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春野小神医 > 第三百零三章:不好的消息

第三百零三章:不好的消息

 热门推荐:
    春野小神医第三百零三章不好的消息“很重要吗”秦汉微笑着说道“陶姐能在我身上看出什么不寻常难道我和正常人不一样儿是多一只眼睛还是多一只眼睛”

    说完他便是再次喝了一口啤酒,喝醉了好办事儿,他现在正想着一会在杀了这个女人之前要不要在干点别的,譬如让她穿上那套渔网,这样一来,也算是完成了自己一个心愿,而且还是个独特的心愿也许他会成为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男人,长在脸上的这双眼睛也可能成为这个世界上最幸运的眼睛

    还是绝对没有之一的那种

    如果陶倾城愿意找一个世界最顶级的大师给她来个人体素描,那么,这幅画的价格绝对是天价,是前所未有的天价,因为这个女人的身材实在是太完美了,至少是秦汉见过最完美的女人,即便是虞倾寒和他在金都救的那个绝世佳人,她们的身材也算是不错,但和陶倾城比起来确实要差一些

    “不想说给姐姐听”陶倾城狐媚的笑了笑说道。

    “说什么”

    秦汉耸了耸肩膀装出一副很无辜的样子,他觉着陶倾城应该是在试探他,或许陶倾城只是觉着他跑的比较快,打人比较厉害,才会问出这么个问题,没准把他误认为杀手或者是那种神奇的特种兵了也不是没有可能。

    “我早晚会知道。”陶倾城美眸中闪烁着精光,说道“难道你不知道姐姐我最了解男人,任何男人姐姐我都能降服”

    “我可能是例外”秦汉摇头说道。

    “是吗”

    陶倾城美眸瞬间眯了起来,抓在手里的青岛啤酒放在一边儿,然后在秦汉十分无奈的目光中再次用修长的手指勾住了他的下巴颏,说道“要不要打个赌”

    听陶倾城说打赌,秦汉嘴角瞬间上扬,赌桌上他的赌运向来不怎么样儿,他不敢保证他能赢,能不输都已经不错了,毕竟那是靠着运气和命运,可这件事儿他却有着十足的把握,因为这件事儿他完全可以把命运把握在自己的手里

    即便这个女人有着无与伦比的杀伤力,可他自认还能抵抗得住。

    “赌什么”秦汉干脆的问道。

    “赌今晚上你陪我”陶倾城狐媚的说道“这个赌注怎么样儿”

    “这不太好吧”秦汉有点不确定的说道。以前他做什么事儿都想赢,但这次他一点都不想赢,他想输掉,输的越惨越好。

    但是,他觉着这个女人有点问题,如果脑子没问题肯定不会想到这种白痴问题,或者说,这个女人其实是在变着法的想吃掉他,如果是这样儿,他愿意当待宰割的绵羊,而且还会很温柔的死去。

    “确实不怎么好”

    陶倾城像是看白痴一样白了他一眼说道“我还没想好要不要把自己交给你呢来吧,咱们和第二杯,姐姐谢谢你又一次救了我。”

    “好”

    秦汉干脆的点了点头,只要不说别的只是喝酒的话,那他还是很愿意的,而且还是和一个长得倾国倾城的女人坐在一起喝酒,他确实没什么可挑剔的,要知道这样的机会很多人做梦都梦不到,而他却偏偏有了这样的机会。

    时间过的很快,转眼间几个小时便是悄然过去了,和上一次一样儿屋子里又是凌乱不堪,地上茶几上放了一大堆酒瓶子,数一数至少有几十个之多,酒水喝了可陶倾城做的精致小菜却还在那儿好好放着,秦汉也只是开始时吃了一小口,味道不算是极品但也不算太差,毕竟陶倾城不是个专业的大厨,能做成这样儿其实已经很不错了”

    “这个女人”

    看着已经喝的不省人事的陶倾城,秦汉无奈的摇了摇头,他稍稍的犹豫了一下便是稍稍的向陶倾城靠近了一点点,和陶倾城认识这么长时间他还从来没特别近距离看过这个女人的脸蛋,确切的说,是没近距离欣赏过这个女人的脸蛋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秦汉自然也不例外,因为他不是大街上狂奔的野猪,他也是个人,他也是个男人,他也长着一双明亮的眼睛,也有自己的思维和大脑

