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汉末昂魏 > 第二百二十章 自以为是

第二百二十章 自以为是

 热门推荐:
    榻顿饮尽碗中酒液,狼视薄来,冷声道:“薄来,汝可是欲赶吾?”

    薄来心下一惊,转而笑道:“单于,薄来怎敢如此,只是库”

    蹋顿冷哼一声,打断了薄来的话,继而玩味的看着薄来,“既如此,吾不欲往他处去,便在薄氏如何?”

    薄来脸色一冷,“单于莫非执意如此,不识薄氏与库氏好意?”

    蹋顿大笑,一把将手中漆器摔在地上,冷笑道:“用汉人的话来说,汝可是在骂吾不吃敬酒?”

    薄来冷笑,“便是又当如何,来人!”

    良久不见人来,迎着蹋顿戏谑的眼神,薄来心下顿慌。

    薄来连喝数声:“吾心腹何在?”

    薄喜轻笑,喝干了碗中酒,缓缓的站起身来。

    薄来这才想起自家儿子还在这里,忙道:“薄喜,速速杀了蹋顿,杀了蹋顿!”

    薄喜一声冷笑便侍立在蹋顿身侧。

    蹋顿狂笑,薄来见薄喜那低眉顺眼的模样便知晓究竟发生了何事,他的心腹为何未在左右,都是薄喜搞的鬼!

    蹋顿狞笑着,抽出腰间弯刀,居高临下的望着瘫软在地的薄来,狠狠的冲着脖子砍了下去!

    “薄喜,汝不得……”薄来话音未落,脑袋便被蹋顿砍了下来。

    蹋顿哈哈大笑,轻轻一甩弯刀,将血珠甩去,回身来拍薄喜的肩膀,“薄喜,做的不错,日后汝便是这薄氏之主!”

    薄喜低着头笑,笑的身子发颤,蹋顿以为薄喜是害怕的颤抖,心下轻蔑,“薄喜,身为乌桓雄鹰,汝当英勇些,不过弑父,放松些。”

    薄喜深深的低着头,轻声应诺,缓缓退出厅堂,眼里闪烁着癫狂的光。

    “主人!”

    薄喜心腹见薄喜自厅堂中退出来,忙上前去问。

    薄喜听着厅堂里蹋顿饮酒狂笑的声音,“尽杀。”

    “诺!”

    当即近百人自四下出,往厅堂中涌去,不多时,薄喜便闻蹋顿怒吼咒骂之声。

    薄喜这才放声大笑,“来人,点齐五千军,随吾杀尽蹋顿亲军!”

    “诺!”

    不多时,五千大军集结完毕,蹋顿与薄来首级亦被麾下军士呈了上来。

    薄喜淡淡的道:“昭告代郡,言说蹋顿狼子野心,吾父亲好意请他饮宴,此贼却在席间发难,杀害吾父欲谋代郡,幸而吾将之斩杀当场。”

    “诺!”

    “众儿郎,蹋顿亲军只三千,虽是精锐骁勇,吾等袭杀,定可全胜!”

    “全胜!”

    “全胜!”

    奔马跃动,往蹋顿驻扎之地杀去。

    蹋顿总剩一万两千余军,城中自然不能屯扎如此多的人马,因此蹋顿只带着最精锐的三千军士住在薄来安排的一处,其于近九千兵士便驻扎在城郊。

    将近蹋顿军士驻扎之地,薄喜令众军士放缓马速,打了个手势,众军士便分作两股,将此处团团围了起来。

    “火箭!”

    “吱吱”弓弦声响起。

    “射!”

    “嗖嗖嗖!”

    大门早就堆上拒马,防止内中军士逃出来,火箭造大火,黑烟滚滚生,内中军士叫不绝。

    薄喜哈哈大笑,死忠蹋顿的也只有这三千亲军罢了,只消杀了这三千军,他便可收服城外九千军,到时候再加上薄氏本就有的一万余军,他便能掌控两万余骑兵。

    两万余乌桓骑兵,那是强权霸主的代表!到时候他薄喜就是乌桓的下一个单于!

    “杀,杀,将内中蹋顿亲兵杀尽为吾父报仇!”

    “诺!”

    蹋顿的亲军想尽千方万法都被死死的堵在这个往日他们享乐的大庄园中,五千军,数十波火箭,没被烧死也被射死的,敢突围的往往最先被招呼。

    “入内清剿,若有装死或躲藏者,杀,加上这些人头,计点是否三千人!”薄喜点了点身后亲军提着的人头!

    “诺!”

