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春野小神医 > 第三百九十六章:万中无一的高手

第三百九十六章:万中无一的高手

 热门推荐:
    听景伟这么一说,秦汉瞬间皱起了眉头,他见过傻逼却从来没见过景伟这样的傻逼,这是明显的被人套路了,不过,想着景伟刚刚的称呼,他心里虽然不爽却也没发作,换做平时他现在绝对不会找田超群为难,肯定会第一时间抓住这个家伙,上去左右开弓就是一顿大嘴巴子,打的他脑子开窍了为止。

    做人可以傻逼,但傻逼到这种地步就有点说不过去了。

    “听到了?”田超群冷笑道“三十万的欠条,白纸黑字在上边写着,他给不起难道你替他给吗?”

    田超群说完嘴角便是翘了起来,身为一个有钱人的儿子即便拳脚不如别人硬,用钱说话也不错,这么想来自家的老子也不是那么不堪,关键时刻好像还有那么一点点作用!

    “你觉着呢?”秦汉笑着问道。

    “我觉着你还不起!”田超群冷笑道“三十万,你在附近十里八村找找,能拿出来的有几个,凭你能拿的出来?”

    “那只是你觉得!”秦汉眯着眼睛说道“我觉着我根本没必要跟你说,因为你根本没资格,想要钱让田柏河过来,我会给他钱!”

    “你?”田超群冷笑道“你拿什么给?拿嘴给吗?”

    “那是我的事儿!”

    秦汉也懒得和田超群废话了,正如他所说的那样儿,跟这个家伙说再多都没意义,对牛弹琴大概就是这个意思,真的想要解决问题还是要找田柏河才行,至于给不给三十万,他也是一点把握都没有,因为有景伟这么个白痴队友,真的上了法庭,白纸黑字的欠条更具备说服力!

    这也让他有些头疼,几十万对他来说确实不是个大数字,这几十万送给景家人也没什么,毕竟他现在已经成了人家名义上的女婿,可这些钱景家人拿不到却要送给田柏河,这让他着实有点不太舒服和无奈。

    景伟的家发出了大动静已经有一会了,虽然黄洋村的乡亲们不算太多,人口也不算密集,听到动静之后还是有不少人跑出来看热闹,有人看热闹自然也就少不了指手画脚,一时间各种各样的说法可谓是众说纷纭,有一些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更是跑到了景家门口,看到景伟被打的满脸是血,这些人心头暗暗解恨,恨不得这个家伙直接被人打死,这样村里又能少一个祸害。

    只是,乡亲们有点想不明白,那些小混混怎么一个个都受了伤,特备是二华子和刘哥,这两人一个握着手,另外一个还坐在一边抽自己嘴巴子,看上去似乎还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这是怎么回事儿,这些混混被谁打的,是景长军打的吗?”王百万满是疑惑的问道。

    “不可能是老景,别人不打他就不错了,他还打别人呢。”张丽深吸了口气说道“难不成是景伟打的?不大可能啊,这小子什么德行我知道,炕头王,在家里能作威作福出去就怂了,遇到这些混混他应该不敢动手……”

    “不是他们爷两个会是谁?难不成是景悦打的?这不是开玩笑吗?”康保健翻了翻白眼说道“你们别说他们是自己把自己打成这样儿,天底下可没有这样的傻逼。”

    “什么这个打的那个打的,我跟你们说是谁打的!”景伟家隔壁的杨老铁指了指院子里的秦汉说道“是那个穿白色半袖的年轻人打的,刚刚你们没看到,这小子跳起来三米多高,竟然还能滞空,在空中变幻动作,一个人打仈jiu个人竟然毫不费力,你看那个大个子,两脚就被打死过去了,估计是伤的不轻啊!”

    闻言,众人面面相觑,互相对视了一眼之后目光便是再次落在了秦汉身上,由于有点距离,开始时他们还以为秦汉也是这些小混混中的一个,现在仔细看一眼才发现是秦汉,白天和景悦一起回来的那个小子,不过,他们不知

    道秦汉叫什么名字,但在他们看来,这小子多数是景悦的男朋友!

