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民国草根 > 第二百三十章 逼退

第二百三十章 逼退

 热门推荐:
    听了这话的连长那脸上的表情简直是一言难尽了。

    因为他之所以会过来找郑继成的原因是要劝服这位长官,让他放弃武力突围的念头,转而走谈判的路线,哪怕是兄弟们分散出城,或者是打着回归郑金生长官的驻军部队的由头,暂时先往郊区进发,待到出了城门了之后,离开了汪毅明的地盘,对方也就管不到他们这一行人到底是往哪里进发了啊。

    可是现在这算是什么?

    他们的长官这是疯了吗?

    可是出于兄弟们的安危和前途着想,精锐连的连长觉得自己有必要将上了重武器之后会产生的后果给对方阐述一下。

    “营长,万万不可啊!”

    “若是依照您的命令,我们用上了迫击炮,先不说对面守城军的伤亡最终会如何,就是对城楼使用攻城类器械这一条,其后果就是我们无法承受的啊。”

    “只凭借这一点,会将您的父亲陷入到一个非常不利的境界。”

    “也给田督军找到了攻击我军的借口,以及往上级政府告状的理由。”

    “因为我们出城的原因实在是立不住脚,在此情况下还采取了强硬的手段破门,攻城,最终扬长而去。”

    “那得到了这个消息的山东驻军,不用三日,就会将参与到此次行动中的所有的兄弟给关押起来,受到审判,撤职查办,赶出山东……”

    “无论是哪一条都不是郑金生长官愿意看到的啊。”

    “毕竟郑团长利用自己的威望在山东招揽了不少的兵员,将我们直属部队扩张到了一定的程度。”

    “现如今正是往上级政府申请扩容后的官衔提升的关键时刻。”

    “若是老爷能够提升到旅长甚至是师长,对于少爷您今后的身份地位,那可是有非常大的帮助的大。”

    “而我们郑家军的势力也会因为这次的申请扩容而更上一层楼,到时候,哪怕调离山东省去别的军阀所在区域,咱们也能立于不败之地啊。”

    “所以,郑公子,万事要以大局为重。”

    “请一定忍耐,不如我们先回转公馆,化整为零,安排好了之后,城门外再见啊。”

    这番话说的郑继成那叫一个憋屈。

    依照他的脾气,那是恨不得将队伍当中的两门小钢炮全拖拽出来把那个胖子轰死算完。

    但是又一想到自己的父亲……他还真得把这口气咽下来。

    谁能想到怂的如同鹌鹑一样的守备军,今儿个竟然像是打了鸡血一般的,疯狂亢奋呢?

    这也得亏他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人忽悠的这群窝窝囊囊的守备军敢玩儿命的硬钢的。

    否则依照这位爷的尿性,怕是以后还要想办法再报复回来。

    可惜,现如今的他只能一头雾水非常憋屈的从对峙的战线中退下。

    憋屈的郑继成连对空喊话的心情都没有,只对着乐七爷的所在抛下了一句硬邦邦的“走!”就在几位亲兵的护卫之下,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战场。

    而他身后的那位连长,则是忍着心中的气闷,对着对面第二轮齐射结束的守备军,大声的喊出了示弱撤退的话语“守备军的兄弟们,都是误会啊!”

    “就在刚才,我们的长官郑继成郑公子接到了线报,知晓了诸位的难处,也清楚了省城政府下达的通知与规范。”

    “作为济城军方势力的代表人之一,我们的郑营长很愿意遵守省政府的规定,依法办事儿,依律出城。”

    “所以,郑公子在发现这只是一个误会了之后,就在第一时间停止了抵抗,并且已经往城内回返了。”

    “在这里,我要替我们的营长,给守备军的各位兄弟们道歉了啊!”

    “兄弟们对不住了,受惊了啊!都是自己人,我们一定会配合守备军的检查,不聚众,不非法,完全配合,没有怨言!”

    “至于现在这个情况,咱们就此停手吧!”

    “毕竟上官问责下来,双方人是都不好交代的吧?”

    “对面的弟兄们有没有伤亡?若是没有咱们这就往后退了,你们可别来第三轮齐发了啊。”

    “你瞧瞧我们这边,已经有兄弟被打的重伤了,还是郑家的老人,郑公子开车的司机呢。”

    “我们现在也很着急啊,着急要将人给送到圣玛丽医院去救助啊。”

    “所以,汪团长,您到底是什么想的,好歹给友军兄弟们一个准话啊!!”

    可算是听到对方的人服了软,说实话,孤身一人扛在前面的汪毅明那是当场就落下泪来。

    他能有什么想法,他巴不得对方能就此服软呢。

    在这第三次齐射的过程当中,汪毅明甚至都做好了当场去世的准备了。

    谁也不曾想过,他那朝天示警的那一枪,会演变成现在这个局面。

    就好像是将他架在火炉之上,翻过来覆过去的予以灼烧呢。

    现在可好,可算是让他看到了下台阶的梯子了。

    对面的人在三轮齐射过后,并不曾拿出能让汪毅明尸骨无存的重型武器,而是选择了终止这次荒诞的对峙,以一种更为理智的方式去处理本就不应该争个长短的不必要的交锋。

    郑公子的人愿意接受他们的盘查,唯一的条件不过是让他们撤掉这已经破败的不能使用的路障罢了。

    而他们守备队的人自无不可,外围已经打烂的路障本来也该着他们自己清理,但是负责封锁城门的最后一道屏障,他们依照规矩还是应该锁的个严严实实的。

    对于汪毅明的回答,连长早就猜了一个大概。

    现在的情况是他们需要回返修整,出城门的事儿随后再议。

    没有人去管那辆崭新的军用吉普,哪怕它被郑公子开了不到十次。毕竟坐在里边的主人气儿不顺到随时都要爆炸了。

    他们还有更为艰巨的劝服工作需要去做的。

    提前回到了公馆的郑继成一到了大厅什么都没干,将帽子一抛,枪套一解,一脚就将待客用的木质小茶几给踹翻在了地上。

    “混蛋!气死老子了!”

    “汪毅明,老子记住你了,别让我逮着机会,寻着机会老子弄死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