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网购成瘾:俏妻来送祸 > 第176章 我要抱抱(二)

第176章 我要抱抱(二)

 热门推荐:
    沐霄苦笑了声,“那你们先进去吧,我一会儿就进去。”

    沐霄说一会儿还真就一会儿,郁璟羲和初洛尘刚进大门,他就把车风一样开进了大门。

    欧阳明悠还以为他会跟自己谈谈,哪成想他又跟以前一样,直接就逃了。

    欧阳明悠看着紧闭的大门,气的握紧了拳头。这要不是总统府,她非杀进去不可!

    初洛尘见沐霄这么快就把车开了进来,不解的看向郁璟羲,“他们这么快就谈完了?”

    “他哪是跟人家谈完了,明明是他又逃跑了。这个霄少,在处理女人的问题上太优柔寡断……”

    两人十指紧紧相扣,慢悠悠的走在鹅卵石铺就的小路上,这一路上郁璟羲不惜余力的把沐霄贬低了一顿。

    初洛尘听他说完,笑着说道:“我觉得我哥不是优柔寡断。”

    郁璟羲微蹙了下眉头,“叫的这么亲,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你亲哥呢!”

    “你干嘛啊?我不就是叫了声哥么,这你也生气?”

    “我是生气了,不仅生他的气,还生沐爷爷的气,你都四十个小时没眨眼了,他们以为他们是谁,说把你接来就接来。我跟你说,进去了说两句话就跟我回去。”

    “来都来了,就说两句话不太好吧?”

    “那就说三句。”

    初洛尘噗呲笑出了声,“你就气我吧!”

    郁璟羲贴着她的耳朵威胁道:“我没跟你开玩笑,就三句,多说一句我就无证上岗!”

    初洛尘笑着掐了下他的胳臂,“别闹了,我这会儿还不困。”

    郁璟羲凉凉的睨了她一眼。

    “好啦、好啦,不生气了。”

    “能不生气么,被着我去接我老婆,然后,我还是最后一个被告知你已经出关了的人,他们把我当什么,你是我老婆!”

    初洛尘嘟了嘟嘴,“老公,你可能还不知道外……沐爷爷现在的情况,他现在是把我当成他女儿的替身了,老人家那么可怜,咱们做晚辈的就别跟他计较这么多了好不好?”

    “不好!”

    “你再这么烦人我就不理你了!”

    “……”

    “你咋不说话了?”

    “你都嫌我烦了,我还说什么。”

    初洛尘抿嘴笑笑,一把拉住他。

    郁璟羲冷冷的睨了她一眼,傲娇的把脸扭到一旁。

    初洛尘四下看看,见没什么人,踮起小脚吧唧亲了他一口。

    郁璟羲的冰山脸瞬间龟裂,俯身便要加深这个吻,初洛尘笑着躲开他,“别闹,这是别人家,等咱们回家了,我让你亲个够。”

    “这可是你说的!”

    “嗯,我说的。”初洛尘看着还离着他们很远的房子,噘着嘴抱怨道:“这院子都快赶上咱们那大了,什么时候才能走到头啊!”

    “要不说沐霄不靠谱呢,把我们甩在这就不管了。幸好我的车就在前面,我去开车,你在这等着我。”

    “我跟你一起去。”

    “那我抱着你过去。”

    “不用,我就喜欢这么牵着你的手走。”

    郁璟羲放慢了脚步,心疼的揉了揉她的头,“老婆,这次累坏了吧?”

    “还行吧,我年轻扛得住,主要是那些老科学家,有好几个靠吃药才坚持下来。我是真佩服他们,为了国家的荣誉,他们连命都不要了。”

    “都很爱国。”

    “嗯。我又上了一课。”

    郁璟羲笑笑,牵着初洛尘的手走过拐角。

    沐霄倚在迈巴赫上笑望着他们俩,“怕打扰到你们俩,我只好躲在这等你们。”

    “我就知道我哥是最靠谱的。”初洛尘拉了下郁璟羲,“坐我哥的车吧。”

    “我的车就在那边,坐我的车。”郁璟羲给了沐霄一眼拦腰把初洛尘抱了起来,“知道你累还让你走这么远的路,他哪靠谱了!”

