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数据废土 > 第四百六十节 时务

第四百六十节 时务

 热门推荐:
    几天后,陈兴带着一众下属,为黑老怪举行葬礼。

    油着黑漆的棺木摆在地上,旁边是长方形的墓坑。众人低头默哀,做最后的告别。

    抽出小刀“见肠”,陈兴陷入了思绪。回想当初,他和黑老怪从敌人到朋友,再到老师和门客,一起经历了许多事情,已然是至交好友。却没想到,人生无常,说走就走了。

    赠与宝刀,临阵反戈,倾囊相授,是为情也。

    为了探知敌方情报,奋不顾身,是为义也。

    黑老怪当之无愧是个有情有义的汉子。

    “呜呜呜……”

    黑老怪的女儿哭得死去活来,秦贵轻拍着她的肩膀,低声安慰。

    “静静流逝的所有一切,这个世界没有终结。安息吧,我的挚友,我的同伴,我的导师,你的灵魂将会延续……”

    镇上唯一的光明教会的牧师,戴着厚厚的眼镜片,捧着垂落到地面的悼文,声音柔和地念着。

    “你的诞生与你的生存只是为了传递那希望的诗篇,直至永远,将此泪水献给你,我们将感谢你给予我的梦想与幸福的日子。在这个地方与你初次相逢,直至永远。我走过那片阴暗的草坪,我不会感到恐惧,因为你的灵魂与我同在……”

    众人默念着,为逝者祈祷。却在这时,牧师身后突然“啪嚓”的一声,吓得他差点儿滚落主持台。

    转头看去,一只干瘦的手臂冲破棺材,在空气中胡乱抓挠着。众人受到惊吓,纷纷退后。

    “父亲,父亲!”

    黑老怪的女儿先是愣了一下,随即哭喊着扑过去。还没弄清楚情况的秦贵迅速抱住黑老怪的女儿,阻止她靠近棺材,免得发生意外。

    “放开我,父亲还没有死,你们快放他出来!”

    黑老怪的女儿挣扎着,秦贵却怎么也不肯放手。黑老怪将女儿托付给他,他不能让老友失望。

    “咔嚓!”

    又一条手臂冲破棺木,然后双手扒拉着棺材的边缘,一个人影缓缓坐了起来。

    尸体复活,场面太过于惊悚,除了陈兴和一众下属,其他参加葬礼的人都退开数十米。

    从棺材中爬起来的人确实是黑老怪,但脸色乌青,仅剩的一只眼睛向上翻起,只有眼白没有瞳孔。

    黑老怪无意识地挥舞着手臂,喉咙里发出浑浊的声音。目光涣散,没有焦距。

    “小心,他已经不是我们认识的那个老鬼了!”秦贵大声说道,似乎早有预料,“他身具玄尸血脉,曾经告诉我,他死后有可能尸变。”

    正说着,“黑老怪”似乎感应到什么,扭动着颈部,伸长手臂,跌跌撞撞地朝秦贵和女儿走去。

    “放开我,他我的父亲,他不会伤害我的!”黑老怪的女儿哭喊着,想要回到父亲的身边。

    秦贵面露犹豫,一时间不知道是该放手还是不放手。就在这时,逼近到数米的黑老怪发出一声怪叫,转身飞奔而去。

    陈兴迟疑了数秒,最终还是没有追过去,目送着黑老怪消失在一望无际的荒原里。

    他有过类似的经历,当自我意识消失,身体就会被另一个灵魂占据。

    或许,这大伙来说是最好的结局。变成玄尸总比死了的好,或许有一天黑老怪重燃灵魂之火,再次回到大伙身边。

    刺杀者事件过去几天后,边远小镇恢复了往日的宁静。

    这天下午,陈兴躺在泳池边的沙滩椅上休息,见月苍莲端坐在四角圆凳上,穿着泳衣,双手拿着扇子给主人扇风。叶倩和李媚则站在两人后面,同样穿着泳装,双手交叠地平放在小腹上,一副恭候待命的样子。

    过惯了打打杀杀的日子,偶尔放松一下,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画面悠闲惬意,充满了假日午后的慵懒,以及贵族糜烂生活的旖旎,让人禁不住眼皮打架,呵欠不止。

    “水……”

    陈兴懒洋洋地说了一句,仿佛在沙漠里长途跋涉,快要断气的样子。

    身后的两名女仆听到,立即从旁边的小冰箱里取来玻璃壶和水杯。玻璃壶里飘着两片薄薄的柠檬,她们一个倒水,一个双手握杯接着,飞快地倒好,放上吸管,将新鲜的柠檬片插在杯沿,双手送到主人面前。

    陈兴微微直起身,或许是懒散过头,显得有些吃力。李媚连忙上前扶着他的脖子,嘴唇逐渐触碰到吸管,咕咕咕地喝了两口就躺回去了。此刻的他就像年过八旬躺在病床上的老人,浑身绵软无力,说是一堆烂泥也不为过之。

    什么叫享受,这个就是享受。

    泳池边上午睡,人工自然风,人工自动饮水机。

    陈兴打量着四周,目光从清凉的泳装到荡漾的水波,再到俏美的脸庞……

    他不禁想起三国演义里董卓入京的那段,如果地方再大点儿,女人再多点儿,再把泳池里的水换成美酒,是不是可以重现当年的景象?

    酒池肉林,醉生梦死。

    他很快就放弃了这个想法,如果真想实现这个,财富至少要比现在翻一百倍。不过也不是不可能,要不是被阿乔木那个婊砸搞破坏,他现在也有一个女仆队了。

    正胡思乱想着,前往龙石镇查探消息的老k回来了。

    “老爷,您让我查的事情已经水落石出……”老k向陈兴汇报了刺客的情况。

    三人都是银爪公国的封臣,号称“铁三角组合”,分别是银河铁道武海、天国竖琴露丝、刺杀蛇灵朱泽西。

    “如果属下没猜错,肯定是卫海棠侯爵指使的。”

    “真是阴魂不散!”

    陈兴用力捶了下扶手,差点儿把沙滩椅弄散架了。

    “该死的卫老儿,竟然害我损失一员大将!”或许是入戏太深,一时间陈兴把自己当成董卓了。

    “主上息怒,那卫海棠不过是秋后的蚂蚱,蹦跶不了几天。”叶倩最为机灵,顺着陈兴的话安慰道。不得不说,这个小女仆还是很懂讨主人欢心的。

    “总有一天,我会让他付出沉重的代价!”扔完这句狠话,陈兴向后一靠,眯眼假寐。

    此刻他心里琢磨的并不是怎么让卫海棠付出代价,而是跑去哪里比较安全点儿。

    呆在兰花镇肯定不是长久之计,这次来三个大镇守,下次就是领主了。

    真不是他胆小怕事,让他一个小镇长去找公国国主的麻烦,他的头还没有那么铁。另外蕾茜那边也像是头悬利剑,啥时候斩下来也不知道。

    识时务者为俊杰,眼下最重要的不是报复,而是怎么提升实力、扩充势力、闷声发大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