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镇国上将军 > 第75章:强行杖责

第75章:强行杖责

 热门推荐:
    “如何?还能再接本将一刀?”

    打人要打脸,明知道宗凌尘受伤不轻,汪斌故意这么说,就要狠狠打他的脸,让他知道,天外有天的道理。

    否则将来刀宗弟子稍有成就便个个目中无人,那可不好。

    “你!”

    宗凌尘被气得的不轻,却不敢惹怒汪斌,他现在的状况,别说一刀了,要是汪斌没收去气势压迫,他现在还站不起来。

    “本将怎么了?你可愿认输?”

    汪斌又道。

    “哼!”

    宗凌尘冷哼一声,整理衣袍从坑里飞出,施展轻身功法便准备离去,这个让他丢脸的地方,他是一刻都不想待。

    “输了就想走?刀宗什么时候出了如此没有担当的弟子?”汪斌没有出手,只是当着众人的面嘲讽宗凌尘。

    “汪师兄,大家分属同门,要不就算了吧。”

    气氛有点僵硬,狂刀连忙出来打圆场,宗凌尘也停下来等着看汪斌怎么选择。

    他是刀宗大长老亲传弟子,怎么可能当众被人责罚,他觉得,有狂刀说话,汪斌或许不会继续刁难他。

    不过宗凌尘想错了,如果他一来就客客气气的说话,汪斌绝对会热情相待,可惜他上来就盛气凌人,对同门师兄弟一口一个废物,汪斌对他的感官非常的差。

    “狂刀师弟,动手之前本将已经说过,他输了就要接受军棍责罚!军营之中,将令既出,哪有收回的道理?”

    对狂刀,汪斌的态度还是挺好的,不过宗凌尘那十军棍,他非打不可。

    “小石头,还愣着干什么?”

    汪斌的冷喝,让石中玉心中一凛,自家头儿这是要动真格的,真要打那个擅闯军营的刀宗弟子。

    命令下来,做部下的就得去执行,石中玉一挥手,一队将士走了上来,准备把宗凌尘按倒杖责。

    将士们可不管宗凌尘是不是刀宗大长老的亲传弟子,将军说完打你十军棍,那就一棍都不能少。

    “汪斌,你敢责罚本公子?”

    见军士上来,宗凌尘气得脸色铁青,他堂堂刀宗大长老的弟子,居然在边军大营里受罚,这要是传出去,他宗凌尘被人瞧不起还没什么,关键是师父刀宗大长老的面子往哪里放?

    坚决不能受刑!如果那些军士再进一步,他会毫不犹豫的动手维护自己以及师父的颜面。

    见宗凌尘有暴力抵抗责罚的倾向,汪斌摆摆手,将士们立马停住脚步。

    “擅闯军营者,无论何人,本将军都有权力责罚他,不要以为你是刀宗弟子,便可以目无法纪!不要给刀宗摸黑!”

    汪斌言尽于此,如果宗凌尘还要抵抗,那他只能自己动手了。

    “本公子与七皇子相熟,你可要想清楚了,哼!”

    宗凌尘本来还不想搬出七皇子,但是汪斌毫不顾忌同门之情,一定要打他十军棍,那么他只能用七皇子的身份来压一压惊了。

    七皇子是谁,汪斌不认识,不过据说是青山帝国天赋最出色的皇子,其未来不可限量。

    “七皇子么?即便将来会丢掉军职,本将今日也要治你一个擅闯军营之罪!”汪斌霸气道。

    他的无所顾忌,使得宗凌尘别无他法,为了不挨打,他只能跑!

    “想走?”宗凌尘飞身而去,汪斌冷哼一声,这种人还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

    找打!

    八步赶蟾踏出,瞬间冲到宗凌尘身后,刀背用力一拍,宗凌尘便如同石头一般猛然坠落,将坚硬的校场地面又砸出一个大坑。

    旁观的将士和刀宗弟子们见此,皆是背脊发凉……

    这也太狠了,从半空中直接把人拍下来!

    “小石头,还不动手?”

    见石中玉没动,汪斌不由气闷,该行刑了,一个个傻站着干嘛。

    “头儿,他都那样了,还要打吗?”石中玉歪着脑袋问道。

    宗凌尘从天上被汪斌一刀背拍入地里,可比挨十军棍严重多了。

    “一码归一码,刚才那废物竟然想着逃跑,简直是不把本将放在眼里,十军棍,一棍都不能少,给本将狠狠的打,给他长长记性!”

    汪斌下令道。

    “是,末将领命!”

    石中玉带人,把坑里的宗凌尘拖了出来,只是此时此刻,刀宗天才弟子宗凌尘居然昏死了过去。

    要知道,汪斌那一下其实是留手的,力道本不足以打昏他。

    让宗凌尘昏死过去的,其实是汪斌跟石中玉说的话,直接说他不自量力想逃跑,把他大进地里,还骂他是废物,太他妈欺负人了!

    从来没有遭受如此“侮辱”的宗凌尘自然是气不过,一口气没缓过来,直接昏死!

    不过他昏死,也不妨碍将军们行刑,十军棍结结实实的打在宗凌尘娇嫩的屁股上,由于他是昏死状态,没有用内力抵挡,那后果就有些惨不忍睹……

    “啊!汪斌!”

    “本公子与你势不两立!”

    军营中,回荡着宗凌尘的“誓言”,不过这会儿,汪斌已经在返回青山边境的路上。

    在东夷驻军这件事,他还是得亲自跟南宫烈汇报的,谁让南宫烈是东部边军主帅,是他的上司呢。

    “汪师兄,你打了宗凌尘,大长老要是怪罪下来……”汪斌身边,狂刀的担忧丝毫不减。

    刀宗大长老,绝对是一座庞然大物,要对付一个弟子实在太容易了,即便汪斌现在身份不低,大长老真要动怒,汪斌躲在军营里怕也难以躲开。

    “放心吧,大长老不是那种不明事理的人。”

    汪斌表现得很淡然,刀宗的大长老,在他的印象里,一直是那种超然物外,不问世事的大人物,跟他这种边军小将军急眼的可能性很小。

    即便他打了宗凌尘,也是宗凌尘擅闯军营,出言不逊在先。

    “师兄有所不知,宗凌尘是大长老培养出来准备角逐圣子之位的亲传弟子,宗凌尘败在你手里,差不多失去了资格,大长老可能会迁怒于你。”狂刀分析道。

    “圣子?咱们刀宗的圣子要是连我这个弃徒都打不过,还当什么圣子,说出去也不怕被人笑话?”汪斌笑道。

    一个宗门的圣子,在一定程度上代表了宗门弟子的最高成就,是所有弟子中的佼佼者。

    一般来说,宗门圣子,一定是这个宗门的最强弟子,代表宗门新生代的最强战力。

    青山帝国三大宗门的前一任圣子,就是现在的宗主,论实力,都是当时的顶尖人物。

    现在刀宗要选圣子,汪斌自然不希望圣子是个废物,虽然自己是个弃徒,不过若是有机会,他也会无偿的替宗门把把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