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沙雕魂师的万界之旅 > 第188章 反攻

第188章 反攻

 热门推荐:
    昊天堡的入口是一片小村庄,村庄屋舍分散,溪流甚少,周围又山石遍布,此地土地坚硬外加干旱,要开垦出良田实属困难。

    实难想象,此地居然是昔日辉煌的昊天宗的一部分。

    在村口能看到在村头嬉戏的小儿,还有坐在村门口大石上吞云吐雾的老烟枪。

    老烟枪起初瞥到一个行进的马车时,原是心生警惕,在看到从车厢里下来了几个气息浑厚的老者后更是身后汗毛炸起,吸烟的动作一顿。

    “咳咳咳!”强烟过肺,呛得老者疯狂咳嗽,被辣红的双目紧盯着那群来人,然后又呵斥着那些打闹到村头来的小儿们回家去。

    恐是来者不善啊!

    但老者旋即又看到车上下来了一位身着银色宫装的美妇,那原本警惕的神情就松懈了下来,转而是满眼喜色。

    “是小姐回来了!”老者内心喜悦。

    他看唐月华与那些下车的强者似乎熟识,相处很是融洽的样子,便猜测着会不会是唐月华带回宗门来的朋友之类。

    据说大小姐在外做生意,生意做得很大,大到天下势力都愿意与她巴结,不愿作对的地步。

    老者无限猜测着,却仍是没能看出这几个穿着暴富且又透露着优雅的老人,居然就是他们昊天宗曾经的附属宗族族长。

    也不怪他们认不出来,换做是几年前的唐月华再看如今的四族族长,恐怕也觉得眼睛花了。

    现在的极乐企业和万乐企业,员工都普遍小康,上到古老板和万乐企业几位大股东,下到清洁工大妈,若非家有特殊情况,都是月月有余的。

    生活不再困苦,反而钱多到是种负担的四族族长,现在已经学会了享受生活。

    反正修炼基本到头了,干架也成了偶尔陶冶情操的生活小情趣,企业的琐事又不需要他们管理,大事出面就好,所以大部分时间都开始养老,学习如何保养身体。

    现在的四族族长,哪怕是皮肤最糙的老牛同志,现在也白了许多,皮肤细腻紧致,乍一看,都仿佛年轻了几十岁。

    再然后,他们现在常穿的是旗下时髦名牌,把头发胡子,学习了古老板从容不迫的礼仪态度,原来的糙老汉早就没了影,取而代之的是像他们现在这样风度翩翩的帅大爷们。

    不过很快的,当吸烟老者看到最后下车的那位中年男人时,他先是愣了一瞬,揉了揉眼,确认没看错后,面色顿时难看起来。

    是他回来了!是那个让宗门破败成这样的男人回来了!

    他冷哼一声,在众人来到村口时,将他们拦了下来。

    老者先是只对着唐月华拜了一礼,然后说“欢迎大小姐回宗。”

    “卢伯,我要回去见我大哥。”唐月华笑道。

    老者沉默了一下,说“请各位先跟我到村里空屋稍等,我去通知宗门嫡系的大人来。”

    “不能直接上去吗?”唐月华看了他一眼,喜悦的表情慢慢收敛起来,淡淡的问道。

    老者频闪的目光看了眼唐昊,面露为难。

    唐月华顿时怒道“就算我二哥被逐出宗门,但他也是昊天宗嫡系!说句不好听的,你一个旁系弟子,哪怕辈分再高,也不得对我二哥无礼!”

    虽然唐月华魂力不高,但其天然的高贵气场,却把老者震慑的唯唯喏喏,讪讪不敢说话。

    “我们直接进去。”唐月华甩了下衣袖就对着众人说道。

    见这群人无视他,跨进了村门,他有些急了,硬着头皮快跑到众人面前,张开双臂拦下,“大小姐,您和……他进去可以,但这几些外人不行,宗门有令,无论是谁,外人绝不许入宗的。”

    “哟呵,你们这群玩锤子的还真挺忘本啊,脑门昊天堡怎么建起来的,要不要我牛皋跟你们说一下?”闻言,脾气最犟的牛皋就气极反笑了,拳头捏着咔咔作响。

    闻言,老者愣住了,听到对方的自称后,眼睛猛地一瞪大,这才认出眼前这位是牛皋,其他三个老者都是以前四宗族的族长。

    再见到老熟人,老者不但没有感到惊喜,反而更加忧愁。

    他自然晓得当初宗门做得有多绝,做的事情究竟让四宗族有多寒心。现在他们四族族长回来,恐怕不是为了什么好事,多半是过来秋后算账了。

    面对牛皋的话,老者再也没了别的话说,面容满是苦涩,低着眼无奈退到了一边,任由这群人上山进宗了。

    他看到这队人最末,居然还有两个小年轻。

    女娃子倒是有点印象,该是敏族的那位大小姐白沉香。

    男的……谁啊?