    当然,秦汉也没什么非分之想,完全是抱着欣赏的态度在看这个女人,因为眼前这个女人就是一个精致的工艺品,无论是身材还是脸蛋都没有半点死角

    就这样儿他稍稍的看了一会儿陶倾城,然后走到卧室拿了一件衣服帮她盖在身上,站在屋子里四处看了一眼确定没问什么问题他便是离开了房间直接向外边走去,他到是不在乎什么所谓的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主要是明天早晨一起来肯定还要被这个女人调戏,这种事他真的是受够了

    他刚刚离开房间反手关上房门,躺在沙发上正在熟睡的陶倾城缓缓的睁开了美眸,看着已经关闭的房门,她的脸蛋上稍稍的露出来一些笑容,这个小男人明明有那么一点点流氓,可他却不选择趁人之危,有那么一点意思

    想着刚刚秦汉和她说话的样子,陶倾城美眸稍稍的眯了眯,随后便是将盖在身上的衣服拉了下去,然后快步向她的卧房走去,将超薄的笔记本打开,手指飞速的在浏览器上打了一串文字

    秦汉显然是不知道陶倾城在装睡,离开了陶倾城的家他直奔宾馆赶了回去,此时他的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并不是因为救了陶倾城而感到开心,主要是杀了叶子弘,这个家伙没了,他一直担心的事儿自然也就没必要在牵肠挂肚,现在他可以放心大胆的去做公司的事儿,因为用不了几天村里就会建起来一座大楼,只是,他现在还没想好这个大楼应该叫什么名字

    其实,他并不打算叫什么秦氏集团或者这个那个,一来是这样有点过于张扬,二来也确实有点土,所以,他打算把这个机会留给陶倾城,这个女人脑子里装着的可不止是男人,更不是每天在研究别人心里想的什么,如果让她去想或许能想到更好的名字

    他回到宾馆时已经是凌晨四点,在北方七八月这个阶段,凌晨四点天已经亮了,回到房间他没急着休息,他先是洗漱了一番,然后便是坐在了大床上开始修炼,刚刚强行使用搜魂术,虽然没造成很严重的创伤,但身体还是遭到了一些冲击,他必须在短时间内让身体恢复到原样,不然长久放下去身体就会出问题,到了那个时候在想着去如何恢复身体显然不大可能,即便可以也要费上一番周折

    由于经络受损,开始运转太玄术时有些困难,但他自己的走了几个周天之后,体内的元气开始渐渐滋润受损的经络,经络很快便是恢复到了之前的样子,除了身体恢复了之外,他还意外的发现修为再次有了变化,已经在炼体期第九层来到了第九层巅峰状态,他能清楚的感觉到丹田处的小星星不断在凝聚,看上去比之前更为精纯更为明亮了一些。

    除了丹田内的小星星有变化,他隐约的感觉到了突破的瓶颈,虽然不是很明显,但却是确确实实存在,仿佛是一扇窗,打开之后就是另外一个世界一样儿,这让他既惊喜又有点忐忑,因为直到现在他还没完全做好突破的准备

    确切的说,他也不知道应该准备一些什么,因为他也是大姑娘上花轿头一回,况且这种事儿本来就很神秘,他只能自己慢慢向前摸索

    “好像还不错”

    感受着身体内的变化,秦汉满意的笑了笑,随后便是靠在床头上躺了下来,可是他却怎么也睡不着,宾馆这个地方就算在好,他还是觉着不如他那三间老屋住着安稳,他盯着房顶很好看的灯饰很久,不知道过了多久才算是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在梦中,他梦到陶倾城穿着那套渔网正在对着他笑,粉色的舌头轻轻的舔着性感的嘴唇,一双好看的眼睛迷离的很

    就在他张开怀抱想要把这个女人搂在怀里,鼻子放在那条“很深很深”的缝隙中呼吸一下味道时,这个女人突然抽出了一把刀子向着他的脖子刺了下去

    嘶

    秦汉在睡梦中猛地抽了口冷气,下一刻便是睁开了眼睛,此时他的脸上布满了密密麻麻的汗珠,四下看了一眼他忍不住咧咧嘴巴,与此同时他也陷入了沉思之中,想着这个梦是怎么回事儿