    沐霄无奈的笑笑,这家伙还真是不管谁都敢甩脸子。

    郁璟羲抱着初洛尘上了车,初洛尘没看见凌烈,狐疑的问道:“你自己开车来的?”

    “嗯。”

    “我不是让你出门多带几个人么,你怎么又不听话了!”

    “那边还有任务,凌烈过不来。下次我一定多带几个人。”郁璟羲发动了引擎,跟在沐霄车后把车开到别墅前停了下来。

    沐战听到声音带着儿子、儿媳妇迎了出来。

    初洛尘不笑不说话,把三位长辈哄的那叫一个开心。

    从见面到大家落座,郁璟羲只是喊了声“沐爷爷”、“沐叔叔”、“阿姨”后便一句话都没说,他就那么沉着脸不声不响的坐在初洛尘身边。

    初洛尘给他使了无数次眼神无果后,也就不再理他了。

    沐家人早就习惯了郁璟羲处事风格,反正他也不是今天的主角,说不说话也无所谓。

    沐战越看初洛尘越喜欢,聊着聊着就聊到了她的三个母亲,老爷子慈爱的笑笑,“洛尘,你的三个母亲把你培养的这么好,等宴会那天一定要把她们三个请过来。”

    “是啊,必须得请过来。”肖雅然笑着拉过初洛尘的手,“洛尘,你外公要认你当外孙女的事你跟你母亲她们说了没有?”

    “还没有,主要是这几天的事都连在一起了,而且想要跟我那三个妈妈解释清楚这件事,不说上半天肯定解释不清楚的,所以,我一直没说。”

    “那就让璟羲给你放半天假。”沐战越过初洛尘看了眼郁璟羲。

    他说这句话是没打算让他接话的,只要听进去了就行,可是郁璟羲却开口了。

    “洛尘已经四十个小时没眨眼了,只放半天假是不够的,我打算给她放三天假。”

    沐霆和妻子对望了一眼,沐霆笑着说道:“看我们这脑子,只顾着跟洛尘说话了,把这茬给忘了。雅然,你带洛尘上楼休息。我和爸跟璟羲商量下什么时候办宴会。”

    郁璟羲站了起来,“沐叔叔,洛尘认床,换了床她就睡不着,我这就带她回去,至于什么时间办宴会,你们定,只要没有突发事件,我会准时把洛尘送过来的。”

    沐战微蹙了下眉头,“都把洛尘接过来了,就别让她来回折腾了。雅然,你带洛尘上楼。璟羲,你坐下,我还有话跟你说。”

    郁璟羲站着没动。

    沐战的脸色也愈发的难看。

    初洛尘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偷偷拉了下郁璟羲的衣袖,“外公有事找你,你先坐下。我上去睡会儿,等你们聊完了,咱俩再回去。”

    郁璟羲垂眸看着她。

    初洛尘冲他眨了眨眼睛,见他不给自己回应,又萌哒哒的眨了下。

    郁璟羲差点没被她给萌破功了,抬手摸了摸她的头,“去吧。”

    初洛尘嘿嘿笑了声,跟着肖雅然上了楼。

    肖雅然带着初洛尘进了客房,笑着说道:“你外公早早的就让我把房间给你收拾出来了,以后你回家啊,就住这间房。”

    “谢谢舅妈。”

    “都是一家人了,你还这么客气?”

    “那我以后不跟舅妈客气了。”

    “这就对了。”肖雅然笑着掀起被子,“快上床吧。”

    “舅妈,您对我这么好,我都不好意思了。”

    “你这么说就是把我当外人!”