    谁不谁也不重要了,因为这群人都已经进去了,他只能咬着牙,赶紧找人派人,发消息给山上的嫡系大人,让他们做好防范。

    来到山口,山门自从闭关锁宗那天起就被毁掉封死了,上山下山就只有想办法爬上这片陡峭的山壁。

    除了唐月华和白沉香,这种攀登对其他人而言不过小意思。

    唐月华是唐昊的妹妹,自然由他来搞定,白沉香自然也没好意思让古老板带她,避嫌是其次,最主要的是她一个弱小可怜的小员工怎敢麻烦老板大人啊。

    扣工资警告!

    在古乐赞赏的眼神中,白沉香庆幸自己赌对了,趴在爷爷背上回以甜甜一笑,心里却是在想着老板哪里都好,就是对女孩子太不上心了,听三哥说他和荣荣姐到现在都没成事呢。

    古乐背部微震,弹出一对night        rogue的蝙蝠翅膀,在不完全变身的情况下,依旧飞了起来。

    到达山顶后,距离昊天堡所在地就仅差一座铁索桥了。

    但古乐他们却停了下来,因为昊天宗的嫡系子弟们已经聚齐在铁索桥前。

    为首的是五位老者和一个中年男人,皆穿着与其他灰衣子弟兵不同的灰蓝衣服,且衣服刺绣和布料都要精致许多。

    唐昊看到脸色阴沉的五位昊天宗长老,还有站在他们前面,正黑着脸的中年男人,无声的露出苦笑,道“大哥……”

    “你居然还知道回来。”现任昊天宗宗主唐啸眼神复杂的看着唐昊,内心之中,他自然对唐昊的到来十分开心,但出于自己的立场却又无法原谅唐昊对宗门的伤害。

    “大哥,五位长老好。”唐月华也上前打了声招呼。

    “小妹你也回来了。”看到亲爱的妹妹,唐啸面色稍缓。

    紧接着,不待唐啸发话,其身后的几位长老就崩不住了,尤其是那位最先发话的,身材瘦高的长老,直接指着唐昊的鼻子骂道“你这个孽障,居然还敢回来!?”

    “你还有什么脸回来!”

    唐昊自知愧对宗门,他更是知道这位七长老的长子是在他事发以后,被武魂殿的魂师围攻致死,其长子之死与他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而像七长老家人这样因他受牵连的,还有很多,于是他一句话也不敢说。

    古乐也不着急出面,因为他知道唐昊与昊天宗的矛盾不是用强权可以化解的,哪怕是唐晨当面,最多也只是让矛盾暂时压抑住,直到最后完全崩不住彻底爆发。

    所以,古乐没有急着站出来,甚至拿出昊天宗的宗主令牌。

    他只要先静静旁观就好,直到局面不得不需要他介入为止。

    古乐瞟了眼一旁的缩在各位爷爷背后,拿着一本小本子一脸认真涂涂写写的白沉香,抿了抿嘴。

    某人职业病犯了。

    古乐表情有些复杂,欣慰而又惆怅。

    多好的员工啊……

    单方面的咒骂还在继续。

    “你是不是嫌害我们还不够,还想再回来继续害多一遍!?”七长老胀红着脸,两眼全是瞪出的血丝。

    唐啸沉默着,没有说话,只是看着唐昊。

    唐昊向七长老和其他昊天宗的宗门子弟们跪了下来,大力的磕了三个响头,脑门被磕破,鲜血四溢。

    “昊,对不起诸位,愧对列祖列宗。”唐昊无力为自己辩解,当时事发突然,他连阻止的机会都没有,而且别无选择。

    “你既然知道,那你就该偿命!”七长老上前一步,揪住唐昊的衣领,手中闪烁九个魂环的昊天锤就要往唐昊完全松开防备的头顶砸去。

    他的动作很快,七长老是一早就想好了要直接要了唐昊的命,这一锤毫不留情。

    如此近的距离,哪怕是唐啸在跟前,也很难完好无损的把这暴怒一锤拦住。

    而就在这时,一个修长的手臂从唐昊一旁伸出,他摊开手掌接住了这暴怒一锤,接锤之轻松就像大人接住小娃娃的玩具锤一样简单。

    众人愣住了,怔怔的看着那个一脸笑眯眯的黑发青年。

    “怎么打都可以,要残废、要命了就不行了。”古乐笑道。

    “你是谁?”七长老收锤一退,沉声问道。

    只是古乐还没回答,唐啸就从愣神中回复过来,然后对着七长老怒斥“七长老,你刚才是想干嘛!?”

