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镇国上将军 > 第129章:连战连胜

第129章:连战连胜

 热门推荐:
    西域两名挑战者面庞轮廓极为相近,看得出来是孪生兄弟,这对兄弟相互之间的攻守配合极为独到,汪斌的拔刀斩,云飞扬的拔剑术都他俩成功接下。

    他们的进攻路数四平八稳,一人强攻一人防守,时刻注意汪斌和云飞扬的反击,一攻一守的组合要击败汪斌和云飞扬有些难度,不过汪斌他们想要取胜,一时半刻也没有好的方法。

    “云跋扈你的飞剑术此时不用,想等到什么时候?”汪斌不愿意和这两名西域武者久战,提醒云飞扬再加把劲儿。

    “我?是你没有出全力吧?”云飞扬一阵头大,在他看来,分明是汪斌慢悠悠的出刀,没有想赢的模样。

    西域孪生兄弟听到汪斌和云飞扬两人在他们的进攻下还有闲情说话,不由得怒从心起。

    我们在拼尽全力的出招,你俩倒好,还有闲心余力相互指责?太不尊重对手了吧?

    有道是化悲愤为力量,西域孪生兄弟对视一眼,为了西域的武者的名声,为了让东域这两个人正视,他们决定不再保留,出尽底牌拼命一战。

    嗖嗖!两道残影从两兄弟的袖子里飞出,目标正是顶在前方的汪斌。

    “这是什么?”汪斌横刀一挡,想用战刀将这两道攻击荡开。

    “嗯?”预想中的碰撞没有发生,只见那两道残影在空中扭动了一下,越过奔雷战刀,朝汪斌的面庞飞去。

    “飞剑术!”云飞扬见汪斌被偷袭,青霜剑瞬间出手,准备替汪斌拦截,飞剑速度极快,可惜还是慢了半拍,那边西域兄弟又杀上来,云飞扬只好仗剑抵挡。

    两道攻击即将扑到自己脸上,把汪斌吓出了一身冷汗,一世英名可能要毁于今日了。残影靠近,汪斌也看清了它们的样子——两条小拇指粗细的纯青色小蛇!

    战刀已经来不及格挡,青色小蛇速度太快,汪斌有点束手无策,他甚至能看到西域孪生兄弟眼中那么得意。

    大意了啊~

    汪斌无奈叹息,如果让小蛇咬中面门,不死也得毁容。

    所以万万不能被咬到。

    这两条青色小蛇可是那对孪生兄弟的秘密武器,用自己的鲜血喂养,是宠物也是武器,不到关键时刻轻易不会使用,也是汪斌和云飞扬大大咧咧的态度激怒了他们,这才逼得他俩放出小蛇。

    距离汪斌鼻尖三寸位置,两条小蛇张开大嘴,正要射出毒液,不料两柄金色的小刀以闪电般的速度射入了它们的嘴里。

    “砰!砰!”

    炸响声传来,两条小蛇被炸成四段,掉落在擂台上兀自翻滚不停,不过很快蛇身上的生机很快被刀意断绝。

    “不!”孪生兄弟见青蛇被斩,顿时发出悲愤的怒吼,他们想冲过来查看青蛇的情况,只是有云飞扬拦着,他们无论如何也前进不了哪怕一步。

    汪斌心里暗自松了口气,幸亏他练有瞳刃术,否则今天就危险了。

    想到这里,汪斌看向孪生兄弟的目光了变了,用青蛇偷袭他,一定不是什么好人,对付这种人没什么好说的。

    铿~

    奔雷战刀横扫而出,一道金色刀光脱离刀身,目标直指西域孪生兄弟。

    “嘭!”

    “噗~”

    “噗~”

    孪生兄弟在云飞扬的手下只能打成平手,这时候汪斌的含怒一击他们又如何挡得住?

    武器被刀光斩碎,余力撞击在他们身上,将他俩打得飞出擂台。

    一人喷出一口逆血,这场挑战,他们西域输了。

    “你没事?”云飞扬扫了擂台下的孪生兄弟一眼,便回过头来询问。

    “那是自然,那种小伎俩岂能伤我?”汪斌傲然道。

    在云飞扬面前,他不需要含蓄也不需要谦虚,有什么就可以说什么。

    “两条青蛇,就是小了点……”云飞扬一脚把四段蛇身扫下擂台,嫌弃道。

    汪斌暗道辛亏这两条蛇小,不然晚上还不得被你烦死。

    自从吃过汪斌做的菜肴后,云飞扬经常会弄些珍稀的食材回来,让汪斌一展厨艺。久而久之,汪斌对他就多有防范了,他堂堂青山帝国边军副将,天天给人做菜,岂不是有辱他将军身份?