    要是在石桌子,他现在可以去找钱大娘帮他分析一下这个梦是好梦还是坏梦,因为钱大娘周公解梦了解的很深,他还记得很清楚,当时十里八村的人都来找钱大娘“看病”,钱大娘手里拿着几个大钱在桌子上晃来晃去几下在放在桌子上,然后便是开始给分析病情,虽然十次有八次都是假的,可能剩下最后那两次也是假的,可不能否定钱大娘那时候的生意确实很火,要是放到现在,如果有人能给她包装一下,这时候弄不好都已经成了村里的首富了

    但有一点他也不能否定,钱大娘曾经给他算过,说他这辈子一定能成为人中龙凤,在他没得到传承之前他其实也这么认为,现在就更是如此了

    他又在床上躺了一小会便是进了洗手间,仔细的洗漱了一番,摸了摸下巴颏子上冒出来的胡茬子,随后便是露出了些许笑容,镜子里的男人真帅

    在屋子里稍稍的坐了一小会儿秦汉便是离开了,昨天答应景悦去走房子的手续他点必须尽快赶过去才行,如果他不过去手续没法做,还有他也不打算拖下去,尽快把房子解决了,他以后在到县城就不用在跑到这个该死的宾馆住着了。

    在去花园别墅之前他先是去了一下一中把杨九九的钱送了过去,买房子重要,杨九九吃饭也同样重要,只是让他无语的是门口那两个保安显然没那么好说话,不管他好说赖说这两人是打死都不让他进去,没办法他只能把钱放进一个牛皮纸信封留在了保卫科,让这两个保安大哥

    代送也就是了,不过,他在牛皮纸信封里又多加了一千块,虽然几年没看到杨九九,但现在杨九九已经是大姑娘了,买一些吃的穿的都很正常,而杨东给的这些钱显然不怎么够用。

    秦汉觉着杨东特别老土,比他还要土,这已经不是几百年前,二百块钱已经买不了什么东西,不说别的,光是坐一下出租车都要十几块甚至二十几块,二百块钱还能买的了什么东西

    等他来到景悦租住的公寓门口时,景悦已经在门口等着了,这一次她穿的不是工作套装而是穿上了牛仔服牛仔裤,紧身牛仔裤把她本来就很完美的身材勾勒的更为性感了一些,特别是她脚上踩着一双白色的帆布鞋,一眼看去十分动人,有点小清新的味道。

    “这么盯着我看,我身上有花是怎么的”被秦汉盯着看,景悦脸蛋不由的红了起来。

    “我觉着这身衣服更适合你。”秦汉微笑着说道“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我们现在就去办手续”

    秦汉说出来办手续这三个字的时候觉着有点怪怪的,好像他们要去的地方不是房产中心而是要去民政局一样儿

    “我也刚下来。”

    景悦笑了笑说道“就在前边,我们走着过去就行。”

    “买这么大的房子是准备结婚用吗”景悦微笑着问道。

    “结婚”

    秦汉耸了耸肩膀说道“和谁结婚”

    “那你买这么大的房子做什么”景悦诧异的看着他说道“你一个人住是不是太浪费了一点”

    “有钱人不都这样儿”秦汉笑眯眯的说道“你要是不嫌弃也可以去住,反正房间很多”

    “我可不去”

    景悦白了他一眼说道“有钱人住的房子我们这些穷人住不起,看看就行了”

    “”

    看着景悦的眼神儿,秦汉不由的咧咧嘴巴,这个姑娘说话和以前还是一样儿,很温柔,但有时候温柔中又稍稍的带着一点刺,让你既不能生气还要对着她保持微笑

    “有件事儿可能还要麻烦你一下。”秦汉说道。

    “你是顾客,你是上帝,我是卖房子的,提不上麻烦。”景悦微笑着说道“秦老板请讲,我们花园别墅售楼中心一定为您服务。”