    “老铁,你喝多了吧?你说是你这小子打的?”王百万翻了翻白眼说道“你咋不说是你打的,没准我还能相信一点。”

    “是啊,这小子看上去也不像是能打的样子,老铁,你要是还没睡醒就赶紧回去睡觉,明天清醒一点好好回忆一下在和大家说。”康保健笑着说道。

    看众人不信,杨老铁也懒得解释,想着刚刚秦汉殴打这些混混的样子他脸上还写满了崇拜在惊讶,要不是亲眼所见他真的有点不敢相信他自己说的是真的,因为那实在是太难以置信了,这种事儿只有在电视剧上才会发生,生活中绝对不会出现这等事儿,就算是一些自称为武术大师的人和秦汉比起来那也是不值一提,特别是他在空中短时间滞空变幻动作的样子,那是真特么的帅!

    杨老铁在黄洋村一直有个外号,这个外号叫杨大侠,说的并非是独臂大侠杨过,而是杨老铁一直有个武侠梦,平时没什么事儿喝上两杯酒也会跑到院子里练上两手,当他看到秦汉展现出来的实力时他已经被迷住了,正想着要不要抽个机会找到秦汉,找这个年轻人探讨一下功夫的事儿,不用别的,秦汉只要教他如何一下能跳跃三米多高,能在空中短时间之内滞空就行,哪怕是跪地拜师他都愿意!

    “管你们信不信,反正是老子亲眼所见,这么和你们说吧,景悦这个男朋友真不是一般人,你们错过了这次机会算是白活了!”杨老铁得意的说道。

    “你瞅瞅你那个德行,没睡醒赶紧回去睡觉。”康保健忍不住翻了翻白眼,然后看了一眼旁边的王百万说道“田超群这小子都挨揍了,那两口子怎么还没来,不太应该啊,难道是没听到动静?”

    王百万说道“估计也快来了,老田的爹都挨打了,他这个当儿子的能不来?”

    王百万说完便是和康保健对视了一眼,两人都忍不住笑出了声,田超群和景伟挨揍他们心里都是十分的舒坦,要是刚刚秦汉下手在狠一点,直接打死这两个混蛋就好了。

    “唉,那两口子来了到是小事儿,我看老景这次要麻烦,你看那些小混混都是跟着王秃子混的,王秃子怕是也要来了,谁打的人还不点被打断腿,就算打不死怕是也要被打个半死啊。”康保健叹了口气说道“咱们就看看热闹就行了,他们两家的事儿有点乱,咱们最好别粘上,谁碰到都要掉一层皮啊。”

    “咱们就在这儿看热闹?”王百万皱了皱眉说道“一会老田来了,看到咱们没拉架,他爹又被人打了,那岂不是要和咱们恼了?”

    “你现在去拉架说不定会更麻烦,那个小王八种是什么人你又不是不知道,说不定就给咱们赖上,我看还是不去的好,老田应该也不能说咱们,仈jiu个人打不过人家也怪不了谁对不对?”康保健说道。

    “也成,这事儿听你的!”王百万说道。

    “你们两个少替古人担忧了,我就这么和你们说吧,什么王秃子不王秃子,就算王秃子来了也只有挨揍的份儿,你们信不信?”杨老铁抱着膀子老神在在的说道“我真想在看看这小子到底有多厉害,刚刚他明显是没用全力,王秃子怎么还没来,让他抓紧过来,挨顿揍他就知道什么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了,看他以后还敢不敢作威作福。”

    闻言,康保健和王百万再次对视一眼,然后向杨老铁丢了一个看白痴一样的眼神儿,都已经这个时候了竟然还顺嘴胡说,这简直就是没遭到过黑社会毒打啊!

    正当几人站在门口说话时,不远处冒出来几个人影,田柏河拎着一把铁锹冲在前边儿,魏彩莲手里也拎着家伙,跟在后边的是两个村干部,这两人也都姓田,是田柏河的叔兄弟!

