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绿茵王牌少帅 > 011 何苦来由

011 何苦来由

 热门推荐:
    当司徒云兵浑浑噩噩地走回更衣室之后,更衣室内死寂无声,球员,教练,大家的目光都汇聚在了司徒云兵的脸上。

    司徒云兵勉强打起精神,他们的目光犹如刀剑在眼前挥舞,司徒云兵知道自己必须说些什么。

    他嗓音干涩地开口道:“这场失利不是大家的责任。”

    他的本意是安抚人心,避免球队士气受到重大打击。

    但是他刚开口就被人打断了。

    后卫穆勒光着上身昂起下巴义愤填膺地对他喝道:“当然不是我们的责任了!你那狗屁战术理念就是送死!但现在我们却要为你背黑锅!”

    司徒云兵的胸口仿若再次如遭重击,脸色煞白情不自禁后退一步。

    穆勒在里昂打不上主力所以来到了摩纳哥,依照他的水平在这里能混成更衣室的老大,所以这个时候他自然要出头,况且他本身也有一定优越感。

    他的话说出了不少人的心声。

    此前大家一言不发,默默地接受司徒云兵的战术洗礼,说到底也是以观后效,现在效果出来了,主场打同级别的洛里昂,他们输了个0:3!

    最重要的是有些人觉得输得很窝囊!

    科卡塔紧接着说道:“我真不知道中场在那里传球传球传球有什么狗屁用!把我们这些前锋当做空气吗?你觉得这样传球传球能赢球?你踢过球吗?”

    阿杜也摇头道:“难道中国人就是这样踢球的吗?”

    朴周永叽里呱啦地说了一大堆韩语,他的翻译在一旁冷着脸说道:“完全是浪费时间,我们在主场向对手投降了,我们几乎没有战斗就输掉了比赛!太糟糕了!”

    就连年轻的哈鲁纳都开始落井下石,当然,他也许是为了撇清责任。

    “我觉得我们的打法没有什么用,我们没有给对手压力,他们下半场很轻松地就能够打出反击!”

    穆勒把球鞋摔在了地上,站起身来对司徒云兵冷声道:“你应该现在就去辞职!带着你幼稚的战术滚回中国去!”

    司徒云兵连连倒退,直到撞在了更衣室的门上,他环视更衣室每个人,有同情他的,有不屑的,也有对他充满敌意的。

    他感觉天旋地转,仿佛自己置身在恐怖地狱,眼前的每个人都是魔鬼的化身!

    他转过身拉开了更衣室的门,没有再说过一句话便失魂落魄地离开了更衣室。

    更衣室内的球员们有的去沐浴了,没出场的球员则直接离开。

    留下了面面相觑的教练们。

    马克尔忽然长叹一声,说:“唉,他果然不行。”

    克莱特沉声道:“我之前就说过吧,他一没经验,二没什么本事,当然不行了。”

    最为年长的本多米已有61岁高龄,他的反应却并不激烈,淡淡道:“说这些又有什么用?他不行,你们谁又行呢?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吧,我们工作的目的是为了让摩纳哥变得更好。”

    59岁的佩蒂也附和道:“没错,越是在这样的困难阶段,我们更应该团结,球员们胡闹,以下犯上,我们就不要再添油加醋了。”

    其他教练都不再说话,但不少人心里都觉得司徒云兵的上任就是个笑话,现在该结束这场闹剧了!

    德邦丹火急火燎地来到了更衣室中,却没有找到司徒云兵,却得知了不少球员公开反对司徒云兵的事情。

    在稍晚的时候,穆勒牵头,多达8名球员向德邦丹施压:要求解雇司徒云兵!

    ......

    夜幕之下的摩纳哥灯火通明,温泉浴场,赌场,酒店仍然生意红火,而在西南面两公里处的卡普代则风平浪静,不少在摩纳哥工作的人都已经在公寓内休息,为明日的工作养精蓄锐。

    卡普代休闲场所很少,本身区域面积的局限性就限制了这里的娱乐场所设施数量,天色渐晚,海边的一处小酒馆中,此时已经没有多少客人了。

    司徒云兵坐在朝海的窗前,面前摆着两瓶他不认识的洋酒,反正他已经将身上剩下的130欧元全部给了酒馆的前台服务员。

    两瓶酒,一包烟,一个打火机。

    他最后剩下的全部家当换来了这些东西,妄图一解千愁。

    海水潮起潮落,明月在晴空中缓缓西斜,酒水一杯接一杯下肚。

    司徒云兵吞云吐雾,他是个烟民,但在来到法国之后,他还没有抽过一根烟,他将所有心思都放在了工作上,结果换来了什么?