    看着景悦的模样儿,秦汉忍不住摇了摇头,然后便是把他心里的想法说了出来,在县城买别墅是小事儿,但装修房子却很麻烦,而他现在显然是没时间去做这些事儿,把房子承包给工程队装修也不是不可以,但是,他还是有点信不过,不是怕这些人偷工减料,主要是担心这些人的眼光不行,设计出来的东西都赶不上他那三间老屋,这样一来他买这个别墅也就成了笑话

    而现在景悦刚好在这里,景悦的眼光他能信的过,而且,一个姑娘要比一堆大老爷们细心的多。

    “我来帮你装修”景悦满是诧异的说道“我能行吗”

    “一个房子而已,我相信你应该能做好。”秦汉微笑着说道“我把钱留下,该怎么装修就怎么装修,完全按照你的想法就可以,我不会经常过来,如果你不介意也可以住在这里”

    “那我岂不是”

    景悦张了张嘴,然后忍不住回头看了秦汉一眼,女主人这三个字到了嗓子眼她又收了回去。

    “我可以不要房租,你负责帮我看着房子,这样不是很好”秦汉笑着说道。

    “你不怕我携款潜逃”景悦问道。

    “怕”

    秦汉挑了挑眉毛说道“但我相信你肯定不会逃走,因为你不是那种人”

    “谁说我不是,那是我没见过这么多钱,见到了没准就逃走了。”景悦深吸了口气说道“既然你相信我,那我就帮你装修房子,到时候装修不好可不能怪我。”

    “没问题”

    笑了笑,秦汉便是直接向前走去,放在心里的一个事儿又轻松的解决了,等交完了钱他就可以回村子去了,这次回村子如果县城没什么事儿需要他过来,他打算在村里多待一段时间,一来是公司很快就要成立,二来他也要为突破做最后的准备,虽然他不知道该准备什么,但做一点准备总比什么都不做强得多,毕竟有那么一句老话叫机会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的

    全款买房要比买按揭房手续简单的多,在加上售楼中心这边极力配合,所以办起来更快,只用了不到两个小时秦汉便是拿到了属于他的房产证,在房产中心时他脑子里突然有了个想法,要是把这个房子的名字写成景悦这个姑娘一定会很开心

    他刚有了这么个想法马上又给否定掉了,他到是不在乎几百万块钱,可钱也没这么随便送人的,还有就是他也没什么理由送给人家景悦,真的送了人家收不收也是个问题,毕竟人家和他没什么关系,只是单纯的同学友谊而已他稍稍的有一点喜欢这个姑娘人家姑娘是不是稍稍喜欢他一点,他真的不敢确定

    将钥匙交给景悦,他又拿了一张出来,卡里边的钱不多正好是四十万,四十万的装修费虽然不算很多,但也不是个小数字,只要这个姑娘不去买十几万块钱的一把椅子肯定就没问题。

    送景悦回到花园别墅,他直接喊了一辆出租车去了段振山那里,已经有段时间没过去,来之前他给段振山等人准备了不少东西,有一些是他新配制出来的药品,其他的则是元气汤,他发现他给这几个人的元气汤其实完全够用,但是这几个家伙却隔三差五打电话喊着要,想了想他就知道这几个家伙在背后捣鬼,这些元气汤肯定不是他们几个用了,用的人肯定还另有其人,而且还不是一个两个。

    但是,他却不想把这个事儿说开了,完全装作不知道也就是了,不管这几个家伙把元气汤卖给了谁或者说送给了谁,他该拿的钱从来都没少一分,这几个家伙出手也足够阔绰

    “秦医生您来了。”

    林柔柔一出门刚好碰到秦汉进来,她先是愣了一下然后马上就换上了笑脸和秦汉打起了招呼。

    “我找段大哥。”秦汉微笑着说道“林秘书又漂亮了”

    “噗嗤”

    林柔柔忍不住一笑,她第一次见到眼前这个家伙的时候,他说话的时候还有点腼腆,短短一个月的时间他都学会花言巧语欺骗女孩子了,而且还是不怎么高明的那种。

    见林柔柔笑的花枝乱颤,秦汉有点不知所措,仔细想了想他刚刚说的话应该也没什么问题,按理说这个女人应该脸蛋一红,说一句谢谢才是,可他想不明白这个姑娘为什么会笑出来

    难道自己什么地方说错了

    秦汉默默的摇了摇头,他刚说出来的话完全是发自内心,他可以向路边的徐工铲车发誓,他刚刚说的每个字都是肺腑之言

    “秦医生,段总在办公室。”林柔柔微笑着说道“有什么需要您随时可以喊我。”

