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镇国上将军 > 第141章:摧枯拉朽

第141章:摧枯拉朽

 热门推荐:
    “将士们,手上的动作都快些,进攻马上就要开始,我们肩负远程压制敌军之重任,不能有任何的失误。”

    大牛不停的催促着负责组装投石车的军士,眼看进攻时间就要到了,投石车还有十几辆没有组装好。

    “牛校尉,您尽管放心,我们可以赶得上!”有将士安慰道:“咱们投石车没到位,将军也不会下令进攻呀。”

    “你的意思是要将军等你们慢慢组装咯,我看你这个月的军饷是不想要了。”大牛瞪着牛眼威胁道。

    “别啊,牛校尉,咱这就加快速度!”事关军饷,这名军士不得不加快组装速度,青山边军一个月的军饷可不少,若是没拿到,足够肉疼好长时间了。

    “都快点的,将军可不会等我们,咱们要是赶不上,其他营的将士也可以进攻,到时候咱们就只能看着骑兵营,先锋营,青刀营他们立功。”大牛提醒道。

    “大家加把劲儿,别让牛校尉等急了,哈哈哈……”

    大家伙都知道大牛想着立功,纷纷打趣道,不过他们说归说,手上的动作确实快了不少。

    大牛立功,其实就是他们立功,都是一样的,有好处的时候,大牛可是从来没有忘记他们。

    不多时,在将士们的努力下,一辆辆投石车组装完毕。

    这时候,东方强带着斥候营向外扩散,悄无声息的就把龙荒联军布置在外面的明哨暗哨给全部扫除。

    张雄率领五千骑兵,趁夜色悄悄的跟着斥候营的身后,向龙山大营的两侧绕去。

    他们不是此战的主攻部队,在进攻时候,需得为进攻部队做掩护,在大营外搞出动静来。

    为了更好的完成任务,张雄是这么打算的:将骑兵分成三组,两组两千人的骑兵队分别潜伏在龙山大营的左右两侧,待大军开始进攻,两队进兵便相向来回奔腾,制造出千军万马袭营的假象。

    另外一支一千人的骑兵队则是绕着龙山大营不停的奔跑,使得营内不知所以的敌军以为,大营外到处都是人,从而引起恐慌。

    张雄这么想的,也正在这么去做,跟在斥候营后面,骑兵们只要控制战马,别让战马在夜里长嘶就不会被发现。

    骑兵行动后,紧接着出发的是李卫一率领的先锋营和狂刀率领的青刀营。

    先锋营不用多做介绍,个个都是百战余生的精锐老兵,绝对的一个顶五个般的存在,精锐程度在汪斌麾下仅次于斥候营。

    这次等获得先锋任务,李卫一下定决心要打好,不管青刀营怎么样,能不能行?他的先锋营一定要攻破敌营,带领大军杀进去。

    他李卫一要证明,先锋营才是汪斌麾下最精锐的部队,什么青刀营斥候营都得靠边站。

    青刀营这边,今晚是第一次随军作战,也是他们由宗派弟子转变为铁血军人的第一战。

    相对于汪斌麾下的其他将士来说,青刀营个个是新兵,是菜鸟。

    不过他们也有别人若不具备的优势,他们乃刀宗弟子,刀法娴熟,武艺高强,身上的重甲亦是目前军中最好的。

    每个人内穿软甲外穿重甲,层层护卫之下,防御力惊人。

    若是普通士卒穿上这等装备,别说打仗,就是走路都有困难。

    重甲没有板甲那么沉重,不过整套穿上来,加上战刀盾牌,一般人是扛不住这种重量的。

    狂刀这个校尉只带一百人,只是这一百人要论武艺,随便一个都可以当校尉。

    以武力值来看,青刀营无疑是汪斌麾下乃至整个东部边军最强的,在他们心目中,就没有攻不破的营寨,更没有打不下的城池。

    青刀营的这种魄力,源自于他们这一个月来刻苦的训练,本来就是刀宗精英弟子,宗内复杂的刀法招式,武功心法都学成了,军中战阵这种比较浅显的东西,基本上一点就透,一练就好。

    今晚是青刀营的第一战,一百名将士个个眼神凌厉,神情激动,今晚过后,他们青刀营将扬名东域,他们每个人都将成为青山帝国子民们津津乐道的人物。

    这是汪斌告诉他们的,当然他们也是这么想的,漂亮的打完这一仗,人们自然会记住他们青刀营。

    汪斌没有给青刀营安排什么战术战法,他们的任务就是在投石车轰开敌军营寨后,以无可阻挡的威势强行杀进去,让阻拦他们的敌人胆寒,恐惧,无可奈何!

