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大佬退休之后 > 385:过夜(求月票)

385:过夜(求月票)

 热门推荐:
    裴叶摘下蒙面的粗布以及披在身上的大围巾,露出原主“筱绿”的相貌。

    篝火堆烧得旺盛,照亮原主“筱绿”那张脸。

    “义士”的真容让两名少年惊愕。

    他们以为身手矫健、武艺高强的裴叶应该是隐居深山老林的老叟。

    结果——

    怎么看都是年纪比秦绍还小的小丫头。

    “义士的年纪……看着不大……”

    裴叶掀开锅盖,将方便面和调料搅开。

    白雾与热气升腾,顺便将方便面的香味散入空中,充斥着在场三人的鼻腔。

    秦绍和申桑的肚子默契地咕噜咕噜叫唤,一阵又一阵,空城计还唱出节奏了。

    一丝红晕悄悄从脖颈爬上耳根,再到头顶。

    裴叶一副“我什么都没听到”的表情,始终低着头给篝火堆添柴火。

    “你们自己有碗筷吗?”

    待泡面泡开了,裴叶才抬头询问二人。

    少年一愣,下意识点头道“带了!”

    他们的行囊很简单,但东西还挺齐全。

    两套换洗的衣裳、配饰、佩剑、匕首、碎银、路引还有自用的碗筷。

    →_→

    外边儿的东西不干净,生活讲究的学子在外游学都是自备碗筷的。

    于是,他们从行囊掏出了自己的碗筷。

    申桑的碗筷还算朴拙,瓷碗配一双打磨圆润不知材质的深红色木筷。

    秦绍的碗筷就很花哨了。

    碗是雪白锃亮的银碗,筷子也是一双雕着精致镂空缠枝花纹的银筷。

    裴叶看看他们的碗筷再看看锅内煮着的三包方便面,默默将想说的话咽回肚子。

    方便面没什么嚼劲,泡得久了还会糊成一坨,倒是汤水味道吸引人。

    裴叶给自己盛了一小碗汤面。

    先喝一支营养剂,再吃方便面冲淡口腔中弥漫的橡皮泥味道。

    热汤下肚,暖意散遍全身。

    她吃了一点儿,剩下的都被两名少年包圆了。

    “从未吃过如此香浓美味的面食,皇家宴饮也比不得。”

    秦绍吃完用帕子擦了擦嘴角,再用竹筒盛着的水漱口,一举一动带着权贵人家的优雅。

    申桑没有附和。

    裴叶暗中撇嘴。

    皇家宴饮吃方便面什么的……

    混得未免太凄惨。

    “还未询问义士名讳。”秦绍坐了一会儿,主动跟裴叶攀谈套话,得亏他生得好看,旁人明知道他在打听也生不出厌恶,“不知义士家住何方?待我回了家,也好携重礼上门道谢。”

    裴叶道“我姓裴,单名为叶。居无定所,走到哪里那里就是家。”

    她没说原主“筱绿”的名字,容易暴露身份。

    这两名少年明显不是普通百姓,鬼知道他们有没有渠道查出原主的底。

    “居无定所?”

    裴叶点头“差不多吧,一般就在深山老林混着,凭我的本事也饿不死。”

    秦绍叹了一声道“也难怪。”

    “难怪什么?”

    裴叶顺着秦绍的引导往下问。

    秦绍道“你可知道你刚才杀的人是谁?”

    “我怎么知道他们是谁?不过是一群为非作歹的贼人罢了,我辈替天行道,专杀这种恶人。杀了就杀了,杀之前还要查查他们的祖宗十八代?”裴叶嗤笑着强调,“人也不全是我杀的。”

    这俩少年郎也有份哦。

    申桑也用完方便面,掏出帕子擦干净嘴角。

    “他们是‘凤家军’。”

    说罢,申桑二人阴晦观察裴叶的表情,试图从她脸上看到一丝慌张。

    谁料她就跟没事人一样,还反问他们一句。

    “什么‘凤家军’?”

    她的反应不是作假,两名少年暗中对视一眼,交换了彼此判断。

    裴叶不知道吗?

    说知道也知道,说不知道也不知道。

    她仅从游戏副本梗概听过“凤家军”的“威名”,但却没有正面更加详细的认知。

    申桑情绪略显低迷地道“外戚爪牙罢了。”

    外戚爪牙?

    秦绍嘲笑道“保家卫国没怎么看到,欺凌平头百姓的事情倒是熟练。”

    裴叶没有插话,安静当一个吃瓜听众。

    在《替身冷血皇妃之狠毒暴君别宠我》这本小说中,“凤家军”是女主萧妃儿辅佐太子登极最重要的底牌之一。据说是太子的母亲从外祖那边继承过来的,但“凤家军”有段时间被排挤打压,不复当年威名。这是个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结果在女主萧妃儿手中大放异彩。

    女主成了太子侧妃,在太子授意下暗中接管“凤家军”,帮太子练兵立功。

    因此,女主萧妃儿惨死冷宫的时候才会泣血斥责太子无情。

    他的龙椅宝座是她出了大力气挣来的!

    重生后的女主是复仇者,她不再帮助太子,反而用“凤家军”坑太子,将他从云端打落泥土!

    这些恩恩怨怨,裴叶表示没有插一脚的必要。

    她的任务就是推销绿帽,顺便做好人好事。

    三人不熟悉,裴叶又不太爱说话,秦绍二人也没继续厚颜凑过来找没趣。

    入夜之后,困意上涌。

    二人先后忍不住倦意陷入梦乡,一睡睡到第二日金乌升起。

    耳边传来铲子铲东西的动静。

    迷迷瞪瞪睁开眼,看到一道矮小干瘦的身影扛着铲子填平一个烧得焦黑的大坑。

    原主“筱绿”生活条件不好,吃不饱穿不暖,发育迟缓。

    这会儿是白天,这一印象更加清晰。

    “义士可需要我等帮忙?”

    裴叶道“不用,你们只会帮倒忙。”

    她将坑填满,再将其他痕迹处理干净。

    两名少年“……”

    裴叶指着篝火堆上面架着的锅。

    “我煮了点儿米粥,你们喝了就离开,昨天发生的事情最好一个字都别泄露出去。”

    “多谢义士。”

    秦绍二人也不是不识趣,裴叶摆出一副不欢迎的姿态,他们没凑上去找不快的癖好。

    打开锅盖,锅内白粥咕嘟咕嘟冒着泡。

    两名少年看着干干净净如白玉一般的白粥,对视一眼陷入了可疑的沉默。

    “干嘛不吃?难不成担心我在里面加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秦绍二人摇头。

    他们只是觉得自己看走眼了。

    看裴叶的穿着还以为她是出身低微的普通百姓,但不管是昨晚的面还是今早的粥,都不是普通人用得起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