    “北域拓跋宏/毓文敏虹特来挑战!”没给汪斌和云飞扬休息的时间,擂台上又上来一男一女。

    守擂本就是车轮战,没得休整的时间。

    “交给你怎么样?”云飞扬看了看对手,转头对汪斌说道。

    在古战场里,北域的骨牌可是让他们给抢了的,这个拓跋宏和毓文敏也都交过手,并不是那么强,想来是北域队伍里比较弱的组合。

    “行吧,你休息一场,下一场到我。”汪斌无奈道。

    其实他打的主意和云飞扬一样,只不过云飞扬说的快了些。

    “两位,动手吧。”抽出奔雷战刀扛在肩膀上,汪斌好似个拦路的恶霸。

    “哼!东域人都这么自大吗?你们东域刚才可是输了一场!”见汪斌态度轻慢,拓跋宏冷笑道。

    东域的队伍的确在北域的擂台上输了一场,方倩倩和乔月两人由于武器所限,没能打赢北域的守擂者,遗憾输了一场。

    “我们东域输了,将会在这座擂台上赢回来,两位再不动手,我可要上了!”汪斌笑道。擂台比武有输有赢,方倩倩和乔月都是不用兵器的武者,打擂台能赢最好,输了也无所谓。

    见拓跋宏还要说些什么,汪斌懒得和他磨嘴皮子,直接挥刀而上,一个横扫,金色弧形刀光逼得拓跋宏和由于毓文敏手忙脚乱。

    他们需要合力才能挡住汪斌的战刀。

    每座擂台上的情况各有不同,东域这边,汪斌等人以最强战力留守擂台,坚决不让其他四域在属于东域的擂台上取得胜利,北域这对组合说不上很强,甚至毓文敏连半步宗师都没有达到。

    一交手,汪斌便知道要怎么赢下这场比拼。

    拓跋宏也是个半步宗师,不过他所用的斧头比较沉重,速度在汪斌眼里慢如蜗牛,毓文敏实力不济,基本没有威胁。

    只要解决了拓跋宏,这场比拼就赢了。

    拓跋宏也知道汪斌在针对自己,手中的战斧横扫竖劈,端的是虎虎生风,不过汪斌的身形步法有些霸道,拓跋宏不知要怎么应对,只好选择硬碰硬。

    战刀和战斧的交击,汪斌占不了上风,不过他踏一步就是一个方位,拓跋宏是跟不上他的,一步一刀,打得拓跋宏郁闷得想吐血。

    他每次想硬拼时汪斌就会出现在另外一个方向,并且向她斩出一刀,每次他都是被动防守的那一方。

    至于毓文敏,干脆被汪斌甩在身后,衣角都碰不到。

    实力的差距很明显,当汪斌踏出第七步时,拓跋宏连人带战斧被轰飞,重重地砸在擂台下。

    没有了拓跋宏毓文敏干脆开口认输,自己走下擂台。

    东域擂台这边,汪斌以一敌二取胜,赢得了广场观众的阵阵呼喝和掌声,人们都崇尚强者,敬佩强者,像汪斌这样一个打两个还轻松取胜的,大家都是喜闻乐见。

    北域的队伍之后,前来挑战的是中域队伍,这次是云飞扬出手,汪斌在后方压阵。

    云飞扬的实力和汪斌不相上下,两名中域武者在他的青霜剑下左支右绌,很快就败下阵来,东域擂台再获一胜。

    团队擂台赛连续进行四天,汪斌和云飞扬就这样,你上一场,我打一场,遇到强劲的对手一个人实在不好打就两人一起上,把挑战者打下去,连战四天十六场,除了偶尔两三场有悬念外,其他的他们都赢的很轻松。

    值得一提的是,中域武者选择最强战力四处挑战,把其他三域的擂台都给挑了下来,不过在东域的擂台上,汪斌和云飞扬刀剑合璧,硬是把中域最强组合轰下擂台,造成了本届五域大比最大的轰动。

    往届大比,中域武者无疑是最耀眼的存在,不过这一届,东域的天骄们才是人们所津津乐道的强者。

    东域的团队擂台赛胜利场数在五域中最多,方倩倩乔月组合输了八场,荒无道东方无心组合输了两场,汪斌和云飞扬守擂一场没输,龙博和洪宇到处打擂也是一场没输。

    这个成绩毫无疑问是两眼的,东域天骄们的风头盖过了其他四域,甚至把第二名的中域天骄们压得抬不起头来,主场作战,结果成绩只能排在第二,中域天骄们自李萱以下,全都冷着一张脸。

