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我真不是剑仙 > 第二十四章 嘉嘉,你给我好好开动脑筋

第二十四章 嘉嘉,你给我好好开动脑筋

 热门推荐:
    花钱说着,给花独秀伸了一个大拇指。

    脸上哪里还有一点怒意?

    花独秀笑道:“爹,自己人,就不要互相吹捧了啊。”

    花钱爽朗一笑,大伙落座。

    沈利嘉小眼转了转,轻声道:“姐夫,我都准备好烟雨郡比试的方案了,现在直接内定,咱们岂不是没有机会了?”

    花独秀道:“没有便没有吧,老算计人,不好。”

    沈利嘉挠挠头,心道:这不是你让我算计的嘛?

    花钱问:“秀儿,这事就这么算了?对咱们如此不公,我要不要去趟城主府,或者干脆去郡主府里闹一闹?”

    花独秀想了想,摇头道:“算了,演那个戏干嘛,今天王师爷回去,自会把爹的不满如实禀报。”

    花钱点点头:“好,那我便不演了。”

    “丢了烟雨郡的赋税押解单子,对咱们花氏镖局声誉影响太大,本来还想靠这次机会扳回一城的。”

    花钱说着,看了花独秀一眼。

    秀儿啊,你算这么准,后面怎么考虑的?

    这亏咱们可不能白吃啊?

    花独秀道:“爹,这要看神威镖局是怎么打算。”

    花钱一愣:“哦?”

    “如果他们稳扎稳打,一点点蚕食镖行市场,那还挺麻烦。若是我猜的不错,黎城主,甚至上官郡主大人,都想利用神威镖局来做文章。”

    沈利嘉插嘴问:“姐夫,郡主大人位高权重,他还需要用神威镖局来做文章?”

    花独秀点点头:“有些脏活,累活,敛钱的活,抛头露脸冲在前面的活,得有人替他们做啊,合气门不正好么?”

    花钱道:“不错,合气门在天南郡极有势力,天南郡郡主又向来唯上官杰马首是瞻。放手让一条听话狗做大,对他们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沈利嘉接口道:“钱伯说的对,放狗出去咬人,狗链子还在自己手里攥着,肯定好使。”

    花独秀说:“如果神威镖局比较激进,或者上面那些人要求他们动作快一些、大一些,那咱们机会就来了。”

    花钱眼睛一亮:“机会?”

    “他们激进,我们才会找到破绽搞他们,最好是一劳永逸那种搞法,搞的他们几年、十几年都别想翻身。”

    沈利嘉挠挠头:“姐夫,你说的好玄啊,我怎么听不懂呢?”

    花独秀严肃道:“晚打不如早打,小打不如大打,打合气门一个,不如拉着背后的黎城主等人一起打。”

    沈利嘉更懵了。

    花独秀起身,从内室百宝阁取出一幅卷轴,交给沈利嘉道:

    “嘉嘉,打开看看,姐夫送你的。”

    沈利嘉赶忙小心的打开卷轴,原来是一幅画。

    一幅山河春日图。

    而且左边还有一首诗。

    沈利嘉念道:“森森千丈松,虽磊柯多节,用之大厦,终是栋梁之才。”

    “赠沈利嘉?”

    沈利嘉大喜:“姐夫,你专门给我画的?”

    花独秀轻轻喝了一口茶水,道:“上面不写着呢吗,就是送给你的。”

    沈利嘉心里美滋滋:“谢谢姐夫!”

    “哎,你别傻乐啊,嘉嘉,这首诗什么意思,你懂不懂?”

    沈利嘉想了想,他虽然看起来嘻嘻哈哈,不务正业,实际脑袋很聪明,而且很会谋划算计。

    “姐夫,你是说,我虽然身上很多/毛病,但是我将来肯定要做一番大事?”

    花独秀拍拍手道:“不错,不错,嘉嘉,你很聪明啊!”

    沈利嘉不好意思的挠挠头。

    “嘉嘉,将来你想做一番大事,首先,你要先成为‘森森千丈松’,有这个实力。其次,你要‘用之大厦’,不要埋没了自己。”

    沈利嘉问:“姐夫,你说这个……是想让我入仕做官么?”

    “哦!我知道了,姐夫,你是想让我打入敌人内部,混进官府,然后从内部瓦解敌人?至少也能方便找到他们犯罪的证据?”

    沈利嘉两眼放光,花独秀叹口气,摆摆手道:

    “别激动,别激动!你啊,想一出是一出。”

    花独秀道:“我是说,你脑袋很聪明,人机灵,不要总是琢磨一些无聊的事情。”

    沈利嘉暗道:吃吃喝喝,泡泡小美女,这些事无聊吗?我没觉得啊?

    再说了,姐夫你天天泡澡、听曲儿,你才是无聊。

    花独秀眼神一肃,看着沈利嘉道:

    “嘉嘉,这次你好好算计一下,如果神威镖局趁着这次拿到赋税镖约,在神泉城强势挤压咱们,慢慢蚕食整个烟雨郡镖局生意,咱们怎么应对。如果上面要求合气门搞事情,和咱们激烈对抗,咱们怎么应对。”

    沈利嘉精神一振:算计人?这个我喜欢。

    不对,刚才你不是说老算计人不好吗?

    花独秀道:“如果是第二种结果,我想要一种一劳永逸的办法,让神威镖局,甚至合气门彻底退出烟雨郡!不,最好是直接灭门!”