    先锋军后面,就是汪斌率领的中军,汪斌身边,石中玉这个亲卫统领尽职尽责的护卫在一旁,时刻注意周围的动静。

    汪斌个人实力很强,可以说几乎用不到石中玉和亲卫们的保护,不过这并不妨碍他们做好自己的事。

    毕竟护卫主将,才是亲卫队的首要任务!

    夜,漆黑如墨。

    有风。

    正是,月黑风高。

    杀人夜!

    “小石头,拿好令旗,我们上去。”汪斌说着,率先登上了指挥塔,极目望去,前方龙山军营寨星火点点,就着远方的狼嚎,别有一番风味。

    不过,那座大营,马上要被攻破,星火将被血水浇灭!

    “命令淄重部队,让投石车开始进攻!”汪斌双手扶在围栏上,淡淡的下令道。

    “呼呼呼~”

    石中玉挥舞令旗,传令给后方的大牛!

    战鼓声骤然响起,大牛在投石车方阵里大声下达发射命令,一时间无数火弹升空,在半空中拉出一道道火红的轨迹!

    龙山军大营。

    两个龙山士卒闲来无事,聚在一起聊天打屁,其中一人抬头天空,发现了异常。

    “看,那边是什么?”

    “哪里?”

    “那边啊!”

    “不好!是敌袭!”

    发现火弹朝大营袭来,两名龙山军士吓得四肢并走,同时声嘶力竭的吼着:“敌袭!敌袭!青山军夜袭了……”

    随着示警,还有火弹砸落的轰鸣,龙山大营彻底“热闹”了起来,军士来回奔跑,将领大声喝吗,各种声音交织在一起,称托出此时大营内突然遭到袭击的混乱局面。

    龙山大营外,张雄看到有火弹砸入大营,他就知道自己活儿来了,当即带领骑兵在营外来回奔跑起来。

    轰隆轰隆……

    密集的马蹄声响起,似天空炸响的闷雷,马蹄声由远及近,交错不停。

    大营里的龙山军士慌了,外面到处都是马蹄声,他们好似被大队骑兵给包围了。

    火弹还在不停的砸下来,表面淋了火油的石弹砸落下来,火苗并没有熄灭,只要挨着像营帐,寨墙,箭塔,瞭望台等等布制或木制的物体,就会将其引燃。

    大火,一开始就在大营里面燃烧起来,外面有骑兵喊杀声阵阵,龙山军不敢出去,只好在里面布置防御,静候青山边军杀来。

    只不过这时候龙山军队不知道营外有多少敌人,心中不免惴惴不安。

    未知的恐惧,笼罩在每个龙山军士的心头。

    火弹一共投射十几轮,直到把龙山大营的营墙和辕门压得东倒西歪才作罢。

    这时候,早就在外面等着的青山先锋营和青刀营才冲出来,喊着整齐的号子快速向前推进。

    青刀营仗着自己防御无双的重甲,也不管龙山弓箭手射来的箭矢,他们就是不讲道理的猛冲。

    曾经的刀宗弟子,今晚的青刀营将士,他们武艺高强,刀法娴熟,他们实力强大,无所畏惧!

    硬抗了一阵剑雨,无视辕门内的长枪方阵!青刀营就这么杀进龙山大营!

    狂刀冲锋在最前方,龙山大营中,没人是他的对手,几乎每次出刀,就有几条性命消逝。

    才几个呼吸的时间,狂刀整个人流被鲜血喷了一身!

    都是敌人的血,穿着重甲的狂刀,身上插着两支箭矢,不过箭矢没能射穿铠甲,被卡住了。

    狂刀就这样带着两支箭矢不管不顾的冲杀,他身后,一百青刀营将士结成战阵,层层推进,先破龙山长枪方阵,再杀散龙山军刀盾手,最后追得龙山弓箭手慌乱逃命。

    区区一百人,竟然在龙山大营内搅风搅雨,打得龙山军营心惊胆战!

