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大红妆 > 第二零三章 密道

第二零三章 密道

 热门推荐:
    樊安城的官职越做越大,樊家也越来越兴旺。

    樊安城无子,樊大老爷和樊三老爷说服了族中长辈,要在自己的儿子中过继一个给樊安城,不知为何,樊安城没有答应。

    后来樊帼英封了将军,范县便传出樊安城想给女儿招婿的事来,上门提亲的人很多,樊大老爷和樊三老爷全都收了银子,各自选了一个侄女婿,为了送哪个去榆林,关心侄女的两位老爷还大打出手,结果就是收到消息的樊安城派人回来把他们训斥了一番,那年送来给兄弟们的家用也少了三成。

    从此以后,樊安城再也没有回过范县,但是范县的父母官依然是樊家的常客,樊家依然是范县最有面子的家族。

    前不久,有人来见樊三太爷,据说是榆林来的,奉了樊安城之命,请樊三太爷去榆林主持大局。

    为此,樊大太爷很生气,在祖宗牌位前哭得捶兄顿足。

    沈彤静静听完,问道“来请樊三太爷的人,定然是樊家人见过的吧?”

    许安点头“自是,否则樊大太爷绝不会善罢甘休。”

    樊安城膝下只有一个年仅五岁的嗣子,樊帼英再厉害也只是一个未出阁的姑娘,如果樊安城死了,谁在榆林主持大局,谁就是樊家新的主人。

    这么好的机会,樊大太爷怎会拱手让人?

    即使来人拿着樊安城的亲笔书信,樊大太爷也会置疑那书信的真假。

    因此,来请樊三太爷的人,定然是樊安城身边的人,而且这个人还是来往于榆林和范县之间的人,樊家上上下下全都认识他,只有这样的人过来,樊大太爷才无可奈何。

    “沈姑娘,接下来我们要怎么做?”许安问道。

    窗外飘起了细碎的雪花,沈彤道“等。”

    “等?还有三天就是大年三十了。”路友说道。

    “大年三十,除夕啊,好日子。”沈彤微笑。

    往年,榆林过年很热闹,几乎家家户户门前都垒起了火塔,火塔是用大块煤炭垒成的,有钱的人家垒得火塔要用三四车煤炭,穷苦人家也要垒个小的,火塔从腊月里就开始垒,到了除夕时,榆林大街小巷都能看到大大小小的火塔了。

    可是今年的气氛远远不如往年,陈家的铺子全都关了,陈家在年根底下搬家,出城的车队就有七八十驾,前面的马车已经出城了,后面的马车才从陈家大宅里出来。

    樊家已经挂上了白纸灯笼,只等樊安城的灵柩运回榆林,就要正式开始办丧事了。

    芳菲去街上看过,街上的店铺里没有披红挂彩,就连春挥也没贴。

    榆林百姓敬重樊老将军,有人已经在家里悄悄摆上了樊老将军的灵位。

    “樊老将军不在了,樊少将军又是生死未卜,若是鞑子打过来,我们就只能等死了。”

    “是啊,留守在榆林的五千大军也调到了边关,没有将,也没有兵,鞑子来了怎么办呢?”

    “宜宁郡主也在榆林,她手里有兵吧?”

    “郡主是半个出家人,她手里怎会有兵?即使有兵也只是亲卫,恐怕连她自己也护不住,又怎能护住我们?”

    “难怪陈家要走啊,有钱真好,想去哪里都行。”

    芳菲从街上回来,小脸皱成一团:“奴婢没有看到火塔,百姓们没有心思过年,也舍得买煤炭垒火塔了,他们说要把银子留下逃命用呢。”

    沈彤想了想,让人去请了宜宁郡主过来,道“听说百姓们连过年的心思都没有了,不如我们垒个火塔吧。”

    百姓们没有心思过年,宜宁郡主同样也没有,她无精打彩地说道“彤彤,你看着办吧。”

    有了宜宁郡主的这句话,沈彤就看着办了。

    慈安居里有地龙,王府里一早就拨来了银子,普渡寺里存了几千斤煤炭。

    沈彤派人在街上请了工匠,连夜在普渡寺外垒起了一座高高的火塔。

    即使这样,榆林百姓们也没有留意这件事。

    如果是两个月前,这会是百姓们津津乐道的事,郡主要与民同乐,这是妙事。

    可是现在,谁还会管这些事啊,鞑子要打来了,榆林就要守不住了。

    “边关又打起来了,我就说嘛,樊老将军一死,那些鞑子怎会善罢甘休?”

    “我们这里就是边关了,前方守不住,那么榆林城也要守不住。”

    “是啊,可是现在天寒地冻,能往哪里逃呢?”

    是啊,逃到哪里呢?

    陈家刚刚开始关铺子的时候,他们就该明白过来,提早就逃走的,可是现在太晚了。

    城门紧闭,这是为了防范鞑子,但是也把城中百姓关在了里面。

    外面的进不来,里面的也出不去了。

    慈安居里,宜宁郡主拿出一张图纸,指着两处地方说道“彤彤,这是慈安居里的秘道,宫里的太监们也不知道这件事,这是父王派人悄悄建的。”

    沈彤有些吃惊,她真没有想到,秦王还有这一手。

    难怪当时急着要把那些太监吓走,原来是要在宜宁郡主正式住进来之前修好密道。

    “密道通到哪里?派人探过了吗?”沈彤问道。

    “探过了,一条通到樊家,另一条是通往后山。”宜宁郡主说道。

    普渡寺后面有一座小山,春秋时节山上绿树成荫,风景很好,是游春的好去处。

    “嗯,天亮后现在郡主就进密道吧,第二条,通往后山的那一条。”沈彤说道。

    “天亮就进去吗?现在好像没有什么事啊?”宜宁郡主吃了一惊,她也只是心慌意乱,才想起这两条密道,拿了图纸说给沈彤听的。

    “进去,听话”,沈彤斩钉截铁,“事成之后,我去接你出来。”

    五更天,天空阴沉沉的,没有星,残月些许的余光躲在乌云背后若隐若现,惨惨淡淡。

    两个人从枯草丛里闪出来,爬上一座山岗,翘首望向远处的榆林城。

    忽然,一道光茫从夜空中扬起,那是烟火,白色的烟火。

    一人对另一人道“快去报信!”

    两人迅速跑下山岗,像来时一样,消失在荒草丛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