    “他愧对宗门,杀他有什么不对!”七长老咬着牙反驳。

    他自然之道唐啸的内心是向着他这个弟弟的,所以七长老与唐啸一向面服心不服。

    “对他的处置,还轮不到你来!”唐啸眼神一瞪,九十六级封号斗罗散发出来的霸气震得七长老面红耳赤并退了几步。

    “七弟!刚才你确实太过分了!”站在最左位的那位长老皱眉对七长老喝道。

    七长老冷哼一声,终是不再说话。

    见此,唐啸看了眼唐昊,发现他还是跪着,并无受伤,随后才把目光放在了古乐身上,“阁下是?”

    “见过啸天宗主,我叫古乐,和日天……哦,昊天叔叔是非常好的叔侄关系。”

    “昊天宗的诸位莫要激动,我知昊天叔叔和昊天宗有着深深的误会,我呢也就是为这件事而来。”古乐一副和和气气,很好说话的模样。

    “我还以为你就是这孽障和魂兽生下的杂种,原来是一外人。”七长老嗤笑。

    听到这话,唐昊眼神一变,黯然的脸变得压抑阴沉,一双充满戾气的眼睛直视着七长老“请七长老收回这句话!怎么骂我都可以,哪怕杀了我也行,但不允许你侮辱我的妻子和孩子!”

    “呸!你这混账东西就不配高贵!”七长老大骂,“当年若不是受你牵连,我们宗门会陷入如此窘境?”

    “哟呵,要这样说来,你们这群玩锤子的也不配跟我们讲高贵,当年卖我们可卖得很爽啊,龟缩在这儿很舒服吧。”牛皋闻声哈哈大笑,眉眼满是不屑。

    “你又是什么东西!?”七长老瞪着眼睛,看着牛皋和其他三个冷眼的帅大爷,总觉着有些眼熟。

    “老夫牛皋!”

    “泰坦!”

    “白鹤!”

    “杨无敌!”四位穿着华贵的大爷各自武魂爆发,目光轻蔑的看着昊天宗子弟一众。

    众昊天宗子弟瞳孔一缩,这才认出这四个大爷原来是他们宗门曾经的附属宗族族长。

    “你们口口声声说你们被唐昊怎么迫害,然后你们呢,你们又是怎么对我们的?特奶奶的,说的就是你们这群玩锤子的!”牛皋破口大骂。

    就连话不多的杨无敌也阴森森的骂道“用老板的话说,就是你们这群双重标准的双标狗!怪别人没做人事,怎么不想你们是不是也是狗!”

    泰坦和牛皋性子差不多,也是指着刚才叫着最凶的七长老骂骂咧咧。

    唯独白鹤一话不说,用轻蔑的笑容竖起一根中指表达了所有一切,然后扶起还跪在地上的唐昊,对他说“唐昊你听舅舅的,起来,不用给他们跪。”

    形势仿佛一下子调转,原本兴师问罪的一方突然就变成了挨骂的一方,还是被动挨骂。

    七长老被气到脸色发黑,被指着鼻子骂了半响过后,终于是忍不住,骂道“当年要不是唐昊,不也没有这么多事了。”

    “没有唐昊,就不会发生这些事了吗?”白鹤冷笑起来,他作为一个和昊天宗隐藏关系最深的人,他其实说话最有权力和牌面。

    毕竟他姐姐,可是唐昊他爸的媳妇。

    “你们知道当初我们四族为何愿意跟着你们昊天宗吗?”白鹤冷漠的扫过众人一眼,眼里藏着深深的悲哀,“就因为唐晨宗主当初领导的昊天宗,是那样的霸气威武,刚正不阿,面对强权,敢于用自己的锤子去锤爆他们。”

    “连当初的我们四族,在唐昊事发以后,都在支持反抗!然后我们向你们求援,我们企盼你们昊天宗还是当年那个昊天宗,结果你们特么一个个全是孬种!唐晨宗主不在,你们全成了缩头乌龟!”白鹤大骂。

    “我问你们!唐昊结婚他有错吗!?”

