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镇国上将军 > 第87章:古剑师侄

第87章:古剑师侄

 热门推荐:
    汪斌的回答不似作假,古城主也不再追问,刀谷的那些人,他多少了解,看来汪斌虽然得到了刀谷铸造的刀,却不知道刀谷真正的名字。

    看汪斌与云飞扬的关系不错,而城内又有许多有心人准备抢夺青霜剑,古城主沉吟一会儿还是决定帮他俩一把。

    “二位可在附中休息一日,明日再行出城!”

    说完这句话,也不给云飞扬道谢的时间,古城主转身就走。

    他是四方城的城主,虽然可以偏袒剑宗弟子,但是也得有个度不是。

    古城主的好意,他怎么能不清楚?见古剑还没离开,便对古剑说道:“古剑,一会儿替我谢谢古城主!”

    “师傅放心吧,我爹那边徒儿帮你搞定,您多教我练剑就好。”古剑笑呵呵的说道。

    云飞扬在四方城的这些日子,古剑可是捡了个大便宜,找了云飞扬这个便宜师傅,而云飞扬为了让古城主尽心铸剑,也是尽心尽力的教授剑法给他。

    今天的古剑,实力比两个月之前,要强上数筹,隐隐有成为四方城年轻一代剑法第一人的势头。

    “这位是你的师叔,在龙脊山获得刀公子称号的那个,就是他了。”

    云飞扬指着汪斌,向古剑介绍了一下,上次见面,好像没有来得及。

    “什么师叔?叫师伯,我岁数比他大,实力也比他强。”

    平白无故矮人一头的事,汪斌怎么可能答应呢,古剑还没开口,他便站出来指正。

    “你实力比我强,要不比比?”

    青霜剑在手,此时的云飞扬是手痒难耐,见汪斌不让古剑叫他师叔,骨子里的好斗便控制不住了。

    “比就比,还能怕你?从小打大,你就没赢过我。”

    本命战刃在手,汪斌也想找个旗鼓相当的对手好好战斗一次。

    这也是他为什么直接来四方城的原因。云飞扬就是与他实力不相上下的最佳人选。

    “师傅,你们要在这里打?”

    自家师傅与人马上要动手,见过云飞扬全力施为的古剑,满脸担忧的打量四周,这里除了中间的铸剑台,其他的东西怕是保不住了。

    “放心,以你师傅我现在的实力,几招就可以打败你师叔,一会儿要看好了,看看师傅是怎么用剑的。”云飞扬交待道。

    古剑这个半路徒弟虽然年纪不小,但是有了师徒关系在,云飞扬也是很敬责的。

    “是,师傅!”

    古剑的小心肝有些颤动,师傅又要施展什么强大剑招了吗?好期待!

    看到这一对不像师徒的师徒有一搭没一搭的对话,汪斌笑道:

    “呵呵,云跋扈你敢用我来教徒弟,也不怕砸招牌,来了,看刀!”

    汪斌先动了,到了他们这个层次,谁先动手,谁就占据主动。他用的是刀,最不缺的就是一往无前的勇气。

    在古剑眼里,那个不知道该叫师伯还是师叔的刀公子,瞬间就出现在师傅身前,出刀的速度快到他都看不清。

    古剑不敢眨眼,因为他师父云飞扬出剑了!

    只见云飞扬青霜剑出鞘,扫出一道青色剑光,将汪斌卷了进去。

    两人近身缠斗,刀光剑光交错,刀气剑气纵横,短时间里,谁也奈何不了谁,只是可怜铸剑台周遭被切割得不成样子。

    “波涛汹涌!”

    寻得间隙,汪斌激发无数刀光,化作刀浪汹涌澎湃的冲向云飞扬。

    “好啊,你也不怕毁了城主府,这可是我徒儿的家。青霜剑气!”

    剑气!

    青色的剑气!

    从青霜剑中,云飞扬不断刺出青色剑气撞击在刀浪上面,每一道剑气撞击,刀浪便溃散一分。

    剑气破刀光!

    汪斌斩出的刀浪,被云飞扬从中间刺出一个大窟窿,虽说刀浪的威力没有减少多少,但已经威胁不到云飞扬了。

    “哟,云跋扈你长进了,看我八步赶蟾!”散掉刀浪,汪斌欲要再战,却发现云飞扬先他一步出招了。

    “看你怎么破我这一剑!”

    云飞扬一剑刺出,没有任何花里胡哨,就是一剑笔直的刺出,连剑气都没有。

    看似普普通通速度慢得可怜的一剑,却给汪斌一种无从躲避,只能硬拼的感觉。

    因为他可以闪身的方位,全都在这一剑的笼罩之下。

    有点像当初东方无心的昨日之剑,不过东方无心的剑,旨在一个快字,从昨天就刺出来的剑,你再快也躲不过。

    但是云飞扬的这招剑法,除了快之外,还有一种压迫对手气势!

    “剑意!”

    汪斌脱口而出,也只有剑意能影响到自己了。

    “瞳刃!”

    双目一睁,两柄指甲盖大小的战刀一闪而逝,撞在云飞扬的剑尖上,打破了那种无从躲避的感觉。

    “不打了,你领悟刀意怎么不告诉我!”云飞扬收剑归鞘,落下来直接给汪斌一拳。

    “哎,你领悟剑意不也没有告诉我。”汪斌挡住了云飞扬的拳头,两人相视,不由得哈哈大笑。

    都想给对方惊喜,结果都收到了惊喜。

    “师傅,你们谁赢了?”

    两人突然不打了,在古剑看来自然是胜负已分,跑上来问道。

    “自然是你师伯我赢了,你师傅领悟剑意的时间没我早!”汪斌难得骄傲一次。

    汪斌的这个说法,云飞扬没有去否认,能以意化形,对意志的运用上,汪斌确实走在他的前面。

    “古剑,还不叫师伯,让你师伯送你一份贵重的见面礼?”云飞扬佯怒道,把贵重两个字咬得特别重。

    “师伯好!”

    古剑很乖巧,眼巴巴的看着汪斌,眼含期待。

    “额,古剑师侄修习的是剑法,对剑之一道,师伯我不甚了解,就给送你一套护身软甲吧。”

    肉疼啊,这可是青山军副将级别的护身软甲,寻常刀剑难伤,价值连城。

    可是现在除了本命战刃,他别无长物,只有软甲还算贵重。

    恨恨的剜了一碗云飞扬,汪斌决定,以后一定要多收徒弟,找云飞扬要见面礼。

    “青山军中的将军级软甲,防身宝物,古剑,还不谢过你师伯?”见汪斌一副割肉的模样,云飞扬故作姿态,老气横秋的说道。

    “谢谢师伯,谢谢师伯!”

    拿到软甲,古剑笑得合不拢嘴,以后找人比武,就不怕受伤了。

    暗地里观察这里的古城主也暗暗点头,自家儿子这个师伯出手还真大方,将军级的软甲说送就送。

    ……

    ……

    软甲也送了,打也打过了,汪斌和云飞扬对手中的本命兵器又多熟悉了一分。

    “咱们什么时候出城?”

    汪斌问道。

    他自己是没什么压力,人家四方城的势力,要抢的是云飞扬又不是他,他的刀很安全。

    “明天吧,今晚好好休息,恢复些精力,明天说不得要杀出一条血路来。”

    云飞扬笑道。

    战斗,他就没怂过。

    “哈哈,好,不愧是我认识的飞扬跋扈!”汪斌赞道。

    为什么他和云飞扬的关系这么好,因为他们是同一类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