    “谢谢。”

    秦汉微笑着点了点头,然后满是疑问的看了这个姑娘一眼,还是有点想不明白这个姑娘为什么“噗嗤”一下笑出来,就算是笑出来也不应该这么明显才是。

    女人心海底针,秦汉也只是稍稍的想了一下也就不在伤神了,因为女孩子的心思不是随随便便什么人都能猜得透的,而且,他也不至于闲的没事儿干就因为这个姑娘笑了一下也要琢磨个十天半个月。

    咚咚咚

    秦汉走到段振山的办公室门口轻轻的敲打了两下房门,没让他久等,段振山应了一声很快便是拉开了房门。

    “呦呦呦,这是什么风把我兄弟给吹来了”一看到秦汉,段振山原本皱巴巴的脸一下子就松开了,笑呵呵的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指了指一边的沙发说道“快坐快坐,大哥给你倒杯水。”

    秦汉微笑着点头,也没拒绝段振山的好意,已经接触了这么长时间,段振山这个人什么样他多少都了解了一些,身为一个商人可以说他是老奸巨猾甚至无所不用其极,但是,出于朋友或者兄弟的角度来说,段振山这个人还是非常不错的,至少对他是没的说。

    人家段振山如此,他自然也点把段振山当一回事儿,所以,来到这里他确实没必要客气,就像来到自己的家一样儿,随便一点反而让段振山更舒服,也能看出他的意思。

    “兄弟,什么时候来的怎么没提前给大哥打个招呼”段振山将茶水放在他身前,随后便是坐在了他身边。

    “几天了,来的匆忙就没和大哥打招呼。”秦汉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道“刚刚忙完就过来了。大哥最近这几天怎么样儿”

    “嗯,有正经事就忙正经事儿。”段振山深吸了口气说道“身体已经完全没问题了,就是这公司的事儿让人头疼,这房地产行业是越来越差,刚刚你进来之前没几分钟,银行又打电话催款,现在不但不给咱们放贷款,还要收紧贷款额,你说这还让不让人活了”

    “其实老弟你不知道,你看我们这些人一个个挺风光,都特么人模狗样的,这是还没破产,一旦破产我们特么比谁都穷,到时银行一起诉,法院执行我们就点把牢底坐穿了”

    秦汉笑着点头,段振山说的这些他也听说过,不过,他觉着段振山显然不是那种人,因为他有头脑,做事儿更懂得

    分寸。

    “老弟,你那边儿怎么样了”段振山笑骂道“他妈秦双这个小子自从去了你那边儿,开始的时候还知道打个电话,现在他娘的电话也不打了,还真是应了那句老话,看到新人忘旧人啊。”

    秦汉又是一笑,随后点了点头说道“应该快了,现在就等大楼建设起来,其他的应该都没什么问题。”

    “唉,老弟这事儿你点好好的办才行,不能咱们自己行了就行,有些人是专门管咱们这些生意人的,这些人你点打点好了,不然隔三差五就点找你个麻烦。”段振山说道“等完事了就去找马伟和吕斌,马伟那边应该好说,不管怎么说你都是他救命恩人,吕斌那边到也没什么太大问题,但这些当官的咱们最好还是打打招呼的好,别让人家觉着怠慢了他们,这些家伙最看重的就是脸面,你给他们脸,他们什么事儿都给你做好了,你不给他们脸,什么事儿他们都办不好。”

    “我知道。”秦汉点了点头说道。

    “大楼建设完了就准备开业”段振山问道。

    “差不多,具体时间还没定下来。”秦汉回答道。

    无论是在农村还是县城,无论是什么行业开业的时候都会找一个好日子,现在的日历上都有一些介绍,这种事儿信则有不信则无,但在农村这种风俗要比城里更重一些,秦汉这些天也一直在找一个好日子,但是,他想了想现在还不是时候,因为大楼还没竣工,至少还需要十来天的时间。