    “他和化形魂兽相恋结婚,关它武魂殿何事,就算有事也是昊天宗的私事。但你们却任由武魂殿管你们私事,任他们去杀已经入赘你们门中的媳妇!

    就因为武魂殿当时势大?

    势大又如何,昊天宗也不是吃素的,上三宗第一宗门,一声令下也能一呼百应,所有人一锤子下去,料他们武魂殿也不敢再这样放肆!”

    一众人等被白鹤喷的狗血淋头,却纷纷涨红着脸,大部分人都陷入了沉默。

    尤其是昊天宗最年轻的第三、第三代弟子们,他们正是热血方刚的年纪,闭关锁宗的压抑环境让他们的本性被压制,他们其实也想质问,但昊天宗其实本质上也和蓝电霸王龙家族一样,是个等级森严分明的宗族,后辈不能这样质问长者,那样是大不敬。

    “难道我父亲做的都是错的吗?”唐啸红着眼,他就算内心动摇了,但也不能否认曾经的大长老,他的父亲所做出的决定。

    古乐内心暗笑,看着四族族长如此震撼的即兴演出,一时间也不知道是他们真的有感而发,还是入戏太深。

    把四族族长带过来,确实是为了这方面的原因。

    其实要说成见,泰坦和白鹤除外,牛皋和杨无敌其实也听埋怨唐昊惹出的事,但和古乐混得久了,心也开阔了,再加上古乐对旗下员工的时常心理开导,有意无意的也想明白了此中的道道。

    怨唐昊是没错,但不该恨,恨的应该是武魂殿这群坏事的渣渣。

    宁拆一座庙不破一桩婚这样的事,馋人家人妻的身子还有理?

    这也只是一方面,往大了说,其实只要一深思也能察觉到武魂殿其心可诛。

    人兽两立不假,但当时的唐昊和阿银早已公布愿意遁隐,不再过问尘世,但武魂殿却仍旧得寸进尺,不肯放过。

    实则,武魂殿狼子野心,早就对昊天宗起了歹意,说前任教皇千寻疾因唐昊而死所以才对昊天宗镇压,完全只是一个时机恰好的借口罢了。

    这一点,从近年七宝琉璃宗和蓝电霸王龙家族都遭到武魂殿偷袭,可以看出来。

    “当然错了。”古乐面无表情的拿出了“对锤子宝具”金色的昊天令令牌,道,“唐晨爷爷自从听说你们的遭遇后,对已故大长老的行为很是不满,只道是糊涂,他说,昊天宗不是因为有了他才是威武不屈的昊天宗,整个宗门上下都能不畏强权才是真正的昊天宗。”

    看到这枚金色昊天锤令牌,原本心有不忿的人都像是被浇了一盆凉水,完全冷静下来。

    “这枚令牌你是从哪里得来的?”唐啸沉声问道。

    “唐晨爷爷给的,叫我过来给日天叔叔讨个公道,顺便让我来整顿一下宗门,当然我对宗主之位没兴趣。”古乐看到那几个长老脸色阴晴不定的样子,最后又补了一句。

    唐昊看到唐啸惊疑的眼神,他有赶紧说了一句,“大哥,小乐说的是真的。”

    “可否给我看看。”唐啸伸过手,话语不容置疑。

    古乐微笑着将令牌交予对方手上,唐啸见他交付的如此干脆,对古乐的话倒是信了几分。

    摸了摸,唐啸眼中闪过惊喜色,对身后的五位长老点了点头。

    是真的。

    “我大伯现在在哪里?”随后,二长老问了一个所有人都关心的问题。

    “估摸着现在应该在海神岛和波塞西奶奶造娃。”古乐思索了一会儿,回答道。

    众人“……”

    “波塞西,难道就是当年和祖父、武魂殿千道流,并称三大绝世斗罗的那位前辈强者?”唐啸震惊的说道。

    原来祖父和波塞西前辈是这种关系吗?