    一千军士涌入庄园之中,付出了数百死伤之后,终于将其中剩下的那些乌桓亲军尽数歼灭。

    薄喜当即整合万余军马,往城外去,至渔阳军营寨前,薄喜高高举起蹋顿头颅,“蹋顿已死,降者富贵,违抗者死!”

    渔阳军大营之中一阵骚动,统管九千大军的三个副将皆出寨拜见薄喜。

    “乌远”

    “楼敌”

    “展亢”

    “拜见大王!”

    薄喜哈哈大笑,王?王!拥有了这两万余军,吾便是乌桓的王。

    薄喜杀了蹋顿、得了蹋顿九千军的消息顿时传遍整个乌桓。

    不数日,曹昂案上便多了一封来自代郡的书信。

    是薄喜差人送来的,还使人送上十匹良马,就是想问曹昂之前书信上的话还算不算数。

    曹昂沉吟的看着阶下的乌桓使节,“蹋顿人头安在?”

    使者名唤丘无力,是薄喜麾下为数不多有脑子的人物,听的曹昂问话,忙道:“在代郡,在吾家大王手中。”

    曹昂突然大笑:“吾曹昂言出必行,但教薄喜安心便是,谁能将蹋顿头颅交于吾手,他便能得到吾曹昂的扶持,能获取大汉的扶持,能获取乌桓都尉的官职!”

    掷地有声。

    丘无力大喜,跪拜曹昂,曹昂意味深长的道:“记住,是将蹋顿的人头交在吾手中,毕竟眼见为实,耳听为虚。”

    “诺,诺。”丘无力应声退下。

    曹昂唤来庞德,“令明,遣军士往乌桓各族散播消息,言说能将蹋顿人头交于吾手者方能得吾所许。”

    庞德应声而去。

    曹昂展开地图,不由得轻笑,薄喜两万余军,占乌桓总实力的四分之一左右。

    能跟薄喜掰手腕的有好几个氏族,这下,乌桓有好戏看了。

    消息传播到乌桓各族,乌桓各族顿时心热,毕竟以大汉为后台,攻伐各族何其易也!

    蹋顿从弟楼班、库氏族长库当、渐氏族长渐成等各族皆动了心思,私下谋划,准备提大军去攻杀薄喜,夺蹋顿人头。

    薄喜闻此事大怒,“曹昂欲使吾死也,吾誓杀之!”

    丘无力心中苦涩,他刚反应过来曹昂那意味深长的面色代表着什么意思。

    薄喜怒虽怒,但是如今各族蠢蠢欲动,他只得纠集大军,准备应战。

    却说乌桓已乱,曹昂决定来日兴兵,先发书与夏侯渊请夏侯渊来渔阳驻守,再令庞德带一万步兵往右北开拔,自领五千虎豹骑专行小路,避开辽西斥候。

    却说公孙康得到曹昂回信,言说不日将派大将庞德引一万兵马从右北平借路往中辽去。

    公孙康收到书信与柳毅商议,“可惜曹昂未至,不然此贼难活!”

    柳毅安慰道:“主公能歼灭曹昂一万军并麾下勇猛大将,便是在曹昂心口上捅一刀,曹昂日后定不敢轻易来犯。”

    公孙康点头,“右北平是小城,除距吾辽西城近,也无甚优处,曹昂怎会选此处?”

    柳毅冷笑道:“曹昂定然是想令这这一万军攻下右北平,然后以之为界图谋辽西城也!”

    公孙康点点头,“右北平与辽西之间隔五十里,确实不差。”

    柳毅沉吟道:“不若在右北平屯兵两万如何?”

    公孙康大惊,“柳公,右北平不过小城,如今只屯扎五千军,那里去调那一万五千军?”

    柳毅道:“辽西城中有两万八千余军,可调一万五往右北平去。”

    公孙康摇了摇头,“不可,辽西城不可有失。”

    柳毅沉吟道:“主公,只五千军若是埋伏曹昂一万精锐,即便有了防卫,右北平亦易为曹昂所夺也。”

    公孙康犹豫不决。

    柳毅又道:“安能有无险得利之事?”

    公孙康半晌道:“且容吾思虑。”

    柳毅拱手退去。

    却说庞德往右北平方向行军,辽西斥候来报,言说依庞德行军速度,不过一日,庞德便可至。

    公孙康咬咬牙,干了!