    除此之外,大楼竣工了之后其他的东西也点弄,既然要做的红红火火那就什么都要像个样子才行,不然还不如不去做,秦汉就是这么个性子

    “定下时间一定要通知哥几个,到时候咱们办的热闹一点,也让大家伙都看看。”段振山笑呵呵的说道“有什么需要尽管跟大哥开口,开口了咱们是兄弟,不开口就外道了知不知道”

    “我知道。”

    笑了笑,秦汉便是将身上带着的双肩包拿了过来,打开双肩包他将里边事先准备好的药品放在了茶几上,这一次他没打算找段振山要钱,以后他也不打算找段振山要钱,一来是他现在不缺钱,二来几万块要是他一直收起来也不是那么回事儿,段振山嘴上虽然不会说什么,毕竟这是买卖,可他心里一定会不舒服

    他将药材给段振山留下又和段振山聊了一小会便是离开了,走在路上看着路上的小轿车他心里也有点痒痒,每个男人都想拥有一辆属于自己的车子,就像每个小男孩都希望有自己的变形金刚一样儿,可他想了想还是放弃了这个想法,一辆车对他来说没什么负担,主要是他没有驾驶证,先不说是不是无证驾驶,主要是开出去也不安全,就算不考虑大街上的在男女老少怎么也点考虑一下花池里的花花草草才行

    于是他索性就退而求其次,不买轿车可以,买一辆摩托车肯定没问题,虽然同样是无证驾驶,但这个东西他能骑的了,而且还不止骑的了那么简单,他骑摩托车的技术还算不错,至少可以和新打井车神一较高下。

    花了六千八买了一辆太子款摩托,秦汉直接向石桌子冲了回去,虽然只是一辆摩托车但他还是激动不已,偶尔还任性一下将油门直接拧到底,摩托车则是非常配合的嚎叫了起来,原本应该有几个小时的路,他只用了不到一个小时便是回到了石桌子,摩托车停在山尖上,他抬起手挡住刺目的阳光环视,下一刻石桌子的全貌便是被他尽收眼底。

    要不是怕吓着村里的孩子,他差点忍不住大喊大叫起来,告诉全村人他买了一辆张柏芝做广告那个大明眼镜,哦,不对,是大洋摩托

    “呦,秦汉你这是鸟枪换炮骑上摩托了”一看到秦汉回来,刘占方马上和他打招呼。

    “一直借你的用,刘叔也不愿意啊,还是自己买一个好了。”秦汉笑眯眯的拍了拍摩托说道“什么时候想用随时过来,我不生气”

    闻言,刘占方先是愣了一下,本来还想着夸秦汉大方,可听秦汉后边那句他马上就脸黑了,笑骂道“特么,你小子还记仇了是不是不就一个摩托车,想骑你就去骑,我生什么气啊。”

    “以前不生气,现在想生气也没机会了。”

    笑了笑,秦汉一脚便是踩在了挂档杆上,手掌配合的十分流畅,只听一声轰鸣,摩托车仿佛离弦之箭一样儿冲了出去,要不是刘占方家的大肥猪躲得快差点被他给害了

    “喂喂喂。秦汉你跑什么跑,我还有事儿和你说呢。”看秦汉没了影子,刘占方气的直跺脚,嘴里嚷嚷骂了两声又快步向秦汉的家里跑去。

    呼呼呼

    由于体重有点超标,又一路狂奔,刘占方刚到秦汉家门口便是扶住了大门墙垛子,然后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支撑着身体的腿脚还在不断颤抖,看样子是有点严重缺氧。

    看着刘占方的模样儿,秦汉心里满意极了,以前这个家伙和他的关系不说好也不说坏,但上次张大千的事儿这个家伙可没怎么帮他,他自认不是个容易记仇的人,可也没那么大度,找个机会报复这个家伙一顿至少心里也舒服一点。

    “我话还没说完,你小子跑什么跑,可知道你有个驴了。”刘占方没好气的说道“下次在这样儿,我可不来告诉你信了。”

    “下不为例。”

    秦汉灿灿的一笑,问道“刘叔,什么事儿这么急”

    “你先等等,让我缓口气,想让我死是怎么的”刘占方十分不悦的翻了翻白眼,足足过了十几秒他才缓过来,说道“我前几天去马树村接你婶儿,回来时经过你妈娘家碰到了你那个三舅,叫什么名字我给忘了,他好像也没认出我来也就没打招呼”