    “就是她。”古乐点点头,“我估摸着他会回来一趟的,但应该无意再继任宗主了,他为昊天宗忙活了一辈子,他打算把余生留给最爱的人。”

    闻言,昊天宗门徒陷入沉默,唐啸和五位长老有些心塞。

    哦……原来宗门比不上爱情,原来你是这样的唐晨。

    但这也是人之常情。

    事已至此,纵是仍有人心有不服,但面对再次出世的宗主昊天令,暂时谁也不会再发出反对的声音了。

    况且,白鹤方才说的话,确实直击了所有人心灵,让他们无比怀疑起自己等人坚守下来的“保守思想”是否真的是错了……

    最后他们得出来的答案是……

    他们不是错了,是错过了。

    闭关锁宗多年,昊天宗上下都不知道外界究竟发生了多少变化。

    就连唐月华究竟现在在外界是怎样的地位,他们都不是很清楚。

    这和古乐等人才交流了一会儿,所有人才甚是悲哀的发现,他们昊天宗真的是个屁。

    昊天宗的威名,在这与时俱进且传讯工具愈发便利的时代里,他们当年的惨案早就被大量的信息洪流淹没,被人遗忘。

    毕竟,天下悲惨的事情那么多,凭什么只记住你们一个?

    他们所谓的“闭关锁宗,秋后算账”方针也早就错过了最佳时机,现在的武魂殿已经先被其他人打得没脾气了,缩在武魂城里不敢动弹,有兵也不敢动,因为有人虎视眈眈的盯着。

    而把武魂殿打到没脾气的,就是正坐在上位,一脸人畜无害模样,淡定喝着茶,手里还把玩着宗主令牌的黑发青年。

    当完全得知古乐的底细之后,那些本来还怀疑古乐的昊天宗门徒,现在一个个都面上如火烧一般,耳根都似被烫熟了。

    一个领导着那样庞大魂师集团的可怕幕后领导人,会贪图昊天宗宗主之位,人家没有昊天宗宗主之位的时候,就把原本天下最大的魂师势力武魂殿给打成了缩头乌龟,这样的人会在意另一个缩头乌龟吗?

    这真是何其讽刺!

    “事情就是这样的,宗主原来是谁就还是谁,但你们处世态度得变,不能再保守,固步自封下去了。不论是以前有唐晨爷爷在的昊天宗,还是如今拥有了六……嗯,七名封号斗罗的昊天宗,放眼天下也不过是一个小的魂师组织。

    而武魂殿已经是一个堪比帝国性质的大型魂师组织,他们还有魂师军,有长老殿和斗罗殿,加起来的封号斗罗不止比你们多,魂力等级还普遍都比你们高。你们再憋,可就真憋出病来了。”古乐笑呵呵的说道。

    唐啸沉吟了一会儿,才说“如果这是祖父的意志,我们会正式宣布出山。”

    “古乐,你现在拥有着这枚令牌,即便你无意做我们宗主,也有着最高下令权,你的吩咐我们会照做。”二长老说道。

    古乐笑着说“那我就说三件事吧,第一件事,让唐昊和他的儿子唐三可以认祖归宗,不许有阻挠。”

    那位脾气暴烈的七长老在众人沉默颔首的时候,他却举起手来,说道“我不服,你一后生,就算拥有这昊天令,又何德何能能对我们全宗发号施令。我需要你给出证明。”

    “要打吗?”古乐微微一笑,看了眼唐昊,然后唐昊就黑着脸站了出来。

    唐昊憋着声,说道“祖父说了,让我保护好小乐,如果谁不服,可以和我打。”

    打你妹就可以!

    五位长老闻言同时暗骂一句。

    虽然他们或多或少都不爽唐昊,但唐昊全宗第一天赋,唐晨老宗主之下第一人的实力,去无人敢不服的。

    要知道,唐昊当初可是刚突破封号斗罗,就能一锤子击飞七名封号斗罗的猛人,而在场人,哪怕是现宗主唐啸都不一定能做得到。

    现如今的唐昊不单是旧伤痊愈,更是连魂力都大有寸进,他现在能挥出多强的昊天锤,所有人根本都没底。

    七长老憋红着脸,指着古乐“我说的是你,我不服的是你,没唐昊什么事。”

    “你确定要和我打?”古乐露出了些许悲伤的笑容。

    七长老嘴角一抽,“对!”

    随后,他傲然说道“我看你年纪最多二十吧。”

    “我今年十九。”一提起年纪,古乐就不禁有些感慨。

    听到这青涩的数字,所有人都感觉心脏一抽。

    十九岁就能混到这种地位了吗?