    青刀营的打法实在太残暴,因为他们实力强的缘故,被他们砍中的,没有一具完整的尸体。

    在他们身后,地面上铺满断臂残肢,鲜血混杂污秽物流的到处都是,这一百人仿若绞肉机一般,杀到哪里,哪里就是修罗场。

    先锋营是在青刀营后面进入龙山大营的,看到眼前的场景,绕是这些先锋营的老兵,也经不住肚子里翻江倒海,一路前进一路呕吐不止。

    跟上青刀营后,先锋营将士实在受不了,李卫一跟狂刀招呼了一声,带着将士往另外一个方向杀入。

    李卫一怕再跟青刀营在一起,他会受不了那种血淋淋的场景……

    先锋军杀进龙山大营后,将辕门附近的拒马陷阱等等都扫清了,投石车投射的火弹砸入地面太深,没办法挪动,反正上面火油还在燃烧,战马也不会往上面踩,将士们则就索性不管了。

    先头部队的任务完成,但是他们也遭到了龙山军队顽强的抵抗,青刀营斩向实力强,一往无前,将敌军阵型杀透一遍又一遍,不过先锋营就没有那么好的运气。

    龙山军士对付不了青刀营,要对付他们先锋营还是可以的,一对一互换也不吃亏不是?总比对上青刀营有去无回要好!

    青刀营一百将士杀到现在,没人掉队,自狂刀以下,每个人都浴血杀敌,身上的铠甲仿佛从血水里捞起来一样,甲叶上不停的有血水抖落,好似下血雨一般。

    骑兵的任务,在先锋军杀进敌营后就完成了,看着破碎不堪的龙山大营辕门,张雄舔了舔嘴唇:“将士们,该我们露脸的时候到了,不能让先锋营和青刀营把功劳捞光,上,随本校尉烧了这座大营!”

    “杀!杀!杀!”

    骑兵停止跑动,纷纷集结在张雄身后,战马好像也知道接下来该他们表演,不停的踢动四肢,打着响鼻。

    “杀进去!”张雄一马当先,冲进了龙山大营,身后五千骑兵紧紧跟随,进了大营后,骑兵一分为二,拿着火把到处点火……

    没过多久,龙山大营的营帐被点燃了大部分,有龙山军士过来阻拦,不过在张雄的战刀之下,上来多少死多少,骑兵袭营,步卒没有组成密集阵型,基本无力阻挡。

    挡在骑兵面前的营帐不是被烧就是被掀翻,挡在骑兵面前的龙山军士当然逃不过围杀!

    与先锋营杀得难解难分的龙山精锐,在遇到骑兵时也只能引颈就戮,他们的反抗,注定是徒劳的。

    青山边军的进攻一环扣一环,配合极为紧密,没有给龙山军队反应的时间。

    火弹之后,骑兵跑动扰乱他们心绪,在他们疑虑重重时,青刀营用血腥的杀戮震慑了他们,随后先锋营扩大战果,骑兵杀进来四处放火杀人,把本来就混乱不堪的龙山大营搅得更乱了。

    兵找不到将,将找不到兵!

    这是此时龙山大营内龙山军队的实际情况!

    “洪队长,请你带龙山楼高手替我挡住青山边军,他们有一支重甲步卒攻势太猛,我军士卒抵挡不住了。”龙山大营的守将找到洪宇,请他帮忙。

    青刀营的战斗方式,看得他胆战心惊,哪种杀戮方式哪里是打仗,分明是砍瓜切菜!

    “怎么回事,青山边军尽然杀进来了?”洪宇觉得事情大条了,他与青山边军作战的次数没有十次也有五次,如果青山边军的主将胆子这么大,他们早就让出西戎地界了。

    “洪队长你自己出去看看啊,那支重甲步卒,非得你们出马才能挡得住啊。”守将哭丧着脸道。

    他是没办法了,自己身边的亲卫都拼光了,还是挡不住!那一百人结成的战阵,就好像远古凶兽一样,凶猛无比,他这边的将士不管上去多少人都无法挡其锋芒!

    “你先别着急,快把消息传给四皇子和王爷,本队长这就去看看!”

    洪宇掀开帘门冲了出去,他身边十几个龙山铁卫也跟着冲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