    团队擂台之后便是个人擂台,个人擂台以单淘汰的规则进行。即每个人只有一次机会,只要输一场便淘汰出局,规则很残酷,不过这样才能选出最终的优胜者,接收战神殿的丰厚奖励。

    又休整了三天,汪斌等人拿到了个人擂台赛的号码签,淘汰赛按号码签顺序进行,参与比赛的武者一共五十人,第一场便是一号对战五十号,胜者晋级下一轮,待第一轮比赛结束后,重新抽签,继续对战,直到进行最后一轮。

    汪斌拿到的号码是27号,第十四个出场。东域其他的人号码有的靠前有的靠后,不过每个人都暗暗憋着一股劲儿,个人擂台赛,拼的是个人战力,每个人都有问鼎的机会。

    武陵山城的广场上,擂台只剩一座,这座擂台比之前团队比赛用的要大上两倍,同时也更加结实。擂台周围已经被战神殿改造成看台,看台围着擂台,一圈一圈往外扩散。

    大家休整得差不多,已经到了比赛日。

    汪斌等人跟着战神殿侍者的指引,来到靠近擂台的地方,他们代表东域参赛,有专门的观赛位置。

    “师兄,人好多啊,我也想上去比武。”韩嫣拉着汪斌的手臂,左转转右转转地看个不停,来现场观看擂台赛的人非常之多,韩嫣还看到了跟他们不对付的叶家人。

    “比武要抽签,你连签都没有。”汪斌把韩嫣按在座位上,示意她不要太活泼。

    “云霞,咱们要加紧修炼刀法了,下一届五域大比,咱们带队!”在座位上,韩嫣依旧坐不住,拉着云霞说道。

    参加下一届大比,云霞的确意动,不过她练的是剑法,只得对韩嫣报之一笑:“我是剑宗的。”

    “都差不多嘛……”韩嫣道。

    有韩嫣和云霞在旁边调笑聊天,有比武名额的东域众人赶紧调整状态,今天他们也是有比武的,东方无心就是五号签,一会儿第五个上场。

    前四场比武,都没有东域武者,汪斌等人全在台下当看客。

    第五场,东方无心上场了!

    “东方中,打趴他!”云飞扬对东方无心说道。

    “东方,尽力就好。”向璐瑶吩咐道。

    “好好打!”素心嘱咐道。

    “诸位放心,最近我的剑法又有新的感悟,不至于第一场就输。”

    东方无心对自己挺有信心,纵身一跃便到了擂台之上。

    “师兄,这个东方无心行不行啊?他的对手好像是南域的。”

    韩嫣拉着汪斌道。

    擂台上,孟节满脸无奈,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运气会这么差,五十个人里面,偏偏他一上来碰到东域的武者。

    “原来是南域的孟节兄弟,幸会!”东方无心显然也发现了自己的对手,出声打着招呼。

    “幸会幸会,没想到在下第一场就遇到东域的东方公子。”孟节嘴上和东方无心寒暄暗地里已经放出蛊虫。

    他是虫谷圣子,控虫术出神入化,不知不觉中蛊虫已经遍布整个擂台。

    “东方公子还是束手就擒吧,不然一会儿动起手来,蛊虫可不受控制。”孟节笑道。

    此时此刻,擂台上的局面尽在他的掌控之中,只要他发号施令,蛊虫便会一拥而上,围攻东方无心。

    “哈哈,孟节兄弟就认定在下会输?”东方无心笑道。

    慧剑门剑法讲究一个慧字,刚才孟节的动作虽然隐蔽,但同为半步宗师,要完全瞒住他也是有难度的。

    之所以没有点破,那是因为他认为孟节的小动作奈何不了自己。

    同为剑客,东方无心与云飞扬不同,他更喜欢一切了然于心,然后以实力破之。而云飞扬则是属于那种不管对手多强,我自一力破之的强悍之辈。

    “东方公子,出手吧,让在下见识见识你的绝技,昨日之剑!”孟节笑道。

    “如你所愿!”

    东方往前移动,速度很难,跟往前走没什么区别,偏偏在孟节眼里,东方无心的身影已经消失,出现在他眼中的只有一柄缓缓刺过来的剑。

    蛊虫出动,进攻。可是速度太慢,像慢动作一般落在长剑之后。

    “你败了!”东方无心手持长剑点在孟节的眉心。

    “昨日之剑,太快了……多谢东方公子手下留情。”

    抹掉眉心的血滴,孟节失魂落魄的走下擂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