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第一姝 > 008、为人不做亏心事

008、为人不做亏心事

 热门推荐:
    袁伯驹已是总角之年,又是长子,兼之少年老成,如何猜不到这件事情有鬼?

    伤心加上自责,抱着妹妹的襁褓,眼泪啪啪的落下来。

    无声的流泪,比嚎啕大哭让人觉得更悲伤。

    没有确定是不是安全了,依旧一动不动装死的袁明珠就感觉到有什么东西滴落在她脸上。

    袁明珠疑惑下雨了吗?

    民间有习俗生者的眼泪不能滴在逝者的身上。

    不过,袁家在此地孤门独户,这些年没有去逝的长辈,袁伯驹并不知道这些习俗。

    明德于心,寓教于行。做长辈的就该在日常事务中指点教导家里的晚辈。

    就比如此刻,正常情况钱氏就该告诉袁伯驹你别把眼泪滴妹妹身上,免得她走得不安心,在黄泉路上徘徊,找不到往生的路。

    钱氏正心虚,哪里有心情和闲情指点他这些?

    她这会就一门心思寻思怎么把这件事遮掩过去,让袁弘德两口子不找她麻烦。

    想到这些心里就恨恨不平两个外人,挑唆着她家儿孙跟她不亲,跟她作对。

    钱氏越想越烦,呵骂着长孙“好好的日子滴什么猫尿,死了就死了,这么大孩子本身就难养活,

    别一个劲的抱着了,也不嫌晦气,赶紧的,拎后沟里扔了。”

    说完就打帘子出去了。

    实在是不愿意对着大孙子那张死了老子娘一样晦气的脸。

    而且说得再嘴硬,心里还是发虚,不愿意待在窑洞里对着被她害死的小儿。

    就说这家里孩子夭折了,也没有让一个晚辈抱去丢掉的道理,就足见这老虔婆心里还是不安耽的。

    却说杜氏去哪里了?

    原来是生完孩子以后,她突然有些便秘,刚刚由叔祖母陶氏陪着去了茅房。

    二人回到院子里,就听到钱氏在骂人,听她的话音,明珠没了。

    只不过去趟茅房的空,怎么孩子就会没了?

    杜氏本来就体弱,骤闻噩耗,腿上一软,一下子跌坐在地上起不来了。

    她的女儿,未出生就三灾八难的,心一酸,眼泪哗哗的往下流。

    “伯驹娘,可不兴哭的啊!月子里哭以后对眼睛不好,听话,别哭啊!”陶氏劝着杜氏,自己却也眼泪汪汪的。

    就看到钱氏打帘子出了窑洞,看到她们一脸心虚。

    本来就对这事心存怀疑的二人,怀疑更深了。

    陶氏把杜氏拽起来,扶着进了窑洞里,就看到袁伯驹正抱着袁明珠哭呢。

    陶氏把袁明珠抱过去,“怎么会这样?刚刚还好好的。”

    又是抚摸又是拍,“宝宝,醒醒,别睡了,醒醒。”

    心里清楚,这孩子只怕是遭了钱氏的毒手,却又心存侥幸,万一还有救呢!

    就真如钱氏盘算的,孩子真没了他们也没法子怎么着她,不说没凭没据,世情如此,就是抓着了她的手腕子,也拿她没辙。

    这乡下地方,每年生下来就被闷在夜壶里溺死的女婴不知道多少呢!

    就他们自家,先前伯驹兄妹六个,只珍珠一个女娃娃,这里头有没有钱氏的功劳谁又能说的清楚?

    还是她们大意了,没料到这么会工夫就能让钱氏钻了空子。

    听到陶氏的声音和杜氏的哭声,袁明珠就知道她们回来了。

    心里委屈啊,你们怎么能把我一个人扔炕上就都出去了?

    开始呜哇哇,呜哇哇~~的大哭。

    她这边哭的委屈,其他人可是乐开了花,杜氏的眼泪还没擦干呢,就眉开眼笑了。

    陶氏抱着她往脸上贴了贴“哎呦我的心肝宝贝欸,心疼死我了。”

    跟杜氏对视一眼,都决定以后天塌下来也不能让孩子离了她们的眼了。

    院子里,钱氏心里有鬼,也没有离远,就躲在旁边暗戳戳的听这边的动静呢。

    突然传来的婴儿的啼哭声,对于窑洞里的人是喜讯,对于她却像是来自地狱索命的音符。

    她躲着的地方是个庇影子里,这个时候,正是阳光照着的地方温暖,阳光照不着的地方阴凉的季节。

    许是旁边还有下雨的地方,刮来的风带着丝丝凉意。

    阳光正好的季节,钱氏却生生打了个寒颤。

    为人莫做亏心事!

    做了亏心事的钱氏不思悔改,恨恨骂着袁明珠妖孽就是妖孽!

    她可是亲眼看到她头脸青紫,亲手摸了没有了呼吸的,都这样了怎么就还能活过来?不是妖孽是什么?

    不是妖孽都解释不了发生的一切。

    钱氏又想起昨日杜氏出气多进气少,眼瞅着不行了,突然间就跟回光返照似的,人又活了。

    哪哪都是妖孽的佐证。

    摸摸胳膊上的鸡皮疙瘩,下定决心一定要把这个妖孽除了,不然家里有这么个威胁,睡觉都睡不安枕。

    陶氏让杜氏看着袁明珠,自己带着袁伯驹开始收拾家里值钱的物件。

    一件件收了两个大包袱。

    因为是避难,粗笨的家什都得舍弃。

    打好的包袱藏在陶氏的窑洞里。

    然后带着袁伯驹开始收拾午饭。吩咐袁伯驹“帮我看着点你奶奶,她过来喊我。”

    陶氏灶上一把,灶下一把,忙活得脚后跟打后脑勺,趁着做饭做掩饰,炕了两大摞面饼,炒了两大锅炒面,炒好的炒面足足装了大半袋子。

    然后又烧了一锅开水,水里加了些盐,放凉了以后装进两只大水囊里。

    这两只水囊,是早年间跟往口外走的商队买的,当初天下还未平定,这里也不知道会不会是最后的乐土。

    为了以防万一逃难要用,袁弘德买了两只水囊以备不时之需。

    买了水囊后不久天下就太平了,太祖大败各方势力,建立了昭朝,这两只水囊一直被束之高阁。

    没想到今日派上了用场。

    有袁伯驹帮着打掩护,好歹没引起钱氏起疑。

    准备好的干粮也全都收到陶氏的窑洞里藏好。

    到了现在,该做的准备都做好了。

    陶氏拍拍身上的尘土,把煮好的羊奶端进杜氏的窑洞,“明珠醒了吗?我把羊奶煮好了。”

    袁明珠已经醒了好一会了,正努力尝试把眼睛睁开。

    听到陶氏说的话,哼唧了两声显示存在感,意在告诉她们我已经醒了,赶紧给我上吃的。

    袁明珠正由陶氏伺候着喂羊奶,外头响起人声,是下地割麦子的其他人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