    眼神已然迷离,又一杯酒下肚,他苦涩地笑着,时不时发出如梦呓语。

    “该死的游戏!该死的游戏啊!”

    左手酒杯,右手香烟。

    酒精和尼古丁却不能令他脑海中挥之不去的画面烟消云散。

    更衣室内球员们的冷言冷语,从路易二世球场走出来的时候,街边的摩纳哥球迷对他比划着各种侮辱性手势,对他恶言相向,他就如同过街老鼠走出了摩纳哥,进入法国,回到了卡普代。

    别人眼中纸醉金迷灯红酒绿的摩纳哥,其实是地狱吧!

    司徒云兵如是想着。

    想着想着又笑了,自暴自弃地笑。

    就算不是外表22岁的真实年龄,可他也还没到足球主帅出道的平均年龄,况且他又有什么真本事执教一支法甲级别的球队呢?

    听潮起潮落,宛若催命锁魂的丧钟!

    司徒云兵笑着笑着,眼角隐然浮现泪花。

    烂命一条却还要被上天捉弄,何苦来由。

    一瓶酒已然喝完,司徒云兵虽然感觉有点儿晕,却丝毫没有醉意,他不禁想要去问吧台的服务员,是不是卖给自己的是假酒,怎么一点儿都不醉人呢?

    但是他还是忍住没有宣之于口,何必徒生事端呢?

    就这样平静地走完人生最后的时刻,尘归尘土归土吧。

    打开第二瓶酒倒满一杯,再重新抽出一根香烟叼上,他却在桌面上找不到打火机,正准备低头看看是不是掉地上的时候,旁边忽然有人将打着的打火机举在他的面前为他主动将烟点上。

    司徒云兵先是深吸一口,然后这才扭头望去,一口烟雾吐出,隐约之中,他眯起眼睛看到了一张似曾相识的年轻阳光俊朗面孔。

    司徒云兵一时半会儿还想不起来在那里见过对方。

    只见对方面带微笑地把打火机放在了桌上,然后对司徒云兵说道:“司徒教练,你好,我是杰罗米-阿隆佐,这是我们第二次见面。”

    杰罗米-阿隆佐?

    司徒云兵仔细大量对方一番,对上号想起来了,这是差不多一个星期前他在俱乐部门外碰到的那个小伙子。

    司徒云兵收回目光,满不在乎的口气淡淡道:“我现在不想被人打扰,而且我上次也说的很清楚了。”

    杰罗米-阿隆佐却微笑道:“也许现在不是一个恰当的时机,但是我希望你能认真地考虑一下,我真的很想为摩纳哥工作,成为一名教练。

    这是我准备的资料,我放在这里,你有空了可以看看。”

    言罢,杰罗米-阿隆佐将一摞文件放在了桌上,而后便起身离去。

    司徒云兵抽完一根烟,百无聊赖地随手翻开文件看了看,恰好翻到了一夜上面写着:洛里昂。

    他显然被勾起了兴趣,仔细看了一遍后反倒变得更加清醒,或者说他在强行让自己集中精神。

    阿隆佐带来的这一叠文件是他整理了法甲所有球队的人员特点,主教练执教风格,临场调度换人习惯,还有根据球队近况做出的现阶段状态分析。

    也许不一定对,但这是他所做的功课,肯定有可取之处!

    比如司徒云兵看到了洛里昂这一页中,阿隆佐就给洛里昂的风格定义为:均衡偏防守!

    球队人员分析中,左边后卫莱雅,左边前卫阿尤,以及前锋加梅罗则是配合威胁最大的进攻组合线路!

    另外注解的弱点则在右边后卫马查尔身上,因为马查尔是后卫客串右边后卫,洛里昂右边后卫位置缺人并不是秘密。

    司徒云兵并不认为这是阿隆佐在今天赛后写出来诓骗自己的,因为还有其他球队的详细情况,最起码应该是他在9月份FIFA比赛日期间总结了法甲各支球队在新赛季前4场比赛的情况后作出的分析报告!

    如果一个星期前司徒云兵耐心地阅读了这份文件,那么肯定会对他备战今天这场比赛有莫大帮助!

    司徒云兵一想到阿隆佐已经离开,他就心下悔恨万分,忍不住大喊一声:“阿隆佐!”

    “司徒教练,我在!”

    司徒云兵一扭头,诧异地发现原来阿隆佐一直没有离开,就坐在他身后不远处的吧台。

    这个小伙子还真是执着啊!