    遂留柳毅领一万军镇守辽西城,自引一万五千军并三千亲卫往右北平去,准备亲自伏杀庞德。

    却说审配闻说曹昂往辽东来,心下大惊,忙使斥候探之。

    闻说只一名唤庞德之将领一万军来,心下顿安,开怀大笑,“曹昂计穷也,如今荆南、江东、西凉,那一处不牵扯其兵力?一万军?莫非欲使此小将死乎?”

    审配仍使斥候探,却不如先前听到消息时那般上心了。

    却说不数日,庞德便至右北平城下,依曹昂之计,于右北平城外驻扎。

    时公孙康已携一万八千大军至右北平,如今城中有两万三千军,只待庞德入城,城中军士皆准备好弓矢预备万箭齐发。

    公孙康见庞德不入城,上城喊道:“请庞德将军答话。”

    军士来报庞德,庞德跃马出寨,“城上何人,唤吾何事?”

    公孙康见庞德姿容雄伟,心下不爽,冷声道:“庞将军何不入城?莫非五官中郎将不欲借路攻审配乎?”

    庞德冷笑道:“城上何人?”

    公孙康大怒,但是为了庞德入城,只得耐着性子道:“吾便是辽东之主公孙康!”

    庞德冷笑,辽东之主?这厮还真说得出口,辽西就这么小点儿个地方,虽然靠近中原,但只是中辽的二分之一,中辽如今被审配抓在手中,汝也有脸称辽东之主?

    庞德开口道:“有劳公孙州牧亲迎,吾何时过自有主公之令,勿需州牧心忧。”

    公孙康冷哼一声便下城去,右北平北方是山,南面满是崎岖小路,难通大车,大批步兵根本过不去,汝如今陈列大军在前,吾看汝不从城中过如何能行!

    公孙康所料不差,步兵确实过不去,但是,骑兵可以啊。

    虎豹骑带着一架投石车,小心的往辽西城去。

    辽西与右北平隔着五十里,因为走的崎岖小路,曹昂又令军士遮掩行迹,因此足足行了半日才至辽西城下。

    曹昂的目的不是夺取辽西城,五千人就算是夺了辽西城,两面夹攻,根本守不住。

    “组装投石车,猛攻北门。”

    “诺!”

    又费了一个时辰,将投石车装好,曹昂这才引众军士往辽西城下来。

    柳毅大惊,这支曹军怎地过了又北平,主公怎地没传信来?莫非真放他们往辽东去?

    只一架投石车,所以曹昂令军士不间断的乱投大石,压的柳毅在城头上不敢乱动。

    投石车的距离远程重弩,因此辽西城根本无法对虎豹骑造成伤害。

    柳毅心知不妙,辽西多石,这般放任眼前这支曹军投射下去,这辽西城不毁了?

    柳毅又不敢派出军士去攻,只一万守军,城门下有五千军,放出少于五千军之下,几乎等于送菜,派多了又怕守不住城。

    可是投石车实在太猛了,柳毅只得派军士去求援。

    派了数十人四下奔逃,全被虎豹骑抓回来在城下处决了,曹昂不由得轻笑,要是这么简单,一点儿真实性都没有,公孙康如何肯回军?

    柳毅知道不妙了,这次的主意还是他出的,若是丢了辽西城,公孙康就是再信任他也得把他砍了!

    无奈,柳毅只得行险,引七千军马出城迎战,其中一百人是传信的军士。

    两军厮杀混战一顿,虎豹骑足足杀了两千余,才让柳毅将这一百传信的送出去。

    柳毅连忙撤兵,曹昂也不追,只让投石车砸城。

    柳毅又不敢懈怠,唯恐虎豹骑军士爬城头,令军士在城上严防死守,辽西城被五千虎豹骑压的心中惊恐。

    却说公孙康见庞德连日不入城,心中烦乱,忽有辽西军士来报,言说有五千精锐军马正攻辽西城,辽西已损失两千军马,请主公速速回援。

    公孙康大惊,心下始悟,觉得这一定是曹昂夺取辽西之计,不敢大意,留五千军士驻守又北平,自引一万六千余军往辽西赶去。

    城中军士大动被庞德探明,忙引军士攻城。

    公孙康心中更确定以及猜的对,曹昂绝对是想攻下辽西城,只不知引军的是谁,因此不与庞德纠缠,借着兵力优势打退庞德第一波攻击之后,忙引大军往辽西城赶去。

    却说曹昂待那报信的军士走了半个时辰后便带大军撤退,寻一能容大军行军之路,引兵于此处埋伏,只待公孙康至。

    公孙康不知前面有一个口袋在等着他,在他心里,五十里距离,一万六千大军一个时辰便至,无论是谁率五千军马,都得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