    “嘿嘿……我不说了,我上床。”初洛尘笑着上了床,把着被子看着肖雅然。

    肖雅然笑笑,“睡吧,要不然璟羲又该心疼你了。今天是我们考虑不周,看把璟羲气的脸都黑了。”

    “舅妈,他就那样,有事没事的都黑着个脸,您别往心里去。”

    “从小看大的孩子,我们都不会往心里去的。”肖雅然给她掖了掖被子,“舅妈看得出来,璟羲这是在心疼你。”

    初洛尘嘟了嘟嘴,你们看到的都是他对我好的时候,欺负我的时候你们没看到。

    肖雅然含着泪拍了拍她的脸颊,“洛尘,能遇见你真好!让我们好像又回到了从前的日子。”

    初洛尘抬手给她擦了下眼角的泪水,“舅妈,如果我能给你们带来快乐,我愿意经常来看望你们,如果是悲伤的话,我以后会尽量少来的。”

    “你这孩子,说什么呢,你带给我们的当然是快乐。我刚才只是触景生情……不说了,耽误你休息了。洛尘,我出去了哈。”

    “舅妈,一会儿见。”

    “一会儿见。”

    初洛尘目送肖雅然出门后,瞪着眼睛睡不着,难道她真的认床?

    初洛尘扁了扁嘴,扯过枕头抱在了怀里。

    哎!枕头太软,抱着没郁璟羲舒服。

    怎么办,明明眼皮都睁不开,为啥还是睡不着。

    初洛尘折腾了好一会儿,拿出手机找了个催眠曲,听了一会儿后才迷迷糊糊的睡了会儿。

    一个小时后,本来就没踏实的初洛尘被脚步声吵醒了。

    “云云,你咋还穿着高跟鞋上来了,赶紧换了,别把洛尘吵醒了。”

    “sorry,老妈。我急着上来看洛尘,忘了她还在睡觉这茬了。”

    初洛尘听着她们母女两人的对话,心里暖洋洋,她只不过是长的像沐希瞳,没想到,他们一家人却都把她当成了家人。为了他们这份真情,她也要为这个家做点什么。

    “沐云姐,是你回来了吗?”初洛尘伸着个懒腰,冲门外喊道。

    “是我!”沐云笑着推开房门,“吵醒你了?”

    “没有,刚好我醒了。”初洛尘笑着张开双臂,“我要抱抱。”

    “来啦~”沐云甩掉鞋子扑到了床上。

    两人在床上疯闹着,笑声传到了楼下。

    公孙澈扶额看向郁璟羲,“还是你老婆的魅力大,沐云跟我都没这么亲热过。”

    郁璟羲睨了他一眼,“内奸抓到没有?”

    “抓到了。”

    “谁?”

    “孙志国。”

    郁璟羲冷笑了声,“王潮这个后爹家还真是人才辈出。”

    “可不是么。”

    “直接把人交上去,别让王潮跟着为难。”

    “我也是这么想的,人在咱们那,王潮还得回避。”公孙澈起身给沐战蓄了些茶水,“爷爷,认亲宴什么时候办,你们商量好了吗?”

    “七天后,璟羲的意思是等宁楚雄的案子公审后再办,我也是这么想的,最近咱们家不能太高调。”

    “案子什么时候公审?”

    “三天后。”

    “那也快了。”公孙澈见岳母从楼上下来了,连忙站了起来,“阿姨。”

    肖雅然笑笑,“坐吧,我去厨房看看,洛尘醒了,咱们也该吃饭了。”

    公孙澈恭恭敬敬的目送岳母进了厨房,这才挪到沐霄跟前小声问道:“哥,咱妈不生我的气了吧?”

    沐霄撩起眼皮看向他,“她什么时候生过你的气?”

    “没生气就好。”

    “她没生你的气,可我还在生你的气!”

    “啊?”

    “啊什么啊!你这两年对云云什么样你不会忘了吧?我告诉你,以前我忍你,那是因为我不明真相,现在我什么都知道了,你要是再敢对云云那样,我绝不会饶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