    此时,哪怕七长老再无理取闹,其实也已经对古乐彻底拜服,只是他对唐昊仍有口气放不下,总需要有个人给他疏通一下。

    唐昊他打不过,而且被他打了,只能是越来越气。

    所以,把气撒在古乐身上,或许才会好受一些也会说不定。

    “你这个年纪,我想即便你再天才,也应该不过魂帝……”

    七长老的话还没说完,古乐就站了起来,手握一根法棍缓缓走向他,身上和法棍棍身,都闪耀出了八圈魂环。

    黑,黑,灰白,绿,黑,血红,红,红。

    这种魂环组合,所有人都陷入了噤声状态。

    “你希望我用全力和你打的话,我会把我的十万年魂骨套装放出来,但是我给你提个醒,如果你也不用全力的话,你可能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古乐认真的说道。

    众人“……”

    在场的五位长老,包括啸天斗罗,人均不到一块魂骨……

    而古乐刚才说他有魂骨套装,还特么十万年!

    就这样的配置,怕是一个魂圣都敢越级单挑七长老这样的封号斗罗了吧。

    “菊斗罗和鬼斗罗都是我杀的,十万年海魂兽邪魔虎鲸王也是我独自杀的……”古乐像是在自述一般,慢慢走向七长老,语气平淡至极,但每走一步却都让人觉得压力倍增。

    明明只是一个魂斗罗而已。

    七长老喉咙干涸,感觉说不出话来,回过神来时,才发现自己早已被对方用气势逼退了好几步。

    “你确定要和我打吗?”古乐停下了脚步,最终和七长老只剩下半步距离,一边说着,浑身缠绕起一片血雾,闪耀出厉色的蝙蝠假面如同冷漠的恶颜。

    “我不……”七长老已经有了退缩的念头,但他余光瞥见到唐昊,心底的愤怒却又再一次被点燃,他咬着牙大声叫道“我打!我一定要和你打!你赢了我,我就再也没有二话!你说什么我都听!”

    古乐点点头,随后和七长老来到了前庭。

    面对着气势已经完全压倒自己的对手,七长老手握九环昊天锤,义无反顾的扑了过去……三秒后被古乐一枪崩到了墙外,软软的趴在了地上。

    古乐解除变身,抚摸着蒸汽枪枪身,喃喃道“大人,时代变了呀。”

    ……

    最后,昊天宗加入了反武魂殿同盟,而唐昊也终于得偿所愿,认祖归宗,且完全避免了断手断脚再接回去的命运。

    三天后,斗罗大陆极乐日报一则头条新闻公之于世。

    昊天宗宣布出世,并且重新接纳昔日逐出门墙的宗门天才唐昊。

    武魂殿,开始慌了。

    武魂城斗罗殿……

    “大供奉,他们居然敢这样明目张胆包庇罪人,真是太放肆了!”二供奉金鳄斗罗咬牙切齿的叫骂道。

    千道流面容依旧淡定,但眼神却满是疲惫,显然他的内心不像表面这样沉着。

    “我们该怎么办?还是等少主吗?”在一阵单方面的抱怨之后,金鳄斗罗也进入了许久的沉默,才最终发问道。

    千道流张开嘴刚想说些什么,却愣住了一瞬,眼神变化极其丰富,从惊愕到兴奋,从兴奋再到欣慰,中间还穿插着感慨和悲伤。

    他怪笑了几声,大声且肆意,流下了两行清泪,不顾尊容的回眸看向金鳄斗罗,面露狰狞的狂笑着“不,我改主意了!吩咐下去,发动兵变吧,让所有的长老和供奉都去支援!我预感到了!我的孙女,我们武魂殿的神就要复苏了!”

    金鳄斗罗怔怔的看着有些陌生的千道流,沉默着朝千道流用力拱了拱手,然后转身离去。

    他知道,这是他最后一次见到大供奉了。

    至始至终都只作为幕后者的大供奉,为武魂殿做出了数不尽的贡献,却最后也是默默无名的倒下,除了他这个知情者,不会有任何人知道他这位武魂殿的英雄了。

    嗡!

    在斗罗殿沉重的红木大门即将关上的缝隙里,中央的天使神神像下,一个身着白衣的老者不顾一切的朝着神像拥抱了过去,化为无数燃烧的光点,犹如一阵光的洪流,冲向天使之神眉心处开辟的斑斓次元裂缝之中。

    那一天,一个女孩哭了。

    那一天,武魂殿的真神降临了。

    那一天,武魂殿对大陆发起了进攻。

    ……

    那一天,古乐又消失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