    听刘占方提起了三舅,秦汉赶紧将摩托车支好,问道“他现在怎么样儿挺好的吧”

    “唉,好什么好啊,嘴斜眼歪坐了轮椅,看样子应该是得了脑血栓,具体怎么回事儿我也不知道,这也怪我,当时停下车打个招呼好了。”刘占方叹了口气说道“有时间过去看看,他们那个村子这几年就不怎么好,不是风灾就是旱灾,应该有几年都没收成了,是咱们这个乡里最穷的一个村子”

    刘占方说完,秦汉的脸色顿时一变,手掌也是握紧了一些,前段时间在合作村破案的时候他还想过他这个三舅为什么几年没过来了,他也这么想过,现在听刘占方说起来他才知道他那个舅舅为什么几年没来了,脑血栓控制的好虽然不至于短时间要命,但这个病绝对属于重病中的重病,以现在的医疗水平想要治好几乎不可能,钱大爷就是最好的例子。

    “还看到其他人了吗”秦汉赶紧问道。

    刘占方摇了摇头说道“就是路过,要不是你婶儿认出来我也没看出来,那天我寻思着给你打电话,你要是有时间就过去看看,一想你在县城肯定还有很多事儿等着处理就没打电话等不忙了就过去看看,你妈娘家那些人都不错,比你爸这边的亲戚强得多。”

    “我改天过去。”秦汉微笑着说道“刘叔进来坐会儿”

    “坐个屁,我还有一大堆事儿等着处理,你以为我这个村长就是个摆设,每天只知道吃公粮啊”刘占方笑骂道“行了,我就过来告诉你一下,有时间过去看看,亲戚亲戚,走动那才是亲戚,不走动以后就淡了,淡了淡了就断了”

    刘占方又是嘱咐了两句便是大步离开了,一边走他嘴里还嘀嘀咕咕很显然是有点不爽,不过这也能理解,换成是谁都会觉着有点不爽。、

    看着刘占方离开,秦汉便是靠在了房子的土墙上,他的眼睛微微眯着,想着什么时候去外婆那里看一看,仔细的斟酌了一下他还是决定稍稍等些日子在过去,三舅得了脑血栓短时间内肯定也要不了命,另外,三舅的情况肯定也比钱大爷好不到什么地方去,脑血栓患者第一次发作时很少有一下子就坐上轮椅的,即便有那也是个案,大多数都是半身不遂最多说话不清晰,嘴斜眼歪都不会很重,因为现在的医疗条件也在进步,虽然不能治愈这种病,但短时间控制发展还没什么太大问题。

    他之所以选择过段时间在过去主要是公司马上就要成立,如果他去了那边短时间之内肯定也回不来,这样一来公司的事儿就要搁置,既然公司已经准备了这么久,他还是觉着应该把这件事儿放在最前边才行。

    “唉”

    秦汉长长的叹了口气,想着几年前他最落魄时他那个三舅过来看他的情形他心里还有点不是滋味,每次他那个三舅走的时候他都会送出去很远,最后站在山包上看着直到毛驴车彻底消失在视线中他才会回来,因为他那个舅舅在他看来是身边唯一的亲人。

    除了他这个三舅之外,其实他妈娘家那边还有不少他的亲人,有的他见过有的根本就从来没见过,可能这些人早就忘了石桌子还有他这么一个人。

    “过几天回去看看,我也陪你去。”一道清脆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方怡穿着那件黑色的裙子在屋子里走了出来。

    看到方怡秦汉不由的愣了一下,随后脸上便是露出了笑容,说道“什么时候回来的”

    “你走第二天。”方怡微笑着说道“过几天还要在回去一次,方舟娶媳妇的事儿定下来了,下个月十六结婚。”

    “这么快”秦汉诧异的看着方怡说道“还是之前那个姑娘”

    “还是那个,我们回去之后杨老铁也不知道怎么突然就开窍了,没等我们去找他自己就主动找上门了,这次不但答应把闺女嫁给方舟了,好像礼金都不打算要了”方怡忍不住一笑说道“知道为什么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