    “还有,我还想让黎城主下台!他从天南郡调来,跟合气门绝对串通一气,留他不得!”

    沈利嘉精神再振:“大手笔啊!姐夫,我想想!”

    花独秀严肃道:“嘉嘉,你尽管天马行空的想,不要担心,你想怎么干,姐夫一定让你理想成为现实。”

    “嗯!”

    花钱看着花独秀跟沈利嘉一问一答,十分欣慰。

    果然是年轻人,有朝气,不吃亏,说干就干,说搞人就搞人。

    就这性格,隔夜仇都没有啊。

    恨不得立马就报了。

    我秀儿将来出去闯荡,肯定不会吃亏。

    这次花家的危机,说不定真的能扭转过来。

    即便不能像秀儿说的那般夸张,但只要能稳住烟雨郡的局面,花家便能屹立不倒。

    花钱问:“秀儿,刘镖头已经出发了。嘉嘉在漠北待了三年,你可以多从嘉嘉这了解一下漠北的水土风貌?”

    沈利嘉一愣:“姐夫,你也要去漠北求学?”

    花独秀眉头一皱:“了解什么?不用了解,我不去了。”

    花钱头皮一麻:“不是说好去的吗?”

    “谁跟你说好了,修炼内功那么无趣,又耗费时间,等干倒合气门,我还是老老实实在家里当我的花少爷好了。”

    花独秀最后下结论道:“傻子才去漠北求学。”

    花钱:“……”

    沈利嘉:“……”

    沈利嘉开始谋划,花独秀则告别二人,秘密乘坐马车前往北方。

    他要去拜访一个人。

    这个人对他们搞神威镖局,搞合气门,甚至搞黎城主和上官郡主都有很大帮助。

    不是花独秀喜欢搞人,也不是他喜欢借用外力。

    实在是家里生意被宋家弄成这样,他无法安心享受美好生活。

    如果不搞回去,用不了三年,花氏镖局说不定就要倒闭了。

    花公子是被逼的啊!

    好好的,为什么要逼老实人?

    不知道老实人生气后更可怕吗?

    花独秀只能选择一劳永逸的搞残、搞死对手,让打扰他生活的人都完蛋。

    这有这样,他才能继续做一个安静的美男子。

    ……

    神泉城,城主府。

    昏暗的密室里,黎城主和宋清峥、宋强围坐在八仙桌旁。

    宋清峥问:“大人,咱们这么做,会不会风险太大啊?”

    黎城主冷笑道:“这是政治/斗争,下手必然是你死我活,怎么可能没有风险?”

    宋清峥有些担心道:“可是……可是这是涉及到……”

    黎城主摆摆手:“有些事,你们尽管去做,不要问为什么。我当然知道这涉及到更上面的大人物,这些你更加不能问,也不要猜。”

    宋清峥硬着头皮问:“大人,真的不能……在城外解决么?”

    黎城主摇摇头:“不能,必须在城里解决。”

    宋清峥头皮发麻。

    黎城主看宋清峥二人有些紧张,笑了笑,拍拍宋清峥肩膀:

    “老宋,我知道,稳妥做法是咱们先把烟雨郡花氏镖局的分局都挑了,然后再逼走神泉城花氏总局。但是你要知道,我看中的不是这点镖局买卖,上官大人更加看不上这点蝇头小利,我们对你的期许,是更大、更广阔的领域。”

    宋清峥一惊,赶忙抱拳道:“大人,属下知道!”

    黎城主道:“时间不等人,你我都是战车上的小小齿轮,虽然小,但是关乎大局。将来大事功成,咱们都是受益人。”

    “这次事成,后面,整个困魔谷都会变天!”

    宋清峥无言点头。

    这些他何尝不知道。

    只是要做的事,太过凶险。

    不单单是搞花氏镖局了,那都是小儿科。

    万一出了岔子,死的是他,死的是神威镖局,甚至会牵连到合气门。

    这便是棋子的悲哀。

    一局斗完,被吃掉的棋子下场,双方棋手继续下棋。

    这世界就是如此操蛋。

    没有能力,甚至连当棋子都没资格。

    即便当了棋手,在更高层面的人眼里看来,同样是斗争用的棋子罢了。

    除非能站在顶点,绝对的顶点。

    ……

    遥远的北方,破魔城。

    一间精致又清净的素雅包厢里,石泉叮咚,檀香宜人。

    花独秀长身而立,左手背在身后,右手端着一只白瓷茶杯。

    茶烟袅袅。

    花独秀轻声道:“有一只漂亮的山雀,它站在松树的最高点,沐浴在阳光下,悠闲的歌唱。”

    “这时,一只小白兔来到树下,羡慕的看了山雀一眼,说道;‘真羡慕这只美丽的山雀呀,能够快乐又轻松的歌唱,我也要过这样的日子!’”

    “于是,小白兔躺倒在树下,晒着太阳,学着山雀也悠闲的唱起了歌。”

    花独秀环视众人,屋里四个劲装大汉全都面面相觑,不知道花独秀在发什么疯。

    怕不是个傻子?

    花独秀品了一口香茗,继续讲:“结果,一只狐狸闻声而来,轻而易举的抓住那只兔子,把它吃掉了。”

    四个大汉更加懵了。

    花公子到底在说些什么?

    小姐怎会答应出来见这种人?

    花独秀转身,看向坐在四人身前的一个俊俏女子,轻笑道:

    “瑶瑶姑娘,你说,这个故事的寓意,是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