉信心满满的保证道。

        “去吧,如果守军太谨慎,不必强求,保命要紧。如果有机会诈开城门,你们三百人要坚持一刻钟,给张雄的骑兵拖延时间,明白吗?”

        “末将明白,请将军放心!”

        石中玉拱手一礼,就去军中挑选合适的将士。

        他们是去诈开城门,一起前往的将士,自然是有要求的。

        ……

        ……

        龙山帝国西部,新月城。

        城内守军因为得到消息,说青山军在新阳城一带出现,所以为了安全起见,城内守将下令关闭四方城门,暂时禁止进出。

        突然,南门外跑来一群衣衫褴褛,满面污垢的平民百姓,不断的央求着城墙上的守军开门,让他们进入。

        “你们都别喊了,主将有令,我们也不敢违抗军令,你们快些往别处逃命去吧。”

        城墙下有三百多人哭诉,上面的守军士卒也不都是铁石心肠之人,看到百姓们如此凄惨,他们心里也很难受。

        上面将军有令,不得擅自打开城门,违者军法从事,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底下的人可怜是可怜,但是他们这些守军也不敢拿自己的小名开玩笑不是。

        石中玉见城墙上面的守军开始交头接耳,觉得有希望,打出手势,三百人一起痛哭流涕,场面当然惨烈无比。

        见此情况,守军没办法,只能把守将找来做决定。

        新月城守将来后,看到城墙下方形容枯槁,歪斜瘦弱,伤痕累累的新月城百姓,受不了那种绝望眼神的凝视,下令士卒放下吊桥,打开了城门。

        不过在打开城门时,城头山的已经埋伏了很多弓箭手,一旦下面有什么异动,万箭齐发的情况下,一个都活不了。

        下面的石中玉见吊桥放下,心中惊喜之色一闪而逝,带着身后的将士跪地叩头,向城墙上的守军便是感谢,然后才在守军的催促下,相互搀扶着站起来,慢慢往城门靠近。

        明明可以一拥而入强占城门,偏偏得表现出出体力不支的样子来,来到城门被打开,将士们心里都很急,不过他们牢记石中玉的话:没动手之前,他们就是一帮马上要饿死,绝望而又无助的新阳城难民。

        三百多人走得很慢,队伍拖的很长,城墙上的守军不断催促,他们才加快了脚步,石中玉还一样三回头,做出担忧青山军尾随的样子。

        石中玉这种担惊受怕后,得到救助收留而庆幸的表现,看得上面的守军都再无疑问。

        城下的,一定是新阳城遭难的平民无疑!

        当那些“难民”最后两个人走过吊桥,异变突起!

        他们突然抽出藏在身上的战刀,将吊桥的绳索斩断,随后三百多人一起撕掉身上的破布麻衣,露出里面锃亮的精致盔甲。

        “将士们,占领城门!”

        “杀过去!”

        石中玉冲到门洞内,将两名想关城门的守军士卒两刀放倒,夺下了城门的控制权。

        战斗突然就发生,城墙上的守将还没反应过来,城门就失守了,他急得亲自冲下墙头,领兵想夺回城门,只是石中玉和身后三百余将士拼死堵住门洞,而且守军战力不及石中玉带来的精锐,一时之间打不退石中玉。

        “贼子,你竟敢伪装新阳城百姓,欺骗本将,着实可恨!今日既然来了新月城,便别想走了!”

        新月城守将暴怒,挥舞着手中配件,想亲手宰了石中玉,刚才就是看了石中玉的表演,他才会被出动心弦,下令开城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