    “操‘他

    ’妈的我看看谁这么大胆打我儿子,我特么今天劈了他!”田柏河一边跑一边大声喊道“都特么快点,你去给他表舅打个电话,让他马上过来,他妈的都敢跑到我田柏河的脖子上撒尿了,我今天就要他个死个的!”

    “大哥。你先别急,问清楚怎么回事儿再说啊,别把事情闹大了,没准就是小事儿啊。”田柏江大声说道。

    “田柏江你还是我兄弟吧?你侄子都被人打了,这还算是小事儿?”田柏河猛地一回头,凶巴巴的看着田柏江说道“你要是不想管就别吱声,这事儿我们自己解决,我也没指望你们这些村干部能给咱干什么,你可真行,当了官连自己的侄子都不当回事了,是个好官啊!”

    “是啊柏江,你要是不想去嫂子也不说什么,不管怎么说你都是村官。”魏彩莲回过头看了田柏江一眼说道“你这个侄子好惹事儿,你们不愿意管也正常,可你大哥和我不能看着孩子被人打!”

    “我说让你给他大舅打电话,让他们马上过来!”田柏河咆哮道“我他妈说话你听到了没有?”

    “我这就打!”魏彩莲把电话拿出来,马上拨通了张华的电话。

    一行几人很快便是来到了景伟家门口,一看到田柏河来了,田超群的嘴角一抽,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委屈直接哭了起来,一看田超群哭了,田柏河顿时怒了,在家他都恨不得把这这个打爹骂娘的小畜生打死,可到了真章就不行了,心里本来就燃烧着的火苗腾地一下便是燃烧了起来,在黄洋村只有他们打别人的份儿,何时被人欺负过?

    “操‘你’妈的怎么回事儿?”田柏河大声问道。

    “爹,你可算是来了,你要是在不来他们就打死我了。”田超群哭哭啼啼的说道“我找他们要钱,他们不但不说好听的还打人……就是这个王八蛋打的我,他在我肚子上踹了一脚,我差点没被他打死啊。”

    田超群说完便是指向了秦汉,现在他都恨不得找一把刀把秦汉放在绑着耶稣的那个十字架上将这个家伙千刀万剐,直到第一千刀的时候在弄死这个王八蛋!

    “是你打的?”田柏河拎着铁锹向秦汉走了过去。

    一看田柏河冲着秦汉去了,景长军吓了一跳,赶紧上前说道“老田,你先等等,我给你解释一下!”

    “解释你妈了个逼,操‘你’妈的你以为你是谁?”田柏河猛地一回头,抬起一只手,手指指着景长军的鼻子说道“这事儿你也跑不了,不让老子好过,你他吗也别想好过!”

    被田柏河指着鼻子大骂,景长军不敢发作,拿人家手短,现在他还欠人家几十万,这几十万他真没地方去弄,因为他现在还没办法确定秦汉能不能拿出来这么多钱帮他,毕竟这不是用拳脚能解决的问题。

    可是,他也不能眼睁睁看着这些人冲着秦汉去坐视不管,毕竟秦汉是为了他们家的事儿才打的田超群。

    “老田……”

    “闭嘴!”田柏河指着景长军的鼻子一字一顿的说道“我们一会算!”

    田柏河说完便是再次看向了秦汉,见秦汉面带笑容好像没事人一样儿,田柏河将手里的铁锹抓的更紧了一些,来之前他就想好了,不管怎么样儿今天这事儿都不能善了,必须让打人者付出代价。

    “是你打的?”田柏河再次问道。

    秦汉笑眯眯的看着田柏河,心里没有半点惧怕的意思,这些小混混要比田柏河能打的多,和他交手也只有挨揍的份儿,光是一个田柏河根本不足以给他带来任何威胁,只要他愿意,只需要一拳就能让这个老东西闭嘴,甚至永远闭上嘴巴。

    chunyexiaoshenyi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